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金剑平
[主页]->[百家争鸣]->[金剑平]->[【私密档案】蒋介石和四大家族的〝贪腐〞真相]
金剑平
·茉莉花——不作为的奥巴马应该受到审判
·延安最大的“谣言” —雷为什么不劈了毛呢?
·曾庆红下台的原因__曾山当汉奸
·五年大饥荒,最少饿死6288.93万人
·共残党要抛弃毛贼东了
·一封贪官令人毛骨悚然的信--贪官如此言传身教
·精心策划的大饥荒,五年最少饿死6288.93万人
·7.23“和谐号”灾难缘起90年前该日——贱党日
·7.23事件中央命令失道部赶快埋车和谐的原因
·中国人应该纳税吗???
·阎锡山:共匪是最能迷惑人的九尾狐狸精
·閻錫山: 共產黨何以席捲中國大陸?
·号称“解放”,其实是捆绑
·最重量级零分作文:我愿意生活在旧社会
·高考零分作文:我愿意生活在旧社会(修订稿)
·高考零分作文:我愿意生活在旧社会(修订稿)+
·谷歌离开大陆是懦夫式逃离,我们呼吁回来吧谷歌
·该获诺奖的高考零分作文:我愿意生活在旧社会
·【私密档案】蒋介石和四大家族的〝贪腐〞真相
·精心策划的大饥荒,最少饿死6288.93万人
·中共十八大恶行:分裂民族杀戮人民摧毁文化灭绝子孙通敌卖国…..
·5000万对新婚夫妇无法生育 转基因成重大元凶
·祭卢武鉉:悲哉武鉉兄,生错地方啊
·该获诺奖的高考零分作文:我愿意生活在旧社会-
·史上最牛的零分作文
·史上最牛的零分作文:我愿意生活在旧社会
·王福重:中国95%的税该取消
·服贸协议是巨大的陷阱
·服贸协议,马总统可能中了“国号”圈套
·服贸协议是巨大的陷阱.
·數據說話:八年抗戰國人最該對誰感恩
·我们村里第一美人地主婆--刘大妮
·“盗窃中央档案馆核心机密”案真相(孙宇亭)
·史上最牛的零分作文:我愿意生活在
·服贸是巨大的陷阱
·惊天税率:20万买车6.9万交税
·10元的烟 8元9角7分的税
·服贸是巨大的陷阱
·黄国昌:不选立委选总统
·黄国昌:不选立委选总统
·黄国昌:不选立委选总统-02
·黄国昌:不选立委选总统-3
·黄国昌:不选立委选总统-04
·国民党明白了天意民心和正邪了吗
·让无知无耻的洪当竞选人是对支持者的污辱
·蓝营未散 改正错误 国民党浴火重生
·蓝营未散 改正错误 国民党浴火重生
·一个国民党赢得大选的方法
·国民党的勇气
·一个国民党赢得大选的方法
·打散洪秀柱粉丝的方法——用柱之矛攻柱之盾
·一个国民党赢得大选的方法——大陆版
·换柱合理合法有先例 民进党玩乌贼没出息
·换柱合理合法有先例 民进党玩乌贼没出息-2
·一个国民党赢得大选的方法-3
·一个国民党赢得大选的方法 - 4
·荒谬的辩证法之一 质量互变规律
·荒谬的马克思谬论
·一个国民党赢得大选的方法——大陆版-2
·两岸统一应该用什么国号
·国民党失败的根本原因——惧共媚共
·国民党失败的根本原因——惧共媚共-
·朱立伦的道歉
·国民党失败的根本原因及主席议题
·国民党失败的根本原因及主席议题
·中国人应不应该纳税
·用一招让银行全额赔偿
·用一招让银行全额赔偿——求转发
·魏则西在呼唤——谷歌归来
·老文重发——谷歌离开大陆是懦夫式逃离
·雷洋被谋杀的最重要线索——聊天记录
·没有老荣民台湾就是东朝鲜
·洪素珠也是中国难民的后裔
· [转载]鲁能私有化事件,让我见识了真正的“老大”
·不堪回首的日本殖民台湾50年
·中国人应不应该纳税 -
·马克思谬论之一、剩余价值与剥削
·《转》感人至深!孙中山“四让”的高风亮节
·往事杂谈——俺湖北老家在红军时期那点事
·人世间最大的谎言——辩证法
·中国历史上不存在“农民起义”
·[转]马克思主义的八大谬论
·樊弓:辩证法与放屁
·马克思谬论之三、无产阶级专政
·马克思谬论之六、“社会发展五阶段论”
·中共用“对日寇的最后一战”来发动内战
·毛的红朝才是真正的奴隶社会
·马克思谬论之七、对国家与法律的罪恶定义
·冥币事件正告天下:已经变地了,变天还久吗?
·马谬之一、剩余价值与剥削
·马谬之二、阶级先进论
·马谬之三、无产阶级专政
·马谬之四、斗争是发展动力
·数数林彪打的败仗《转帖》
·马谬之五、阶级感情与阶级(阶级性)
·马谬之六、社会发展五阶段论
·马谬之七、对国家与法律的罪恶定义
·中共用“对日寇的最后一战”来发动内战-2
·中国人应不应该纳税 +
·马谬之八、中共的法律是恶法
·蒋宋联姻:政治婚姻,还是恩爱夫妻?-转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私密档案】蒋介石和四大家族的〝贪腐〞真相

