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平中要
[主页]->[百家争鸣]->[平中要]->[“国家焰火”与普罗米修斯]
平中要
·从精英文化到大众文化——百年中国文化变迁浅论
·这是一个奇迹?!——反正我信了
·记忆对抗谎言
·追及灵魂
·当前社会形态的再思考
·现在,战斗吧!——《美少女特工队》观后感
·泪血无多送斜阳——《七言》读后感及其他
·明朝我辈逃——《咏日本大地震海啸》读后
·闲花一日上旌旗——《七律一首》读后感
·欲洗乾坤变——《咏新年第一场雪》读后感
·明月落花香——《咏怀》读后感
·书好夜深读——《天通苑腊月咏怀》读后感
·空山有影亦生风——《咏虎》读后感
·瓦砾犹记曾经主——《七言一首》读后感
·当此淡浮生——《腊八节有感》读后感
·飘洒自得风——《咏吊兰》读后感
·舒怀霞照眼——《咏怀》读后感
·浮沉迟数归绝脉——《庚寅腊月有感》读后感
·一盏明灭粉坊灯——《忆旧城》读后感
·挟仇剑可传——《五言一首抒怀》读后感
·莫将细碎认京谈——《咏京都》读后感
·犹信秉烛来——《咏花》读后感
·眠松存热土——《冬日感怀》读后感
·墙的迷思
·那一天的纪念
·“植物”大战“僵尸”
·恐怖主义的终结?
·一则笑话引发的思考——兼论公共空间
·春夜絮语——关于书
·今天,你带枪了吗?
·形而上学的终结?
·茉莉花的遐想
·过关斩将
·将“看热闹”进行到底
·三十年到18天
·失落的贵族精神
·“八•一九”的遐思
·“五•四”的前夜
·《2012》观后感
·傍晚的雷声
·不确定的自由
·不散的雾
·初五
·初夏的风
·除夕
·窗前的梧桐树
·春分
·春天的第一场雨
·大暴雨
·大暑
·第二个芒种
·第二夜
·二十三年后的今天
·分不清的夜
·风的城市
·风声
·风中的焰火
·谷雨
·后退
·黄昏的薄雾
·黄昏的访客
·黄昏的忧郁
·黄昏的雨
·黄昏中的游泳
·历史的夜晚
·两次到来的夏至
·另一个黄昏
·满月的夜晚
·
·梦与梦的交错
·梦中的毕业
·陌生的夜晚
·你的面孔
·你好,晴天
·偶遇
·疲惫的夜晚
·平衡
·期待已久的雨
·清明
·情人节
·人群中的闪光——为春早先生而作
·如果
·如果我失败了
·失望
·时光
·世界另一端的星空
·树梢上的月亮
·水中的乌鸦和解梦者说
·睡眠
·太阳
·逃于文字的雨
·天空里的黄金
·温泉之行——流水帐之旅
·我失去了你
·无计可施的夜晚
·无尽的雨
·雾,或城市之梦
·消失的面孔
·小暑
·
·夜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国家焰火”与普罗米修斯

“国家焰火”与普罗米修斯

   

   一

   21世纪的第一个十年有幸躬逢两件世界级的盛事,况且一件就是在我生长的城市中举办,像我这样的百姓,还有什么好说的?记得08年奥运会开幕式那天,单位中午就放假了(倒不是因为别的,是因为同样的有幸,我工作的地方恰恰属于交通限行区域,如果不是中午放假,我和同事就得在单位看开幕式了),我和一位邻居约好去河边一块超大屏幕那里看开幕仪式。我们去得不晚,可是大屏幕附近已经是里三层外三层,围得水泄不通,我和邻居挤进人群,竟然在大屏幕的正下方找了个空地坐下。看到一半的时候,一直保持仰望姿态的脖子有些难以复位,况且我的内急也需要尽快解决,当我又从人群中挤出包围圈的时候,围观群众是比来时增加了几倍,还有就是警察已经封锁了路面,并在观看区域四周布置上了警戒线。我费劲千辛万苦重新返回我的“观众席”时,焰火正好点燃,一朵朵焰火就在我所在的城市上空燃烧,透过大屏幕,那五彩斑斓的图景离我如此的近;我抬起头,想看看自己头上的夜空可曾反射一缕光芒的时候,我看到的只有黑压压的躯干和面孔,在大屏幕强光的映照下,泛着黄绿青蓝的颜色,这时一道比大屏幕还亮的闪光灯亮起,眩晕之余我顺着光源寻去,一张异国的面孔在闪光灯背后正看着我这里,我才发现不知何时来了外国记者,他们给人群拍照、也给警察拍照,我的注意力被焰火吸引,不知道在他们的取景框中我是什么样的表情,旁边的邻居张着嘴巴,眼睛直直地盯着大屏幕的深处。

