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水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水文集]->[亲历广州9•16反日保钓游行]
刘水文集
·“艳照事件”暴露群氓之恶
·中国特色意识形态
·殉道者胡佳
·雪灾暴露深层痼疾,欠账迟早是要还的
·一个劳教犯引发的对劳教制度的控诉
·记者诽谤案:官权与民权的较量
· 陕西华南虎造假,凸显制度性弊端
·由华南虎事件观中国社会生态
·“权力是一剂春药”
·钱塘潮该诅咒,杭州政府更改诅咒
·中国需要一场扒粪运动
·政治对文学的投影——我看“中国作家实力榜”
·敬悼日本记者长井健司
·文坛乱套,作协乱伦
·香港的“一夜情”
·警惕山西黑砖窑事件不了了之
·黑砖窑事件是人治的惯性发作
·枪毙郑筱萸让政治恐惧蔓延
·限价牛肉面:兰州官员是法盲加市场盲
·“黑窑工”呼唤农民工国民待遇
·中国崛起背景下的文化荒原
·贪官挑战中共
·2006年被遮蔽的中国人权
·12岁女孩考验国家诚信
·北京奥运会上喊出你的心里话
·持枪权与自由权
·叶利钦是可以仿效的
·物权法:国产变党产的合法化
·北京奥运会猜想
·萨达姆不是最后一个被送上绞刑架的独裁者
·解散中国各级官方作协——中国作协存在的唯一理由:言论出版不自由
·中共的反腐与权谋政治
·社会公正是和谐秩序的内核
·深圳警方公开示众色情者的人权侵害
·《南方周末》与央视前主持人黄健翔之争及其他
·大陆影视圈还有什么能拿来交易?
·乞讨作家洪峰知耻而后勇
·金正日在步萨达姆后尘
·衙门最高法院
·社会民主化的三阶段性——兼论“高智晟现象”
·9.11,人性的证明
·“富士康事件”牺牲了谁?
·优秀士兵崔英杰的最后一滴血
·只有主角没有赢家的游戏——君特·格拉斯引发的风暴
·法拉奇带走了一个世界
·中国民间人权人士报告﹙2000年—2006年6月﹚
·唐山大地震最该问责什么?
·中国人为什么不较真
·文化精英与商业精英联手维权
·钟南山院士人权价值观缺失的悲哀
·教育部把刀架在44万多代课老师头上
·且看独裁者萨达姆的人民观
·下一个是谁——辽宁异议人士孔佑平失去自由第八天
·下一个是谁?——写在杜导斌先生失去自由第十天
·中国专制制度的头号忠臣:国家总理
·从孙大午事件看基层政权的掠夺性
·乡村政权的冷血
·费正清:徘徊在丑陋中国身边的一只聪敏的狼
·新文化运动下的“坏蛋”——浅析百年文化摇荡
·对抗是知识分子最感舒服的姿势
·深圳,你的良心在哪里?
·新闻封锁比SARS病毒更可怕
·人民日报名笔马立诚出走,似显异见者姿势
·“不锈钢老鼠”将获释及知识分子宿命断想
·谁来保护深圳人的生命财产安全?——谈谈十多名少女遭劫杀案
·民主距离中国有多远?——驳“宪政改革先,民主缓行”
·拆迁户“自杀秀”暴露城市化人治弊端
·刘荻事件,政府假法律名义绑架人民
·被玷污的新闻自由
·李慎之是大陆知识分子的遮羞布抑或招魂幡?
·吴勇:驳刘水先生《李慎之是大陆知识分子的遮羞布抑或招魂幡?》
·续解“李慎之现象”——兼答吴勇先生
·伊拉克来信:我宁愿这样做一个伊拉克人
·柏杨是反暴政的文豪吗?
·公愤和中青报出卖了记者陈杰人
·上海申请反腐游行人士胡愚文遭警方殴打后被抓走
·知耻而为,突显新闻垄断危机
·城乡巨差投影:农村出生白领心理、性格特征
·三篇短文
·米卢留给中国的最大遗产是什么?
·中国名列最不自由国家名出具实
·争取100%的言论自由
·他们为什么要偷渡海外?
·“党内监督”暗含执政危机
·质疑湖北警方“杜导斌案”罪证
·台湾公投那一刻,我反对战争
·也说台湾民主的暴戾
书(影)评
·柳芭乐队与他的国家
·信仰和牺牲都值得验证——有关《潜伏》《团长》
·《南京!南京!》:模仿的苍白
·以死亡告别共产极权梦魇—韩国电影《逃北者》观感
·枪与玫瑰《CHINESE DEMOCRACY》
·以美妙的共产革命名义实施集体杀戮——《The Killing Fields》观感
·共产意识形态下的战争片《集结号》
·真实的力量——浅评《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亲历广州9•16反日保钓游行

