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平中要
[主页]->[百家争鸣]->[平中要]->[杂感]
平中要
·小暑
·
·夜风
·夜晚
·夜雨或雪
·一瞬间
·意义
·拥抱
·雨后的夜
·雨后的夜晚
·欲望交织的夜
·欲望如风
·档案
·人兽之间——《畜界,人界》读后感
·拜梁任公墓小记
·从遥远时代失落的普世价值
·从柚子引发的联想
·错过的文字
·电影里的城市
·读《极权主义的起源》
·韩寒的真假
·何时出头日
·记忆对权力的战争——纪念“六•四”二十三周年
·纪念“五•四”运动九十三周年
·艰难的谦卑
·猫洞与狗洞
·民主之后,道德之前
·末法时代的汉语写作
·你不知道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批判话语的重建
·骑虎难下——读《雕花马鞍》
·启蒙的困惑
·潜伏在语词下的恐惧
·人心的力量
·似曾相识的面孔
·四年三月
·王国维的选择
·微斯博,吾谁与归?
·为余杰而作
·未来的主人翁
·未完成的革命
·未完成的革命
·文化的先声——记“‘鉴知山馆’文化基金”成立
·我观我写作
·我们应该过什么样的生活?
·鲜血的成本
·香烟的迷思
·写与读的最小交集
·选择与自由
·学习成为一个人
·学习成为一个人
·学习勇敢——电影《Gone》观后感
·以梦为马?
·英雄般的运动员和小丑儿般的市长
·雨的遐思
·在暴力与谎言之外
·在背道而驰的路上,服膺天命
·中国舌头
·中国知识分子与制度建设
·自由人狂想曲
·做为汉语的思想
·汉语写作的文体责任
·六十三年的人生
·文学与中国
·这下扯平了——莫言获奖有感
·作为资源分配手段的阶级与变革
·微茫的希望——看《微光城市》
·澳洲散记
·盒子
·澳洲散记二
·澳洲散记三
·澳洲散记四
·澳洲游记
·澳洲散记五
·争取人权是推动民主的动力
·柳如烟之夕阳山庄
·柳如烟之血染菊池
·新世界的第一天
·柳如烟之追梦人
·澳洲游记二
·徐过风之圆月游龙
·斗虎
·徐过风之“无忧宫”
·澳洲散记六
·徐过风(外一篇)
·澳洲散记七
·昨日重现
·降临之夜
·1935
·时停
·澳洲游记三
·澳洲游记四
·澳洲游记五
·澳洲散记八
·澳洲散记九
·梨花开
·蓝莲花
·澳洲散记十
·澳洲游记六
·黎明游戏
·情无可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杂感

   杂感
   
   我之前只在一个地方发表过我的小说,说是发表,其实也不尽然,因为通过网络将自己的文字抛向无际的Intel世界,已经远离了过去时代所谓的“发表”,曾经的发表一般和报纸、杂志联系在一起,作者虽然谈不上什么“名利双收”(更早之前的时代里,倒的确是这样的),但至少在某个向度上打通了一条管道,作者可以借此进退周旋。时代变了,借助互联网人们可以将自己深思之后,或者即兴就之的文字流通在虚拟的空间中。传统的写作和阅读,被注入了新的意义,甚至这种意义开始解构写作和阅读本身。普遍放弃对写作意义的追问,就是这种解构的表现之一。也许,今天我们可以放大“写作”的外延,因为,即便我们不这样,我们也不能回避当下这种网络写作成风的事实。如此看来,并不是每个利用网络发表文字的人,都要遵循一个固有不变的原则,回答写作本身之于他的含义。这也许是一件好事,因为,这恰恰成为了探究意义的起点。
   我经常去发表文字的那个网站上,我有两篇文字,跻身进了“精品”栏目之中,其中一篇是《徐过风外一篇》,这也是我最早在网站上发表的小说。对于这篇文字,在我完成它之后的一年时间中,我常常想起其中的一些地方,给我的思考空间,竟然比我写作它时还要宽广。从创造的角度上说,实应如此,我当时只是觉得这个故事已经成形在我头脑中,我要做的只是将它用文字表现出来,这个工作实际上不需要思考,只是手指的灵活罢了。而最近一篇被“点精”的,就是不久之前完成的《梨花开》。有趣的是(也是我要写这篇文字的原因),这两篇文字,有一个共同点,也就是我前面所说的,它们都是成形在头脑之中的。
   两篇文字在写作的时候,给我的感觉是,驱动我的是一种我难以形容的东西,勉强称之为一种“精神”吧,我想要是说这世上有什么是我个人所独有的,那么也许就是这“精神”了。仔细想想过去的十年时间里,我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也许连我自己都记不清了。太多时间、事件、人物、情绪淹没了我的思路,让我的形象在回忆里褪去颜色,铁定的过去将我铁定在一两个形容词上作茧自缚,无论我是否接受,事实证明我在这个世界面前,大抵就是如此为人了。当然,我也可以有自己的评语,不过那声音近于沉默,仿佛独自站在舞台中央面对空无一人的剧场絮絮独白,时间久了,也看清这是一件痴人说梦的事业。时间还在继续流过,过去沉淀在我身上的在变本加厉,使我越来越认同我在世界眼中的模样。当我像个败局已定的拳击手被逼到文字的角落里的时候,在我开始选择以何种方式退场的时候,有什么在猛顶我的后腰让我不要就此倒下,那是来自我遥远时空中的信念,这信念骄傲、沉默,可以被遗忘但不会被侵蚀;可以被摧折但不可被击倒,它蛰伏在文字的深处,用它的温度和硬度孕育希望,并撑起我的脊梁。

