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平中要
[主页]->[百家争鸣]->[平中要]->[今夜,面对你内心的秘密]
平中要
·遍插茱萸
·徐、庾二人作品小谈
·民主的呐喊与未来的回声
·去日招魂无纸灰——《七律一首抒怀》读后感
·举头寒尽到年关——《蹬缝纫机》读后感
·迟到的审判与记忆的钉子
·伤多注酒勤——《初冬抒怀》读后感
·孤飞叹路长——《五古一首题过雁》读后感
·从价值到文化——关于普世价值的思想片段
·无由遭此世——《咏流浪狗》读后感
·对此照人羞——《咏爱犬》读后感
·飞尘随我到天涯——《七古》读后感
·推倒那一道墙——纪念柏林墙倒塌二十一周年
·反抗者——《乌鸦维森特》读后感
·1%的人
·白之先生二三事
·美与思的边界
·墨羽销金铁——《临江仙》读后感
·可待一年春——《咏天通苑之秋》读后感
·穷困晚宵多——《咏天通苑街边小吃》读后感
·人为才偏瘦——《秋情》读后感
·可叹千年二三子——《七律——报道有感》读后感
·秋坟听取楚鞭声——《七律》读后感
·千秋赞此辰——《感怀》诗读后感
·乱邦应知人祸多——“天灾诗”读后感
·《天灾诗》二稿读后
·《再见童年》成书后感
·必有待于日月——《风雨赋》读后感
·遥远的想象——读《咏丽江古城(并序)》后感
·写在《再见童年》第二稿后
·画与诗——“不揣愚陋得天真”读后感
·回家的路——《再见童年》读后感
·写在《再见童年》第三稿之后
·敢遣春温上笔端——以读者的角度看《再见童年》
·《咏蚕》再评
·《咏蚕》诗评
·《咏白菜》诗评
·唯有心依旧——“治印”诗读后感
·《何为书?》读后感
·展卷得佳句——《题扇》小注
·何处吊屈平?——“端午诗”读后感
·《剥云母》读后感
·相片造伪与作为背景的“人民”
·《再见童年》二稿4版读后
·十字路口的指挥者
·十字路口的指挥者
·心底一真存——《再见童年》书成后自题读后感
·粗成磨砺开刀锋——《咏砚》读后感2
·一个值得铭记的日子
·镜像的裂缝
·反抗荒谬
·奔月的遐思
·城市札记
·地铁
·洞穿铁幕的人
·关于罗尔斯的“公民不服从”的思考
·荒野生存
·大地的代言人——读梭罗和苇岸
·向人类竖起的拇指
·历史的观众
·异域光照下的语言
·语言的责任
·雨的记忆
·从政治效果到“正名权”的辨析
·仿佛水中仙——《水中仙》观后感
·冰激凌覆盖下的爱情话语
·《被文字惊醒的思想》读后感
·另类的祈祷
·获麟与历史的终结
·弱者的复仇
·“渡河”难题的迷思
·高于历史真相的道义
·写作的边界
·散文、网络与知识分子
·仰望星空与杞人忧天
·梦境的比喻
·被遗弃的誓言
·散文的观察
·商人的政治和生活伦理
·缅怀巨星
·时代的主角与配角
·有一个词叫……
·证明的时刻
·从小说叙事返回现实语法
·结交与绝交背后的道义选择
·面对鲁迅
·黑暗中的行者
·作为艺术家和公民的伯牙
·为“草根写作”正名
·今夜,面对你内心的秘密
·有尊严的生活
·谁是我的朋友?谁是我的敌人?
·你为谁守护?
·冬至
·2011年写作总结
·2010年写作总结——以“家庭写作”为视角的观察
·在哈维尔和金正日之间
·目击一个新利比亚的诞生
·闲言
·两个写作向度的再观察
·离别的前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今夜,面对你内心的秘密

今夜,面对你内心的秘密
   
   看了这个标题,我相信你也许会产生一些香软的幻想,说实话,若不是我在写这篇文字,我也会这么想,可惜,也许我们都错了,因为这里的秘密,也许要加上引号,只是我想了许久,不知道应该加上还是就这样还原到这个词最原始的意义之中。希望在文字的最后,你,能给出自己的答案。
   在我浅薄的经验中,在许多私人空间中往往会听到人们对当下社会的一些私人意见,这些意见不同于电视或报纸上的观点,属于完全的个人见解。有趣的是,这种现象并不局限于某个阶层身上,而是具有着普世性,以我的观察,真正对社会没有看法的人,可谓凤毛麟角。这些“看法”,虽然根据持有者年龄、教育程度、职业、身份、收入……迥然不同。但是,在社会公开的言论中,在他们所属于的那个阶层上,我却从来没有听到过,相应的“代言人”如此说过。问题就来了,私下里可以说,公开却不想说,或不愿说,或不能说……那么这些“看法”难道是“不能说的秘密”吗?
   我想你也经历过这样的对话,当我们和朋友谈到某件“敏感性”偏高的话题时,在我们穷尽拥有的经验和智慧仍不能得到解答的时候,一段无奈地沉默过后,就为那些“秘密”的登场做好了铺垫。因为这个时候,总有人这么说:“其实啊大家心里都清楚,这事情……”这样的句式你只要生活在这里,就一定不陌生,你要是一定听不懂我在说什么,我也只能说:“其实啊大家心里都清楚……”