作者:颜昌海
   
   教科书总是在教育人民,蒋介石统治时期腐败透顶,特别是蒋宋孔陈〝四大家族〞称之为〝贪腐〞代表。但人们在检视历史真相的时候,结论并非如此。
   
   蒋宋孔陈四大家族(网路图片)

   
   检视历史真相,有许多方法。比如参观历史遗迹就是方法之一。蒋介石统治时期的历史遗迹,南京总统府就是一个很好的参观去处。
   
   老南京都知道,总统府在汉府街。如今,门牌号码是长江路292号。
   
   环顾四周,许多高楼拔地而起,总统府显得非常寒酸。好在道旁的林荫树还保存完好。此处对于大陆人来说,即使没来过南京也绝不陌生。使它闻名中外的是一张拍摄于1949年4月24日的照片,总统府门楼上站着一群士兵,红旗在蓝天下飘扬。翻开毛泽东诗集,《七律——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如配有照片,必定是这张。大门上〝总统府〞几个字在1960年代被铲掉了,如今又补了回去。
   
   1927年4月,国民政府成立。蒋介石主持的国民政府以及下属的行政院、参谋本部和主计处在这里办公。1937年12月南京沦陷,日军第16师团部盘踞于此。汪精卫伪政权的行政院、立法院、监察院和考试院等都设在院内。抗战胜利,国民政府还都南京。国民政府居于大院中路;东花园里有社会部、地政部、水利部和侨务委员会;西花园有主计处、军令部、总统府军务局、首都卫戍总司令部。这么多机构挤在这个院子里,说明当时的机构比较精简,吃皇粮的官员不多。
   
   如今政府机构臃肿,恐怕连其中的一个机构也放不下。
   
   走进总统府大门,眼前是数十米的笔直走廊,两侧有礼堂、外宾接待室、总统休息厅及参事处、文官处等。走廊尽头,后院里有栋西式楼房,以林森的号命名为〝子超楼〞。别看貌不起眼,当年是国民政府的中枢,总统办公室就在楼内。
   
   蒋介石的办公室在二楼119,副总统李宗仁在对面118房间办公。据说,李宗仁看见蒋介石就躲,极少来上班,而蒋委员长则天天报到,从不缺席。1949年蒋介石下野之后,李代总统才经常来总统府,依然在老屋子里上班,从来没有坐进蒋介石的办公室去。蒋介石的办公室只有30多平米,靠墙几个文件柜,一张办公桌,几把椅子,所用家具极为普通,远不如当今一个政府部门副科长的办公室阔气,办公面积也远不如当今一个政府部门的科长。
   
   蒋介石上班的〝子超楼〞办公楼只有一部老掉牙的电梯,嘎嘎作响,恐怕很少有人敢乘坐。1940年代末期,上海国际饭店的电梯噎相当先进了。据说,蒋介石从来不坐电梯,走上走下。电梯是给来访的老先生们准备的。三楼会议厅,在这里召开过许多次重要的国务会议。会议桌上摆放着普通的兰花茶杯,墙上挂着孙中山写的横幅〝推心置腹〞。在大会议室,墙上交叉挂着国民党的党旗。孙中山先生的照片下,挂着他手书的〝忠孝仁爱信义和平〞。这是孙中山毕生的理想。
   
