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平中要
[主页]->[百家争鸣]->[平中要]->[在哈维尔和金正日之间]
平中要
·一瞬间
·意义
·拥抱
·雨后的夜
·雨后的夜晚
·欲望交织的夜
·欲望如风
·档案
·人兽之间——《畜界,人界》读后感
·拜梁任公墓小记
·从遥远时代失落的普世价值
·从柚子引发的联想
·错过的文字
·电影里的城市
·读《极权主义的起源》
·韩寒的真假
·何时出头日
·记忆对权力的战争——纪念“六•四”二十三周年
·纪念“五•四”运动九十三周年
·艰难的谦卑
·猫洞与狗洞
·民主之后,道德之前
·末法时代的汉语写作
·你不知道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批判话语的重建
·骑虎难下——读《雕花马鞍》
·启蒙的困惑
·潜伏在语词下的恐惧
·人心的力量
·似曾相识的面孔
·四年三月
·王国维的选择
·微斯博,吾谁与归?
·为余杰而作
·未来的主人翁
·未完成的革命
·未完成的革命
·文化的先声——记“‘鉴知山馆’文化基金”成立
·我观我写作
·我们应该过什么样的生活?
·鲜血的成本
·香烟的迷思
·写与读的最小交集
·选择与自由
·学习成为一个人
·学习成为一个人
·学习勇敢——电影《Gone》观后感
·以梦为马?
·英雄般的运动员和小丑儿般的市长
·雨的遐思
·在暴力与谎言之外
·在背道而驰的路上,服膺天命
·中国舌头
·中国知识分子与制度建设
·自由人狂想曲
·做为汉语的思想
·汉语写作的文体责任
·六十三年的人生
·文学与中国
·这下扯平了——莫言获奖有感
·作为资源分配手段的阶级与变革
·微茫的希望——看《微光城市》
·澳洲散记
·盒子
·澳洲散记二
·澳洲散记三
·澳洲散记四
·澳洲游记
·澳洲散记五
·争取人权是推动民主的动力
·柳如烟之夕阳山庄
·柳如烟之血染菊池
·新世界的第一天
·柳如烟之追梦人
·澳洲游记二
·徐过风之圆月游龙
·斗虎
·徐过风之“无忧宫”
·澳洲散记六
·徐过风(外一篇)
·澳洲散记七
·昨日重现
·降临之夜
·1935
·时停
·澳洲游记三
·澳洲游记四
·澳洲游记五
·澳洲散记八
·澳洲散记九
·梨花开
·蓝莲花
·澳洲散记十
·澳洲游记六
·黎明游戏
·情无可恕
·24小时
·伴月
·澳洲散记十一
·澳洲散记十三
·澳洲散记十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在哈维尔和金正日之间

   在哈维尔和金正日之间
   
   在2011年的年末,两则讣告接踵而至,一则是前捷克总统、作家、“七七宪章”的发起人哈维尔,另一则是朝鲜领导人金正日。哈维尔逝世的消息是18日晚上得知的,心情随即变得沮丧,不仅是因为哈维尔的作品曾指导性的影响着我的认知和思考,哈维尔对于后极权社会的思考和对策,几乎成为认识中国政体以及变型的必经之路。哈维尔对中国知识分子的影响有着裂变式的反应,经过对于哈维尔思想的解读和阐释,使得哈维尔对于处在后极权时代的捷克的观察和分析,在当今中国具有了更为清晰的普适意义。根据我有限的阅读经验,可以说,对于中国在过去三十年间的政治形态,再没有一个人可以像哈维尔那样,为我们提供了如此宝贵的思想资源。不仅如此,哈维尔不是一个书斋中的革命者,他是一个行动式的思想家,且不论哈维尔在捷克走向民主过程中的努力(“七七宪章”、坐牢),哈维尔对于全世界民主的进程保持着持久且热烈的关注,尤其是对中国民主事业的声援和支持,可以说直接促成了2010年诺和奖花落神州。我相信哈维尔无愧于中国人民民主事业的朋友的荣誉,他给予我们的思想成果和精神资源,以及他对于在一个普遍暴力与谎言的后极权社会中,寻找到抵达自由和尊严的路径,提供了成功的经验。在我看来,哈维尔的历史意义,并不是他曾经担任过捷克的总统;而是他以思想和行动的深度与力度,真正洞穿了后极权社会的铁幕。而这一典范,对于依然置身后极权社会中的人们而言,有着非同小可的意义。
   哈维尔的逝世对于全球的民主进程,或者说对于中国的民主,无疑是一种损失,从某种意义上而言,随着哈维尔的离去,后极权社会消失在政治哲学的视野中。东欧的民主转型已经完成,而中国则从后极权转向新极权政体。哈维尔提出的对于后极权社会形态和人民的道德状态的观察和思考,渐渐失去了对当今中国现状的针对性分析。但是,就像哈维尔做为一名思想家的存在一样,他不是为了民主而争取民主,他是为了做为一个人生来所具有的自由和权利,而不懈地思考和行动。这就是哈维尔给予我们的启示,如果说继承哈维尔的遗产,那么,我们所要做的就是继续为自由呐喊。
   至于另一则讣告则是来自朝鲜,说来惭愧,这个中国的邻邦,在历史上与中国有着密切关系的民族,在近代史上同样经历过殖民和侵略,在二战之后同样经历了内战,建立了同样极权政体,而且依然由一条人为的分界将同一个民族分成两半的国家,和中国有着许多的相似之处。而对于这样一个国家,我却无丝毫好感,甚至在我的文字中,也只有一两篇涉及这个国家。让我失望的不是这个金氏的极权政权——历史上大小的极权政权不少,但是都已经被本国人民抛弃或推翻;让我失望的是:朝鲜人民。按说,一个信仰民主的人,不应该对人民感到失望,但是,当我看到电视上朝鲜人对金正日的死亡如丧考妣的时候,刚刚听到金正日讣告时的乐观情绪消失不见,甚至可以说心情变得恶劣,这种恶劣要超过得知哈维尔逝世时的沮丧。对于捷克来说,民主制度已经建立,哈维尔的逝世,不可能影响捷克的政体。而当我得知金正日的死亡——即使我清楚朝鲜的极权政体不可能因为他的死亡而发生戏剧性的改变;并希望从中寻觅一线改革的生机时,当我看到朝鲜人的表现时,我不得不承认:我失望了。

