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罗列
[主页]->[人生感怀]->[罗列]->[非梦非烟[21——30]]
罗列
·燃烧的罂粟【56——60】
·燃烧的罂粟【61——65】
·《燃烧的罂粟》跋
·也想为秦中飞的"彭水诗案"说两句
·一封友人的信(存档1)
·为纪念王小波逝世十周年而做
·《远方的呼唤》序
·远方的呼唤[1——5]
·远方的呼唤[6——10]
·远方的呼唤[11——15]
·远方的呼唤[16——20 ]
·读叶弥的《月鸣寺》
·远方的呼唤[21——25]
·远方的呼唤[26——30]
·原创小说:大舅
·原创小说:大舅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6——40
· 微型小说:问路
·远方的呼唤[41——45]
·远方的呼唤[45——50]
·远方的呼唤[51——55]
·远方的呼唤[56——60]
·远方的呼唤[61——65]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远方的呼唤[66——70]
·远方的呼唤[71——75]
·远方的呼唤[76——80]
·远方的呼唤[81——85]
·远方的呼唤[86——90]
·远方的呼唤[91——95]
·写在六四十七周年来临之前
·[散文]故乡的野菜
·远方的呼唤[96——100]
·远方的呼唤[101——110]
·我看《色,戒》
·[散文]回忆一个地主家庭
·远方的呼唤[111——115]
·远方的呼唤[116——120]
· 远方的呼唤[121——125]
·远方的呼唤[126——130]
·对《博讯》的疑惑
· [书评]她们展现了现代的夏瑜
·[民谣]:人啊,都不讲实话
·我所知道的赵俪生先生
·远方的呼唤[131——135]
·一张传单
·[档案1]“六四”真相
·一本小书
·一个挺有意思的信息,可供后世司马迁引用
·[转载]《寻找林昭的灵魂》解说词全文
·为郭泉先生担心
·买朱正《一个人的呐喊》记
·为四川地着震捐款,是以记
·罗列:远方的呼唤[136——140]
·远方的呼唤[141——145]/罗列
·远方的呼唤[146——150]/罗列
·远方的呼唤[151——155]/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远方的呼唤》跋
·《帘卷西风》序/罗列
·《帘卷西风》[1——5]/罗列
·《帘卷西风》[1——5]/罗列
·《帘卷西风》[6——10]
·我其实生活在这样的地方
·《帘卷西风》[11——15]
·帘卷西风[16——20]
· 远方的呼唤[21——25]
·岂是"煽动"二字了得
·帘卷西风[26——30]
· 帘卷西风[31——35]
·帘卷西风[36——40]
·帘卷西风[41——45]
·帘卷西风[41——45]
·帘卷西风[46——55]
·帘卷西风[46——55]
·帘卷西风[56——60]
·我看胡嘉获萨哈罗夫奖
·帘卷西风[61——65]
·帘卷西风[61——65]
·帘卷西风[66——70]
·罗列/从杨佳袭警到哈尔滨六警察袭人
·帘卷西风[71——75]
· 帘卷西风[76——80]
·罗列/我所了解的国内《08宪章》签署者
·从飞向剑桥大学讲台上的那只鞋谈起
· 帘卷西风[81——85]
·帘卷西风[86——90]
·罗列/帘卷西风[91——95]
·罗列/也谈邓玉娇与杨佳
·我与1989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非梦非烟[21——30]

    21,天网负责人黄琦失踪!

    ——他是四川这次地震的民间力量代表之一!这些可能与他接受外媒采访,揭露地方政府腐败有关!

    ——6月13日/08年

    22,知黄琦的母亲请莫少平为其律师,政府指责他的罪名是涉嫌“非法持有国家机密罪”。

    黄能有什么国家机密呢?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当权者对挑战自己权利的人,从来没有软弱过!

    ——6月17日/08年

    23,范跑跑这个名字是要载入史册了!——听说他被取消了教师资格!

    ——他的取消教师资格是迫于舆论强大的压力,他的在危险之际扔下众多学生如脱弦之箭,实在有悖于中国人的价值取向,尤其是教师这一特殊职业,一般人给与的则是特殊的要求!

    范逃跑,如果是默默无闻,不炫耀,而且振振有词,或许无事!

    他的辩解,也不能说是无耻!

    ——6月18日/08年

    24,知郭永丰成立中国证监会,——是为了监督中国地方政府的腐败程度——我先前知道河南的安均仿佛成立“民间观察”,也是搞这类事情,但安均被判了刑。

    ——想必郭永丰也是在铁牢里呆过的!

    想到这些,看昨天网上,中国申正网的孔强也留下遗书,这个网的任尚燕在黑龙江双鸭山被拘了!

