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平中要
[主页]->[百家争鸣]->[平中要]->[茉莉花的遐想]
平中要
·雨后的夜
·雨后的夜晚
·欲望交织的夜
·欲望如风
·档案
·人兽之间——《畜界,人界》读后感
·拜梁任公墓小记
·从遥远时代失落的普世价值
·从柚子引发的联想
·错过的文字
·电影里的城市
·读《极权主义的起源》
·韩寒的真假
·何时出头日
·记忆对权力的战争——纪念“六•四”二十三周年
·纪念“五•四”运动九十三周年
·艰难的谦卑
·猫洞与狗洞
·民主之后,道德之前
·末法时代的汉语写作
·你不知道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批判话语的重建
·骑虎难下——读《雕花马鞍》
·启蒙的困惑
·潜伏在语词下的恐惧
·人心的力量
·似曾相识的面孔
·四年三月
·王国维的选择
·微斯博,吾谁与归?
·为余杰而作
·未来的主人翁
·未完成的革命
·未完成的革命
·文化的先声——记“‘鉴知山馆’文化基金”成立
·我观我写作
·我们应该过什么样的生活?
·鲜血的成本
·香烟的迷思
·写与读的最小交集
·选择与自由
·学习成为一个人
·学习成为一个人
·学习勇敢——电影《Gone》观后感
·以梦为马?
·英雄般的运动员和小丑儿般的市长
·雨的遐思
·在暴力与谎言之外
·在背道而驰的路上,服膺天命
·中国舌头
·中国知识分子与制度建设
·自由人狂想曲
·做为汉语的思想
·汉语写作的文体责任
·六十三年的人生
·文学与中国
·这下扯平了——莫言获奖有感
·作为资源分配手段的阶级与变革
·微茫的希望——看《微光城市》
·澳洲散记
·盒子
·澳洲散记二
·澳洲散记三
·澳洲散记四
·澳洲游记
·澳洲散记五
·争取人权是推动民主的动力
·柳如烟之夕阳山庄
·柳如烟之血染菊池
·新世界的第一天
·柳如烟之追梦人
·澳洲游记二
·徐过风之圆月游龙
·斗虎
·徐过风之“无忧宫”
·澳洲散记六
·徐过风(外一篇)
·澳洲散记七
·昨日重现
·降临之夜
·1935
·时停
·澳洲游记三
·澳洲游记四
·澳洲游记五
·澳洲散记八
·澳洲散记九
·梨花开
·蓝莲花
·澳洲散记十
·澳洲游记六
·黎明游戏
·情无可恕
·24小时
·伴月
·澳洲散记十一
·澳洲散记十三
·澳洲散记十四
·澳洲散记十五
·澳洲散记十六
·自焚的精神流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茉莉花的遐想

茉莉花的遐想
   
   伴随中国阴历新年一起到来的是一场席卷阿拉伯世界的“茉莉花”革命,而这朵灿烂的民主之花,早在去年12月份就开始绽放出它夺目的光芒,只是限于我们获取消息的渠道,无法预料到在一个非洲小国——突尼斯,因为一个街头小贩的“非正常死亡”而引发的群体事件,竟然推翻了一个政府(在这里,小贩和城管之间的“战斗”每天都在上演,我也没看到人们到涌现天安门啊);我们更无法预料,就在这里欢度春节的时候,埃及人民走上街头,在18天的时间里,用非暴力的方式推翻了穆巴拉克统治了30年的政府,大快人心!也同样不可思议,仅仅18天,就可以扳倒一个拥有强大武力的政府?恐怕在此之前不会有太多人相信,至少我不相信——记得哈维尔说过类似的话,大意是:在条件成熟的情况下,一个人赤手空拳也可以解除一支军队的武装;一直以来,我对哈维尔的这句话充满怀疑,我认为作为知识分子的他有些书生意气,因为以我的认知,以这里曾经发生过的事实来看,情况显然不是这样。但是,这一次的埃及,却让我见识了民主的力量,让我相信了,手无寸铁的民众是如何让坦克和半自动步枪停下、并调转方向的;这让我不禁在想,这次埃及的民运能够在短时间内取得辉煌的胜利,原因何在?
