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灵山-高行健(1)]
拈花时评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3)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4)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4)
·拈花一周微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最终篇)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最终篇)
·中共壮大之谜(1)(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2)(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3)(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一周微
·中共壮大之谜(4)(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政府已经成功地转型为牟利型政府
·中共壮大之谜(5)(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6)(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一周微
·中共壮大之谜(7)(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8)(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8)(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9)(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10)(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一周微
·中共壮大之谜(11)(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最终)(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6)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7)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0)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4)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7)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8)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0)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2)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3)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4)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7)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0)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1)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4)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7)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0)
·亡党已成不归路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终卷)
·zt——可怜我被蹂躏的祖国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1(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2(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3(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4(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5(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6(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7(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8(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9(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10(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11(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zt-关于腐败
·晚年周恩来(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 (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灵山-高行健(1)

第一部分:1.你坐的是长途公共汽车……..
   第一部分:2.我是在青藏高原和四川盆地的过渡地带……….
   第一部分:3.你于是来到了这乌伊镇……
   第二部分:4.我从自然保护区的招待所出来………
   第二部分:5.你就在这凉亭边上碰上了她…….

   第二部分:6.在海拔两千五百公尺观察大熊猫的营地……..
   第二部分:7.你后悔你没同她约定再见……..
   第二部分:8.营地下方,那片槭树和椴树林子里……….
   第二部分:9.你有心事?你说,逗着她玩……..
   第三部分:10.树干上的苔藓,头顶上的树枝丫……
   第三部分:11.她说,她后来说。她真想去死……
   第三部分:12.我作这次长途旅行之前,被医生判定为…..
   第三部分:13.前面有一个村落,全一色的青砖黑瓦……..
   第四部分:14.她来了你要请香,请香还要下跪三叩头…..
   第四部分:15.村口那棵乌柏树霜打过了,叶子变得…..
   第四部分:16.这蛮荒的黑暗中,恐惧正一点点……..
   第五部分:17.”你说,“这房主人肯定是个巫婆,在这里…..
   第五部分:18.当年,湖上就刮起了龙卷风……….
   第五部分:19.你闻到她头发上温暖的气息,找寻她的…….
   第六部分:20.他告诉我彝族男女青年的婚姻如今………
   第六部分:21.你说是天意让阴阳两块磨磐合在一起,这便是…………
   第六部分:22.我从云贵交界的彝族地区乘汽车出来…….
   第六部分:23.你说你做了个梦,就刚才……….
   第六部分:24.这是一个木雕的人面兽头面具……….
   第六部分:25.早年当是一座石门,石柱边上还有残缺的..
   第七部分:26.在我观察别人的时候,我发现那………..
   第七部分:27.她说她真想回到童年去,那时候无忧无虑….
   第七部分:28.众人对司机的反感又愈益变成对红袖章的憎恨,全都….
   第七部分:29.天罗女神后来就供奉在大门关巫师的祭坛上………
   第七部分:30.这著名的剧毒的蕲蛇,我早就听说…….
   第八部分:31.早先开满桃花的山冲里因出了这种淫荡的女人成了麻疯村…….
   第八部分:32.她说她妈妈也死了,病死在……..
   第八部分:33.过了苗族、土家族和汉人杂居的盘溪寨,进入到自然保护区
   第九部分:34.那呼日峰下,原先的一座火神庙年久失修,人们忘了………….
   第九部分:35.我则在分水的堤堰上走,脚下江水滚滚……….
   第九部分:36.说当年晨钟暮鼓香烟绦绕,寺庙的住持是一位高僧………..
   第九部分:37.我想找到点当年的遗物,却只翻到了…………
   第九部分:38.她说她也想见血。她想用针扎破中指……..
   第十部分:39.我打听到苗寨施洞有个龙船节,说是这次是数十年来苗族地区没有过的盛会
   第十部分:40.她说她不知道什么叫做幸福
   第十部分:41.他当时是这远近上百个苗寨里还活着的最后一名祭师,数十年来却没有再做过那么盛大的祭祖仪式
   第十部分:42.没人看你,全低着头, 背诵经文,看来都很忧伤。
   第十一部分:43.从苗寨出来之后,这荒凉的山路上我从早一直…
   第十一部分:44.她说女人到了这时候发现还没有真正倾心爱她的人,这种沮丧….
   第十一部分:45.她把我领到文化馆楼上,打开楼梯边上…..
   第十一部分:46.你说你不能屈从于女人的任性、无法生活在…
   第十一部分:47.他说他早年十六岁还在读中学的时候,便离家….
   第十一部分:48.你想对她讲晋代的笔记小说里的一则故事
   第十一部分:49.一条条写在红腊光纸上吉祥的对子从销板上挂下来
   第十二部分:50.她说是你说的,爱情不过是一种幻影,人用来欺骗自己
   第十二部分:51.汉砖上那蛇身人首的伏羲和女娲交合的神话来自原始人的性的冲动
   第十二部分:52.这漫长的独白中,你是我讲述的对象…..
   第十二部分:53.“東南部是宮殿,作坊區在北邊,西南區還發現過冶煉的遺址
   第十三部分:54.你总在找寻你的童年,是凡你童年待过的地方
   第十三部分:55.你说你出来找野人,喂,你真见到野人了?
   第十三部分:56.她要你给她看手相,你说这是一只………
   第十三部分:57.我又问这县城的历史。他脱了鞋,盘腿坐上床说…
   第十四部份:58.女娲造人的时候就造就了他的痛苦………..
   第十四部份:59.我靠在有干净罩单的弹簧床上…..
   第十五部份:60.你跳舞的时候,不要三心二意….
   第十五部份:61.我带着铺盖卷,像难民一样……..
   第十六部份:62.你说他把钥匙丢了…..
   第十六部份:63.我原准备到龙虎山去,拜竭一下那著名的道教洞天
   第十七部份:64.她再来的时候剪着短发…….
   第十七部份:65.我早已厌倦了这人世间无谓的斗争…..
   第十七部份:66.对死亡最初的惊慌、恐惧、挣扎与躁动过去之后,继而到来的是一片迷茫。
   第十七部份:67.我由两位朋友陪同,在这河网地带已经游荡了三天
   第十八部份:68.你说你在一片石灰崖底下见到一个洞穴….
   第十八 部份:69.睡梦里被隐约的一片紧迫的钟鼓声惊醒…
   第十八部份:70.你感觉到人世的踪迹,却又清寂幽深
   第十八部份:71.从天台山出来,我又去了绍兴,出老酒的地方
   第十八部份:72.他说他也讲了许许多多的故事,只不过有讲完的..
   第十八部份:73.我来到东海之滨这小城,一位单身独居的中年女人..
   第十八部份:74.他们说,这滨海的山上,夜里总有些奇怪的钟鼓乐声….
   第十八部份:75.轮船上的大副同我在甲板上聊天,说他目睹了文革武斗时一场大屠杀
   第十九部份:76.他独自留在河这边,乌伊镇的河那边,如今的问题是乌伊镇究竟在河哪边?
   第十九部份:77.不明白这片反光有什么意义……..
   第十九部份:78.这里有过人家,一堵断墙,被雪压塌了….
   第二十部份:79.有一个大地座标,他说,就在这劳改农场里…
   第二十部份:80.你在这冰晶的断墙之间,不动也喘息不已………
   第二十部份:81. 全文完
   
