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平中要
[主页]->[百家争鸣]->[平中要]->[从柚子引发的联想]
平中要
·记忆对抗谎言
·追及灵魂
·当前社会形态的再思考
·现在,战斗吧!——《美少女特工队》观后感
·泪血无多送斜阳——《七言》读后感及其他
·明朝我辈逃——《咏日本大地震海啸》读后
·闲花一日上旌旗——《七律一首》读后感
·欲洗乾坤变——《咏新年第一场雪》读后感
·明月落花香——《咏怀》读后感
·书好夜深读——《天通苑腊月咏怀》读后感
·空山有影亦生风——《咏虎》读后感
·瓦砾犹记曾经主——《七言一首》读后感
·当此淡浮生——《腊八节有感》读后感
·飘洒自得风——《咏吊兰》读后感
·舒怀霞照眼——《咏怀》读后感
·浮沉迟数归绝脉——《庚寅腊月有感》读后感
·一盏明灭粉坊灯——《忆旧城》读后感
·挟仇剑可传——《五言一首抒怀》读后感
·莫将细碎认京谈——《咏京都》读后感
·犹信秉烛来——《咏花》读后感
·眠松存热土——《冬日感怀》读后感
·墙的迷思
·那一天的纪念
·“植物”大战“僵尸”
·恐怖主义的终结?
·一则笑话引发的思考——兼论公共空间
·春夜絮语——关于书
·今天,你带枪了吗?
·形而上学的终结?
·茉莉花的遐想
·过关斩将
·将“看热闹”进行到底
·三十年到18天
·失落的贵族精神
·“八•一九”的遐思
·“五•四”的前夜
·《2012》观后感
·傍晚的雷声
·不确定的自由
·不散的雾
·初五
·初夏的风
·除夕
·窗前的梧桐树
·春分
·春天的第一场雨
·大暴雨
·大暑
·第二个芒种
·第二夜
·二十三年后的今天
·分不清的夜
·风的城市
·风声
·风中的焰火
·谷雨
·后退
·黄昏的薄雾
·黄昏的访客
·黄昏的忧郁
·黄昏的雨
·黄昏中的游泳
·历史的夜晚
·两次到来的夏至
·另一个黄昏
·满月的夜晚
·
·梦与梦的交错
·梦中的毕业
·陌生的夜晚
·你的面孔
·你好,晴天
·偶遇
·疲惫的夜晚
·平衡
·期待已久的雨
·清明
·情人节
·人群中的闪光——为春早先生而作
·如果
·如果我失败了
·失望
·时光
·世界另一端的星空
·树梢上的月亮
·水中的乌鸦和解梦者说
·睡眠
·太阳
·逃于文字的雨
·天空里的黄金
·温泉之行——流水帐之旅
·我失去了你
·无计可施的夜晚
·无尽的雨
·雾,或城市之梦
·消失的面孔
·小暑
·
·夜风
·夜晚
·夜雨或雪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柚子引发的联想

   从柚子引发的联想
   
   大约是五六年前,我在郊区一家超市购物(之所以要提到郊区,我希望接下来提到的故事,有着地理方面的原因,当然,假如真的存在这种地缘影响的话,我绝无地缘上的偏见),当时是一个盛夏的早晨,超市刚刚开门,顾客寥寥。我似乎记得当时正在酱菜柜台前流连,分辨那些一律黑乎乎的酱菜的具体形状。就在这时,在我身后爆发出一阵尖啸的声音,并同时伴随着猛烈地物体碰撞的声音——必须说明的是,这种声音绝非生活中种种噪音的常客;经验告诉我,当这种声音出现的时候,意味着生活的运行出现了出人意料的阻碍和变数,就像一辆高铁列车脱轨或与前面一辆列车追尾(这个比喻可并非文学上的),只是当时的我还没有这样的通感体验,声音的异常必然引起我的留意,我赶紧转过身,一是想看看发生了什么;二是判断这种突变对于我的影响。
   原来,是超市工作人员正在上货,他将一推车柚子倒入水果货架;而就在同时,一群顾客(不知道他们之前在哪里,仿佛突然间出现似的)围拢在货架庞,争抢柚子。工作人员艰难地挤出人群,人们不发一言,非常卖力地挤到货架前挑选柚子——而在我看来,已经谈不上什么挑选,每个人都在争抢离自己最近的柚子,有人刚刚抢到了一个;有人抱着一个,准备再抢一个;还有人已经有了两个,却不放弃自己的位置,或者他根本难以全身而退。即使今天回忆,他们的表情和行为仍然如此鲜明,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那个时候,在我看来,他们眼中所看到的——以及他们的全部世界——就是这些青黄色的柚子。我有理由相信,此时此刻,无论在他们身边发生了什么:任何人喊他们的名字或是呼救、一颗炸弹在一米外爆炸、广播播报领导人暴亡或外星人进攻地球的消息……都不会将他们从柚子的世界中寻找回来,柚子就是全部。
   这种争抢没有持续很长的时间,从我听到声音,到每个人都有了至少一个柚子并满意地离开,总共持续了不到两分钟的时间。而真正让我费解——至今仍然:这也是我写这篇文字的原因之一——的是,人们离开之后,我看到货架上还剩下满满一货架的柚子,在我看来,就是这些人每人拿十只,柚子还剩下足够多。问题是,刚刚争抢柚子的人,应该可以判断,在柚子充足供应的条件下,实无必要进行刚才的那一番争抢,那么,为什么还要这样做?

