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平中要
[主页]->[百家争鸣]->[平中要]->[学习成为一个人]
平中要
·你为谁守护?
·冬至
·2011年写作总结
·2010年写作总结——以“家庭写作”为视角的观察
·在哈维尔和金正日之间
·目击一个新利比亚的诞生
·闲言
·两个写作向度的再观察
·离别的前夕
·在爱情的边缘
·《滕王阁序》的启示
·六十二年
·如果你没有自由……
·永恒的旋律
·“9•11”十年
·读《忧郁的热带》
·从精英文化到大众文化——百年中国文化变迁浅论
·这是一个奇迹?!——反正我信了
·记忆对抗谎言
·追及灵魂
·当前社会形态的再思考
·现在,战斗吧!——《美少女特工队》观后感
·泪血无多送斜阳——《七言》读后感及其他
·明朝我辈逃——《咏日本大地震海啸》读后
·闲花一日上旌旗——《七律一首》读后感
·欲洗乾坤变——《咏新年第一场雪》读后感
·明月落花香——《咏怀》读后感
·书好夜深读——《天通苑腊月咏怀》读后感
·空山有影亦生风——《咏虎》读后感
·瓦砾犹记曾经主——《七言一首》读后感
·当此淡浮生——《腊八节有感》读后感
·飘洒自得风——《咏吊兰》读后感
·舒怀霞照眼——《咏怀》读后感
·浮沉迟数归绝脉——《庚寅腊月有感》读后感
·一盏明灭粉坊灯——《忆旧城》读后感
·挟仇剑可传——《五言一首抒怀》读后感
·莫将细碎认京谈——《咏京都》读后感
·犹信秉烛来——《咏花》读后感
·眠松存热土——《冬日感怀》读后感
·墙的迷思
·那一天的纪念
·“植物”大战“僵尸”
·恐怖主义的终结?
·一则笑话引发的思考——兼论公共空间
·春夜絮语——关于书
·今天,你带枪了吗?
·形而上学的终结?
·茉莉花的遐想
·过关斩将
·将“看热闹”进行到底
·三十年到18天
·失落的贵族精神
·“八•一九”的遐思
·“五•四”的前夜
·《2012》观后感
·傍晚的雷声
·不确定的自由
·不散的雾
·初五
·初夏的风
·除夕
·窗前的梧桐树
·春分
·春天的第一场雨
·大暴雨
·大暑
·第二个芒种
·第二夜
·二十三年后的今天
·分不清的夜
·风的城市
·风声
·风中的焰火
·谷雨
·后退
·黄昏的薄雾
·黄昏的访客
·黄昏的忧郁
·黄昏的雨
·黄昏中的游泳
·历史的夜晚
·两次到来的夏至
·另一个黄昏
·满月的夜晚
·
·梦与梦的交错
·梦中的毕业
·陌生的夜晚
·你的面孔
·你好,晴天
·偶遇
·疲惫的夜晚
·平衡
·期待已久的雨
·清明
·情人节
·人群中的闪光——为春早先生而作
·如果
·如果我失败了
·失望
·时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学习成为一个人

   学习成为一个人
   
   这个题目也许有些古怪,我想大多数人不认为“成为一个人”是一件需要学习的事情,大多数人觉得自己生来就已经是人,就已经“成为一个人”了,哪里还要学习呢?
   就从这个疑问开始吧,人,这一概念不是汉语传统的产物,它诞生于古希腊哲学的思辨之中,是古希腊哲学家将人提到了一个形上高度观照,并从此开始了哲学对,人,的不停追问。
   如果横向比较的话,春秋战国时代的中国,也有一批杰出的思想家,对人有着不同向度的探讨。儒、墨、道、法对于人的认知大相径庭,甚至天渊之别。

