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平中要
[主页]->[百家争鸣]->[平中要]->[失落的贵族精神]
平中要
·明朝我辈逃——《咏日本大地震海啸》读后
·闲花一日上旌旗——《七律一首》读后感
·欲洗乾坤变——《咏新年第一场雪》读后感
·明月落花香——《咏怀》读后感
·书好夜深读——《天通苑腊月咏怀》读后感
·空山有影亦生风——《咏虎》读后感
·瓦砾犹记曾经主——《七言一首》读后感
·当此淡浮生——《腊八节有感》读后感
·飘洒自得风——《咏吊兰》读后感
·舒怀霞照眼——《咏怀》读后感
·浮沉迟数归绝脉——《庚寅腊月有感》读后感
·一盏明灭粉坊灯——《忆旧城》读后感
·挟仇剑可传——《五言一首抒怀》读后感
·莫将细碎认京谈——《咏京都》读后感
·犹信秉烛来——《咏花》读后感
·眠松存热土——《冬日感怀》读后感
·墙的迷思
·那一天的纪念
·“植物”大战“僵尸”
·恐怖主义的终结?
·一则笑话引发的思考——兼论公共空间
·春夜絮语——关于书
·今天,你带枪了吗?
·形而上学的终结?
·茉莉花的遐想
·过关斩将
·将“看热闹”进行到底
·三十年到18天
·失落的贵族精神
·“八•一九”的遐思
·“五•四”的前夜
·《2012》观后感
·傍晚的雷声
·不确定的自由
·不散的雾
·初五
·初夏的风
·除夕
·窗前的梧桐树
·春分
·春天的第一场雨
·大暴雨
·大暑
·第二个芒种
·第二夜
·二十三年后的今天
·分不清的夜
·风的城市
·风声
·风中的焰火
·谷雨
·后退
·黄昏的薄雾
·黄昏的访客
·黄昏的忧郁
·黄昏的雨
·黄昏中的游泳
·历史的夜晚
·两次到来的夏至
·另一个黄昏
·满月的夜晚
·
·梦与梦的交错
·梦中的毕业
·陌生的夜晚
·你的面孔
·你好,晴天
·偶遇
·疲惫的夜晚
·平衡
·期待已久的雨
·清明
·情人节
·人群中的闪光——为春早先生而作
·如果
·如果我失败了
·失望
·时光
·世界另一端的星空
·树梢上的月亮
·水中的乌鸦和解梦者说
·睡眠
·太阳
·逃于文字的雨
·天空里的黄金
·温泉之行——流水帐之旅
·我失去了你
·无计可施的夜晚
·无尽的雨
·雾,或城市之梦
·消失的面孔
·小暑
·
·夜风
·夜晚
·夜雨或雪
·一瞬间
·意义
·拥抱
·雨后的夜
·雨后的夜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失落的贵族精神

失落的贵族精神
   
   在《史记•留侯世家》中,对张良授业于黄石公的故事有一段工笔描摹,照录如下:
   
   良尝间从容步游下邳圯上,有一老父,衣褐,至良所,直堕其履圯下,顾谓良曰:“孺子,下取履!”良鄂然,欲殴之。为其老,强忍,下取履。父曰:“履我!”良业为取履,因长跪履之。父以足受,笑而去。良殊大惊,随目之。父去里所,复还,曰:“孺子可教矣。后五日平明,与我会此。”良因怪之,跪曰:“诺。”五日平明,良往。父已先在,怒曰:“与老人期,后,何也?”去,曰:“后五日早会。”五日鸡鸣,良往。父又先在,复怒曰:“后,何也?”去,曰:“后五日复早来。”五日,良夜未半往。有顷,父亦来,喜曰:“当如是。”出一编书,曰:“读此则为王者师矣。后十年兴。十三年孺子见我济北,穀城山下黄石即我矣。”遂去,无他言,不复见。旦日视其书,乃太公兵法也。良因异之,常习诵读之。

   
   许久以前,当我第一次读这个故事的时候,懵懂中获得了故事传达给我的讯息,当然,以我那个年龄和可能读到的文字来看,很有可能所谓的“讯息”只是一种有意的教化,比如说:让我明白“尊敬老人”、“遵守时间”等等这样的规则和训诫。但是,今天来看,至少这个例子并不是很好的论据,古人云“老吾老,以及人之老”,说明“敬老”应该具有普适性,但是,在这个故事里,张良既非“老吾老”,又非“人之老”,不如说张良和黄石公之间是一起个案,黄石公当着张良的面将鞋子扔下桥去,并很不以为然地让张良把鞋给他捡回来;这个时候,张良怎么反应的呢?“良鄂然,欲殴之。为其老,强忍,下取履。”