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平中要
[主页]->[百家争鸣]->[平中要]->[未完成的革命]
平中要
·夜晚
·夜雨或雪
·一瞬间
·意义
·拥抱
·雨后的夜
·雨后的夜晚
·欲望交织的夜
·欲望如风
·档案
·人兽之间——《畜界,人界》读后感
·拜梁任公墓小记
·从遥远时代失落的普世价值
·从柚子引发的联想
·错过的文字
·电影里的城市
·读《极权主义的起源》
·韩寒的真假
·何时出头日
·记忆对权力的战争——纪念“六•四”二十三周年
·纪念“五•四”运动九十三周年
·艰难的谦卑
·猫洞与狗洞
·民主之后,道德之前
·末法时代的汉语写作
·你不知道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批判话语的重建
·骑虎难下——读《雕花马鞍》
·启蒙的困惑
·潜伏在语词下的恐惧
·人心的力量
·似曾相识的面孔
·四年三月
·王国维的选择
·微斯博,吾谁与归?
·为余杰而作
·未来的主人翁
·未完成的革命
·未完成的革命
·文化的先声——记“‘鉴知山馆’文化基金”成立
·我观我写作
·我们应该过什么样的生活?
·鲜血的成本
·香烟的迷思
·写与读的最小交集
·选择与自由
·学习成为一个人
·学习成为一个人
·学习勇敢——电影《Gone》观后感
·以梦为马?
·英雄般的运动员和小丑儿般的市长
·雨的遐思
·在暴力与谎言之外
·在背道而驰的路上,服膺天命
·中国舌头
·中国知识分子与制度建设
·自由人狂想曲
·做为汉语的思想
·汉语写作的文体责任
·六十三年的人生
·文学与中国
·这下扯平了——莫言获奖有感
·作为资源分配手段的阶级与变革
·微茫的希望——看《微光城市》
·澳洲散记
·盒子
·澳洲散记二
·澳洲散记三
·澳洲散记四
·澳洲游记
·澳洲散记五
·争取人权是推动民主的动力
·柳如烟之夕阳山庄
·柳如烟之血染菊池
·新世界的第一天
·柳如烟之追梦人
·澳洲游记二
·徐过风之圆月游龙
·斗虎
·徐过风之“无忧宫”
·澳洲散记六
·徐过风(外一篇)
·澳洲散记七
·昨日重现
·降临之夜
·1935
·时停
·澳洲游记三
·澳洲游记四
·澳洲游记五
·澳洲散记八
·澳洲散记九
·梨花开
·蓝莲花
·澳洲散记十
·澳洲游记六
·黎明游戏
·情无可恕
·24小时
·伴月
·澳洲散记十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未完成的革命

   未完成的革命
   
   星期天的早上,吹拂了两天的四级风终于停止,一个晴朗的上午呈现在窗前,看着融化在天空中的云彩,想象着阳光下的气温,我心情不错,然后顺手打开电视。
   接下来的事情就不能美妙了,电视上,一片21世纪的男女面孔,正套在清朝的妆容和服饰里,说着曾经和当下勾兑出来的语言,即使是耳朵停留的瞬间,我就听着“皇帝”、“奴才”这样的字眼从屏幕里飞溅出来,如飞镖击中我皱起的眉毛。我迅速换了台,让新组队出发的唐僧师徒,带我完成求取真经之旅。
   可是,我的思维还停留在刚才的帝制话语里寻找出路。去年是辛亥革命百年,大量的学者、作家写了大量关于辛亥革命的文章,可谓汗牛充栋。而此时此刻,我只想问一个简单的问题:辛亥革命成功了吗?

   其实这个问题并不简单,所有关于辛亥革命的文章,无不在涉及这个问题,但是无论持何种论点,其对立的论点与之一样自圆其说,那么,这几乎就成为了价值和立场的差异,而在这种多元之中,很有可能让显见的结论淹没在话语的泡沫之下。而就在刚才,就在我看到古装电视剧的时候,我得到了启发。
   革命没有成功,或者说,革命尚未完成。辛亥革命虽然推翻了帝制——而且历史证明,帝制不可能再复辟;但是,帝制的核心——专制主义——却不因帝制的倒台而终结,因为专制的意识,寄生在人们的头脑里;帝制,只是这种专制意识的制度体现而已,帝制倒下了,另一种专制制度依然可以改头换面、卷土重来(类似于白骨精的移形换影),而这些专制制度建立的依据,就是不会和帝制一起覆灭的专制意识。
   中国是一个文化大国,在文化领域,记载了历史和人们意识演变的痕迹;在人们的意识深处,那些无意识的认知,会通过文化现象反映出来,按照极权时代的文艺标准,这就叫做意识形态(当然,现在不这么说了,体制在有意淡化意识形态的说教,意欲与极权时代拉开一段距离)。从某种角度来说,现在的文艺呈现出一番末世景象,一方面是国家主义的大包大揽,另一方面是市场和经济指向的不停涌动,权力和金钱保持着蜜月的关系。从体制的角度来看,所有对于历史的反思都是禁忌的话题,或者说,只有在《建国大业》、《建党伟业》这样的体制认可的电影中,官方的意识形态标准才露出一线端倪,而这种曝光与极权时代的价值体系并没有本质上的区别。于是,在商业领域,对于历史和当下的无意识流露,就从那些旨在赢利和娱乐的文艺作品中体现出来,比如没完没了的清宫戏。曾经,以康、雍、乾三世为蓝本的文艺作品,在正说历史的幌子下,暗渡陈仓国家主义的滥觞,如果说这是权力默许的自我表扬,并以“盛世”或“伟大复兴”的比况来标举其合法性的行为。那么,一系列的“戏说”,以及近来越来越的“穿越”作品,则是从另一个侧面描绘了人们潜意识中的专制谱系,在意识形态的角度来看,这种更加普遍的文艺作品,揭示的真理也许比权力的正剧更多。
   在我们的意识中,对于权力的崇拜和渴望,以及在权力之下甘当奴隶的夙愿,正是新极权主义兴起蔓延的群众心理基础。在我们心中,专制的价值和观念,并不比百年前的帝制时代得到进一步的破除,甚至在百年中新专制制度对人们思维和意识的重塑,在某些层面上,专制意识在我们的头脑中埋藏得更深。如果我们不能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如果我们不能意识到,从公民权利的角度上,我们依然是一群权力的奴隶,那么,我们就将注定成为一个新极权制度建立并稳固的群众基石,而这样的生活将把我们带向何处,在那些被权力侮辱和损害的人们身上,我们看到了自己的命运。
   革命没有完成,只要我们还留恋专制的时代;只要我们还从专制文化中寻找审美情趣;只要我们还从专制思想中挪移新世纪的治国方略;只要我们还不能以普世价值的标准重估我们的历史……革命就没有完成,而这场未完成的革命,不是在历史和现实中,而是在我们的思维和意识里,盘踞在我们心灵中的专制主义,依然潜移默化地控制着我们的认知和行为,就像时刻监视着人间的天庭。于是,大闹天宫,就成为了这个时代,我们惟一的选择。
   
   
   写于2012年2月19日 午后
(2012/10/2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