   在教科书的教育下,大陆人的思维定式中,国民党四大家族贪赃枉法几成定论。只要提到蒋介石政权,头脑中第一个印象就是贪污腐败,铺张浪费。蒋、宋、孔、陈四大家族,人民公敌,吸血鬼,没有一个好东西。看到蒋介石的办公室之后,这一指责站不住了。在历史遗迹面前,一目了然,想骗也骗不下去了。假若人们思维更开阔一点,将之与当今一个乡政府的官衙进行比较,问题就更大了。
   
   当然有人说时代在进步,但乡政府比总统府进步到豪华无比的程度,就无法解释。
   
   若说进步,早在1980年代,台湾比大陆进步得多,就是现在,台湾的国民所得也是大陆的数倍。蒋经国去世以后,他在台北的故居噎对外开放。设备家具之简陋令所有参观者感动。现在,蒋家第四代噎完全退出政坛,他们需靠自己努力工作才能谋生。对于蒋家的一些孤寡老人,台湾政府不得不定期给予一些补贴。蒋介石活着的时候,不喝酒,不抽烟,连茶都不喝。随着时间消逝,指责蒋介石本人及其家族贪污腐败的声音,已不大听得到了。
   
   早在1923年,瞿秋白在《前锋》杂志上发表《论中国之资产阶级的发展》,明确提出几大家族控制当时的官僚资本。所谓官僚资本通俗来说就是国家统治者利用国家政权把一些国有企业非法占为已有,也就说利用权力控制国家的大部分经济实体。最终,是陈伯达在内战中完成他的《中国四大家族》一文,提出蒋宋孔陈四大家族为首的官僚买办资本借抗战名义聚民财入私囊,并估算这四个家族有200多亿美元的财产。这种说辞,系完全捏造,因为整个二战期间,美国总共向中国提供了16.2亿美元的租借物资,200多亿美元从哪儿来?!
   
   关于当时四大家族的财产,历史上有记载的大概有这么几种:
   
   一,1934年12月26日《江南正报》曾刊文称:国府要人之财产多系秘密,而就可调查之范围内调查,则诸要人在本埠所有财产估计为,蒋介石 1300万元,宋美龄3500万元,宋子文3500万元,孔祥熙1800万元,孙科4000万元,张静江3000万元。其它要人在上海各中外银行存款及不动产,据中国银行调查,约有5亿元,其不动产及公司多用其亲戚名义购置,故实款无法详确云。而这些,又是当时左翼报纸常见的文章,类似这种文章都是猜测和估计之辞,没有半点具体的证据。
   
   二,1939年10月17日,日本特务机关对国民党政府高级官员在上海外国银行存款情况所作之调查报告,名为《登集团特报丙第一号——政府要人上海外国银行预金(存款)调查表》有载:蒋介石6639万元(按当时法币与美元的兑换价,约合809万美元,下同);宋美龄3094万元(377万美元),宋子文5230万元(637万美元),孔祥熙5214万元(635万美元),宋霭龄1200万元(146万美元),陈立夫2400万元(292万美元),这些存款均存在当时在上海开业的外国银行,如花旗、麦加利、大通、友邦、运通、滙丰、荷兰银行等。但是,这也是日本战前常见的攻击国民政府的老一套资料,类似的材料多如牛毛,曾经大量提供给汪伪用来攻击国民政府。这些东西都没有任何相关的资料证明。
   
   三,国民政府在大陆的败退,使得当时的美国民众对杜鲁门政府的政策失误非常不满,杜鲁门政府为了推卸责任,就一股脑的把责任推给国民政府,说是其败退都是自身腐败贪污所致。其实,国民政府早在1925年就有了一整套成体系的制度,宋子文在1925年到1949年期间曾经有过数次和外国列强的谈判,签订的协议都在千万美元以上。这些回去以后都一五一十的向当时的中央进行汇报。需要说明的是,国民政府始终存在大量的有实权的反对派的监督,为此蒋介石曾经三次下野。这些借款的使用情况,都由国民政府财政部控制,即使蒋介石也无法随意使用。这些在著名的南京第二历史档案馆有详细的大量资料证明。
   
   那么,四大家族的〝腐败〞,到底真相如何?事实可以为证。
   
   先看蒋家。蒋介石的清廉已有了结论,那么就看其妻宋美龄。宋美龄一生不问金钱事,自1991年赴纽约定居后,只有一次问起外甥孔令仪:〝钱够用吗?〞孔令仪回答说,放心,够用的,此后宋美龄再也没有过问金钱之事。宋美龄初时与小外甥女孔令伟同住长岛孔家老宅蝗虫谷,房子是大姊宋霭龄、孔祥熙夫妇买的;孔令伟1994年过世后,因长岛住宅太偏僻,冬天下雪不方便,孔令仪便劝宋美龄搬往曼哈顿住,但所住公寓为孔令仪大弟令侃名下所有,因此宋美龄在纽约并无房产。而宋美龄在台湾也没有任何房地产。惟一拥有的一栋房子在上海,是宋美龄1927年在上海与蒋介石结婚时的陪嫁。这幢房子当时在法租界霞飞路(现南京路)附近。这是宋美龄生前惟一的房产。
   
