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平中要
[主页]->[百家争鸣]->[平中要]->[目击一个新利比亚的诞生]
平中要
·一餐
·从停播说起
·稻香村
·滨河公园
·除夕
·无意义的文字
·我的心在水面之下
·夏虫之舞
·杂感
·有感野生动物狩猎权拍卖
·存在的意义
·梦与现实孰更可怕――《猛鬼街》观后感
·一点儿感想
·一把铁锨
·广告、身体和未来
·学而时习之
·八月的最后一天
·路在何方
·刀片的随想
·“活埋”与“陆沉”之间的选择——《活埋》观后感
·摇荡旧生涯——《闲趣》及其他
·邮箱的忧思
·真相比炮弹更强
·诗与散文
·病中“七发”——颁奖典礼致词读后感
·遭遇“被删帖”
·应知一纸动乾坤——《七律再题》读后感
·遍插茱萸
·徐、庾二人作品小谈
·民主的呐喊与未来的回声
·去日招魂无纸灰——《七律一首抒怀》读后感
·举头寒尽到年关——《蹬缝纫机》读后感
·迟到的审判与记忆的钉子
·伤多注酒勤——《初冬抒怀》读后感
·孤飞叹路长——《五古一首题过雁》读后感
·从价值到文化——关于普世价值的思想片段
·无由遭此世——《咏流浪狗》读后感
·对此照人羞——《咏爱犬》读后感
·飞尘随我到天涯——《七古》读后感
·推倒那一道墙——纪念柏林墙倒塌二十一周年
·反抗者——《乌鸦维森特》读后感
·1%的人
·白之先生二三事
·美与思的边界
·墨羽销金铁——《临江仙》读后感
·可待一年春——《咏天通苑之秋》读后感
·穷困晚宵多——《咏天通苑街边小吃》读后感
·人为才偏瘦——《秋情》读后感
·可叹千年二三子——《七律——报道有感》读后感
·秋坟听取楚鞭声——《七律》读后感
·千秋赞此辰——《感怀》诗读后感
·乱邦应知人祸多——“天灾诗”读后感
·《天灾诗》二稿读后
·《再见童年》成书后感
·必有待于日月——《风雨赋》读后感
·遥远的想象——读《咏丽江古城(并序)》后感
·写在《再见童年》第二稿后
·画与诗——“不揣愚陋得天真”读后感
·回家的路——《再见童年》读后感
·写在《再见童年》第三稿之后
·敢遣春温上笔端——以读者的角度看《再见童年》
·《咏蚕》再评
·《咏蚕》诗评
·《咏白菜》诗评
·唯有心依旧——“治印”诗读后感
·《何为书?》读后感
·展卷得佳句——《题扇》小注
·何处吊屈平?——“端午诗”读后感
·《剥云母》读后感
·相片造伪与作为背景的“人民”
·《再见童年》二稿4版读后
·十字路口的指挥者
·十字路口的指挥者
·心底一真存——《再见童年》书成后自题读后感
·粗成磨砺开刀锋——《咏砚》读后感2
·一个值得铭记的日子
·镜像的裂缝
·反抗荒谬
·奔月的遐思
·城市札记
·地铁
·洞穿铁幕的人
·关于罗尔斯的“公民不服从”的思考
·荒野生存
·大地的代言人——读梭罗和苇岸
·向人类竖起的拇指
·历史的观众
·异域光照下的语言
·语言的责任
·雨的记忆
·从政治效果到“正名权”的辨析
·仿佛水中仙——《水中仙》观后感
·冰激凌覆盖下的爱情话语
·《被文字惊醒的思想》读后感
·另类的祈祷
·获麟与历史的终结
·弱者的复仇
·“渡河”难题的迷思
·高于历史真相的道义
·写作的边界
·散文、网络与知识分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目击一个新利比亚的诞生

目击一个新利比亚的诞生
   ——草根视角的民主观察
   
   连着好几天,电视中都在报道从利比亚撤离的中国公民的消息,一边是不断攀升的撤离人数(3月2号的晚间新闻中说已经从利比亚撤离了3万2千多名中国公民),一边是被接回的驻利比亚公民的面孔和发言,虽然看上去、听上去无不透露着一种国家主义的形象和语气;我注意到媒体上传播的一些消息,比如说,这一次中国在撤离驻利比亚中国公民的行动中的表现超过了美国,更像一个大国云云;我不知道美国是如何将本国公民以什么方式转移出利比亚的,但是根据网上援引报纸上的消息说:“美国在利比亚约有5000多名具有双重国籍的侨民和约1000名美国公民以及外交人员。”比之于我国的三万多名公民,人数并不算多。