   假如从国际环境来看,美国对于中东地区的战略考量是微妙的,作为民主制度的美国,在对内和对外的国策上截然不同,在国内,政府是普世价值的代表与象征;在国外,政府需要将国家利益放在首位,而这个时候,在处理国际关系何地区事务上,国内的那套民主制度就不那么适用了,比如美国在中东一干国家的外交策略,是希望维持一个前宪政的政府,这更有利于收回在这些国家的战略投资;具体到埃及,在穆巴拉克当政的三十年中,穆政府的背后也有着美国的支持,假如按照美国的外交逻辑,埃及最好是保持“稳定”,如果坚持五十年、六十年、一百年更好,假如老穆退休了,最好他儿子小穆接班继续干……因此,若是有人将这次埃及的民运,归咎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势力的渗透和颠覆,的确是有些冤枉了美国,那么,这次发源于突尼斯的“茉莉花”革命,究竟是如何生成并演变成革故鼎新的潮流?
   在我看来,这次非洲阿拉伯国家的民运之所以如火如荼,关键在于,这些国家中的民众已经觉醒,他们已经在前宪政的社会中完成了自我启蒙,可以说,是普世价值让他们走上街头去争取本属于他们的权利。在这次民运波及的十几个阿拉伯国家中,有一些是历史文化悠久的古文明国家如埃及、伊朗,还有一些则是经济、文化相对落后的发展中国家,可以说,这些国家恰恰代表了文化因素在民主进程中的两个极端,而无论历史文化在这些国家发挥了什么样的社会作用,事实证明,文化,并不是一个国家实现民主的充分必要条件,一个文化大国可以走向民主(今天的埃及),一个文化弱国同样可以走向民主(曾经的澳大利亚);同样的,文化也不应该成为权力拒绝开启民主改革的借口,这个借口在民众要求穆巴拉克下台的时候,他这样使用过,在一些继续坚持“特色”的国家也还在使用,如伊朗;但是,埃及发生的民运再次证明,文化论、国情论、“特色”论无非是专制政府拒绝民主改革的托词,它们以为通过暴力和谎言就可以一直维持专制权力的运行,以为帝国或党国可以金汤永固,这种虚妄在那些曾经和现在的前宪政国家中的统治者身上达成共识,希特勒这么想过,他目睹了第三帝国的覆灭;斯大林这么想过,他没有想过苏共在执政七十年后,由它自己的大佬儿宣布解散;齐奥塞斯库也这样想过,当子弹击穿他的身体,他眼中最后看到的是什么呢?相信,穆巴拉克也曾经这样想过,并且他也以为自己还可以继续这样统治下去,并且已经有了传位给儿子的想法,可惜啊,当人民已经启蒙的时候,当人民要求政府归还属于他们的权利的时候,当人民要通过投票的方式来选择他们自己的政府的时候,再多的军队和坦克也无法阻挡民主的愿望和潮流,甚至在民主的呼声中反戈一击。

   就在我为埃及的民运欢欣未已的时候,更让我想象不到的是,民主的火焰已经传播到更多的非洲国家,比如利比亚。可以说,利比亚的情况和埃及大不相同,卡札非和穆巴拉克更无法同日而语,卡札菲,这个曾被美国前总统里根称为“疯狗”的独裁者,在面对国内抗议示威的群众时,毫无顾忌的使用了武力镇压,不像之前那些阿拉伯国家的政府——比如埃及——虽然政府也掌握着暴力资源,但是,都没像卡札菲那样的悍然动用武力,镇压示威群众;对此,卡札菲是有解释的,在他的讲话中,提到了22年前中国政府在处理“天安门”事件时的政策,并为他的武力镇压寻找合理性支持,在他看来,维持政权“稳定”要比出动坦克碾压人民重要得多;在卡札菲的讲话出笼之后,使得中国外交部和政府非常尴尬,有人称之为“躺着中枪”恰如其分。实际上,从这场“茉莉花革命”之初,媒体对这些阿拉伯国家发生的民运,报道的尺度非常谨慎,虽然非洲离我们相对遥远,但是“民主”这样的敏感词一直是体制的软肋,因此,除了有限的关于人民走上街头呼吁民主的消息外,都是关于民运的负面报道,比如社会动荡、经济下滑、文物受损、流血事件……总之,体制的观点和态度是明摆着的。