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平中要
[主页]->[百家争鸣]->[平中要]->[似曾相识的面孔]
平中要
·存在的意义
·梦与现实孰更可怕――《猛鬼街》观后感
·一点儿感想
·一把铁锨
·广告、身体和未来
·学而时习之
·八月的最后一天
·路在何方
·刀片的随想
·“活埋”与“陆沉”之间的选择——《活埋》观后感
·摇荡旧生涯——《闲趣》及其他
·邮箱的忧思
·真相比炮弹更强
·诗与散文
·病中“七发”——颁奖典礼致词读后感
·遭遇“被删帖”
·应知一纸动乾坤——《七律再题》读后感
·遍插茱萸
·徐、庾二人作品小谈
·民主的呐喊与未来的回声
·去日招魂无纸灰——《七律一首抒怀》读后感
·举头寒尽到年关——《蹬缝纫机》读后感
·迟到的审判与记忆的钉子
·伤多注酒勤——《初冬抒怀》读后感
·孤飞叹路长——《五古一首题过雁》读后感
·从价值到文化——关于普世价值的思想片段
·无由遭此世——《咏流浪狗》读后感
·对此照人羞——《咏爱犬》读后感
·飞尘随我到天涯——《七古》读后感
·推倒那一道墙——纪念柏林墙倒塌二十一周年
·反抗者——《乌鸦维森特》读后感
·1%的人
·白之先生二三事
·美与思的边界
·墨羽销金铁——《临江仙》读后感
·可待一年春——《咏天通苑之秋》读后感
·穷困晚宵多——《咏天通苑街边小吃》读后感
·人为才偏瘦——《秋情》读后感
·可叹千年二三子——《七律——报道有感》读后感
·秋坟听取楚鞭声——《七律》读后感
·千秋赞此辰——《感怀》诗读后感
·乱邦应知人祸多——“天灾诗”读后感
·《天灾诗》二稿读后
·《再见童年》成书后感
·必有待于日月——《风雨赋》读后感
·遥远的想象——读《咏丽江古城(并序)》后感
·写在《再见童年》第二稿后
·画与诗——“不揣愚陋得天真”读后感
·回家的路——《再见童年》读后感
·写在《再见童年》第三稿之后
·敢遣春温上笔端——以读者的角度看《再见童年》
·《咏蚕》再评
·《咏蚕》诗评
·《咏白菜》诗评
·唯有心依旧——“治印”诗读后感
·《何为书?》读后感
·展卷得佳句——《题扇》小注
·何处吊屈平?——“端午诗”读后感
·《剥云母》读后感
·相片造伪与作为背景的“人民”
·《再见童年》二稿4版读后
·十字路口的指挥者
·十字路口的指挥者
·心底一真存——《再见童年》书成后自题读后感
·粗成磨砺开刀锋——《咏砚》读后感2
·一个值得铭记的日子
·镜像的裂缝
·反抗荒谬
·奔月的遐思
·城市札记
·地铁
·洞穿铁幕的人
·关于罗尔斯的“公民不服从”的思考
·荒野生存
·大地的代言人——读梭罗和苇岸
·向人类竖起的拇指
·历史的观众
·异域光照下的语言
·语言的责任
·雨的记忆
·从政治效果到“正名权”的辨析
·仿佛水中仙——《水中仙》观后感
·冰激凌覆盖下的爱情话语
·《被文字惊醒的思想》读后感
·另类的祈祷
·获麟与历史的终结
·弱者的复仇
·“渡河”难题的迷思
·高于历史真相的道义
·写作的边界
·散文、网络与知识分子
·仰望星空与杞人忧天
·梦境的比喻
·被遗弃的誓言
·散文的观察
·商人的政治和生活伦理
·缅怀巨星
·时代的主角与配角
·有一个词叫……
·证明的时刻
·从小说叙事返回现实语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似曾相识的面孔

   似曾相识的面孔
   
   人类在一百多年前已经进入了一个全能的时代,标志就是可以随心所欲地改变我们所生活的环境,让自然世界更有利或更不利(其初衷还是有利)于人们的生活,在进入二十世纪后,这种能力更是伴随科技的突破而爆炸性的增加。两场世界大战、冷战、卫星、航天飞机、电脑、互联网等等,都可以视作这种能力的表现和增值。既然人们可以改变世界的模样,那么,改变自己的外貌就丝毫不成问题。
   整容,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年轻的词,而从一个词落实到行为,也就在这二十年的时间里。如今,整容的对象已经全面覆盖人体表面。似乎内脏移植不属于整容的范畴,想想也对,容,是指外表,心肝脾肺不在其中。
   无论如何,我似乎还是低估了女性追求美貌的热情和执着,有人似乎要通过整容手术让自己脱胎换骨——这个词不准确,应该是改头换面更贴切。而在这个过程中,我不能理解的是,人们为什么抛弃天生的面孔,而将后天的面容视作自己呢?甚至在完成这样的认可中,要将面孔和身体暴露在无影灯和手术刀下?

   这是一种勇敢吗?在我看来如果这都不算勇敢,那么,就很少有什么行为可以称之为勇敢了!但是,这勇气来自何处?在我看来,如果有人无法与自己相处;具体到无法接受镜中的面容(前提是,在没有任何天然或后天的痛苦因素在其中)或身体,这绝对是一种天罚般的煎熬。当然,这是比较极端的猜测,但是,如果人们对自己天生的细节不够满意,而借助整容能够矫正造物的失准,谁不想变得十全十美呢?
   请恕我大言,我绝没有指责造物的智慧和胆量,天意,谁能推测?但是,也许正因为难以推测,我们还有一点点儿能动性——当然,当然,并不是所有人都是宿命论者:如我;完全可以承认,有的人在能动性方面远远超过其他人,而他们也许并不是无神论者……
   还是说回整容吧,当人们历尽辛苦,终于拥有了自己梦寐以求的面孔,当人们在镜中端详、审视一张自诩“完美”的面孔时,有什么一去不返呢?是那张天生的面孔,那张面孔上有着命运留下的记号和纹路,即使,绝大多数人无法理解其中的含义——这是命运不愿让人目睹它真容的意图流露;而那张天生的面孔,仍旧是我们与天命之间最重要的纽带,而单方面毁约的,是人类自己。
   人们为拥有一张陌生的面孔付出了代价,这感觉像是与墨菲斯特交易,也许,只有时间才能让人们轻易割让的代价显形,当然,希望是在整容手术失败之后。在此之前,人们可以尽情享受现代科技和医学技术提供给人们的魔法力量,其惊讶程度,绝不逊于灰姑娘的南瓜车和玻璃鞋。
   不过,人总还是有梦的,不是说梦想,而是睡眠时的梦境。我有一个小小疑问无法求证:一个整容者,在梦中的镜子里,看到的是哪一张面孔?天生的、还是整容之后的?恐怕,只有有过整容经验的人,才会给出答案。但是,第二天早晨,当我们从梦中苏醒,戴着天生或人造的面孔行走于人海之中时,人群中,是否有一张似曾相识的面孔?
   
   
   2012年3月18日 晚
(2012/10/2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