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平中要
[主页]->[百家争鸣]->[平中要]->[商人的政治和生活伦理]
平中要
·风中的焰火
·谷雨
·后退
·黄昏的薄雾
·黄昏的访客
·黄昏的忧郁
·黄昏的雨
·黄昏中的游泳
·历史的夜晚
·两次到来的夏至
·另一个黄昏
·满月的夜晚
·
·梦与梦的交错
·梦中的毕业
·陌生的夜晚
·你的面孔
·你好,晴天
·偶遇
·疲惫的夜晚
·平衡
·期待已久的雨
·清明
·情人节
·人群中的闪光——为春早先生而作
·如果
·如果我失败了
·失望
·时光
·世界另一端的星空
·树梢上的月亮
·水中的乌鸦和解梦者说
·睡眠
·太阳
·逃于文字的雨
·天空里的黄金
·温泉之行——流水帐之旅
·我失去了你
·无计可施的夜晚
·无尽的雨
·雾,或城市之梦
·消失的面孔
·小暑
·
·夜风
·夜晚
·夜雨或雪
·一瞬间
·意义
·拥抱
·雨后的夜
·雨后的夜晚
·欲望交织的夜
·欲望如风
·档案
·人兽之间——《畜界,人界》读后感
·拜梁任公墓小记
·从遥远时代失落的普世价值
·从柚子引发的联想
·错过的文字
·电影里的城市
·读《极权主义的起源》
·韩寒的真假
·何时出头日
·记忆对权力的战争——纪念“六•四”二十三周年
·纪念“五•四”运动九十三周年
·艰难的谦卑
·猫洞与狗洞
·民主之后,道德之前
·末法时代的汉语写作
·你不知道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批判话语的重建
·骑虎难下——读《雕花马鞍》
·启蒙的困惑
·潜伏在语词下的恐惧
·人心的力量
·似曾相识的面孔
·四年三月
·王国维的选择
·微斯博,吾谁与归?
·为余杰而作
·未来的主人翁
·未完成的革命
·未完成的革命
·文化的先声——记“‘鉴知山馆’文化基金”成立
·我观我写作
·我们应该过什么样的生活?
·鲜血的成本
·香烟的迷思
·写与读的最小交集
·选择与自由
·学习成为一个人
·学习成为一个人
·学习勇敢——电影《Gone》观后感
·以梦为马?
·英雄般的运动员和小丑儿般的市长
·雨的遐思
·在暴力与谎言之外
·在背道而驰的路上,服膺天命
·中国舌头
·中国知识分子与制度建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商人的政治和生活伦理

商人的政治和生活伦理
   
   一
   春秋鲁僖公三十二年十二月,春秋五霸之一的晋文公重耳逝世,《左传•僖公三十二年》载:
   杞子自郑使告于秦曰:“郑人使我掌其北门之管,若潜师以来,国可得也。”

   
   杞子是在两年前(僖公三十年)秦、晋围郑的时候,被秦穆公派驻在郑国守卫的,《左传•僖公三十年》载:“秦伯说,与郑人盟,使杞子、逢孙、扬孙戍之,乃还。”两年之后,杞子负责守卫郑国的北门,他觉得这是一个里应外合占领郑国的机会,就派使者回秦国通风报信,希望秦国可以派遣一只军队悄悄潜入郑国,自己为秦军作内应。
   秦穆公接到情报,咨询了资深大臣蹇叔,《左传•僖公三十二年》载:
   蹇叔曰:“劳师以袭远,非所闻也。师劳力竭,远主备之,无乃不可乎?师之所为,郑必知之,勤而无所,必有悖心。且行千里,其谁不知?”
   
   显然,蹇叔对秦穆公计划实施的军事行动提出了反对意见,这丝毫没有消弱穆公的热情,他反而越挫越勇,任命了孟明、西乞、白乙三人领导的“侵郑纵队”,在秦国的东门外,浩浩荡荡的队伍肩负着穆公的雄心以及蹇叔的预言,向着东面的郑国出发了。
   秦军从冬天出发在春天抵达了周朝,名义上的天子之都,年幼的王孙满见微知着看到了秦军失败的预兆:“秦师轻而无礼,必败。轻则寡谋,无礼则脱。入险而脱,又不能谋,能无败乎?”(《左传•僖公三十三年》)
   秦军行进到滑国,与准备到周朝做生意的郑国商人弦高遭遇,故事的主人公登场,《左传•僖公三十三年》载:
   郑商人弦高将市于周,遇之,以乘韦先,牛十二犒师,曰:“寡君闻吾子将步师出于敝邑,敢犒从者。不腆敝邑,为从者之淹,居则具一日之积,行则备一夕之卫。” 且使遽告于郑。
   