而当民运到了利比亚,尤其是卡札菲出动坦克并发表“敏感”言论之后,我注意到,新闻的重点转移到政府如何派飞机和轮船接回驻利比亚的中国公民,电视上每每出现那些同胞的面孔说着“这回安全了”云云之类的话——就好像他们去国离乡就是为了等着谋生的异国发生动荡,然后祖国把他们接回国似的;他们长期以来在当地的投资和营生呢?谁来保证他们的利益不受损失?他们现在是安全了,那未来他们靠什么继续生活?这些问题似乎媒体并不关心,关于接回中国公民的消息几天来一直占据着大部分新闻时间,而关于利比亚的局势却少之又少,逻辑很明显,观众只要知道利比亚很乱就行了,具体是怎么乱法,是乱了权力,还是乱了人民,那就是观众自己发挥想象的事情了。
   据我所知,卡札菲使用了外国雇佣军来镇压示威群众,死亡人数已经超过200人;就在今天中午,久未在电视上露面的卡札菲终于现身了,他站在一座荒城上接见支持(?)他的民众,并发表了公开讲话,我发现这些独裁者们的讲话仿佛出自同一谱系,独裁者本人就代表整个国家和人民,指责外国势力颠覆,指责恐怖分子破坏,强调自己对权力的掌控,并显示不惜一切代价“战斗到最后一颗子弹”的武力决心……我记得类似的话萨达姆也说过,不过卡札菲比萨达姆更进一步,有一句话我印象深刻,卡札菲说“如果人民不再需要我,我就应该死去”,这话很有谶语的意味;当卡札菲灰头土脸的出现在阴霾笼罩下的斑驳城墙上时,当我看到城下为数不多的“支持者”时,我知道,卡札菲不愿、也不能以和平的方式结束他的政治生涯了,他的一生都在做一名独裁者,因此,他做为独裁者离去,也就成为了一种命定;显然,无法用正常人的思维和逻辑衡量一个“疯子”。在二十多年前,当苏联解体的时候,在那些社会主义的东欧国家里,面对走上街头要求民主的群众,那些掌握军队的领导人,都选择了放下屠刀,和平地交出手中的权力;这不得不说“天安门”事件,成为这些国家在民主转型过程中的前车之鉴;二十多年后,当一干阿拉伯国家在面对街头游行示威的群众时,也避免了大开杀戒,为国家和民族的未来留下一份希望;而只有卡札菲无惧于世界潮流,甚至对周边国家所采取的对策视而不见,依然出动坦克镇压;我不知道未来是否还会有像卡札菲这样的“疯子”,如果说这次卡札菲振振有辞地说自己在学习二十年前的我们,那么,我衷心希望,我们的未来不要重蹈今天卡札菲的覆辙。
   电视上还在报道关于撤离驻利比亚中国公民的消息,报道中国政府如何安排飞机、轮船在数个机场和港口四面出击,将一万多名中国公民接回祖国的;当然,我又听到了“感谢党和政府”之类的话,我听得已经耳朵起茧子;中东一系列国家的民主运动还在持续当中,不敢说在短时间内,这种动荡就会平息,国家在结束极权或威权政治后,就可以迅速走上民主的发展道路,甚至于,在经历了多年的专制统治后(这些阿拉伯国家都存在这样的问题),民主制度的建设,还面临各种各样的问题和困难。但是,从过去二十年、甚至半个世纪全世界的民主进程来看,很少有国家在实行了民主制度后,再次回到前宪政的政治制度,当人民有选票,来决定国家和自己的未来时,实践证明,人们选择了民主,选择了普世价值。