   宋美龄一生不会赚钱、更不管钱,身后仅留下12万美元银行存款,由孔令仪代管,此外别无其它资产;宋美龄晚年在纽约,住的、吃的、用的,包括昂贵的医药费用,均由孔家出钱。实际上,宋美龄借住的纽约长岛住宅,在几十年前由孔家购买时还是非常便宜的。该孔宅1998年被拍卖,也不过卖了3百万美元。
   
   蒋方良是蒋经国的夫人,也是蒋家第二代最后谢世的人。1978年3月21日,蒋经国继承蒋氏大统后,蒋方良从当年的副厂长夫人,成为台湾的第一夫人。但是在生活上,蒋方良一直保持着低调,她鲜少在媒体露面,台湾百姓对她极为陌生。她与一位平凡无怨的主妇毫无不同,当丈夫经常加班或出差时,她只管把家庭照料好,虽有傭人,却常亲自动手洗窗帘。蒋方良和蒋经国一样,生活上不改当年在苏联乌拉山区的简朴习惯。1988年1月13日,她陪伴了53年的丈夫蒋经国永远离开了她。在蒋经国去世后的岁月蒋方良的生活更为不堪。由于蒋经国素来清廉,素来没有什么积蓄。她仅仅靠蒋经国死前补发的20个月的俸额 115.2万元台币为生。经济的拮据使之欲往美国散心和回白俄罗斯探亲都不能成行。
   
   蒋方良在1992年接见白俄罗斯首都明斯克正、副市长时,二位市长邀请她回故乡看看。蒋方良回答说,自己现在没有钱,所以没法回去,这让二位市长惊叹不已。
   
   再看陈家。四大家族中的〝陈〞是陈立夫、陈果夫兄弟。他们主持国民党的党务和特务情报,是CC派的头。去台后,蒋介石为了改组国民党,〝二陈〞即被开刀,重权尽失。陈果夫久有肺病,又历来清廉,在陈立夫去美国后,家庭经济发生危机,无钱治疗加重的肺结核,导致病情难于控制。后虽得蒋介石特批5千银元接济,但已对病情无济于事。于1951年8月28日死去,终年只有60岁。陈立夫在1950年蒋介石改造国民党时,请求出国,并找孔祥熙借了两万美金,在纽泽西州办了一个养鸡场。夫妻俩自己动手,喂食、捡蛋、清理鸡粪。还学会了给鸡喂葯、打针。陈立夫在家中自制皮蛋、咸蛋、豆腐乳、粽子,亲自为唐人街的中餐馆供货。屋漏偏逢连夜雨,一场火灾几乎烧光了他全部的劳动成果。陈立夫毫不气馁,重头再来。他一面养鸡,一面研究传统道德,着书立说,直到1969年才再度回到台湾;但除读书自娱,就是推动中医之学,不过问政治。2001年2月8日在台中病逝,享年101岁。
   
   他曾开玩笑说:〝真的不知道为什么,我的本家把我列入四大家族(四大家族这个名词是陈伯达发明的)。如果我那么有钱,还用得着到纽泽西养鸡吗?!〞
   
   三看宋家。宋家比孔家和蒋陈二家都要好一些,主要宋子文和孔祥熙原本都是商人出身。宋子文还算一个外交家,孔祥熙则是单纯的商人。宋子文去世以后,他的家属曾把他们保存的宋子文的58箱的档案,都捐给了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档案馆。由于当时宋美龄,蒋方良等人还没有去世,宋家要求其中17箱的机密文件保密十年,禁止民间人士阅读。随着二位老人的去世,这些资料为美国方面全面解密。资料中包括:1941年宋子文手书个人财产清单、1949年宋子文开列其在中国大陆被没收的个人房屋地产清单、1950年宋子文致美国国会和国务卿杜勒斯表示愿意公开个人财产的有关信件、1968年宋子文自列个人财产记录和1971年纽约遗产法庭关于宋个人遗产分割执行书等。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