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平中要
[主页]->[百家争鸣]->[平中要]->[谁是我的朋友?谁是我的敌人?]
平中要
·浮沉迟数归绝脉——《庚寅腊月有感》读后感
·一盏明灭粉坊灯——《忆旧城》读后感
·挟仇剑可传——《五言一首抒怀》读后感
·莫将细碎认京谈——《咏京都》读后感
·犹信秉烛来——《咏花》读后感
·眠松存热土——《冬日感怀》读后感
·墙的迷思
·那一天的纪念
·“植物”大战“僵尸”
·恐怖主义的终结?
·一则笑话引发的思考——兼论公共空间
·春夜絮语——关于书
·今天,你带枪了吗?
·形而上学的终结?
·茉莉花的遐想
·过关斩将
·将“看热闹”进行到底
·三十年到18天
·失落的贵族精神
·“八•一九”的遐思
·“五•四”的前夜
·《2012》观后感
·傍晚的雷声
·不确定的自由
·不散的雾
·初五
·初夏的风
·除夕
·窗前的梧桐树
·春分
·春天的第一场雨
·大暴雨
·大暑
·第二个芒种
·第二夜
·二十三年后的今天
·分不清的夜
·风的城市
·风声
·风中的焰火
·谷雨
·后退
·黄昏的薄雾
·黄昏的访客
·黄昏的忧郁
·黄昏的雨
·黄昏中的游泳
·历史的夜晚
·两次到来的夏至
·另一个黄昏
·满月的夜晚
·
·梦与梦的交错
·梦中的毕业
·陌生的夜晚
·你的面孔
·你好,晴天
·偶遇
·疲惫的夜晚
·平衡
·期待已久的雨
·清明
·情人节
·人群中的闪光——为春早先生而作
·如果
·如果我失败了
·失望
·时光
·世界另一端的星空
·树梢上的月亮
·水中的乌鸦和解梦者说
·睡眠
·太阳
·逃于文字的雨
·天空里的黄金
·温泉之行——流水帐之旅
·我失去了你
·无计可施的夜晚
·无尽的雨
·雾,或城市之梦
·消失的面孔
·小暑
·
·夜风
·夜晚
·夜雨或雪
·一瞬间
·意义
·拥抱
·雨后的夜
·雨后的夜晚
·欲望交织的夜
·欲望如风
·档案
·人兽之间——《畜界,人界》读后感
·拜梁任公墓小记
·从遥远时代失落的普世价值
·从柚子引发的联想
·错过的文字
·电影里的城市
·读《极权主义的起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谁是我的朋友?谁是我的敌人?

   谁是我的朋友?谁是我的敌人?
   
   谁是我的朋友?谁是我的敌人?我从未思考过这个问题,也许是我过分沉溺于对生活的感受,忽略了这一根本的问题。是啊,生活是越来越现代化了,但是这不能改变我们血液中流淌的习性,一些原始的感觉总将我们带回刀耕火种的年月,使我们重温那些与“与天斗其乐无穷”的体验。试想,我们的祖先,一个类人猿,在大地上挺直身体的时候,他目向远方,看着大地尽头的群峦密林,自然就是他终身的天敌。人类在与自然的竞争中缓慢成长,有胜利的喜悦,但多数的时候是惨痛的失败,祖先在反复挫折之中汲取力量和经验,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所谓“人类社会”出现了。祖先们达成共识,群体比个人有力量,比如某甲想要捕猎一条猛犸象,于是,他约同某乙、某丙、某丁一起去狩猎,那么他的成功率无疑高于他只身前往。“人类社会”,我相信如果祖先们知道他们发明了一件如此伟大的事物时,他们应该弹冠相庆、举杯畅饮(我忘了那时还没有发明帽子和酒)。总之,“人类社会”就存在了,它的力量这远远强大于任何一个族群,这不仅仅是数量上的对比,人类之外的族群本质上是个体的总和;但是,“人类社会”不同,它能将无数的个体变成同一个。简单的分工出现了,男性祖先负责打猎,女性祖先负责哺育后代;这还远远不够,因为将“人类社会”组织起来并正常运转的是另一项伟大的发明——权力!打个比方,某甲饥肠辘辘想要为自己弄一个猛犸三明治的时候,族群需要他外出打猎,此时某甲一定是不愿去的,可以设想,作为个体的存在,这要的矛盾是经常可以遇到的,如果某甲拒绝狩猎,那么任何一个某某都可以以个人的原因违背“人类社会”的要求。如果这样,“人类社会”就会濒临崩溃,祖先们将重新回归个体,所幸,这种事情没有发生。祖先们无师自通地明白,没有了权力的“人类社会”是无法进行下去的!换句话说,权力与“人类社会”共始终!很快,围绕着权力,一些新的分工和职业出现了,比如:长老、祭司、卫兵……这时,那个可怜的某甲,无论是以什么理由拒绝履行他的职责,那么他就会被卫兵强行带走,关进监狱(这是权力的同产兄弟),或被流放旷野,或者就地正法(我忘了,法还没有发明,那时处死谁,并不需要什么法律,往往在于长老的一句话或一个眼神)。从此没有人敢不履行他的职责(某甲就是个鲜活的例子),与其说这是一种使命感,不如说这完全来自权力的威严和恐怖。
   权力以加速度的方式推动人类社会的发展,几乎可谓突飞猛进,原始的社会开始升级,因为“阶级”出现了,长老拥有权力资源丰厚,打工仔几近一无所有,还得从事繁重的劳作;长老明白周围人都在觊觎他手中的权力,因此,如何保持权力,并将权力代代相传,就是长老们毕生思考的问题。打工仔在想什么?根据目前所掌握的资料,难以准确叙述,他们或是在成为兵器、工具、牺牲、陪葬的路上前仆后继,或是在反抗权力的斗争中薪火相传,多数时候,他们以失败告终;不过也有少数的意外,可结果更让人出乎意料:打工仔一旦成为长老,又继续着前任的工作,甚至变本加厉,腥风血雨无非是换了一个家族罢了。永恒不变的就是:权力与个人之间的矛盾。
   所幸,人类并未放弃解决“人类社会”永恒的矛盾,纵观人类文明的历史,人类在进行着一场场试验,我们既是试验者,也是试验对象,上天并没有比对小白鼠更多的怜悯给予我们,我们看到这一场场失败的试验,都是以鲜血书写了我们的临床报告。人类的残酷和执着不分伯仲,虽然,不是在同一类人身上体现,我们也并非一无所得,从惨痛的教训中我们明白了,我们既不能废除“权力”,也不能让它为所欲为,人类早已驯服了火,却还在探索驾驭权力的方法。