   需要指出的是,在古希腊哲学家探讨哲学的人时,希腊的政治制度就已经确认了做为政治的人的标准。古希腊的政治制度这里就不赘述,它是民主制度的起源(当然,起源不代表它就是今天的宪政民主制度),换句话说,做为政治制度的人,与西方对哲学人的思考和认知同时,而且,比哲学人更早形成了制度上的共识。哲学上的人依然是人,而政治上的人则称为公民(在古希腊制度中,公民也只是人口的一部分)。
   而同时代的中国,虽然有哲学上对人的思考,但是,政治上的人却迟迟没有出现。我注意到,古汉语中常见的是“民”,而不是人,而“民”则是封建制度下对人的一种阶级划分,在我看来,这与古希腊时代对公民的定义相去很远。可以说古汉语中的民是西语中人的反面。
   西语中的人——哲学的和制度的——随着时间也在不断变化。恕我浅薄,只能简单叙述一下:古罗马对古希腊的继承,在文化上几乎全盘接受,但是在政治上进行了新的探索,如何管理一个庞大的帝国?《罗马法》是对西方法制的伟大贡献,这也许是罗马帝国留下的第二大成就。制度人概念得到了新的扩展和补充;东西罗马分裂后,中世纪的时代里,哲学人和政治人的发展停滞,直到文艺复兴的出现;文艺复兴打开了政治和文化的新局面,市民社会的发展对政治人概念的升级起到了重要作用,而哲学人因为文艺复兴得到了难得的成长机会。接下来是民族国家诞生的时代,在这个时候,法制、市场、市民社会已经成为西语的常识环境,甚至宪政雏形(英国的《大宪章》)也已经成熟运行有段时间。宗教的影响渐渐减弱,政治成为了国家之间较力的目标,战争成为了政治的延伸。法国大革命是对制度人概念的突飞猛进,《人权宣言》的经典意义在于,就人类全体而言,对制度人的认识到达了一个崭新的高度。同时《人权宣言》也是在此之前哲学人概念发展积累的体现,从上帝的人,到自我的人,这是一个划时代的观念转变。美国的建立,是制度人发展的又一个里程碑,并将在未来两百年中逐渐影响世界的走向。西方在二十世纪初,已经完成了民族国家的建设,接下来的半个世纪,将是对哲学人和制度人的严酷考验。
   说回中国,在公元前200年左右,中国进入帝制时代,春秋战国时代对于哲学人的探讨从此成为绝唱;而制度人较之于之前的封建时代没什么本质性的改变。接下来是两千年的帝制时代,这两千年,制度人和哲学人无不是在帝制专制的环境下,一步步地僵化、停滞;比较这两千年中西方对“人”的贡献,汉语中的人,可以忽略不计。帝制结束后,中国在哲学人和制度人两个向度上,已经远远落后于西方。但是,当时有识之士更迫切地是对富国强兵的雄伟愿望,吊诡的是,在引进来诸多理论中,无不对制度人进行了矮化,用来符合民族国家加速形成过程中的民众基础。正是在这个时代,人与民,中西两个互为矛盾的概念被政治权力强行结合在一起,成为了日后所谓的“人民”。
   20世纪第一个五十年,发生了两次世界大战,以往制度人的概念受到了严重挑战,事实证明,仅以民族国家为制度起点的制度人概念,已经不符合人类社会发展的程度,需要有一个高于民族国家的制度人概念平台。联合国的建立,以及一系列人权公约的出现,正是人权高于主权的新制度人观念的体现。而在20世纪后五十年,数波民主浪潮标志着民主时代的终于到来。
   说回中国,20世纪第一个五十年,“新文化运动”对哲学人的思考是两千年来汉语写作的亮点,可惜,哲学人的思考并未带动制度人的前进,旋即,一系列外战、内战使制度人的建设从“新文化运动”的巅峰退行。49年后,哲学人和制度人的思考、探索都到了汉语历史的谷底;80年代哲学人思考的短暂复苏,和制度人建设的瞬间燃烧后,90年代到今天,哲学人的思考越发犬儒化,而制度人的思考在互联网出现并普及后,再次获得了一线渺茫的生机。
   今天,当我们说到“人”的时候,我们已经错过了西方对“人”理论实践的数个阶段,也就是说,无论是做为哲学的人,还是制度的人,我们都落后西方数个世纪。不指望在汉语国度掀起什么对于哲学人的思辨高潮,那毕竟是少数人的兴趣。但是,对于“沉默的大多数”来说,他们对“人”的理解与两千年前并没有什么区别。在21世纪的今天,这是否是人类最大的玩笑和悲哀呢?
   过去的时光已经无法挽回,不必追问我们为什么没有走上民主之路,但是,未来还在,过去没有不代表未来也不会有。今天不同于六十年、三十年、二十年前,我们对于这个世界他乡别样的人们,不再完全陌生,我们可以依靠这些便利条件完成整个民族拖欠的课程,我们还可以拯救自己,用启蒙来照亮我们幽暗的灵魂。
   目击今天汉语中的“人”,我不得不说,假如我们自诩为“人”,或者对我们是不是“人”这一点漠不关心,正是我们远离“人”的表示。一方面,一脉相承的专制制度对于普世价值的敌视和反对,决定了体制在一切可能的范畴内,对普世价值进行诟病和抵抗;另一方面,两千年的专制思想形成的专制意识,较之于体制本身,有着更强大的文化渗透能力,仿佛是让我们沉醉在一场梦幻中的催眠曲一样,即使是在我们睡着的时候,那些旋律依然从耳朵灌进我们的意识里面。我们与世界绝大多数地区和国家中的人们,对于“人”的共识相去太远了!或者说,我们距离“人”太远了!
   正因为我们尚不能以“人”自居,我们才需要学习,学习“成为一个人”,这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无论是制度环境,还是文化积淀,都不利于我们完成这一看似简单,实际上却艰难无比的学业。所幸,我们不乏老师和同学,在他们走过的路上,已经用血肉软化、熨平了那些荆棘和沟壑,这条路是留给来者的,而这路的尽头,通往“人”的国度。
   让我们在“人”的国度相聚吧,做为筚路蓝缕、千难万险后的奖励,到那时,让我们以一个真正的人自诩,享受真正的自由和尊严,我们才能体会到什么是幸福。而这一切,就从学习成为一个人开始吧。
   
   写于2012年7月7日 傍晚
(2012/10/2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