   于是,似乎一个“秘密”就这样被分享了,没人提出质疑,没人进行反驳,似乎大家心照不宣,早有灵犀;当然,除非这时有人在这个向度上更上一层楼,爆料一些密级更高的“秘密”,刷新刚才的纪录,但是,大体结果,依然如彼。大家交换着眼神,或作深沉思索状,或作大彻大悟状,或作曾经沧海状等等,又迫不及待地进行下一个话题去了。
   不知道这些“秘密”是谁先发现的,往往是无从考证,传播方式都是道听途说,记得我少不更事的时候(现在也没能学得老成),身置这种场合,总是不明白这种欲言又止究竟想表达什么,甚至去追问那些持有“秘密”的人,“你刚才说的那些,是怎么回事?再多说一些,让我明白明白?”而对方往往是笑而不答,顾左右而言他。几次挫折之后,我也学得聪明了,渐渐掌握了深沉思索的表情,实际上,这不全是作秀,我真的想知道那些“秘密”的真相,可惜,直到今天,那些“秘密”还在私人空间流传,我的疑问,没人回答。
   这也许是件荒诞的事情,那些“秘密”千百遍重复着,可我们却听不到他的存在,这无疑让“秘密”变得更神秘。甚至有人曾对我说,当你越多地了解这些“秘密”,你才真正是个成年人了!回首这几年得到的经验,那么我已经在成年人的世界跌跌撞撞有段时间了。但是我也没能像个成年人一样,因为我无法将一个没有答案的问题当作自己可以凭借的依据,然后坦然地向明天要求一种许诺,即使,这种问题是以“秘密”的形式存在。
   
   秘密能给带给你什么?
   像我这样的一个百姓,知晓了这样的“秘密”,除了带来一些相聚时的谈资,也没什么额外的收益。但是,有人却不是这样,我经验中有过几次,当他们向我透露这些“秘密”的时候,总有一种“吃得苦中苦,方见真中真”的感情流露,仿佛因拥有了这些资本,便掌握了一种力量。而事实真的如此吗?我以为不见得,一种真正意义上的控制力,从来就具有显性和隐性两种运行机制。如果说所有公开场合的那些闪光的辞藻属于显性运行,那么这里所谓的那些“秘密”就属于隐性运行。这两种看似矛盾的运行机制,实际上仍是一枚硬币的两面,这两种机制共同构成了一个严丝合缝的母体。换句话说,无论是在显性机制中登峰造极掌握绝对优势资源,还是穷尽隐性机制的所有秘密,这两个极端都依然未能真正脱离控制的母体。这样看来,无论你拥有多少“秘密”,并自认为拥有一种可以握在手中的利器的时候,值得讽刺的是,你越是运用这种隐性智慧,而实际效果就像孙悟空使用假冒芭蕉扇而要熄灭火焰山的熊熊烈焰一样,结果适得其反火上浇油。我相信这些人的真诚,但是,他们在一遍遍传播、复制这些“秘密”的时候,未曾想过,他们所做的,恰恰完成了显性机制无法完成工作:将母体的漏洞打上补丁!
   我知道有人拿记件工资来维护显性机制的运行,因此,我也看到许多人在心甘情愿之下,付出自己的时间和心血,在一个铁壁合围的虚拟空间做着洞穿铁幕的努力。为此我向他们表示敬意!但是(我很不想这么说),就在他们竭力清除谎言的同时,却用另一种谎言覆盖了前者,而后者,更真诚,更难以察觉,造成的影响也更为持久,所谓“好心办坏事”是也。
   “秘密”能带给你什么?它让你的生命消耗在一件你自认为有意义的事情中,直到你翻然悔悟的那天,才发现年华已逝;而面对你曾犯下的那些错误,却已经无法回头……
   
   说出“不能说的秘密”
   如此忌讳良深的“秘密”究竟是什么?如果我不在这里说出,这篇文字就白写了,那么,我就试着将这些“秘密”曝光出来,供读者参考。
   这些“秘密”大致可分为两种:
   一、不受监督、制约的权力对个人的伤害。
   二、如何避免权力的伤害。
   第一种秘密,可以说是“尽人皆知的秘密”了,我想即使不上升到理论的高度,置身于当下,作为弱智又弱力的草民或屁民,对这第一种秘密可谓深有体会,作为权力链条的最底端,作为各种力量博弈之后的能量终极承受层,权力和个人之间的矛盾在沉默的大多数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不然“屁民”一词怎么来的?假如脱离狭隘的浅见,你就会发现,其实不止屁民,有许多比我辈拥有优势资源的阶层,甚至是一些高官、富豪,这些拥有权力和财富的阶层,实际上,权力也同样伤害他们,不然,看看那些已经为阶下囚的“前高官”、“前富豪”,他们拥有的权和钱,却不能使他作为一名“嫌犯”或“囚犯”时,享受更多的权利。一种不受监督、制约的权力,伤害的是一个社会中的所有人!
   有读者可能提出了抗议,认为我在向着权贵说话,我想说,看以上言论,没错!我是向他们说话,但是,不是因为他们是权贵,而是他们作为被权力伤害的人,这伤害就如同我们受到的伤害一样。但是,为什么舆论却往往不站在他们一边呢?尤其是在他们的确成为权力的受害者的时候?请不要着急,让我慢慢道来。
   如果说对第一种秘密,所有阶层达成一种不同交集的共识的话,那么对于第二种秘密,分歧可谓天渊之别。
   