   徐过风像一个普通人一样混迹在江湖的心情,如今,我明白了一点点儿。在和生活的交锋中,他已经败下阵来,也许,他一开始就知道这个结局。“我们有时很难决定,究竟应当牺牲什么,选择什么,或者,究竟应当为获得某种东西而忍受些什么。但是更加不易的是坚持已作出的决定。”徐过风做出了他的选择,虽然那看上去更像是失败者的遁词。但我想,逃遁并不是放弃,就像是收藏在重重桎梏中的“碎镜”宝刀一样,只要刀锋尚存,就会有出鞘的那一天。当徐过风再次手握大刀的时候,我想他清楚,他曾经的理想都已经随风逝去,他曾经为之拼搏,为之流血的梦想还未开放就已经凋谢了。希望破灭之后,人往往走向两个极端,或与黑暗混为一谈,或者点燃自己轰烈燃烧,前者虽让人不齿,但是还可以宽容,毕竟让身体作为承载大义的管道不是随便什么人可以做的来的伟业。至于后者,他们的毅然和决绝将永远让人肃然起敬。但那电光火石的一瞬毕竟过于短暂,甚至没来得及看清,就被无比的黑暗吞没了。没有第三条道路了吗?我想徐过风是找到了,如果不能让自己发光,就让自己变得更黑!黑到让黑暗显形!比起点燃自己,这需要更多的勇气,这不但要肩负起不义的骂名,还要坦然一件事情,就是也许终其一生,你都无法成功让黑暗露出面具下的狰狞,相反的你将作为一名委身黑暗的人,与那些背信者一样走进墓园。如同在《黑客帝国3》中,先知对墨菲斯说:“如想知道所做选择是否明智,就看你是否会仍然选择那样做,在清楚知道将会付出什么代价的情况下。”因此,徐过风是孤独的,他在用一己之力,履行着对自己的承诺。
   我不是徐过风,但是我愿意去理解他的选择。也许我更像《梨花开》中的清,我不想让清的生活看不见一丝希望,为此,我只能许诺给他开放在想象中的梨花,这也是我唯一能做的了。我从不指望我的文字能让读它的人有什么收获,这其中也包括我自己。我甚至来不及慢下来,时间就将裹胁起文字去到了它们该去的地方。没有人发问,也就没有人回答;一切来自沉默,又归于沉默。也许,我就是在写作中去求索写作的意义吧。但是我清楚,我已经被逼入角落,强大的对手已经露出胜利的笑容,发布着它的获奖感言。我明白,在这场重量级的对垒中,我只是一个次轻量级的拳手,也许投降可以让我输得体面一些……这时,我感到后背上升起的热量,让我不由得挺起腰杆,从容观察对手的每一个动作,等待着绝地反击的机会。刹那间,我看见了宝刀出鞘的闪光……
   
   2007-12-21 腿疼中
(2012/10/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