   弦高先送去四张熟牛皮做为给秦军的引礼,那时候,在送礼之前要先送一份薄礼作为引礼,为后面的礼物作为先导和序曲。弦高送上牛皮之后,接着送上12头牛犒劳秦军,并对秦军将领说:“郑君听说阁下要行军经过郑国,特意让我来用薄礼犒赏贵军。郑国虽不像贵国那般富有,但因为贵军的驾临,若是驻扎一天,郑国就为贵军准备了一天的后勤补给,若是行军一天,郑国就安排了一天的安全护卫。”
   这里,弦高对秦军说的是标准的外交辞令,实际上,当弦高遭遇秦军的时候,郑国还不知道秦国的入侵计划;但为了迷惑对手,弦高的言词表现得好像郑国已经洞悉了秦军的意图,并且做好了充足的战争准备。于是弦高自掏腰包,大概将自己准备拿到周朝贩卖的商品,充作了郑国犒劳秦军的“公款”。就在秦军烤牛肉的时候,弦高又用加急特快向郑国国防部报告了秦军的方位和动向。
   获悉了秦军要偷袭郑国的消息后,郑国派皇武子驱逐了全副武装、厉兵秣马,准备接应秦军的杞子、逢孙、扬孙三人。秦军司令孟明见偷袭的意图被郑国发觉,在郑国的内应也逃跑到了齐国、宋国,意识到这次入侵郑国的军事行动已经宣告失败,“郑有备矣,不可冀也。攻之不克,围之不继,吾其还也。”(《左传•僖公三十三年》)
   秦军班师回国,却没想到正在步入历史名役“殽之战”的战场,当然,那是另一个故事了。
   
   二
   鲁宣公十二年六月,晋国和楚国在邲地交战,这次战争以晋国的失利告终,同时,楚国的熊负羁俘虏了知庄子的儿子知罃,而知庄子射杀了连尹襄老,并俘获了公子谷臣。“邲之战”结束后,知罃被押往楚国。
   九年后,也就是鲁成公三年时,晋国用连尹襄老的遗体和公子谷臣交换被楚国俘虏的知罃。交换战俘的工作进展得很顺利,知罃阔别十载后回到了自己的祖国。
   一贯擅长宏大叙事的历史,这一次却记下了一段插曲,《左传•成公三年》载:
   荀罃之在楚也,郑贾人有将寘诸褚中以出。既谋之,未行,而楚人归之。贾人如晋,荀罃善视之,如实出己。贾人曰:“吾无其功,敢有其实乎?吾小人,不可以厚诬君子。”遂适齐。
   
   荀罃被羁押在楚国做战俘的时候,郑国一位商人谋划将荀罃“偷渡”回晋国,方法就是将荀罃潜匿在“褚”(装衣服的口袋)中,骗过楚国安排监守荀罃的耳目。方案已经拟订出来,还没来得及付诸实施,晋、楚交换战俘的外交事宜先一步启动,荀罃也就名正言顺地回国了。后来,郑国商人到晋国去看望了荀罃,荀罃见到他很高兴,重重地加赏郑商,仿佛是因为藏在郑商的口袋里面偷渡,自己才得以返回祖国似的。
   面对荀罃的厚待,郑商说:“我没有营救荀罃的举动,怎敢饕餮营救荀罃的实惠呢?我一个‘小人’,不能够这样欺骗君子。”然后就离开晋国到齐国去了。
   