   临近午夜时分,开幕式还没有结束,我们已经提前退场,一路上他对我说焰火如何如何震撼,我完全同意他的观点,不仅是有国际级的艺术家周密布划,其焰火燃放时间之久、范围之广、花色之繁,只能称之为“国家焰火”。夜空中一串“大脚印”被彩色的焰火点燃,这里没有什么“天步艰难”,只看到与时俱进的步伐正一步一个脚印地向着“鸟巢”走来,尤其坐在我这个位置望去其高屋建瓴的意味不言而喻,城市上空的足迹正在以风火轮的性质踏过身下的那些建筑和人群,并终于获得了形而上的造型并凝固在抬头仰望的视网膜上。置身于人群中的情绪被焰火点燃,无论迎面而来的是脚印还是巨掌已不重要,关键是一种蛰伏于灵魂之中的瘾癖被欢呼声和掌声激活,在夜幕上迸发出比焰火还要极端的颜色。是啊,为什么不激动呢?这不仅是我国第一次举办夏季奥运会,其规模和阵势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不用说别的,就是这焰火表演,哪个国家敢与之争锋?百年奥运,同一个梦想,60年前我们就站起来了,而今夜,我们则要凌空蹈虚!第二天从外国媒体报道的消息得知,不仅我们是这么认为,连外国人也不得不承认,中国这次的奥运开幕式是“空前绝后”的,“绝无仅有”的,是“无法被追及”的,看来一向沉默的外媒这次却将这些词慷慨地给予我们的开幕式,说明老外受到了一次震撼的教育。奇怪的是,似乎只此一次特例,外媒又回到了之前的沉默之中,甚至我怀疑它们只是为报道我们的奥运盛况才存在似的。我不在意外媒怎么说,只是对那晚的焰火念念不忘,第二天早上起来,坐在城铁车厢中打瞌睡时,闭上眼睛,黑暗中一朵朵焰火亮起。

   大概唯一可以相提但不能并论的就是大年三十的焰火,确切地说,不能称之为“焰火”,而是应该叫做“放鞭炮”。这几年都是在郊区过年,三十晚上,一边吃饺子鞭炮声就此起彼伏地响起。临近午夜,鞭炮声就渐渐连贯起来,而子时,到达了声音和光彩的高潮,我站在楼底下,看着各式各样的礼花在夜空中盛开,耳边交织着“二踢脚”、“麻雷子”、挂鞭和不知称谓的鞭炮的轰鸣,在那个时刻,感觉整个人似乎被光和声音打穿,沉浸在一年一次的狂欢之中。

   这样的境况,可以称之为“民间焰火”。若将“国家焰火”和“民间焰火”相比,我发现,两者存在性质的不同。“国家焰火”是高度统一的,是步调一致的,类似一首主旋律歌曲的起承转合,或是一篇体制范文的叙事结构,突出中心、主题明确,音调激昂但不能喧宾夺主,情感丰富但不许旁逸斜出。这就让人往往联想起接受检阅的方阵,焰火们荷枪实弹,喊着“一二一”,一个手势,就由蓄势待发变成了地动山摇的正步踢过体制的夜空。也就是说,“国家焰火”从来是政治第一,美观第二的,无论人们从这种迅速地绽放中汲取了什么样的感动和教训,“国家焰火”每点燃一次,都是打响一堂政治课的上课铃,提醒你不要忘了自己的身份和应完成的功课。“导师”正看着你呢!

   至于“民间焰火”嘛,它是松散的,纷乱的,无序的,自由的,像是业余艺术家的即兴之作,或是音乐爱好者的引吭高歌,可以随时开始,也可以随时结束,有着遛公园或逛庙会的怡然自得。焰火的表情是放松的,戏谑的,在鞭炮仿佛唢呐和锣镲的噪音和解构中,人们的情绪和压力终于在这唯一合法的“放火”形式中得到释放和舒展,即便这种方式是稀有且昂贵的,但是与“国家焰火”的根本不同却是:任何一个百姓都可以参与其中。在这一天,你所拥有的只有放鞭炮的权利,类似于手中的选票,比如我,每年都是弃权;但是一点不妨碍某一天我携着礼花弹加入这声音的洪流。从鞭炮声触及的分贝看来,这是民间对过去一年生活的回望和总结,这也就是为什么官家总是苦口婆心地教育市民,一定要购买正规烟花销售网点出售的爆竹,从安全的角度着想是一片好意,但是那些有资格燃放“国家焰火”的人们不会想到,那些“合格”爆竹所能到发出的音量和释放的威力远远不能满足百姓们暗渡陈仓的私人情感。故此,虽然年年听到伪劣鞭炮给人民财产造成损失的消息,可是,通过我亲临现场的观望和聆听,那些被打入另册的烟花爆竹,才是“民间焰火”的领唱,在已经烧得通红的夜空中发出撕心裂肺的吼声,久久回荡在我天灵之上。

   