   几百年前(注意!虽然人生百年,但是对于人类存在的历史而言,几百年仍旧是短暂的一瞬间),人类迎来一丝曙光,可以说是“人类社会”发明之后,唯一一个堪称伟大的创举。人类摸索出一条驾驭权力的方法,这方法起源于一些被称为“知识分子”的人在书斋内的冥想,他们几乎都是一些欧洲人,在他们生活的时代里,“长老”还是存在的,不过那时叫“国王”、“皇帝”或“教皇”。他们当时提出的理论,从来没有人实际操作过,甚至他们自己都不知道这些理论在现实中的模样,但至少,理论已经有了。二百多年前,一个新的国家诞生了,在他诞生的那一刻起,一种制度在这个国度被永久确立下来,至今未变,不,应该说一直在变,却万变不离其宗。举个例子,在他建国的时候,黑人还只有奴隶的身份,而今天,一个奴隶的后裔,一个名叫奥巴马的男人,成为了这个国家的总统(这个总统虽然是这个国家的最高领导,但是不同于历史上任何一个“长老”,因为总统的权力是人民授予他的,他非但不能为所欲为地使用它,而且还要在人民的监督下,用手中的权力为人民服务,他要是胆敢扎刺,人民就可以用手中的选票让总统走人,因此,这也成为了这个国家一项悠久的传统,每四年时间,老百姓就可以和平、合理、合法地推翻政府一次,而这个权利,正是这个国家《宪法》所保障的,是每一个总统都要宣誓捍卫的,无论是神还是人,都不可剥夺的权利!)。
   透过个国家的历史,人类看到了一种可能,一种将“权力”关进笼子的可能。于是,后来一些国家向他学习,纷纷建立起相同性质的制度,得承认,将“权力”关进笼子的努力是艰辛的,人们的欲望如同深渊,一旦有机会,“长老”或潜伏的“长老”们就要独揽大权,将所有监督和批评从视线里永远推开,让那些监督和批评他们的人从眼中永远消失。每当这时,就会感到古往今来所有“长老”们都是相似的,因为当灵魂被权力附体后,“长老”全都成为了权力的傀儡。
   20世纪,人类经历了两次世界大战,一场旷日持久的冷战,许多国家拥有了选择自己前途的机会。总统和长老所代表的制度,经过时间的历练,经过泪与血的洗礼,现实,做出了判断。21世纪的今天,长老的国家,没有几个了,而且,那些生活在长老国家的人们,往往不如总统国家的人们幸福。且不论那些作为大多数的“打工仔”们(最近有个更传神的称号给了这些沉默的大多数——屁民),就是那些长老的大小手下,或者是各级长老本人,似乎都不怎么幸福。道理显而易见,未被约束、监督的权力,不仅伤害屁民,也吞噬长老!生活在一个权力随意出没的国家,憋屈啊!
   还是开始时的问题,谁是我的朋友?谁是我的敌人?我想说,在这里,我没有敌人,我不必防备谁,小心谁,因为我知道,给予我伤害最深的是被滥用的权力;而谁是我的朋友?任何一个想活得有尊严,活得像一个人的人,都是我的朋友。
   
   
   2010-03-24 下午 多云
(2012/10/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