   多年后,这一幕不时在我脑中盘旋,我想整理出一个思路或方向,从中得到点滴启发。
   在我看来,人们的争抢并不是为了柚子,我相信,即使柚子的供应并不充足,柚子也不是人们的第一要义——虽然表面上看来,柚子(或是别的什么)是人们的直接目的:就像所有人们竞争的资源一样。
   人们只是喜欢争抢。或者说,人们对于物质的欲求是无止境的。
   我相信这是人类的一种本能,来自远古时代原始人类对于食物匮乏的强烈恐惧。有理由相信,这种缘起于食物匮乏的恐惧,渐渐扩展到其他的领域,比如:权力、财富、社会地位等等,密切关系到一个人的生存和生活的诸多范畴。
   到此时为止,我相信人类社会的心态是一致,不仅如此,对于制度本身,恐怕没有一种制度真正解决了这种匮乏的恐惧,这种时刻威胁着个体生命的恐惧。事情在几百年前开始改变,在欧洲,一种观念在一些巨人的思想中诞生,并在接下来的几百年中逐步成为现实。这是人类观念和制度史上的伟大创举,人类中的一部分人,已经可以免于来自因为制度本身所造成的恐惧
   ——值得讽刺的是,人类社会离不开权力,但是,人们创造权力却往往伤害自身:凡人,而意欲代大匠斫,罕有不伤其手?——而令我惭愧的是:在实现民主制度的历史进程中,流血的代价主要是他族付出;当然,不是说国人没有流血——绝不是这样的!想想“八九民运”吧!——只是,我的意思绝不是我族的血流得不够多!而是在这一伟大的进程中,的确缺少了我族的参与(至少参与不多);也许正因为此,我们才不得不为曾经的错失付出代价。——
   而另一部分人,则没那么幸运了。根据森对饥荒的研究,今天我们可以说,制度,可以弥补自然世界的局部不足,让人类可以免于物质的匮乏,而不至于造成惨绝人寰的大饥荒——就像“大跃进”时所发生的那样!罗斯福所谈的四大自由:言论、信仰、免于恐惧、免于匮乏。还是有必要提出的是,这里的“恐惧”是指对于发生国家间战争的恐惧。而西方理论认为,民主国家之间是不会发生战争的,因此,“永久和平”的实现条件就是全世界都使用民主制度——在这个意义上,是否“历史终结”就实现了呢?
   (抱歉,我扯远了,至少“永久和平”与“历史终结”不是一回事,我更希望实现前者,至于后者嘛,留给感兴趣的人吧)
   在某种意义上——二战之后以美国为中心的经济体系的建立——西方的物质的确繁荣(在全球化背景下这种繁荣的道德成本是必须考虑的,而且刚刚发生的一波“金融海啸”已经对这种经济模式进行了经济层面的否定),对于身处于饥饿和疾病之中的人类形象,我往往想到的是非洲黑人。看来,白人已经摆脱了物质的匮乏——至少大多数是这样;而不必担心自己吃不饱或没的吃。当然,前提是民主制度运行良好,人们的公民道德保持在一个稳定的水平上。我想,若此,大约是不会发生争抢柚子之类的事情吧?当然,事情也并非那么肯定。毕竟,人类茹毛饮血的历史更为长久,远远,超过了民主存在的时间。因此,原始本能时常出来发作一下,只要控制得当,应该不会出现什么大麻烦。
   但是,在那些尚不能实现“免于匮乏”的地方,甚至,对于权力本身,还没能进行有效的监督和控制的环境——在前宪政制度中,人们,如何处置自己恐惧的本能呢?我想,大概是不能,我们未能在一种制度框架下让自己更像一个现代人,甚至,我们还要练就一种识别伪劣食品的生存本领;这让我不禁在想,今天的我们,和十几万年前,我们的祖先在面对蛮荒世界时所感到的迷茫和恐惧,有多少分别?
   在这个意义上,说人性贪婪,说人们欲壑难填,说国民性的幽暗……总之,说到人的问题,似乎怎么说都行,这好像也是我这篇文字的立意。但是,制度层面呢?有什么样的制度就有什么样的人民,反之,有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制度。这样来看,制度与人是彼此作用影响的。具体到这里的情况,究竟是制度、还是人,造成了今天的中国。我想说的是:还是制度!因为,从目前的历史来看,人,还是这样的人,但是,民主从未实现过。百年来,中国所经历的种种人权灾难,责任归咎于人还是制度呢?
   中国的国民性的确有问题,而且问题很严重,但是,用民主制度去矫正国民性,总比以国民素质低而不宜民主制度更有操作性,而且前景乐观。说到这里,我也想重申,民主制度是我们的未来,但是,即使有了民主,没有合格的公民去参与建设民主,制度依然是死的。换句话说,一方面是对民主的呼吁和争取,另一方面是对我们自己身上劣根性的认识和克服,只有这两项并举,我们才能有一个值得期待的未来。
   多年后,每当我看到人们为什么事情争执——当然,在当事人看来,那些事物比柚子重要得多——的时候,人们疯抢柚子的这一幕,就会重现在眼前,提醒我,自己和他们之间的不同,不是因为我站在旁观者的位置上,而是,我自知我与他们并无不同,同样在一个未能免于来自权力的恐惧的环境中,人性的本能,一旦被情境激活,就随时会在我身上出现返祖现象;而那些扭曲的面孔,就成为了一面镜子,让我穿过回忆打量自己,在无所不在的恐惧之中,保有一分人的尊严。
   
   
   写于2012年5月19日 夜
(2012/10/2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