    ——6月19日/08年

    25,在那个自由知识分子云集的网站,我查傅国涌先生写的文章——先生的文章论及了林昭的精神资源:早年的基督教教育,后来的北大精神!

    1957年的反右派斗争,对中国文化界是一种灾难,知识界一瞬间万花凋零——一个女子在监狱里,用发夹、竹签千百次刺破身体,在墙上、褥单上、衬衣上书写大量充满人道激情的文字!

    知识界书写林昭的文字,我所阅读过的有余杰、王康、傅国涌、摩罗、欧阳小戎等人!

    林昭书写的大量文字仍未解密,如果有一天她的文字解禁,那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时代?——可我又怀疑,她的文字是否会被永远销毁?

    1949年后的中国,无论台湾还是大陆,都处于极权统治之下,两边监狱里的酷刑是相同的,那边李敖、柏杨的入狱,这边用五分钱的子弹毙了林昭,割了张志新的喉管,并杀害了李九莲、钟海源……

    以至这酷刑一直延续至今,高智晟被绑架了几天几夜不让睡眠,郭飞雄被电击生殖器……如今黄琦又被控有“非法持有国家机密”,他面临的又是什么?

    这只是媒体透漏的冰山一角,甚至连一角也算不上——毕竟没见到施暴者和受暴者的口述,我们只是耳闻,掩盖在地下的黑暗呢?恐怕也不亚于大陆政权曾经抨击过的柔石时代!

    面对时代的变迁,我彷徨于无地。正如林昭所说,“举世皆从忙里老,谁人肯向死前休!”——这样的时代,人们只能苟且地活着或在丰衣足食的猪圈里过美丽新生活!

    ——6月20日/08年

    26,读揭露黑暗的东西太多,因而我的心也多显晦暗。

    中日合开东海油田,有“爱国者联盟网”对中国政策表示异议,马上遭遇关闭——“在中日关系上,中国政府善于调动民族情绪,然后再予扑灭!”有论者这样下结论!

    我现在这样推测,当时北洋军阀政府是何等的愚昧,如果巴黎和会时对中国民众封锁消息,至于导致社会骚乱的五四运动吗?

    而现在的中国青年大多奉旨爱国,裹尸布上往往透漏出爱国主义的臭味!当然也可以这样推论也符合逻辑:既然北洋军阀政府让《新青年》和后来的《劳动者》《劳动音》等刊物存在,可见那个政府也不是多么专制!

      ——6月21日/08年

    27,收音机的噪音是太重了,他们说,用亚洲2号3号卫星听——那么最小的接受卫星天线的锅直径有多大呢?

    ——这些我的知识是空白!

    28,李方平在机场被迫交出身份证,他于是起诉警察,但法院未予受理!——如果是真正的法制国家,这类事会出现吗?

     

    29,获一消息,查建国将于6月28日获释!

    ——他是1998年与徐文利一起组党时被捕的,十年了,对他来说是漫长的十年,而1998年开始接触VOA等国外媒体,说中国有一批人现在克林顿访华时宣布组建反对党!那情形如同昨日。

    现政府怕反对党出现,犹如袁世凯怕宋教仁!

    以前看过查建英的《国家敌人》,写的就是这个她同父异母的哥哥命运多舛的人生。

      ——6月22日/08年

    30,下载成功一本书,辛灏年的《谁是新中国》——辛是一个异类的历史学家,他毕业于中国的武汉大学,早年的小说写得很有名气,六四后上街公开抗议政府动用坦克碾压学生,然后流亡国外,先生对辛亥革命的研究、对蒋介石在中国革命的评价,都令我耳目一新!先生在海外编辑的网上刊物是《黄花岗》。

    ——不知怎么的,在《独立中文笔会》网站上却不能成功下载此书,乱码!

    ——在《观察》上也不能下载成功书,根本无法解读!

      ——6月23日/08年

     

   [20012年10月13日录于《博讯》博客,是日在美国之音卫视上看到莫言在山东发言希望刘晓波应早获自由,这可能令中国官方尴尬;发言人洪磊说,“对莫言先生获诺贝尔文学奖表示祝贺”;余杰、夏业良、谷川等人则在《参与》上,抗议将诺奖授予莫;台湾龙应台则对莫获奖表示祝贺;律师刘晓原则申请注销他的律师事务所,因为他的一个复核没通过,大概他的发言与辩护令官方不悦;——我发现在电脑上,看美国之音那一小时的视频节目真的很好,网站多多,可以相信的还是VOA、BBC、法广、德国之声等那几家,感谢他们!]

   

(2012/10/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