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平中要
[主页]->[百家争鸣]->[平中要]->[参观博物馆]
平中要
·挟仇剑可传——《五言一首抒怀》读后感
·莫将细碎认京谈——《咏京都》读后感
·犹信秉烛来——《咏花》读后感
·眠松存热土——《冬日感怀》读后感
·墙的迷思
·那一天的纪念
·“植物”大战“僵尸”
·恐怖主义的终结?
·一则笑话引发的思考——兼论公共空间
·春夜絮语——关于书
·今天,你带枪了吗?
·形而上学的终结?
·茉莉花的遐想
·过关斩将
·将“看热闹”进行到底
·三十年到18天
·失落的贵族精神
·“八•一九”的遐思
·“五•四”的前夜
·《2012》观后感
·傍晚的雷声
·不确定的自由
·不散的雾
·初五
·初夏的风
·除夕
·窗前的梧桐树
·春分
·春天的第一场雨
·大暴雨
·大暑
·第二个芒种
·第二夜
·二十三年后的今天
·分不清的夜
·风的城市
·风声
·风中的焰火
·谷雨
·后退
·黄昏的薄雾
·黄昏的访客
·黄昏的忧郁
·黄昏的雨
·黄昏中的游泳
·历史的夜晚
·两次到来的夏至
·另一个黄昏
·满月的夜晚
·
·梦与梦的交错
·梦中的毕业
·陌生的夜晚
·你的面孔
·你好,晴天
·偶遇
·疲惫的夜晚
·平衡
·期待已久的雨
·清明
·情人节
·人群中的闪光——为春早先生而作
·如果
·如果我失败了
·失望
·时光
·世界另一端的星空
·树梢上的月亮
·水中的乌鸦和解梦者说
·睡眠
·太阳
·逃于文字的雨
·天空里的黄金
·温泉之行——流水帐之旅
·我失去了你
·无计可施的夜晚
·无尽的雨
·雾,或城市之梦
·消失的面孔
·小暑
·
·夜风
·夜晚
·夜雨或雪
·一瞬间
·意义
·拥抱
·雨后的夜
·雨后的夜晚
·欲望交织的夜
·欲望如风
·档案
·人兽之间——《畜界,人界》读后感
·拜梁任公墓小记
·从遥远时代失落的普世价值
·从柚子引发的联想
·错过的文字
·电影里的城市
·读《极权主义的起源》
·韩寒的真假
·何时出头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参观博物馆

   参观博物馆
   
   大约是去年的时候,我回家穿过右安门桥往南走(走过两个红绿灯之后向东),就在一大堆指路牌中,我发现其中的一个上面写着“北京金辽城垣博物馆”,这吸引了我的注意(这个地区集中的是银行、饭馆和发廊,搬来两年多的时间,我从没发现过一家书店),于是暗暗萌生去博物馆走一遭的愿望,虽然这么想,但是一晃就是半年时间过去。
   上个月从右安门里往三环路上去了几回,于是也留心着那家传说中的博物馆,可是这条路来回走了几遍,也没有见到什么博物馆的影子。这让我很沮丧,感觉自己好像是上当了。最令我感到意外的是,当我无意间向母亲透露出自己寻找着一家博物馆,结果一无所获时,母亲却告诉我,这座博物馆的存在并非传说,而是在现实之中。而且母亲也告诉我去到那里的路线。让我惊讶的不是博物馆的存在,而是母亲是如何知道的(我不认为母亲是哪种被博物馆吸引的人)?母亲娓娓道来,原来,经过我家门口的一趟超市班车,恰好经过那座博物馆,母亲乘坐超市班车的时候,目睹了这座博物馆的外貌。于是,我打算空闲的时候到博物馆走一遭,这大概也是方圆几里内唯一的文化设施吧。
   今早就是一个空闲的时间,听了一阵鞭炮声后,我决定出发,而最初的打算并不是去博物馆,我是企图去陶然亭的(突然间很想看人,看许多人,于是想到周末的陶然亭传说中比肩接踵),装好钥匙、钱包、乘车卡以后,我穿上新买的鞋子出发了!出到大门口,发现没有带水(这真是个天大的疏忽,出门竟然没有带水),于是返回去取了瓶水重新出发!结果,也改变了主意,不如去博物馆看看吧。

   我沿着凉水河北岸向西走去,路上还在想着博物馆的门票会是多少钱呢?几年前我独自去了一趟“军博”,门票是10元钱;而今天我的钱包里只有4元2角钱,不知道够不够买一张门票的(陶然亭的门票只有2元钱嘛)?走了一站多地,博物馆竟然出现在了路边!
   这是一个不大的博物馆,大概有三四层楼高,我看着博物馆的墙体上的金属字“北京金辽城垣博物馆”,就是这里没错。
   我阅读了一下博物馆外面的牌子,原来博物馆是免票的(真好!),除了周一休馆外,平常时间上下午开放。我走进博物馆,有个女人坐在仿佛前台的后面。
   我问她:“现在可以参观吗?”
   她说:“可以。”
   我就走了进去,一个大人领着一个很小的小孩儿正走出去,大人还给小孩儿讲着云云。我先是阅读前言部分,才发现这个博物馆展出内容大概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是“金代水关”专题展,原来这座博物馆就是建立在出土的金代水关之上,这座水关的是1990年发现的,而这个博物馆是在发现后的第五年建立在原址之上。我看看图片、看看发掘出的文物,还有一座水关的复原模型(似乎还没有建好,要不就是重现了这个古老水关出土时的样子,我想应该是前者)。第二部分是“金都”专题,集中介绍了金都城的历史和变迁,通过地图我才知道,原来开阳里地区距离800多年前的金都中心非常近。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女真人建都于此之后,曾经在房山地区修建了帝陵,除了迁先帝陵十座外,还有七名皇帝的陵修建在了房山。而明朝天启二年的时候,明统治者以“断绝命脉”的名义,对金陵进行了毁灭性的破坏。直到清朝时,才修复了其中的部分。
   博物馆的展出内容不多,很快就看完了,有一个电子地图,分别可以表示出辽、金、元以及现代不同时期的北京城布局。我试着按动开关,不过不知道是坏掉了还是没有通电,按下哪个开关,地图都是沉默,历史的边际自然无从分辨。
   整个参观的过程中,曲折的展厅中只有我一人,空调的马力好像是调到了最大,让我在阅读历史的过程中,感到阵阵寒意。
   出了展厅,我沿着标有“遗址”的路标下楼,看到了金代水关的遗迹(我发现它很像刚才我在展厅中看到的那个未完成的比例模型),空气中有一种陌生的气味,混合着泥土、水汽还有时间的味道,从公元1100多年前吹拂过我的脸庞。我无意之间与历史零距离接触,这感觉让我不能在此久留。我走出博物馆主体,又参观了石刻展厅,展出的品种多样:石雕、石刻、石人、石碑。其中有一方墓碑上的刻字,介于颜、柳之间,的确是不错的佳作。
   我离开了博物馆,一边沿原路往回走,一边回想着刚才的参观(虽然每天的10点和14点各有一次解说,不过,我去的时候没有赶上,我想博物馆也不会为我一个游客浪费口水),感觉无论金人在这里修建了一个如何辉煌的都城,那一切都已经灰飞烟灭,于今,已经看不出任何痕迹,虽然我看了一些文物(有一些是复制品,不过,不影响想象),但是仍旧感觉不出此刻与过去之间的丝毫联系。其实,且不用说八百年前如何如何,现在让我回到椿树馆街,也许我都不可能在记忆中复原那条街的模样,更何况江山乎?
   
   2007-6-3 下午 阴
(2012/10/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