   

   

   广州主干道之一天河路东段天河电脑城沿途,是9•16游行示威破坏最大的路段。一部丰田越野车被推翻、砸烂;尼康、佳能相机2、30平米巨幅广告布被烧毁;颐高数码一楼佳能相机门店遭受攻击。位处天河路西端的环市中路的五星级花园酒店大厅遭受打砸,这座酒店是日本驻广州总领事馆驻在地。

   9•16当日广州警方发布交通管制区域,天河路、环市路限行所有车辆。交警在沿路外围路口设卡拦截所有车辆;天河路——环市路沿线路口,布满警察、特警、协警和协管。划定游行区域并限行车辆,这是前一日西安和青岛发生严重打砸日系车辆和纵火烧毁日企给予广州官方的启示吧。

   围观9•16抗议游行,是为中立、真实地观察和记录,将另文评述反日保钓活动。

   

   

   “广州公安”和“中国广州发布”微博警示,当日上午和中午,先烈路烈士陵园、环市中路日本驻穗总领事馆所在地花园酒店,聚集示威游行人群;其他微博透露,花园酒店附近间有打砸路人日系车暴力行为;天河城聚集不少示威者,围攻日企吉之岛,天河城被警方关闭。

   上午9时,游行队伍通过网络串联在先烈路烈士陵园集结,然后游行至环市路花园酒店日本驻广州领事馆,这里发生打砸和冲突事件。下午3时多,游行抗议队伍沿环市路——天河路,一路向天河电脑城进发。整体游行示威参与者有退有入。

   几十名示威者通过天河立交桥上往东移动,二十多岁的年轻男女占绝对数量。他们手持大小红旗,手书标语横幅,口号整齐划一。有人脸部贴着国旗图标、头扎红布带,女孩们打着遮阳伞。队伍前面,有几名穿白衣者手舞足蹈指挥,带头呼喊口号“钓鱼岛”,人群就喊“中国的”、“打倒日本鬼子”。 搞不清带头者的真实身份。时而队伍中有人喊几句口号,旁人随从;时而有人带头唱起几句国歌。口号声、歌声,此起彼伏。这次游行路线、主题和警戒都被事先设定,整体在可控范围。广州未发生严重打砸烧抢事件,这跟地域人文环境有关。

   广州购书中心东面广场也汇集不足百人的游行者。有人高举一小幅毛泽东印刷图像,但没有跟随队伍走向天河电脑城,在沿途消失。两支队伍汇合。双方呼喊和鼓掌,庆祝会师。部分广场队伍汇入游行主力部队,由西往东向天河电脑城方向游动。天河路中间白色铁质栏杆,将游行队伍自然隔绝为两部分。南侧队伍显然人数更多。合计不过数百人。队首人多,越往后越松散。沿途年轻人不断加入,游行队伍拉长、稀稀拉拉。

   宽阔空荡的天河路没有一辆汽车,偶见路边停放一辆警车。主要路口,站满警察,远远地观望着游行队伍,无动于衷;沿途人行道上拥挤的路人纷纷用手机拍照,加入游行队伍的人并不多。

   游行队伍走动很快。除在主要路口短暂停留呼喊口号,整动队伍,目标非常明确。在游行路线和主题限度范围内,人流最多的商业中心是游行者选择的目标,这里的佳能和尼康等日货电器门店集中。

   整条天河路,就是临时开放的步行街,除了停在路边的警车,看不到其它车辆,偶有自行车、助动车穿行。沿途商家都开门正常营业,未有打砸烧抢行为,也没发生其它暴力行为。

   让人意外的是,游行队伍中从来没有用广东话呼喊一句口号,与此前发生的撑粤语示威大相径庭。两支竹竿高高挑起的一幅长约3米的红色布标上,手写着黄色字体“也要杀光日本人”,上面有黑色笔迹签名。看得出来,无论是4、5米的长幅标语,还是纸板小标语牌,大多都是毛笔书写,仓促间临时制作;个别中小型标语牌是电脑打印。队伍中,随机一个人都能呼喊口号,但是,显然没有队伍打头群体口号响亮。

