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平中要
[主页]->[百家争鸣]->[平中要]->[三十年到18天]
平中要
·《咏白菜》诗评
·唯有心依旧——“治印”诗读后感
·《何为书?》读后感
·展卷得佳句——《题扇》小注
·何处吊屈平?——“端午诗”读后感
·《剥云母》读后感
·相片造伪与作为背景的“人民”
·《再见童年》二稿4版读后
·十字路口的指挥者
·十字路口的指挥者
·心底一真存——《再见童年》书成后自题读后感
·粗成磨砺开刀锋——《咏砚》读后感2
·一个值得铭记的日子
·镜像的裂缝
·反抗荒谬
·奔月的遐思
·城市札记
·地铁
·洞穿铁幕的人
·关于罗尔斯的“公民不服从”的思考
·荒野生存
·大地的代言人——读梭罗和苇岸
·向人类竖起的拇指
·历史的观众
·异域光照下的语言
·语言的责任
·雨的记忆
·从政治效果到“正名权”的辨析
·仿佛水中仙——《水中仙》观后感
·冰激凌覆盖下的爱情话语
·《被文字惊醒的思想》读后感
·另类的祈祷
·获麟与历史的终结
·弱者的复仇
·“渡河”难题的迷思
·高于历史真相的道义
·写作的边界
·散文、网络与知识分子
·仰望星空与杞人忧天
·梦境的比喻
·被遗弃的誓言
·散文的观察
·商人的政治和生活伦理
·缅怀巨星
·时代的主角与配角
·有一个词叫……
·证明的时刻
·从小说叙事返回现实语法
·结交与绝交背后的道义选择
·面对鲁迅
·黑暗中的行者
·作为艺术家和公民的伯牙
·为“草根写作”正名
·今夜,面对你内心的秘密
·有尊严的生活
·谁是我的朋友?谁是我的敌人?
·你为谁守护?
·冬至
·2011年写作总结
·2010年写作总结——以“家庭写作”为视角的观察
·在哈维尔和金正日之间
·目击一个新利比亚的诞生
·闲言
·两个写作向度的再观察
·离别的前夕
·在爱情的边缘
·《滕王阁序》的启示
·六十二年
·如果你没有自由……
·永恒的旋律
·“9•11”十年
·读《忧郁的热带》
·从精英文化到大众文化——百年中国文化变迁浅论
·这是一个奇迹?!——反正我信了
·记忆对抗谎言
·追及灵魂
·当前社会形态的再思考
·现在,战斗吧!——《美少女特工队》观后感
·泪血无多送斜阳——《七言》读后感及其他
·明朝我辈逃——《咏日本大地震海啸》读后
·闲花一日上旌旗——《七律一首》读后感
·欲洗乾坤变——《咏新年第一场雪》读后感
·明月落花香——《咏怀》读后感
·书好夜深读——《天通苑腊月咏怀》读后感
·空山有影亦生风——《咏虎》读后感
·瓦砾犹记曾经主——《七言一首》读后感
·当此淡浮生——《腊八节有感》读后感
·飘洒自得风——《咏吊兰》读后感
·舒怀霞照眼——《咏怀》读后感
·浮沉迟数归绝脉——《庚寅腊月有感》读后感
·一盏明灭粉坊灯——《忆旧城》读后感
·挟仇剑可传——《五言一首抒怀》读后感
·莫将细碎认京谈——《咏京都》读后感
·犹信秉烛来——《咏花》读后感
·眠松存热土——《冬日感怀》读后感
·墙的迷思
·那一天的纪念
·“植物”大战“僵尸”
·恐怖主义的终结?
