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平中要
[主页]->[百家争鸣]->[平中要]->[鱼]
平中要
·拥抱
·雨后的夜
·雨后的夜晚
·欲望交织的夜
·欲望如风
·档案
·人兽之间——《畜界,人界》读后感
·拜梁任公墓小记
·从遥远时代失落的普世价值
·从柚子引发的联想
·错过的文字
·电影里的城市
·读《极权主义的起源》
·韩寒的真假
·何时出头日
·记忆对权力的战争——纪念“六•四”二十三周年
·纪念“五•四”运动九十三周年
·艰难的谦卑
·猫洞与狗洞
·民主之后,道德之前
·末法时代的汉语写作
·你不知道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批判话语的重建
·骑虎难下——读《雕花马鞍》
·启蒙的困惑
·潜伏在语词下的恐惧
·人心的力量
·似曾相识的面孔
·四年三月
·王国维的选择
·微斯博,吾谁与归?
·为余杰而作
·未来的主人翁
·未完成的革命
·未完成的革命
·文化的先声——记“‘鉴知山馆’文化基金”成立
·我观我写作
·我们应该过什么样的生活?
·鲜血的成本
·香烟的迷思
·写与读的最小交集
·选择与自由
·学习成为一个人
·学习成为一个人
·学习勇敢——电影《Gone》观后感
·以梦为马?
·英雄般的运动员和小丑儿般的市长
·雨的遐思
·在暴力与谎言之外
·在背道而驰的路上,服膺天命
·中国舌头
·中国知识分子与制度建设
·自由人狂想曲
·做为汉语的思想
·汉语写作的文体责任
·六十三年的人生
·文学与中国
·这下扯平了——莫言获奖有感
·作为资源分配手段的阶级与变革
·微茫的希望——看《微光城市》
·澳洲散记
·盒子
·澳洲散记二
·澳洲散记三
·澳洲散记四
·澳洲游记
·澳洲散记五
·争取人权是推动民主的动力
·柳如烟之夕阳山庄
·柳如烟之血染菊池
·新世界的第一天
·柳如烟之追梦人
·澳洲游记二
·徐过风之圆月游龙
·斗虎
·徐过风之“无忧宫”
·澳洲散记六
·徐过风(外一篇)
·澳洲散记七
·昨日重现
·降临之夜
·1935
·时停
·澳洲游记三
·澳洲游记四
·澳洲游记五
·澳洲散记八
·澳洲散记九
·梨花开
·蓝莲花
·澳洲散记十
·澳洲游记六
·黎明游戏
·情无可恕
·24小时
·伴月
·澳洲散记十一
·澳洲散记十三
·澳洲散记十四
·澳洲散记十五
·澳洲散记十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鱼
   
   农历十月将近,许多人买了纸在桥边、路口烧。有谚:“十月一,送寒衣。”这种风俗可以追溯到明代。刘桐在《帝京景物略》中有载:“识其姓字辈行,如寄书然。”这种风俗至少在我居住的地方得到了保留。昨天是十月一,今早出去散步,就看见在河两岸的甬道上,画着一个接一个的圆圈,哀思已经被烧成灰烬随风飘散,留下地上熏黑的痕迹昭然若揭。早上遛弯的人不少,我极力避免踩到圆圈,感觉就像是冒犯了谁家的祭坛,于是在与人擦肩而过的同时不住地闪展腾挪,仿佛是一个喝醉酒的舞者。
   昨天早上,我和母亲一起走过这里,见到许多人拿着渔网在河边等待,之后,我们看见了不少鱼从一边慢慢游来。从这条河边,我已经走了些时日,却从来没有见过河里有鱼,今天真是眼界大开。这些鱼都是鲫鱼,个头还不小,我不以为这护城河水可以提供它们繁衍的温床。果然,秘密让捕鱼人道破,捕鱼者说“每月初一和十五,都有僧人带领善男信女在桥上放生……”他这么一说我才恍然大悟,这并非什么生态环境的奇迹,而是守株待兔在21世纪的翻版。
   “这儿有鱼!”有人指着河水喊。

   捕鱼者一个箭步上去,朝着那片水域张开渔网,水面上溅起一片尘嚣。
   我向前走着,看着漏网的鱼在追逐水底的植物。就在它们旁边,我看见两条鱼的尸体横陈水下。且不论选择在护城河放生,对于鱼的存活几率(且不将捕鱼者算在内)有多少考虑,慈悲一旦变成形式,我们也只能在形式的框架中来追问慈悲的定义。我相信放生的人,本意是好的,甚至知道桥的不远处已经有人在张网以待时,依然心怀虔诚地将鱼投入水中。我想这大概也从侧面证明了一个道理,行善本身永远大于行善对象。举个不恰当的例子,就像加之于你的恶意不能抗拒,而加之于你的善意也同样无法拒绝。因为这“善”与“恶”本是同源之水,你也只有游的份了。毕竟,鱼不是人,人还可以浮出水面发发牢骚在潜回原处,鱼只有游动身体。
   我不是哲人,但是我知道,观看这幅放生图景,其中并无乐趣可言。鱼的出路我已经见到了,要么落入网中(之后是否会被卖掉?就像那些放生者从捕鱼者手中买来?);要么侧卧于此。
   “那里!那里!”有人指点江山。
   我看见捕鱼者的网已经收了上来,有鱼在网中挣扎。也许不用到侧卧的时候,鱼就已经被捕鱼者悉数打捞上来了。捕鱼者可不是一个人呦!
   我继续走,将喧闹和捕鱼作业留在身后,风吹开黑色的灰烬,灰烬落入河中,又为水流添加一分黑色。阳光在水面上的反光却刺眼异常,光无法刺穿黑暗,它的锋利被深广的黑暗拒绝,于是涣散成流离的闪光。在一瞬间,我看见一条鱼正在穿过黑色的河床,向着河的尽头游去。鱼不知道,河没有什么尽头,三公里外等待它的是一座蓄水站,它没有可能成为跃过机械龙门的宠儿。于是,从鱼的这个举动中,我感到一丝悲壮的意味。正在我要为鱼设想的时候,红灯亮起“子非鱼”的提醒将我钉在了原地。我目送鱼向东游去,也许只有它看见了前方的希望……
   
   2007-11-11 上午 腿疼中
(2012/10/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