而让我感到惊讶的是,利比亚,一个中东小国,除了卡扎菲以外,我对这个国家几乎没有任何记忆,可什么时候,在那里驻扎了三万多名中国公民?下面的话没有冒犯的意思,因为这几天电视上都是从利比亚撤离人员的面孔,我将这些面孔和印象中的轮廓进行了一下比对,就发现我很轻易地将这些面孔划归到“农民工”的阵营中去,于是,据此我也猜测了一下这些人去利比亚的原因,恐怕还是做着“劳动输出”一类的工作,那么,在这种人力资源背后,应该是一系列的国家投资。同样来自网上的消息,这次是援引美联社的文章:“北京方面在几日之间发起了史上最大规模的撤侨行动,组织3.2万名中国公民撤离利比亚。这些人中的绝大多数,都在参与当地工程的建设,或为利比亚油田服务。有分析家指出,中国此前正将上亿美元的资金投向非洲,利比亚的危机彰显出了中国投资行为的高风险性。……在利比亚动荡中,尽管没有任何中国人受伤或死亡的消息传出,但是有多家中国公司的工地遭到抢劫,很多工人被迫离开了宿舍。中国建筑工程总公司一些正在建设中的项目被迫停工,它们的总价值可达176亿元人民币,而这些‘半成品’接下来的命运还很难预料。”
   假如消息没错的话,我想这次中国在利比亚的投资恐怕出师不利,不过,利比亚民运的形势应该出乎中国政府的预料,利比亚在这次“茉莉花”革命的一干国家中,是民主基础最为薄弱的国家之一,而从卡扎菲应对国内民运的手段来看,利比亚作为一个专制国家的决心和实力值得中国政府信赖,并为此付诸实施一个长期的投资计划,可惜,超出中国政府的意料,也超出了卡扎菲本人的意料,这一次,利比亚民众启蒙了,他们走上街头不是要食物、住房、工作、石油……而是让卡扎菲和他的专制政府下台!很显然,卡扎菲并不想拱手让出本属于人民的权利,毕竟他和他的家族已经盘踞在权力的宝座上二十年甚至更久,卡扎菲和他的阿拉伯兄弟萨达姆有着相同的精神谱系,他们不愿,也不可能安静地离开历史舞台,当我看到卡扎菲出现在首都一座城墙上的时候,我越发确定了这一点。网上有消息说,卡扎菲决定打开军火库为支持者提供武器,来保卫国家、石油、尊严什么的。别的就不想多说什么了,只是保卫“尊严”这一条,卡扎菲没有说错,而且人民已经提前行动起来,只是,卡扎菲和人民的想法南辕北辙,在卡扎菲看来,唯有继续专制统治利比亚老百姓才有“尊严”可言,而现在走上街头的利比亚民众用行动宣布——唯有结束任何形式的专制统治,建立民主制度,人民才能拥有真正的尊严!

   
   今天(3月3日)网上的消息称,“卡扎菲的军队向利比亚东部的数个城市发起进攻,……卡扎菲军队向东部几个重要城市发起进攻,那里是利比亚石油出口地,分布着很多石油公司。卡扎菲空军对反对派控制的几个战略设施进行了空袭,其中还包括弹药库和反对派聚集地,随后在空军掩护下陆军和坦克部队也发起了进攻,目击者称政府军出动了500辆装甲车。……此前,利比亚反对派表示尽管可能遭到‘生化武器’威胁,但也坚决抵制外国军事干涉。但3月2日局势给他们以深刻印象,不得不重新考虑这一提议。”
   同样来自网上的消息,“美国五角大楼发言人大卫•拉潘上校3月1日表示,五角大楼正重新部署在利比亚周边的海军和空军,不排除出兵利比亚。”
   从来自网上的消息来看,支持反对派的网友希望美国出兵利比亚,希望美国可以“干涉利比亚内政”——这个逻辑来自于我们生活环境的常识,当然,网友的自我启蒙相当到位,在文章中都表示了“人权高于主权”的普世价值理念。
   
   今天(3月8日),卡扎菲向反对派提出“有条件”下台要求,而反对派的回应,央视和网上的消息并不一致;央视4套《中国新闻》(19:00)中称:反对派拒绝了卡扎菲的“有条件”下台的要求,而卡扎菲表示自己不会下台,他要掌握政权避免利比亚陷入内战。而网上的消息称:“利比亚反对派成立的全国委员会负责人3月8日表示,如果卡扎菲下台并离开国家,反对派领导层就不会对其提起刑事指控。”(法新社3月8日)但是,利比亚的情况已经不容乐观,同样来自网上的消息称:“据联合国保守估计,自利比亚爆发反政府抗议活动并遭镇压以来,至少有1000人在暴力冲突中丧生。人权组织则认为,死亡人数高达6000人。”很显然,在制止卡扎菲政府屠杀反对派的行动中,联合国与美国的动作比我预料的迟缓,“禁飞区”还没有建立起来,政府军的飞机和坦克还在向反对派控制的城市发动进攻。
