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平中要
[主页]->[百家争鸣]->[平中要]->[签名售书]
平中要
·无计可施的夜晚
·无尽的雨
·雾,或城市之梦
·消失的面孔
·小暑
·
·夜风
·夜晚
·夜雨或雪
·一瞬间
·意义
·拥抱
·雨后的夜
·雨后的夜晚
·欲望交织的夜
·欲望如风
·档案
·人兽之间——《畜界,人界》读后感
·拜梁任公墓小记
·从遥远时代失落的普世价值
·从柚子引发的联想
·错过的文字
·电影里的城市
·读《极权主义的起源》
·韩寒的真假
·何时出头日
·记忆对权力的战争——纪念“六•四”二十三周年
·纪念“五•四”运动九十三周年
·艰难的谦卑
·猫洞与狗洞
·民主之后,道德之前
·末法时代的汉语写作
·你不知道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批判话语的重建
·骑虎难下——读《雕花马鞍》
·启蒙的困惑
·潜伏在语词下的恐惧
·人心的力量
·似曾相识的面孔
·四年三月
·王国维的选择
·微斯博,吾谁与归?
·为余杰而作
·未来的主人翁
·未完成的革命
·未完成的革命
·文化的先声——记“‘鉴知山馆’文化基金”成立
·我观我写作
·我们应该过什么样的生活?
·鲜血的成本
·香烟的迷思
·写与读的最小交集
·选择与自由
·学习成为一个人
·学习成为一个人
·学习勇敢——电影《Gone》观后感
·以梦为马?
·英雄般的运动员和小丑儿般的市长
·雨的遐思
·在暴力与谎言之外
·在背道而驰的路上,服膺天命
·中国舌头
·中国知识分子与制度建设
·自由人狂想曲
·做为汉语的思想
·汉语写作的文体责任
·六十三年的人生
·文学与中国
·这下扯平了——莫言获奖有感
·作为资源分配手段的阶级与变革
·微茫的希望——看《微光城市》
·澳洲散记
·盒子
·澳洲散记二
·澳洲散记三
·澳洲散记四
·澳洲游记
·澳洲散记五
·争取人权是推动民主的动力
·柳如烟之夕阳山庄
·柳如烟之血染菊池
·新世界的第一天
·柳如烟之追梦人
·澳洲游记二
·徐过风之圆月游龙
·斗虎
·徐过风之“无忧宫”
·澳洲散记六
·徐过风(外一篇)
·澳洲散记七
·昨日重现
·降临之夜
·1935
·时停
·澳洲游记三
·澳洲游记四
·澳洲游记五
·澳洲散记八
·澳洲散记九
·梨花开
·蓝莲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签名售书

   签名售书
   
   晚饭时喝粥就着从稻香村买来的萝卜干,记得买萝卜干那天,我对售货员说“来半斤萝卜干”,当我正掏钱的时候,看见售货员正从另一只箱子中打捞一种原始形态的萝卜干(这更接近“萝卜干”的本意),我赶紧对她说:“不是那种,是这种,碎的!”还伸出右手使劲地指着我现在正咀嚼的这种“萝卜干”。当然,事情按照我希望的方向发展,不过,我走出门口的时候,又觉得自己也许又搞混了食品名称。
   萝卜干还是不错的,不过没有电视节目好看,一位年轻女孩儿的面孔跃上荧屏,那是一张生疏的面孔。我还以为又是哪位影视明星呢,结果只是猜对了一半,镜头一转就是女孩儿坐在一张桌子后面,桌前围绕着举着书的群众。我一看明白了,这景象我熟,我还曾经以群众的身份参加了一个签名售书的活动呢!据报道,这名正在签售的作者,是名才华横溢的女孩儿,不仅演电影(看来我还是猜对了一部分),而且还创作小说,电视中称她在上小学的时候就已经出版了第一部小说。我算了算,小学,那么最迟也是在她13岁的时候,就已经发表小说了!真是不得了!刚想无地自容一下,萝卜干上的辣椒糊住了嗓子眼,一口粥没咽下去,咳嗽了起来。镜头不给我喘息的机会,有读者开始盛誉这名年轻的作者了,说她在写作和摄影方面都有高超的技能。我注意到她用了“技能”这个词,我以为技能和摄影放在一起还是贴切的,不过和写作并列在一起未免有些唐突。也许这名读者认为这两件事情本可一视同仁,或许我自己将写作放在了一个形而上的高度,总之,我正在推敲“才华”和“才能”究竟谁更好一些的时候,作者自己以结案陈词的面貌登场,介绍着自己的最新一部小说。我小心地用筷子将碎小的萝卜干夹出塑料袋,只听到作者用“纯文字”来形容她的作品。我琢磨了半天(萝卜干都有点变味儿),“纯文字”?这是什么意思?不懂!于是我就反着想,什么是“非纯文字”,竟然有点开窍!比如小时候看的小人儿书,小人儿书兴许就是“非纯文字”的(小人儿书有画嘛);还有像画报、影集(大概现在时髦的叫法称影集为“写真集”,港台由于地理缘故,舶来的名词照搬姑且网开一面吧,到了大陆甚至像北京这样的城市,“写真”也大行其市,实在是费解)也应该是“非纯文字”。那么“纯文字”我就误解为,只有字而没有画的书(不知道对不对,姑且这么认为吧)!我以为一个写小说的作家,写一部“纯文字”的书,不应该拿来作为卖点;不过,对于一个才华横溢(也许“技能高超”更接近读者眼中的她吧)的人来说,这就是卖点了,也许是很大的卖点吧。
   吃过饭,随手翻翻今天的《北京晚报》,一则消息是《4小时签售3663册,宋丹丹追于丹创“明星”纪录》。消息中援引北京图书大厦企划部负责人的话说“这是历年的‘明星’签售活动业绩最好的一次”,看来影视明星还是比“文化明星”更有号召力。宋丹丹自己也表示:“当作家真不容易,码字儿就够难的了,还得签字。”宋丹丹也许说得是真心话,不过这也正暴露了她的局限(这也是难免的,有情可原),现在“当作家”是最容易的事情了!码字可以由人捉刀,愿意的放上几张玉照,然后再起个骟情的书名(比如宋丹丹自己的这本《幸福深处》,就很有代表性嘛),就可以守株待兔等着签售了!

   我无心等待,更不想做那只兔子,我继续翻报纸,在副刊看见了一首诗,我对新诗不太感兴趣,但是这个标题吸引了我:《中国文化一斑》(《北京晚报》2007年4月17日星期二第44版,《中国文化一斑》,作者:老寂)。我扫了一眼,除了顿号有些过剩,大意还是明确的。诗中集中罗列了最近一段时间的关键词从于丹到王朔,从百家讲坛到春晚。我读完后不禁在想,诗中提到的这些人的确可以称得上是“文化人”,这些人和他们的作品也反应了当前文化的一个侧面,按诗人的原话也称得上是“一斑”,可是冠之以“中国文化”,我觉得有些不太贴切,“中国文化”所包涵的内容,要比这个词本身更加丰富,它不仅有空间的接壤,而且还有时间的绵延。于丹、易中天等是当今的“文化明星”不假,但是与之同时代和那些不同时代的人,也构成了中国文化其他的“一斑”,只是“文化明星”上镜率高罢了。值得玩味的是,同是“一斑”,这“一斑”为何比那“一斑”夺目?
   
   2007-4-17 晚
(2012/10/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