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平中要
[主页]->[百家争鸣]->[平中要]->[“八•一九”的遐思]
平中要
·冰激凌覆盖下的爱情话语
·《被文字惊醒的思想》读后感
·另类的祈祷
·获麟与历史的终结
·弱者的复仇
·“渡河”难题的迷思
·高于历史真相的道义
·写作的边界
·散文、网络与知识分子
·仰望星空与杞人忧天
·梦境的比喻
·被遗弃的誓言
·散文的观察
·商人的政治和生活伦理
·缅怀巨星
·时代的主角与配角
·有一个词叫……
·证明的时刻
·从小说叙事返回现实语法
·结交与绝交背后的道义选择
·面对鲁迅
·黑暗中的行者
·作为艺术家和公民的伯牙
·为“草根写作”正名
·今夜,面对你内心的秘密
·有尊严的生活
·谁是我的朋友?谁是我的敌人?
·你为谁守护?
·冬至
·2011年写作总结
·2010年写作总结——以“家庭写作”为视角的观察
·在哈维尔和金正日之间
·目击一个新利比亚的诞生
·闲言
·两个写作向度的再观察
·离别的前夕
·在爱情的边缘
·《滕王阁序》的启示
·六十二年
·如果你没有自由……
·永恒的旋律
·“9•11”十年
·读《忧郁的热带》
·从精英文化到大众文化——百年中国文化变迁浅论
·这是一个奇迹?!——反正我信了
·记忆对抗谎言
·追及灵魂
·当前社会形态的再思考
·现在,战斗吧!——《美少女特工队》观后感
·泪血无多送斜阳——《七言》读后感及其他
·明朝我辈逃——《咏日本大地震海啸》读后
·闲花一日上旌旗——《七律一首》读后感
·欲洗乾坤变——《咏新年第一场雪》读后感
·明月落花香——《咏怀》读后感
·书好夜深读——《天通苑腊月咏怀》读后感
·空山有影亦生风——《咏虎》读后感
·瓦砾犹记曾经主——《七言一首》读后感
·当此淡浮生——《腊八节有感》读后感
·飘洒自得风——《咏吊兰》读后感
·舒怀霞照眼——《咏怀》读后感
·浮沉迟数归绝脉——《庚寅腊月有感》读后感
·一盏明灭粉坊灯——《忆旧城》读后感
·挟仇剑可传——《五言一首抒怀》读后感
·莫将细碎认京谈——《咏京都》读后感
·犹信秉烛来——《咏花》读后感
·眠松存热土——《冬日感怀》读后感
·墙的迷思
·那一天的纪念
·“植物”大战“僵尸”
·恐怖主义的终结?
·一则笑话引发的思考——兼论公共空间
·春夜絮语——关于书
·今天,你带枪了吗?
·形而上学的终结?
·茉莉花的遐想
·过关斩将
·将“看热闹”进行到底
·三十年到18天
·失落的贵族精神
·“八•一九”的遐思
·“五•四”的前夜
·《2012》观后感
·傍晚的雷声
·不确定的自由
·不散的雾
·初五
·初夏的风
·除夕
·窗前的梧桐树
·春分
·春天的第一场雨
·大暴雨
·大暑
·第二个芒种
·第二夜
·二十三年后的今天
·分不清的夜
·风的城市
·风声
·风中的焰火
·谷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八•一九”的遐思

   “八•一九”的遐思
   
   突然想起今天是“八•一九”——苏联解体21周年的日子。
   1991年8月19日,由苏联副总统、国防部长、克格勃主席和内务部长等八人组成“紧急状态委员会”,趁戈尔巴乔夫去度假的时机发动政变,软禁戈氏于克里米亚,切断戈氏与外部联系。在莫斯科,政变者调动坦克师、摩托化师、空降师和其他部队包围政府大楼“白宫”,并封锁消息。但是,消息并未彻底封锁住,五万群众聚集到广场上,支持俄罗斯政府。叶利钦走出大楼,登上坦克向群众演讲,坚持改革,反对政变,要求释放总统。这一幕通过电视直播,被全世界铭记。
   8月20日,空军、空降、海军、战略火箭等司令反对政变。莫斯科军区空降师奉命逮捕叶利钦,空降师拒绝执行命令。塔曼摩托化师倒戈,保卫“白宫”。

   8月21日,国防部命令集结在“白宫”前的部队在凌晨攻占“白宫”。而负责率先进攻的特种部队“阿尔法”小队拒绝执行命令,空降兵、内务部队也同样拒绝执行命令。政变三天内失败。
   叶利钦将戈氏接回莫斯科,戈氏辞去苏共总书记职务,苏共解散。12月25日,戈氏宣布停止苏联总统职务,苏联解体。
   一个历时69年的红色帝国,在第三帝国战无不胜的军事进攻下都未被攻克、并且绝地反击的辉煌历史中,一瞬间就灰飞烟灭了。这是为什么?我相信无数历史学家都提出了见仁见智的解答。我不敢弄斧。我只想在这遥远又陌生的历史中,提出自己的一些疑问,求教方家。
   斯大林的苏联是一个公认的极权帝国,斯大林对体制内外的“大清洗”可谓血流成河,没理由怀疑斯大林对军队的控制是牢固的;在斯大林之后,赫鲁晓夫、勃列日涅夫也同样继承了极权统治的传统,军队是苏共的党产毫无疑问。而在“八•一九”政变中,军队拒绝执行国防部和内务部的命令,拒绝向人民开枪,甚至倒戈拥护叶利钦,是我的疑问之一。
   结果来看,苏联的军队不是效忠苏共的,苏联的军队也不是为镇压人民而存在的。
   而我想说的是,就在两年前,发生在中国的“那件事”,也同样深深撼动了苏联和全世界的意识和心灵。在“八•一九”事变中,同样是广场、人群和坦克、军队,开枪,还是不开枪?这是一个问题……根据后来对当事人的采访知道,当时受命包围“白宫”的军队都在极力避免“天安门”事件的重演,可以说,血的经验让权力者也不得不思考在面对人民的民主诉求时,采取什么样的行动。换句话说,“天安门”事件已经成为极权罪恶的标杆,再没有人敢于打破这道底线,因此,“不能对人民开枪!”成为了苏联解体以及东欧剧变中的一种体制内外的共识。
   今天看看微博,有网友在微博表达如下的观点:“中国与前苏联的差别有三:1.中国没有叶利钦。2.中国的宪法是遮羞布。3.中国军方的底线不是保卫人民,是保卫党。”
   我表示同意,但是,若要细分辨的话,中国的《宪法》从来一纸空文;当时的中国即使有叶利钦,也一并倒在坦克前面了;我认为最重要的是第三条,才是中国流血,而苏联走向民主的关键区别。只要权力还牢牢掌握着枪杆子,就是通向民主之路的最大障碍。历史的经验也告诉我们,体制是不惮于使用暴力的——实际上,暴力是体制的氧气!
   今天,当人们在网络上一点点扩展自己的自由,改变着时代的观念的同时——需要指出的是,这一点非常重要,这是今天启蒙的主要内容和方向;但是,民主总会有这么一个时刻:人民与坦克对峙。二十多年前已经上演过了,不知未来,人民再次对峙坦克的时候,结果会如何?
   21年后,当我回望苏联的“八•一九”事变时,我祈祷,机会再一次降临的时候,希望我们不要再以流血告终;希望权力可以放下枪、让坦克倒转;不是为了权力者、也不是为了我们无权者,而是为了我们所有人的明天!
   我祈祷。
   
   
   写于2012年8月19日 午后
(2012/10/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