张良先是吃了一惊,随即的思想活动我认为是写实的,当时张良年轻气盛,见一个糟老头如此慢待自己,当然是想揍老头一顿;到目前为止,故事与“敬老”的论点毫无关系,而下面所谓“为其老,强忍,下取履。”倒是有了一些“敬老”的味道;但是,这种认知和行为,与今天概念中的“敬老”,仍然相去甚远;做为一种现代伦理规范的“敬老”,有一个大的背景前提,就是社会中的每个人都是有尊严的,正因为每个人都是有尊严的,因此,才值得彼此尊敬,而这种尊敬,是不分男女老幼的,也就是说,并非因为老人属于弱势群体才应该尊敬,而是因为彼此尊敬是社会成员之间的一种规范,每个人都应该认同这种规范;同时,这种规范应该通过习惯性的行为内化为一种心理机制,让人们发自内心地去尊重他人,而不是毫无前提地盲目服从。在这个故事中,我没看到黄石公对张良有多少尊重,我也没看到张良是因为对伦理规范的认同而没有揍老头一顿、并下桥给他捡鞋,不如说,张良这样做只是出于对老头的“可怜”,而“可怜”与“尊敬”是两个不同的概念。
   故事继续进展,张良将鞋捡了回来,老头得寸进尺,要求张良把鞋给他穿上;假如按照之前的逻辑推理,张良应该将设想中的暴力付诸实施,因为老头让他捡鞋,他都想对其施暴,更无论穿鞋比捡鞋更进一步;但是张良怎么做的呢?张良“长跪履之”,在态度和行为上比之前的捡鞋,正向上又进了一步。这就值得玩味了,张良为什么对一个素不相识的老头毕恭毕敬呢?也许这同篇文字可以为我提供一些思路:“韩破,良家僮三百人,弟死不葬,悉以家财求客刺秦王,为韩报仇,以大父、父五世相韩故。”(《史记•留侯世家》)这说明,张良怀抱着国破家亡的仇恨,铁了心要将皇帝拉下马,他在博浪沙策划实施刺杀计划,失败后潜逃到下邳,同篇还说“良尝间从容步游下邳圯上”,试想,一个苦心积虑要刺秦的贵族后裔,一个天下通缉中的逃犯,怎么有心情在街头漫步呢?我疑心张良逃到下邳是有目的的,不然偌大的天下,他为什么要逃到那里去?换句话说,张良很可能就是冲着黄石公去的,他可能知道黄石公在下邳,但是,他没见过黄石公,因此,才每天在下邳闲逛,目的就是等待黄石公现身;当然,很可能之前他已经放出口风,让黄石公知道自己在找他,而地点就约在那座桥上。因此,实际上是黄石公来赴张良之约,这样来看,故事似乎就合情合理了。
   黄石公不可能像现在的“文凭大学”似的,一手交钱一手给文凭,他要看看张良是不是那块料,因此故意设计了一幕“捡鞋”的考验;至于张良,一开始他大概没想到这糟老头就是黄石公,差点儿揍了老师一顿,可是,张良何等智慧,捡鞋的工夫中就明白了老头的身份——他就是黄石公啊!因此,他才会恭恭敬敬地为老头穿鞋。“父以足受,笑而去。”说明黄石公还是满意张良的聪明和反应,故事到这里为止,老师和学生算是见过面了;相信黄石公不会打眼,已经看出张良的智慧和抱负,但是,光有这些还是不够,要想取得成功还需要更重要的品质,这也就是为什么,黄石公说:“孺子可教矣。后五日平明,与我会此。”而张良的反应就有趣了,很显然,他已经知道了老头的身份,但是为什么“因怪之”呢?他自然不是奇怪黄石公的身份,而是他不懂为什么黄石公没有当场收他为徒;看来,当时的张良还是个菜鸟,距离“为王者师”还相差十万八千里呢。黄石公看出张良是块可塑之材,但是,他所说的“孺子可教”是指什么呢?难道他还能让张良的智商更高一些吗?显然不是,他要传授给张良的是智商之外的智慧。于是,黄石公设计了一个更为复杂的试验来锻炼张良。
   下面就是有关“遵守时间”的悖论,故事中黄石公与张良约定在五天后的早晨,还是这座桥上相见;张良如约而至,结果却是黄石公先到了。按照常识的理解,与人相约,除非巧合的情况下,双方同时到达;而一般总是一方先到,一方后至,只要没有一方迟到,常理上都认为双方是“遵守时间”的;而在这个故事里,显然不是这么回事,张良并没有迟到,只是黄石公先到了,而他不满张良的后至,并且说“与老人期,后,何也?”他的发言玄远,个中玄机下文再述。看来,他生气并非张良不守时,而是张良在自己后面赴约,于是他让张良五天后再来,这次不忘提醒张良“早会”;张良吸取了上次的经验教训,五天后,鸡鸣时分,张良第二次赴约,结果黄石公又先到了,结果和上次没有什么区别,黄石公再次发怒,并约五天后再见;这一回张良矫枉过正,还没过半夜就去了那座桥上。
