百家争鸣
平中要
[主页]->[百家争鸣]->[平中要]->[窗外的树]
平中要
·傍晚的雷声
·不确定的自由
·不散的雾
·初五
·初夏的风
·除夕
·窗前的梧桐树
·春分
·春天的第一场雨
·大暴雨
·大暑
·第二个芒种
·第二夜
·二十三年后的今天
·分不清的夜
·风的城市
·风声
·风中的焰火
·谷雨
·后退
·黄昏的薄雾
·黄昏的访客
·黄昏的忧郁
·黄昏的雨
·黄昏中的游泳
·历史的夜晚
·两次到来的夏至
·另一个黄昏
·满月的夜晚
·
·梦与梦的交错
·梦中的毕业
·陌生的夜晚
·你的面孔
·你好,晴天
·偶遇
·疲惫的夜晚
·平衡
·期待已久的雨
·清明
·情人节
·人群中的闪光——为春早先生而作
·如果
·如果我失败了
·失望
·时光
·世界另一端的星空
·树梢上的月亮
·水中的乌鸦和解梦者说
·睡眠
·太阳
·逃于文字的雨
·天空里的黄金
·温泉之行——流水帐之旅
·我失去了你
·无计可施的夜晚
·无尽的雨
·雾,或城市之梦
·消失的面孔
·小暑
·
·夜风
·夜晚
·夜雨或雪
·一瞬间
·意义
·拥抱
·雨后的夜
·雨后的夜晚
·欲望交织的夜
·欲望如风
·档案
·人兽之间——《畜界,人界》读后感
·拜梁任公墓小记
·从遥远时代失落的普世价值
·从柚子引发的联想
·错过的文字
·电影里的城市
·读《极权主义的起源》
·韩寒的真假
·何时出头日
·记忆对权力的战争——纪念“六•四”二十三周年
·纪念“五•四”运动九十三周年
·艰难的谦卑
·猫洞与狗洞
·民主之后,道德之前
·末法时代的汉语写作
·你不知道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批判话语的重建
·骑虎难下——读《雕花马鞍》
·启蒙的困惑
·潜伏在语词下的恐惧
·人心的力量
·似曾相识的面孔
·四年三月
·王国维的选择
·微斯博,吾谁与归?
·为余杰而作
·未来的主人翁
·未完成的革命
·未完成的革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窗外的树

   窗外的树
   
   要是说到常识的话,那么我以为“常识”应该是在“知识”以下的范畴中。如果用成本来衡量二者,那么“知识”的造价应该高于前者。如果用“官”和“私”来划定二者的界限,“知识”应置身于“官”的谱系之下,而“常识”则被“私”揽入怀中。虽然此二者有交集的部分,但是整体来看还是泾渭分明。记得小学时,有一门课程叫《常识》,后来被改作了《自然》,那也是我小时候喜欢的课程之一,内容涉及天文、地理、生物、植物、物理、化学等等诸多门类,这些门类在初中和高中变得越发清晰枯燥,甚至让人咬牙切齿。不过,这里的《自然》或是《常识》虽然形式依然属于“知识”,不过,其内容大多是“常识”的范畴。当然,那个年纪的我,是不可能操作接近形而上的词语的,我的眼睛、手和口只被感兴趣的事情吸引,可是即便如此,我的这门课程依旧没有学好。古人对知识分子的评判标准总有“上察天文,下识地理”的内容,而这两点则是一个人对于常识的掌握,当然,其丰富程度侧面决定了知识分子的内行高低。对我而言,天气晴朗的夜晚(现在已经不可多得了),仰头望着天空,除了北斗星和猎户座以外,真是两眼一抹儿黑;而对于生活成长在这座城市中的市民来说,至今我也分不清东南西北,更别说什么“源本山川”云云。古人云“天无私覆,地无私载”,可见天地成了传统文化无可动摇的经纬,“天地有大美而不言”更是将其上升到了理论层次。因此,对于不识大美的我来说,有眼不识天地,还有情可原。不过,面对这窗前的树,却叫不出名字,真是说不过去。
   按说,北京城内的常见树木种类并不很多,我想这并非完全由于地理的原因。而到了我所住的这个小区,那么一双手,十个指头就可罗列出所有的绿化项目。我窗外的那棵树,就是其中之一。去年秋天的时候,我看见它一点点脱落树叶,越发稀疏的时候,我才发现原来在枝头上还挂着仿佛桂圆(个头要比桂圆大些)似的的果实(不一定是果实)。天气越发寒冷,终于一日,我看见只在最高的一段枝杈上,还垂着一片已经干枯的树叶。于是,在未来的日子里,我总是会留意一下那一片枯叶,我不知道是因为什么让它不愿意像所有飘落的树叶一样离开这棵树,我虽不能知晓其中的原因,但是我却注意这这片树叶。直到一天,我终于发现树木光秃秃地耸立在窗前,枯叶就在我不知不觉的时间中,离开了树,离开了我的视线。而今天我坐在电脑前的时候,我偶然向窗外看了一眼,我看见了树,惊讶地发现,在每一条树枝的身上,都萌生出淡淡的绿芽,让我感到一种欣喜。也许是昨夜的一场春雨,依旧是在我不知不觉之间,树心中的生命重又绽放开来,在经过一个冬天之后,在这春寒料峭的天气中,生命以它微弱的嫩绿昭示给人们,我想象着即将到来,也必然到来的盎然春机,静静等待。
   

   2007-4-12 晚
(2012/10/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