   我希望利比亚可以在走向民主的过程中避免流血,或者说尽量少流血,但是,具体到利比亚的现实,挡在民主之路上的不仅是一个专制体制,还有卡扎菲这个老牌的“民主”斗士——与民主斗争——盘踞在权力的宝座之上,即使在民众已经自觉地要求民主制度的情况下,卡扎菲依然出动军队镇压反对派,制造人权灾难,在这种情况下,利比亚要顺利走上民主道路,就要比此次“茉莉花”涉及的阿拉伯国家困难许多,事实也是如此,在利比亚发生了严重的人道灾难,是其他发生民运的阿拉伯国家未曾出现的。
   这次阿拉伯世界的“茉莉花”民运,对于中国的民主进程是一次绝佳的示范,我们应该从这次阿拉伯国家的民运中汲取更多的经验,而这些经验要比欧美国家的民主历程,对于我们更有借鉴的意义;欧美国家的民主雏形成型在百多年前,关于民主的核心理念在那个时候就已经奠定,成为日后任何国家和地区的民主运动的基本诉求。但是,时代在改变,民主在不同的社会中,也有着不同的阶段和发展,比如在美国这样的民主老店,美国的民主是在成熟的民主制度上尽善尽美;而在那些从未出现过民主制度的国家,比如由专制过渡到极权、威权、后极权的国家,以及一干第三世界国家,在这些国家中如何实现民主?恐怕成熟民主国家中的具体经验难以借鉴,因此,从前宪政过渡到民主社会的过程中,各个国家的民主都有着自己的“特色”,就像这次阿拉伯国家的民运中,就体现了它们自身的国情特色,从专制走向民主,埃及看起来最为成功,而利比亚的开局就困难重重;我想,这就是民主进程在不同国家中呈现的特色。
   如果将中国和埃及的情况比较一下的话,就会发现,埃及这次的民运成功就在于民众的公民意识已经觉醒、成熟,同时,埃及的国家机器可以顺应民意,没有出现利比亚那样的武力镇压;如果说这两个条件决定了埃及民运的成功,那么这两个条件在目前的中国尚未见成熟的端倪,固然,从网络上诞生的民意的确形成了一种声音,但是,对于13亿国人来说,自我启蒙而达到公民意识觉醒的人数究竟有多少?这个问题恐怕没有答案,但是,有许多人并不关心民主,在我生活中这样的人是绝对多数,在这样的情况下,试想,如果有人发起了一场“茉莉花”式的运动,而响应者寥寥,所谓“得道多助”,这样的运动恐怕难以获得多数人的支持;当大多数人并不关心民主的时候,以民主为诉求的运动就显得孤立,体制的力量可以将运动的影响降至最低(事实也是如此);而另一方面,在体制对待国内民主诉求的态度上,我们是否可以和埃及的穆巴拉克政府相比呢?对此,我并不乐观,在穆巴拉克掌权的三十年中没有启动民主制度改革的意图和动作,但是,在人民走上街头的情况下,穆巴拉克毕竟没有下令武力镇压民运;而在利比亚,卡扎菲却逆历史潮流而动,出动军队屠杀民众,在穆巴拉克与卡扎菲之间,仍然相去甚远。那么,在这里又会如何?当然,以经验而谈,22年前就是结果;但是,22年后呢?假如再来一场民主运动,当人们再次走上街头的时候,等待他们的还会是坦克车和手持半自动步枪的军人吗?从历史上看,从古至今的统治者几乎没有主动交出权力的先例,这也就是为什么“枪杆子里出政权”屡试不爽的原因,假如权力者可以从善如流,在人民走上街头之前,主动开启民主改革,这样不仅可以避免重蹈利比亚的覆辙(其实是我们自己的覆辙),甚至比穆巴拉克还要风光——从共产大佬摇身一变成为共和国缔造者,不过,我也没看到体制有此意愿,权力继续高价“维稳”,打造“和谐”盛世……
   但是,我也看到一种迹象,一种在铁幕之下的土地上,在民众中萌生的力量,即使现在,这种力量仍然微弱,但是,让我高兴的是,第一,体制对待这种力量所动用的资源几乎已经到达“维稳”的上限,甚至将一种特殊情况作为一种常态进行超负荷处置;第二,我看到这种力量不仅在扩大,而且它在坚持,这才是最让我感到欣喜的。在这里,我也祝愿这充满希望的力量可以启蒙更多的民众,让更多的人加入到民主建设的进程中来。