   我不禁在想,如果故事是真的,也就是说,这一行为在过去的时空中的确发生过的话,就给读者预留下宽广的想象空间:深夜,张良一个人走在赴约的途中,他提着一盏灯笼,微弱的灯火照亮一小块黑夜;我想他走得不快,因为这一次他来得很早,他有足够的时间可以从容赴约;但是,他的心情一定有些忐忑,因为他不知道对方什么时候会来,他害怕自己第三次也迟到了;他离那座桥越来越近,脚步也比刚才加快了,当他站在桥上,确认是自己先到的时候,他松了口气,于是他放下灯笼,在桥上开始了他的等待。我们都有这样的经验,在等待不知何时会出现的人时,时间变得格外的漫长,而张良遇到的正是这种情况;黑夜中,一盏孤灯旁,一个人听着桥下的流水,头顶上是一片神秘、绚烂的星空;当然,也可能阴云密布,但这不要紧,关键是,夜,如此的寂静,寂静得只有流水的声音被无限地放大、放大,在只有听觉的世界中,张良在想些什么呢?相信在这个时候,远去的记忆会如潮水般涌上心头,家人和旧居、地位和财富、荣耀和使命,这些都在强秦的进攻中化为乌有;而那些不惜代价的复仇、铤而走险的行刺、浪迹天涯的逃亡,在他的心灵和意识中留下了什么样的痕迹?而在遭遇了一系列的失败后,此时此刻,此情此景,他是否感到自己已经一败涂地、回天无术了呢?
   时间和记忆的碎片如细雪慢慢飘落在他的脸颊上融化,在博浪沙行刺未遂之后,他意识到建筑在武力之上的复仇是不可能成功的,就算是行刺成功,也会有二世、三世继承秦帝国的王座,他的报仇不仅是针对秦始皇一人,而是皇帝所拥有的整个帝国,而当他在对垒一个国家的时候,无论怎样强壮的身体和坚韧的精神,在这头利维坦面前都是不堪一击的;张良明白了这个事实,因此他改弦更张,取道体力的反面,从武斗改为智斗,而黄石公所拥有的智慧和技术就是他新的希望和寄托;相信,在此之前,张良同样礼敬过那个挥舞百斤铁椎的力士,因此,对于黄石公的刁难,张良并不介怀,对于一个失去家园的人来说,如果可以报仇雪恨,还有什么样的屈辱能够超过权力加之于个体的轻蔑和损害?
   时间随流水缓缓远去,在幽静的夜里,张良不禁想起了复仇成功之后的生活,对于他来说,这个梦想有些遥远,但是,人都是有梦想的,尤其是那些怀着远大抱负的人,被现实和坚持一再延后的环境中,梦想反而会蛰伏得更深,偶尔会在梦中,或最接近梦的地段被潜意识召唤到眼前来,此时此刻,张良的脑海中浮现出的就是自己的梦想,一个已经失落的梦,一种业已飘零的生活,今天,在张良的记忆和心灵中还保有这生活的些许残余——贵族精神,张良无疑是贵族精神的继承者,因为在秦覆灭六国的过程中,与张良同样遭遇的人比比皆是,但是行刺秦皇的又有几人呢?可以说,正是这种精神激励张良去复仇,这种精神撑硬了张良意志的脊梁,在春秋迭代的世界中,贵族精神,也就成为了张良惟一的信念和坚守;只要贵族精神还在,就像是黑夜中的火光,指引着张良朝着梦想不断前进;想必这个时候,在星光和想象的感召之下,张良的脸上露出久违的微笑……
   黄石公还没有出现,张良已经完全放松下来,既然已经知道这位老人就是他要寻找的黄石公本人,那么距离自己的梦想无疑又近了一步;他想着老人的面孔和举止,猜测着他的极限和边界,他策划着人生中又一次未知但充满无限可能的出发;他环顾四周的黑夜,感到如水凉意正流过一盏孤灯,兴奋在慢慢降温,他不禁在想,为什么老人一而再地让自己提前赴约呢?很显然,他们彼此都清楚,张良为了复仇可以不惜一切代价,残酷的现实与履战履败的行状已经将张良曾经的骄傲与自负磨平、碾碎,只有贵族精神不断地深入心灵和意识,内化为一种不坠的高尚情怀,正是贵族精神才让张良来拜见黄石公,才让张良独立于这个无可明状的黑夜之中;张良相信老人是知道这一点的,正因为如此,张良才百思不解老人为什么要设计这样的试炼来考验自己,这个试验绝不是看上去那样浅显,张良相信这其中一定有着深意,假如自己不能参透其中的玄机,那么,就算是自己再怎么提前赴约,仍旧没有登堂入室的可能,老人让自己早来就是让他思考这其中的意义!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