·一则笑话引发的思考——兼论公共空间
·春夜絮语——关于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三十年到18天

三十年到18天
   
   这段时间,席卷阿拉伯世界的民主浪潮给这片大地上的人们带来了无限可能的希望和憧憬,因为起源于阿拉伯世界的这一波民主浪潮,正好发生在我们阴历年关交接之时,但是,这丝毫不影响人们对发生在苏丹、突尼斯、埃及的民主运动的热心关注,我注意到,央视还是播报了发生在这三个阿拉伯国家的民运事件(当然,按照央视的一贯风格,难以梗概这些国家的民运全貌),新年的时候,我在电视中看到穆巴拉克发表拒绝辞职的演说,在他的发言中有如下的内容:“埃及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国家,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势力,不了解埃及的文化,埃及政府会以埃及‘特色’解决这一次的民运事件……”我感觉他的发言和逻辑自己已经非常熟识,甚至已经听得耳朵起茧——虽然不是阿拉伯语而是汉语,以内政、文化、特色、素质……等等借口做为拒绝民主制度的理由,执政三十年的穆巴拉克政府自然不是第一个,甚至他无法堪比一些资深的前宪政国家;穆巴拉克在人民走上街头时,才想起“特色”这枝救命稻草(今天来看,“文化”的幌子也未能拯救穆巴拉克的倒台);而我们这里已经挥舞“特色”的旗帜二十多年了,几乎到了年年说、月月说、天天说;电视说、报纸说、杂志说、互联网说的频率和密度;穆巴拉克要是早点儿向我们取经,相信他的“特色”理论会更动听一些,可惜,为时已晚……
   杨恒均先生的博文《别了,穆巴拉克!》,已经高屋建瓴、深入浅出地为人们分析了这次埃及民运的历史意义和深远影响,对于杨先生所涉及的内容,我就不必弄斧学舌,倒是从央视新闻中看到的一些内容却让我回味良久:
   首先就是有消息说,有“暴民”趁火打劫埃及历史博物馆,并破坏了珍贵的木乃伊文物;这消息让我很重视,因为当年伊拉克战争的时候,伊拉克博物馆中的文物被洗劫一空,给全人类的物质遗产造成了不可挽回的损失,我担心同样的事情在埃及重演。但是,新闻也对此事件进行了追踪报道,人民自愿组织起来,在博物馆前手拉手组成“人墙”,保护博物馆和文物;博物馆的工作人员公开谴责这些偷盗者,并称这些破坏民族文化的败类不配称做埃及的公民;当我看到埃及人民自发组织起来保卫民族的文明,我很受感动,我认为这种对文化(物质和精神)的热爱与尊重,才真正体现了埃及的历史与文化,这与穆巴拉克所说的“文化”,根本不能混为一谈;回想2003年伊拉克战争时,美军的坦克驶入伊拉克主要城市的街道,而民众冲进政府大楼,将里面的物品洗劫一空;当时的美国国防部长拉姆斯被记者问起,伊拉克民众将政府机构中的家具抱回自己家中而产生的种种混乱时,拉氏回答说“这就是伊拉克人民自由的开始”;而对比埃及人民的自发保护文物的行径,一抢一护之间,差别何在?伊拉克在萨达姆的独裁统治下,没有孕育足够强大的民主力量,这也就使得伊拉克只能在外力(美国的军事行动)下走上崎岖的民主道路,对于长久以来处在专制制度下的伊拉克人民来说,首先觉醒的是人性中天赋的自由,因此,人民洗劫政府大楼,的确可以视作这种自由意志的表现,但是,自由和民主虽然联系紧密,而两者却有着不同,自由不等于民主,自由是天赋的基本人权,而民主是一种政治制度;把国家机构中的家具搬回自己家中,的确是一种自由的萌芽,但是,这种自由却不能促成民主制度的建设;可以说,像伊拉克这种依靠外部力量走上民主道路的情况,是最困难的民主模式,它要求在外部力量撤离前,建设好民主制度的框架,但是,制度是由人来维持的,在没有经过公民社会,以及公民意识觉醒这些民主的必要阶段,就直接跳跃到民主制度的建设上时,就会有些准备不足、捉襟见肘(不过,这个分析只针对伊拉克成立,民主的准备不充分,不是拒绝民主的借口;这在逻辑上也是不成立的,就像不下水自然也不会溺水,但是也永远学不会游泳一样;在民主中学习民主,虽然伊拉克的民主伴随美国101师空降人间,显得有些仓促,但是,几年过去了,伊拉克的恐怖事件时有发生,民众依然冒着生命危险去投票站行使自己的庄严权利,这就是在民主中学习民主的最好例证);但是,埃及的情况不同于伊拉克,穆巴拉克政府也不同于萨达姆的苏丹式的独裁政权,穆氏统治的埃及应该算是威权政权(对于穆氏领导的埃及,究竟属于什么类型的政体,我不太肯定,也在这里求证方家,也请读者自己甄别!),也就是说,在穆氏当政的三十年中,民间还有民主生长发展的土壤,人民对民主的认识和实践,可以说是伊拉克民主和埃及民主的根本区别;这也就是为什么,伊拉克需要美军的坦克来推翻萨达姆政权,才能开始民主建设;而埃及的民众走上街头,在18天里和平地推翻了穆氏政府,走上朝着民主进发的道路;可以说,今天埃及人民的公民素质,要比2003年的伊拉克人民高超许多,这也就是伊拉克发生洗劫事件,而埃及民众保护文物的区别;前者认为只有自己家里的东西才是自己的,因此先下手为强,抢晚了就没得抢了;而后者认为国家的财富是属于每一个公民的,保护公共财产就是对公民权利的捍卫。由此看来,我以为埃及未来的民主建设,要比伊拉克顺利许多,在埃及人民的身上,在人们拉起的一双双手臂上,我一再确认这一点。