   标语和口号只有两个主题:保钓与抵制日货。游行示威的思想资源和其它诉求被限制,这可从口号、标语、演讲、制作细节管窥。

   路人几乎人人高举手机拍摄。跑动在游行队伍前端的拍摄者,从所持小相机和手机,就能看出,媒体记者被限制采访。拍摄的普遍让警方无能为力。整支游行队伍,没有着装警察随行。警察、特警、协警,还有穿着未标识迷彩服者,站在人行道铁栅内侧固定位置观望,也未有游行者主动挑衅警察,表面上双方不发生关系。

   

   

   队伍穿过体育东路与天河路十字路口,周围干道都看不到车辆。交通管制实际上不限于天河路,附近的街区都被封锁,但是,人流可以自由穿行、走动,未加限制。

   沿途路口的交通信号灯,一律闪着黄色信号。没有交警指挥交通,原本吹哨指挥交通的交通协管都消失得无影无踪。

   到达石牌桥BRT站,接近365天人流密集的天河电脑城商圈。人流渐多,道路狭窄。游行队伍集中在固定铁栅区隔的道路南端,已经分辨不出游行者与普通路人。放眼望去,全是密密麻麻的人头和高举的布幅标语。“打倒小日本!” 口号愤怒、激越。

   队伍滞塞在天河中路柏高商务酒店一带,与北侧太古汇广场相望。有年轻男子站在电线杆下的水泥高台上,带头呼喊口号“打倒小日本,收回钓鱼岛!”。

   酒店与国美电器之间小巷聚集约千余人,小巷完全被人海淹没。BRT站台栏杆趴满围观者。一辆黑色丰田越野车四轮朝天,玻璃全部被砸碎,车身布满凹痕,底盘上插着一面红旗,车身四周散落着衣物、纸张、玻璃等散碎物。两个年轻人站在车顶,挥舞旗子,跳来跳去,车体发出像擂鼓般沉闷的“咚、咚”声。四周人群在起哄。周围没发现一名警察。

   这时有两个年轻人从内圈挤出来,手拿小红旗,满脸汗水,提醒 “你看你拿着什么相机?”这才意识到自己的佳能相机是日货,但没搭理他们。后多人善意提示,唯有一个中年男子,用手遮挡镜头。继续拍摄。

   示威人群亢奋过后,警察陆续赶来,将人群与丰田车隔离。大队手执盾牌、防爆警棍、戴头盔、着防弹衣的特警赶至,半是劝解、半是推让围观者。围观者与警察站在一线,近距离拍摄。一个警察头目说“你看你拿着佳能相机,还拍啊?往后退吧!”。不得不说,警察相当克制、温和,没有强制和厉声,这非其本性,也因此显示这次反日保钓不同寻常。

   警察围成圆圈,完全将被砸丰田车与人群隔离。围观者高举手臂拍摄,警察未加干涉。这时现场留下的都是围观看热闹的。有人好奇地用手指敲打一名小个子特警的盾牌,自言自语“这是什么材料的?”。旁边魁梧特警见状,立刻警觉地将同伴拉向身后,无言无语。小个特警转身刹那,露出头盔下的马尾辫,原来是一个女特警。

   

   

   下午5时左右,游行主体已越过天河南路十字路口,转移到几百外的颐高数码城一带。

   一群年轻人从附近大楼扯下巨幅佳能和尼康招贴广告布,拖来堆放在十字路口,体积如同一辆小车大小。几个人上前点燃。瞬间黑烟直冲天空,红色火焰越来越大,气味刺鼻。有人大喊“退后,快退后!”“有毒,快用衣服遮住鼻子。”周围气温陡升,人们张开双手,纷纷后退。不少人挣脱,跳前一步,边骂“狗日的小日本”,边向火堆“呸、呸”吐唾沫。周围没有一个警察。

   火势最盛之际,几个穿着迷彩服、手持红色灭火筒的不明身份者,突然冒出来,“嗤、嗤”几下就将大火熄灭。火堆冒出白烟。灭火筒的白色粉末弥漫在空气里,刺激口鼻,人们掩鼻四散。警察又是及时赶到,规劝围观者离开。