   第一部分:1.你坐的是长途公共汽车……..
   
   你坐的是长途公共汽车,那破旧的车子,城市里淘汰下来的,在保养的极差的山区公路上,路面到处坑坑洼洼,从早起颠簸了十二个小时,来到这座南方山区的小县城。
   
   你背着旅行袋,手里拎个挎包,站在满是冰棍纸和甘蔗屑子的停车场上环顾。
   
   从车上下来的,或是从停车场走过来的人,男的是打着大包小包,女的抱着孩子。那空手什么包袱和篮子也不带的一帮子年轻人从口袋里掏出葵花籽,一个接一个扔进嘴里,又立即用嘴皮子把壳儿吐出来,吃得干净利落,还哔剥作响,那分忧闲,那种洒脱,自然是本地作风。这里是人家的故乡,活得没法不自在,祖祖辈辈根就扎在这块土地上,用不着你远道再来寻找。而早先从此地出走的,那时候当然还没有这汽车站,甚至未必有汽车,水路得坐乌篷船,旱路可雇独轮车,实在没钱则靠两张脚底板。如今,只要还有口气在,那怕从太平洋的彼岸,又都纷纷回来了、坐的不是小卧车,就是带空调的大轿车。有发财了的,有出了名的,也有什么都不是,只因为老了,就又都往这里赶,到头来,谁又不怀念这片故土?压根儿也没有动过念头死也不离开这片土地的,更理所当然,甩着手臂,来去都大声说笑,全无遮拦,语词还又那么软款,亲昵得动人心肠。熟人相见,也不学城里人那套虚礼,点个头,握个手。他们不是张口直呼其名,便从背后在对方的肩上猛击一掌,也还作兴往怀里一搂,不光是女人家同女人家,而女人家倒反不这样。冲洗汽车的水泥槽边上,就有一对年纪轻轻的女人,她们只手拉着手,叽叽喳喳个不停。这里的女人说话就更加细软,叫你听了止不住还瞟上一眼,那背朝你的扎着一块蓝印花布头巾,这头巾和头巾的扎法也世代相传,如今看来,分外别致。你不觉走了过去,那头巾在下巴颏上一系,对角尖尖翘起,面孔果真标致。五官也都小巧,恰如那一抹身腰。你挨近她们身边走过,始终绞在一起的那两双手都一样红,一样糙,指节也都一样粗壮。她们该是走亲友或回娘家的新鲜媳妇,可这里人媳妇专指的是儿子的老婆,要照北方老垮那样通称已婚的年轻妇女,立刻会招来一顿臭骂。做了老婆的女人又把丈夫叫做老公,你的老公,我老公,这里人有这里人的语调,虽然都是炎黄子孙,同文同种。
   
   你自己也说不清楚你为什么到这里来,你只是偶然在火车上,闲谈中听人说起这么个叫灵山的地方。这人就坐在你对面,你的茶杯挨着他的茶杯,随着行车的震荡,两只茶杯的盖子也时不时碰得铮铮直响。要是一直响下去或是响一下便不再出声倒也罢了,巧就巧在这两个茶杯盖铮铮作响的时候,你和他正想把茶杯挪升,便都不响了。可大家刚移开视线,两只盖子竟又碰响起来。他和你都一齐伸手,却又都不响了。你们于是不约而同笑了笑。把茶杯都索性往后挪了一下,便攀谈上了。你问他哪里去?
   
   “灵山。”
   
   “什么?”
   
   “灵山,灵魂的灵,山水的山。”
   
   你也是走南闯北的人,到过的名山多了,竟未听说过这么个去处。
   
   你对面的这位朋友微眯眼睛,正在养神。你有一种人通常难免的好奇心,自然想知道你去过的那许多名胜之外还有什么遗漏。你也有一种好奇心,不能容忍还有什么去处你竟一无所闻。你于是向他打听这灵山在哪里。
   
   “在尤水的源头,”他睁开了眼睛。
   
   这尤水在何处你也不知道,又不好再问。你只点了点头,这点头也可以有两种解释:好的,谢谢,或是,噢,这地方,知道。这可以满足你的好胜心,却满足不了你的好奇。隔了一会,你才又问怎么个走法,从哪里能进山上。
   
   “可以坐车先到乌伊那个小镇,再沿尤水坐小船逆水而上。”
   
   “那里有什么?看山水?有寺庙?还是有什么古迹?”你问得似乎漫不经心。
   
   “那里一切都是原生态的。”
   
   “有原始森林?”
   
   “当然,不只是原始森林。”
   
   “还有野人?”你调笑道。
   
   他笑了,并不带挪输,也不像自嘲,倒更刺激了你、你必须弄明白你对面的这位朋友是哪路人物。
   
   “你是研究生态的?生物学家?古人类学家?考古学家?”
   
   他一一摇头,只是说:“我对活人更有兴趣、”
   
   “那么你是搞民俗调查?社会学家?民族学家?人种学家?要不是记者?冒险家?”“都是业余的。”
   
   你们都笑了。
   
   “都是玩主!
   
   你们笑得就更加开心。他于是点起一支烟,便打开了话匣子,讲起有关灵山的种种神奇。随后,又应你的要求,拆开空香烟盒子,画了个图,去灵山的路线。
   
   北方,这季节,已经是深秋。这里,暑热却并未退尽。太阳在落山之前,依然很有热力,照在身上,脊背也有些冒汗。你走出车站,环顾了一下,对面只有一家小客栈,那是种老式的带一层楼的木板铺面,在楼上走动楼板便格吱直响,更要命的是那乌黑油亮的枕席。再说,洗澡也只能等到天黑,在那窄小潮湿的天井里,拉开裤裆,用脸盆往身上倒水。那是农村里出来跑买卖做手艺的落脚的地方。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