   在网上看到利比亚反对派摆弄武器的窘态,开始觉得好笑,但是很快心情就变得严肃且沉重起来,甚至在沉重之中有着一种饱含悲情的崇敬。网上消息援引一位被迫拿起枪的利比亚反对派所言,“假如利比亚人每月可以拿到800美元,没有人会拿起步枪”,这话是有所本的,因为卡扎菲曾经向利比亚人民承诺每月每人会拿到800美元,这笔钱出自出口石油的利润,不过,一直以来,所谓的“800美元”是以实物的形式给予百姓的,但是一些特权阶层却凭借石油生意一夜暴富。经济问题,以及贫富差距,是这次“茉莉花”革命发生国家的普遍原因,而利比亚显得尤为突出,这里不拟讨论经济和民主之间的联系,我只想关注那些普通的利比亚民众,这些迫不得已拿起枪的老百姓。我就是一个老百姓,对于老百姓的思维和认知再熟悉不过,只要尚能糊口,最希望社会稳定的就是老百姓,看看历史也就明白,中国的百姓,对于生活痛苦的忍耐力绝对是世界一流,不用说古代,就是这六十年来,老百姓吃了多少苦,甚至都苦死了,怎么样?不是依然“好死不如赖活着”吗?而且,过去三十年,尤其是二十年来,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有目共睹,至少没有再出现“大跃进”时期的“自然灾害”吧,应该说,这是六十年来百姓生活水平最好的时期,在这种背景下,如我这样的百姓是不会走上街头要求什么“政治权利”的,相信,有不少人与我一样;我也相信,大部分利比亚民众也是这样想的:只要还有一口饭吃,人们就不会冒险走上街头;如果要说利比亚的经济,那么,在利比亚爆发民主运动之前,利比亚的经济情况比较稳定,也就是说,百姓并非没有饭吃才要求民主的;其他爆发民运的阿拉伯国家也是如此,贫富差距如果说是一个恒定的社会常量(贫富差距在民主国家和专制国家同样存在,虽然后者更为悬殊,甚至远远超过民主国家,但是,这仍然不是“茉莉花”革命的根本原因),那么,就不能将这些国家爆发的民运归因于经济和社会分配问题,换句话说“民主不等于吃饱饭”。在利比亚民众身上,这一点得到了有力的证明,利比亚人民不是因为饿肚子才上大街(“大跃进”的时候,有些地区的农民要离开村子去逃荒——逃荒,在封建专制时代,百姓都能享受的“人权”——却被军队用机关枪拦截在村口),那么,是什么让利比亚人民铤而走险,与卡扎菲政府——权力绞肉机——针锋相对?甚至连没有受过军事训练的平民百姓都拿起了AK47步枪?难道他们不明白连射击训练都没有操练过的平民,是无法与卡扎菲政府的正规军,以及轰炸机和坦克、火炮对等作战的?难道利比亚民众连这么简单的问题都想不明白?可是,利比亚人民依然拿起了枪——即使他们从前并未拿过枪,这是为什么?我认为“茉莉花”革命的原因就在于——普通民众的民主意识觉醒,这才是突尼斯、埃及、利比亚……人民走上街头的根本原因。当利比亚人民的民主意识已经觉醒时,无论是面包还是美元,是坦克还是政府军,都不能让人们返回到之前的生活中了,当人们将民主和值得期待的未来联系在一起的时候,老百姓拿起武器捍卫新生的民主,就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了。网上的消息称,利比亚政府军向反对派控制地区频繁发动进攻,不要忘记,这些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的军人在和什么人作战,他们的对手中许多人是一些被迫拿起枪的百姓,这些普通人只是想生活在一个自由、民主、法治的社会中,一个拥有普世价值理念的宪政民主制度中。而卡扎菲政府面对人民的民主诉求,坚决动用军队镇压人民,对于卡扎菲来说,这是他残暴疯狂的举动;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民主也是有代价的,有权者与无权者通过协商的方式促使社会和平地走向民主,这是避免流血和动荡,平稳走上民主道路的最佳方式;相反,有权者迟迟不肯松开手中的权力,甚至不惜大开杀戒,就像利比亚现在的情况,独裁者和体制的罪恶固然罄竹难书,但是,鲜血和生命的代价却是人民支付的,而日后,这也将成为一个民族必须面对的一道伤疤,而愈合这道伤口是艰难的,这需要时间、耐心、宽容,还要一些运气。在历史上,权力者主动让权开启民主改革的例子有苏联和台湾,权力者陪葬极权专制的也有例子,如纳粹德国、齐奥塞斯库的罗马尼亚、萨达姆的伊拉克,我想现在的卡扎菲正在步这些国家的后尘。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