   如何避免权力的伤害?
   这也许是读者最关心的问题,诚然,也是我关心的问题,因为在你读这篇文字的时候,我想很大可能是,也许我们不在一座城市,但是我们都面临同样的处境。那么,如何从这种困境出走?
   方法一:远走高飞。
   无奈地承认,这是目前最有效的方式,子曰:“道不行,乘桴浮于海。”看来,连孔夫子都准备着这种“终极解决”的手段。这种方法要求一种绝对的经济条件,按照人口比例,只有极少一部分人可以采取方法一,而筛选的结果,无疑是那些有权、有钱的人才能试用这种方法。这样看来,既然权贵不能留下和屁民共始终,那么遭受一些冷嘲热讽,也是人之常情。不过,这还不是舆论不站在他们一边的主要原因,接着看。
   方法二:变成权力的一部分。
   更无奈地承认,方法二几乎是目前绝大多数人的选择。既然我不能离开,那么面对权力的伤害,就成为其一部分吧。所谓成为权力的一部分,就是进入体制,成为整架机器上的一个零件。方法二管用吗?我得说,当你无论采用什么手段,终于进入体制后,就会面临这样一个状态:虽然可以避免作为个人受到伤害,但是,当你作为权力的一部分时,无论你是否意识到,你就从可能被权力伤害的人,变成了用权力伤害个人的施暴者。有的读者要强烈抗议了,因为,你说你虽然在体制内工作,但是你从未伤害过任何人,我完全相信!但是,我说得不是直接的伤害,而是一种可能性,如果承认权力和个人之间存在永久的矛盾,那么,当你成为权力的一部分时,你就可能成为一名施暴者,哪怕你私德良好,生活中道貌岸然……
   大家都清楚,不可能所有人都进入体制,争当权力的螺丝钉,总得有人当屁民吧?请允许我做个不准确的算术,这个国家的公务员大约9千万人,我就算是一亿;那么屁民就是十亿,剩下的二亿算作其他,比如说:失业人口,不在此次计算范畴之内。那么一名公务员对应十个屁民,在这个比例下,还是有大多数人难以避免权力伤害,怎么办呢?
   吊诡的是,有人的地方就有买卖,我国文明悠久,买卖的传统也格外悠久,在这个恒久的市场上,一种生意一直明里暗里地进行着,统称:权钱交易。说白了,买家拥有钱,卖家拥有权,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一拍即合,合作愉快!而谁能进行这样的交易?当然是有权、有钱的人呗!为什么舆论不站在权贵一边,现在我给出答案:权贵比一般人更可能作恶。我完全相信当下有绝大多数廉洁的官员,以及绝大多数守法的商人。但是,官员手中的权力不受监督,他想怎么用就怎么用,那么,怎么用不是用呢?权力可以使我这样的百姓受益,我也不会感谢他,因为我以为这是公务员的本职工作,请问有公务员的工作是让百姓遭殃的吗(还是我这么问太天真了)?权力也同样可以让一个手中恰好有钱的人受益,而作为一种权力运行的报答,封个红包不也是人之常情吗?而就在这样交易的过程中,将公器挪作私用,本身就是一种典型的,权力对个人的伤害。虽然,看上去只是交易的双方获得了不正当的利益,但是,这样做的同时,却是动摇了一个政权存在的根基。
   因此,方法二虽然试用范围广泛,但是并不能让所有人免于恐惧,而且,在使用方法二的同时,反而为权力可能被滥用,提供了条件。
   
   方法三:制度改革
   我愿意在将那个笑话重复一次:
   桥上的人问河中的人:“你在干什么?”
   河中的人回答:“我在摸着石头过河。”
   就像常听到的,我们实行制度改革的条件已经烂熟。按大白话说就是:既然权力伤害个人,把权力管制住不就得了?看,如此棘手的问题,其实解决方法却如此简单,既不用携家带口地背井离乡远渡重洋;也不必削尖脑袋,一门心思往体制里钻;大家用手中的选票,以和平的方式,选出自己中意的竞选者组建政府,用人民让渡的权力为人民提供公共服务。每隔一段时间就选一次,干得好有机会继续干,干得不好,就换人干,反正无论是谁,工作内容都是一样的:让权力服务于人民……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