   似乎是安排好的,一个节目尚未完毕,另一个已经上演。相隔几百米,游行者又盯上了颐高数码一楼东侧的佳能门店。这是佳能在天河数码城一带最为大型的专业门店。人群围住喊口号、起哄。原本就进出关门的玻璃店门,这时从里面锁死,顾客从后面出入。佳能播放广播:我们是中国人开设的店,从业者都是中国人,中国人不伤害中国人。这更激发了人们的神经。一个穿黑色T恤衫的瘦小年轻人,攀爬上店门,用竹竿捅上端大大的红色“canon”标牌。

   天河路除这三个焦点现场聚集数千人,马路上人流稀少,人行道聚集不少围观者。

   接近下班时间,聚集人群渐多,站在马路中间围观看热闹的不在少数。人群中一个戴眼镜小伙子,高举一张A4繁体打印纸“理性抗日,勿傷國人”。有人抨击他“汉奸,卖国贼”。小伙子孤零零一个人,小声含笑辩解。也有人支持他,与他合影。警察到来后,他默默离开。

   店门台阶上,有人从附近工地弄来一个木制脚手架,其他两人攀上,三人合伙撬砸佳能标牌。始终没能撬下。警察赶到,驱散人群。空中飞舞着饮料瓶,围观者投掷饮料瓶砸警察。警民发生短暂言语冲突,双方暴力未再升级。

   傍晚6时,人群逐渐散去。不少人盘腿坐在马路中间休息。路边停放120急救车。停在马路边的警车重复广播“各位听众请注意:你们要表达的爱国情怀已完成,为了维护社会秩序,确保大家的人身财产安全,不要受别有用心的人挑拨做出违法行为,请你们服从有关规定,一定有序离开现场,谢谢大家,敬请配合!”

   一支年轻人组成的不足百人游行队伍,从天河电脑城折返往西,一排人将红色布幅标语横在胸前,不停地挥拳呼喊口号,激昂地走向购书中心方向。布幅上分三排印刷着“捍卫祖国领土,匹夫有责。还我钓鱼岛,刻不容缓。赶走日本鬼子,抵制日货”。夕阳映照在他们脸上,他们真诚地爱着这个红色中国。

   夕阳低垂,血红。向西望去,硕大的散射的夕阳,正对天河路,塞满整个天地与大楼切割的狭窄空间。天河路与天河南路十字路口,逆光下的高楼只剩下黑乎乎的剪影,南北两侧的太古汇大楼与丰兴广场大楼沉沦在暮色里。几十米开外的BRT站台,玻璃与钢铁发射刺目的反光,只留下模糊的框架。双向黑色柏油马路,泛着亮光,间或有人穿越马路,长长的、夸张的身影打在路面上。

   这座两千万人的南方都市,繁忙喧嚣的天河商圈,24小时车流不息。然而,在这一刻,在9·16傍晚时分,整座城市仿佛停止了呼吸。示威者远去,人流散去。短暂的时刻,自由来临。周围一片静谧、安详。颐高数码大楼下天河路上,全副武装的警察懒散、沉默地站成几排防线。他们掀开头盔透明面罩,盾牌立在地面,面无表情。残阳照在他们的脸部,一片晕红。

   两腿伸长、两手撑在背后,舒坦放松地摊坐在这个十字路口,洋溢着笑脸。这种被施予与抗争得来的瞬间自由,像极了23年前在北京长安路街头的感受。

   此后几日,“广州公安”微博发布砸打丰田轿车男子和佳能门店三人清晰图像,呼吁市民举报,随后抓捕并拘留。警方17日通报:打砸汽车的邓某(男,28岁,广东人,无业人员)等7名嫌疑人,以及砸碎铺面门玻璃的詹某(男,22岁,广东人,无业人员)等3名嫌疑人抓获,并依法刑事拘留;天河警方依法对损毁广告牌的赵某(男,30岁,河南人,无业人员)作出行政拘留处理;一名据称在网上造谣河南籍女子,被警告后释放。广州9•16、9•18两日规模最大的反日保钓示威游行,警民未发生剧烈冲突,未有人员伤亡,未发生严重打砸抢烧事件。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