   民主是历史的潮流,朝鲜概莫能外,但是,一个国家在什么环境下走向民主却是千差万别,而且,它走向民主的方式也决定了民主的质量。从历史上看,无论是自上而下,如苏联、台湾;还是自下而上,如这一波的中东民主浪潮。从来没有在无人提出民主诉求的情况下,政权主动交出权力的。俄罗斯的异议人士,像萨哈罗夫、索尔仁尼琴;而台湾也有雷震、殷海光这样的自由知识分子,当然还有像《自由中国》这样的刊物。换句话说,如果没有体制外的声音,督促权力进行民主转型,这些自上而下的民主改革就会被推迟。至于那些自下而上的民主转型,则更是无权者对自由民主的热情追求,在今年利比亚的民主实现中,我一再目睹利比亚人民追求自由的勇敢和顽强。而当我看到朝鲜人民呼天抢地的表现,我感到的不仅是失望,更是一种耻辱,是被奴役到自愿为奴的人格,对热爱、追求自由心灵的侮辱!我想,假如不是目睹了利比亚的老百姓,用平素握农具、工具、笔杆的手拿起步枪,从毫无经验的平民就这样走上争取民主的战场,而他们面对的是装备精良的政府军和雇佣军时,我甚至对于自己只能用卑微的文字歌颂他们的伟大而感到无地自容。而当我看到朝鲜人欲生欲死的表现——我甚至不怀疑这种情感的真实,让我情何以堪?如果我不对朝鲜人的表现感到失望,那么,我要将利比亚人民置于何处?我又将自己和文字置于何处?
   一个专制政权的稳定,取决于政权之下的人民是如何看待自由、民主、权利、尊严等等这些普世价值的,如果人民视民主如阳光、空气和水,那么民主的实现指日可待;相反,如果人民视之为可有可无,甚至根本不知普世价值为何物,将奴隶的身份做为天经地义的事情,那么,等待民主的到来犹如等待戈多。在此之前,我知道朝鲜是一个极权专制的政体,老百姓在权力下过着奴隶般的生活;而现在我知道了,朝鲜不仅是一个极权国家,它还有一大群视极权奴役为阳光、空气、水的人民!
   对于一个极权政权而言,将人民洗脑并不困难,我们也同样经过过极权时代,我们的愚蠢和迷狂,与今天哀悼金正日的朝鲜人不分伯仲。但是,我们还拥有林昭、遇罗克、张志新……在极权时代,为中国人的良知和骨气,挽回了些许颜面,而他们的鲜血也浇灌了第一颗自由的种子,无论今天中国的民主进程多么迟缓,先行者的光芒永远照耀未来,正是他们为我们走出极权的蒙蔽发出第一声呐喊。但是,我从没听说朝鲜有什么异议人士——或许有,只是我们无从知道;而且从最终的结果可以看到,极权的铁幕依然坚固,即使是金正日的死亡,也没有显露出一丝裂痕。朝鲜人会继续“效忠”金三世,就像“效忠”他的老子,以及老子的老子那样。
   哈维尔与金正日,曾经同样担任一个国家最高的领导人——一为民选,一为嫡传;两人可以说分别占据了民主和专制的两极,而死亡,将两者的价值和意义对立起来。从某种意义上说,两者都为世界留下了些东西,哈维尔给我们留下了对于民主的思考和实践,让我们踏着他的足迹完成民主未竟的事业。至于金正日,他的接班人和一国的奴隶,也算是一个奇迹了。
   对于地理位置处在捷克和朝鲜之间的中国,对于精神状态处在公民和奴隶之间的中国人,对于未来处在哈维尔和金正日之间的选择,我们,应该何去何从?他们的死亡,不是结束,而是思考的开始。
   
   
   草挥于2011年12月19日至20日 夜
(2012/10/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