我相信,在结束了看似“稳定”的专制统治之后,也许会有人感觉在走向民主甚至民主制度初步建立起来之后,生活反而没有专制制度下的好(这种情况在前苏联国家走向民主的过程中比较普遍),当然这种好坏的比较是相对的,而且是局限在特定的领域;比如俄罗斯,在它转型时经历了从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的“休克疗法”,百姓可能一时间的生活水平动荡不稳,的确不如前苏联时的计划经济“稳定”,但是,这只是经济领域,在政治领域,人民的权利与前苏联时代不可同日而语,人民可以因为生活水平的下降游行示威,而在前苏联,这几乎是不可能想象的;这就是民主的代价,谁也不能指望,在一个专制已久的国家,民主会一天建成,人们会经历这样或那样的困难和痛苦,但是,这不是民主的错,恰恰相反,这是不民主的制度所造成的苦难,正因为专制的时间太久了,窒息民主的萌芽和生长,才让突然到来的民主,必须经历迅速成长之中的痛;还是俄罗斯的例子,据我所知,俄罗斯共产党还存在,假如人民真的希望回到苏共执政的时代,只需要将选票投给他们就行了,可是,事实证明,俄罗斯人民不会再回到那个极权的时代了,这是历史的选择,这也是人民的选择。
   我相信,在未来的这些非洲国家,在它们走上民主的道路上,也会经历任何一个国家在制度转型过程中的剧痛,那么,如何将这种代价降至最低?我还是局限在政治的领域中试着回答一下,如何顺利完成政治制度转型?我认为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人民对于民主的认知和实践。比如今天伊拉克的民主,在美军用武力推翻萨达姆政权之前,伊拉克既没有民主的历史,也没有在社会中诞生民主的萌芽,人民的意识距离普世价值相当遥远,可以说萨达姆倒台前,人民的民主需求不是很迫切,他们既没有民主的精神和思想准备,更缺少一种公民社会的实践,这也就是为什么当美国帮助伊拉克建立了民主制度后,伊拉克人似乎使用的并不顺手,道理很简单,因为民主制度对于伊拉克是陌生的,伊拉克缺少建设民主的准备。再看今天这些非洲国家,我就有理由认为,他们的民主之路要比伊拉克顺利,原因在于,他们走上民主道路,不是依靠外国军队帮助实现的,而是人民有了民主的要求,他们自发地走上街头,面对坦克和刺刀,要求自己的权利;这说明,这些国家的人民已经完成了民主的初级启蒙,既然思想中已经有了普世价值的观念,剩下的就是对民主的实践了;比如组织游行示威就是一种民主实践,走上街头是容易的,但是在激情之下,要理性地表达人民的民主诉求,在面对国家机器镇压的时候,是采取以暴制暴还是非暴力的方式回应?如果政府接受了人民的意见并采取相应的行动,那么人民是否还有必要在广场上继续驻扎?假如像卡札菲那样血腥镇压民主,那么是否民主游行就该偃旗息鼓,继续逆来顺受的生活?……这些都是人民在争取民主过程中可能遇到的问题,像我这样坐而论道是容易的,毕竟那是另一块大陆上的事情,但是,对于正在进行民运的非洲国家来说,这些问题是迫切的,甚至于此时此刻,他们正在经历这个问题,而光有理论是不行的,还需要在实践中不断检验、调整、催生新的理论和策略,这正是在民主中学习民主。电视中没少播报关于民运为这些国家带来的经济损失和社会动荡,在我看来电视的报道和报道的内容分属于不同类别的正常,前者的正常不必赘言,只要是关于西方民主(宪政民主)的弊端(且不论是否真的是民主造成的),我们的媒体都会渲染一番,以证明“民主不适合中国”;至于我所谓的后者的正常,正是人民在努力学习民主过程中付出的代价,如果只看到老牌民主国家的政治稳定,而忽略他们所走过的百年民主历程,忽略在他们争取民主过程中付出的代价,却一味指责这些长期专制统治的国家,在启动民主进程之初,社会产生的波动和乱象,是没有常识和说服力的;没有人权的“稳定”是虚假的,因为它意味着权力对人民自由的压制,就像萨达姆的伊拉克、金氏的朝鲜、卡札菲的利比亚一样,你能说这些国家不“稳定”吗?关键是,你想在这些国家生活吗?当有一天,人民已经不满足这种被强加的“稳定”,而决心拥抱民主,甚至不惜丧失生活的稳定时,也就是民主终于到来的时候。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