   第二,春早先生从网上发来了一些关于埃及民运的图片,其中一张是民运初期,人民走上街头与政府调遣而来的警察对峙的图片,而紧接着的一张图片却是,在民众的劝说下,警察摘下头盔、放下盾牌和警棍,用民众一起跪在街道上祷告未来的场景;这个场面更让我感动,随即,新闻也报道了,在这次埃及民运中,军方宣布拒绝支持穆氏政府,如果说军队的中立化,是埃及民运成功的重要因素之一,至少说明了两点:一、穆氏无法完全掌控军队;二、埃及军人的民主素质不弱于民众,甚至有过之;而最终的结果证明,军方没有对民主进行镇压,可以说,在这次埃及民运的过程中,埃及军方也站在了人民、民主和历史潮流的这一边。这不禁让我回想二十二年前,六月初,北京市民以绝不逊于埃及人民的热情和觉悟在六里桥拦截“戒严部队”,用血肉之躯“力阻狂轮”;当时“拦军车”的市民也对军人进行了晓情动理的劝说,而结果呢?全世界有目共睹,权力绞肉机依然疯狂启动……从之后在苏东剧变中的不流血转型,以及这一次埃及民运中的军方中立,二十多年后,再来看当年历史的走向,还是不禁要追问:“最后怎么还是开枪了呢?”在这其中,“党指挥枪”自然是最重要的原因;但是,除此之外是否还有其他的原因呢?邓时代虽然经历了从“文革”到“改革”的十年过渡,但是,毛时代的极权遗产依然有效运行,而这其中对人的洗脑——尤其是军队——尤为突出,这也是军队最终执行权力命令的原因之一;如果要扭转22年前的困局,从制度上说,军队国有化是普世性的出路,但是在民主到来之前,军队国有化的可能性不大,党依然指挥枪,那么,就要看这二十多年来,普世价值对整个社会阶层的启蒙程度,在这个时候,不得不说,在人民与国家机器再次对峙的情况下,民主实现的可能,取决于受启蒙最少的那个阵营,对于民主和普世价值的认识程度;具体到民运中的人民和受命镇压的军方而言,比如这次的埃及,军方心向民主,拒绝镇压民众,无疑促成了穆氏的下台;而22年前的我们,军方则以枪声做出了对民主的回答。假设(总不免假设),未来重现22年前的一幕,人民与国家绞肉机再次针锋相对,武装力量将何去何从?就取决于今天的普世价值呐喊,声音是否足够响亮、持久,即使受到层层阻挠,也仍然可以波动到民主化程度最低的国家机器层面;在一个电脑、手机、网络、推特的时代,民众有着二十年多年前无可比拟的优势;我希望人民与坦克对峙的情况再也不要重演,假如未来真的重演这历史的一幕,希望我们现在所做的努力没有白费。
   通过这一波阿拉伯世界的民运浪潮,我们自然会想,在这些非洲国家所发生的民主事件,对于亚洲的我们来说,有着什么样的影响?或者说有什么样的积极影响?如果从国际局势来说,“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又少了一个,几家欢笑几家愁,谁笑谁愁啊?大家自己对号入座吧;可以说,亚非拉地区作为前宪政制度的大本营和策源地,有着相同的独裁、专制、极权的制度谱系,而这一波席卷非洲阿拉伯国家的民主潮流,必将改变民主和专制在世界范围内力量对比:又有几个国家从前宪政制度的名单上抹去,世界上坚持“XX特色”的国家已经屈指可数,全世界的民主进程又前进了一步;穆氏三十年来稳如磐石的统治,在十八天中土崩瓦解,这无疑为任何一个坚持“特色”的政权敲响警钟,十八天也许并不算短暂,这个纪录很有可能会被后来者刷新;穆氏虽然仓惶北顾,但也算全身而退,总比齐奥塞斯库的下场好,不知道穆氏的后来者是否也有此幸运?
   埃及作为一个历史悠久的古国,今天,人民从集权者手中收回了本属于他们的权力,属于人民的埃及,现在,真正还给埃及人民了,就像杨恒均先生所言:
   今后的埃及无论经历怎样的阵痛与磨难,都再也不会回到“穆巴拉克”时代了,而且民众会逐渐认识到,今后的这个国家经历民主转型的混乱,不是没有了你穆巴拉克,而是曾经你在那里统治埃及太久的缘故!(《别了,穆巴拉克!》)
   我们与埃及有着历史上的相似之处,埃及的文化并没有成为埃及走向民主的障碍,这也让我再次认识到,无论我们有着什么样的历史和文化,都不应该成为我们拥抱普世价值的牵绊,埃及的今天,应该是我们的未来!
   再者,我看到埃及民运中人民在广场政治中表现出的勇敢、坚定、秩序和决心,相信在这背后,是一个组织成熟的公民社会,而一个成熟公民社会,正是当下我们建设民主过程中最为迫切的需要,如何建设公民社会?前提就是更加广泛、深入的启蒙,用公民意识、普世价值来自我启蒙,并启蒙周围的人们,这才是我们迈向民主的路途。
   最后,如果可以盼望什么的话,不得不说,我羡慕埃及人民的勇气,而这种品质却是无法学习和模仿的;坐而论道、书斋中的革命,以及在博客和微博中的横议,这些都可能促进民主的传播,但是,民主的实现,总会有那么一个时刻,一个关键时刻,需要人民拿出勇气挺身而出,而今天,我们是否有这样的勇气?如果埃及人民继续在自己家中、在网络上幻想着民主制度,那么穆巴拉克还将继续端坐在总统的宝座上,他的儿子将会接他的班……应该说,在埃及民运的过程中,是人民的勇气,最终为他们迎来了民主;我希望,我们也能够拥有迈向未来和希望的勇气,这一次,埃及人民为我们做出了光荣的榜样。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