   二

   一个人一旦和自己的生活合拍,时间的惯性就会让身体产生永动机般的工作原理,匀速直线运动不是理想状态,而毛驴拉磨的轨迹才是完美的循环,上班、下班、吃饭、睡觉、一天、一周、一月……直到面前的视阈已经窄如刀锋。4月的最后一天晚上,我回到家才发现电视上已经在转播世博会的开幕仪式了,不住地自责,倒不是因为没有看上文艺表演,仔细想想,北京举办奥运会;上海举办世博会,本来是同样世界级的盛事,08年我还在人群中大汗淋漓地围观典礼,今年怎么能厚此薄彼,对同样是国际大都市的上海获此殊荣漠不关心呢?记得08年时北京奥运会时,市民为配合奥运会奉献的热情和作出的牺牲,我是深有体会。但是,毕竟奥运会时间短暂,可世博会的展出将历时184天,回忆两年前的北京,再想想未来半年的上海市民,立刻产生一种同志般的肃然起敬。

   至少我得看看这个开幕仪式,还好,我还没有错过焰火表演。航拍镜头用俯视的视角将夜晚的世博园区收入眼底,夜空通过光照和之前的歌舞表演完成了预热的准备,平静的江面下激情潜沸,隐藏在夜幕背后的火焰呼之欲出,巨大的电子显示屏亮起,解说词跟着画面辗转腾挪,第一轮焰火被发射升空,交织出均匀的火网,将飘荡在夜空的视线和欢呼收入囊中。焰火马不停蹄,绽放的花盘不仅直径惊人,而且排列紧凑密集,连缀起滚过天空的巨轮;激光和喷泉交相呼应,摇曳生姿,紧紧追随烟花盛开的轨迹;江面终于沸腾,一波明亮的红色浮球引路,后面是夜色中招展的万国旗帜排闼而来;耳朵也没有闲着,背景音乐遍选中外名曲,从《梁祝》到《欢乐颂》直到民间小调,照顾着全世界各族人民的审美口味。这一全方位的视听盛宴,绝对是国宴级别的,对照08年奥运会的开幕仪式,我就有理由相信,这次上海世博会不仅刷新了以往举办城市的规格纪录,恐怕也创下了后来者无法企及的国家高度。解说词和背景音乐齐头并进,其实此时的场面无需多做说明,真理不证自明:哪个国家能像我们这样集全国的人力物力举办一次世博会?我们不仅举办了奥运会、世博会,而且还要办的精彩绝伦,让未来所有企图举办此类盛会的西方国家自惭形秽,无地自容。这不禁让我想起几年前开始的席卷全球的金融危机,中国非但没有受到波及反而在浪潮之下激流勇进,保持一贯惊人的GDP增长势头。看看这个华丽的开幕式,那些鼓吹西方政治制度的人们此刻应该无言以对了,走什么样的发展道路?焰火已经做了回答:风景这边独好!

   我再次被“国家焰火”震撼,并在头脑中努力复原两年前奥运开幕式时的焰火记忆,两者有什么区别呢?对了,是圣火!

   从公元前776年在古希腊雅典奥林匹亚运动场举办人类历史上第一次奥林匹亚运动会开始,奥运圣火就开始以燎原之势照亮了古希腊王国的全境。从宙斯神庙接引的圣火,由火炬手传遍各个城邦,因为圣火来自最高天神宙斯的赐予,凡是被火炬照耀的地方,哪怕是在杀声震天的战场上,人们也要放下武器去到竞技场上一较短长。现代奥运会始于1896年,起先的六届奥运会并没有为圣火预留位置,1912年,经顾拜旦的提议恢复古希腊人点燃奥林匹克圣火的传统,由于一战爆发未能如愿,1920年比利时安特卫普奥运会上,为了庆祝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悼念第一次世界大战中阵亡的协约国将士,现代奥林匹克圣火第一次点燃。

   1934年,国际奥委会在雅典举行的会议上决定:从第十一届奥运会开始,恢复古代奥运会旧制,在奥运会举办期间,从开幕日起至闭幕式上,在主体运动场燃烧奥林匹克圣火。还规定,火种必须取自奥林匹亚,然后用接力传递的方式将火炬传送到奥运会主办地。

   历史值得玩味,1936年的柏林奥运会上,世人第一次看到从奥运会发源地接力传递而来的圣火。1936年7月20日,在奥林匹亚举行了隆重的火炬燃点仪式,12名身着希腊民族服装的少女在乐曲伴奏声中点燃了第一支火炬。国际奥委会前主席顾拜旦亲临会场,并发表了演说,随后正式开始了每人手持火炬跑1公里的火炬接力。火炬传递先后经过了希腊、保加利亚、南斯拉夫、匈牙利、奥地利、捷克斯洛伐克,于8月1日凌晨到达柏林。柏林奥运会成为纳粹第三帝国宣扬其种族主义绝佳的演示场,伴随着帝国运动员每一次打破世界纪录,日耳曼的强大和雅利安的纯洁就获得了从形而下到形而上的证明。从历史的坐标轴上望去,柏林奥运会火炬传递过的国家,不久之后都并入到了第三帝国的版图。

   时光流转,第三帝国已成陈迹,圣火传递却保留了下来,圣火采集方式遵循古希腊的传统,由首席女祭司在奥林匹亚的赫拉神庙前朗诵致太阳神的颂词,然后通过将太阳光集中在凹面镜的中央,产生高温引燃圣火,这是采集奥林匹克圣火的唯一方式。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