   三
   这两个故事的主人公——我愿意这样描述他们,虽然,在历史叙事中,他们不过是一些微不足道(后者连姓名都没有记载),或一笔带过的“小人物”,一些普通百姓,或者说“草根”——除了都是郑国人,都是商人以外,似乎没有什么共同点。但是,在一些历史的转折点,或者一些平淡无奇的事件中,我却看到了他们作为普通人是以什么样的姿态和步幅穿过历史的场景。
   弦高,当他遭遇秦国入侵祖国的军队时,表现出惊人的智慧和勇气,他利用手中有限的资源编织了一个虚张声势的迷阵,在扰乱敌军情报的同时,第一时间向祖国发出警报,使郑国提前做好军事准备,可以说正是弦高的出色表现,最终瓦解了秦军偷袭的战略意图,弦高应该获得祖国最高的嘉奖。
   没有更多的文字接续这个故事,我不知道郑国是否在表彰弦高的同时,弥补了他的经济损失,毕竟四张牛皮和十二头牛不是出自国库,而是弦高的私人财产,却以郑国的名义献给了秦军,在祖国和私利的天平两端,弦高没有显出丝毫的犹豫,而且从四张牛皮的引礼到十二头牛的递进升华,看出弦高心细如发的智慧和远见。我不知道弦高是否接受过“爱国主义教育”或者“五讲四美三热爱”一类的学习,但是从他的商人身份猜测,恐怕弦高没有读过多少书,知识作为资源还处在普遍的垄断状态,私人授学的鼻祖还要再等上七十多年才出生。换句话说,弦高在面临一件道德含量极高的事件时,他的选择与他的社会地位、工作性质、教育背景等等无关,他即使不属于“小人”阵营,也距离这个称号足够近,甚至仅仅一步之遥,但是,这些却不妨碍他做出一名“义士”的选择:一个普通人也可以拯救一个国家,拯救自己的祖国。我渐渐觉得,这个剧情似乎熟识……噢!原来我将两千多年前发生在古人身上的事情和当今好莱坞出产的电影漫漶起来,弦高像不像被蜘蛛咬了的普通人,却一瞬间变成了超级英雄去拯救世界?
   为什么“蜘蛛侠”被全世界的观众喜爱?我想并非是彼得•帕克所拥有的超能力——毕竟“超级英雄”浩如烟海——而是他只是一个拥有超能力的“普通人”,和电影院里的观众没有区别,普通人没有“蜘蛛侠”的超能力,但这不影响我们做一名“蜘蛛侠”似的普通人,我们也许无法拯救世界于水火,但是我们可以让这世界因为我们的努力而变得美好,哪怕只是感觉上稍稍温暖了一些,这难道不是普通人存在的价值和意义吗?观众在认同“蜘蛛侠”的同时,也是在认同自己作为一名普通人的身份,而这里有一个不证自明的前提(大概宪政国家的影迷不会觉察到这一点):你首先是一个自由的人!自由是“蜘蛛侠”人生观、价值观的核心,实际上,不仅是“蜘蛛侠”,也是“超人”、“蝙蝠侠”等一系列“超级英雄”的价值核心,也就是被越来越多的人接受的“普世价值”。对于那些已经生活在民主宪政社会中的人民而言,“普世价值”对其而言可谓“日用而不知”;而当我在网络上(在影院看电影太贵了,我宁可花一张票的钱去买书)看到在摩天楼间自由穿梭的“蜘蛛侠”的时候,我强烈感觉到他的超能力不是被那只蜘蛛给予的,而是美国宪法赋予了他飞檐走壁的权利。我一直认为美国是一个“没文化”的国家,但是它却拥有许多“文明古国”所不具备的一项品质——民主,民主是什么?民主就是让每个公民都可以实现自我的保证,包括普通人和“蜘蛛侠”们。
   有趣的是,这几年我们的影视产业发展力度空前,几乎好莱坞的各种类型片我们这里也学习或“山寨”的像模像样了,可是我们却没有一部“超级英雄”电影,这种局面大概不是偶然,因为在“超级英雄”的国度,“蜘蛛侠”们上天入地的能力,并没有超出宪法所赋予的公民权利;试想,在纳粹第三帝国或是斯大林的苏联,“蜘蛛侠”难道就比犹太人、“托派分子”,甚至一般公民更自由吗?可以说“超级英雄”的有无,是检验一个公民社会成熟与否的另类标准。将这些年来从《英雄》、《无极》、《夜宴》、《满城尽带黄金甲》等影片开列的谱系来看,“权力”依然是电影叙事的绝对主角,照此来看,我们距离公民社会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我们虽然不能塑造出“蜘蛛侠”、“超人”这样的“超级英雄”,但是经过这么多年的“戏说”、“误读”之后,是否可以通过“正解”的方式还原历史中如弦高一样的“小人物”(只是在“小人”的基础上多加个字)的真实面目呢?相信百姓更乐意在银幕上看到如我辈一样的“草根”,成长为“有益于人民的人”的故事,希望有志于此的编剧、导演可以拿出力作!为了以防万一,这里要补充一句,我希望看到的是一名公民成长为英雄的故事,你不能拿一部《张思德》续集来让我买单。
   比起弦高,那个没有留下姓名的郑国商人似乎更加微不足道。不仅是因为他的计划就算实现,也无非是帮助一个战俘完成“肖申克的救赎”,更何况他的计划是纸上谈兵,未来得及证明其可行性,荀罃就荣归故里了。但故事的关键不在于这个仅停留在想象中的“胜利大逃亡”计划,而是这之后郑商的行为。
   荀罃和郑商在晋国相见,按情理说,荀罃如何报答郑商都不过分,曾经作为战俘的荀罃,此刻已经摇身一变为“战争英雄”……噢,抱歉,我又弄错了,“被俘的英雄”只存在于民主国家,那些在战争中有过被俘经历的军人,当返回祖国时,似乎得到的荣誉要超过那些货真价实的“战斗英雄”。而在我们的历史评价中,“被俘”都是一种耻辱,各种拷问纷至沓来:比如“为什么不战死?”、“是否投敌变节了?”、“回来是不是给敌方作卧底?”等等,然后被打入另册,被体制视为“不可靠的人”;但荀罃不必有这些顾虑,他的父亲荀首在晋国的政治地位,足以保证他仕途通达。这时荀罃是可以动用晋国的国家资源来厚待郑商的,比如封个官给他,或是将某个国家工程承包给他……至于具体操作请参考这些年来干部违纪的案件纪要,会比我这个“草根”的空想更为丰富详实。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