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金剑平
[主页]->[百家争鸣]->[金剑平]->[该获诺奖的高考零分作文:我愿意生活在旧社会]
金剑平
·茉莉花——不作为的奥巴马应该受到审判
·延安最大的“谣言” —雷为什么不劈了毛呢?
·曾庆红下台的原因__曾山当汉奸
·五年大饥荒,最少饿死6288.93万人
·共残党要抛弃毛贼东了
·一封贪官令人毛骨悚然的信--贪官如此言传身教
·精心策划的大饥荒,五年最少饿死6288.93万人
·7.23“和谐号”灾难缘起90年前该日——贱党日
·7.23事件中央命令失道部赶快埋车和谐的原因
·中国人应该纳税吗???
·阎锡山:共匪是最能迷惑人的九尾狐狸精
·閻錫山: 共產黨何以席捲中國大陸?
·号称“解放”,其实是捆绑
·最重量级零分作文:我愿意生活在旧社会
·高考零分作文:我愿意生活在旧社会(修订稿)
·高考零分作文:我愿意生活在旧社会(修订稿)+
·谷歌离开大陆是懦夫式逃离,我们呼吁回来吧谷歌
·该获诺奖的高考零分作文:我愿意生活在旧社会
·【私密档案】蒋介石和四大家族的〝贪腐〞真相
·精心策划的大饥荒,最少饿死6288.93万人
·中共十八大恶行:分裂民族杀戮人民摧毁文化灭绝子孙通敌卖国…..
·5000万对新婚夫妇无法生育 转基因成重大元凶
·祭卢武鉉:悲哉武鉉兄,生错地方啊
·该获诺奖的高考零分作文:我愿意生活在旧社会-
·史上最牛的零分作文
·史上最牛的零分作文:我愿意生活在旧社会
·王福重:中国95%的税该取消
·服贸协议是巨大的陷阱
·服贸协议,马总统可能中了“国号”圈套
·服贸协议是巨大的陷阱.
·數據說話:八年抗戰國人最該對誰感恩
·我们村里第一美人地主婆--刘大妮
·“盗窃中央档案馆核心机密”案真相(孙宇亭)
·史上最牛的零分作文:我愿意生活在
·服贸是巨大的陷阱
·惊天税率:20万买车6.9万交税
·10元的烟 8元9角7分的税
·服贸是巨大的陷阱
·黄国昌:不选立委选总统
·黄国昌:不选立委选总统
·黄国昌:不选立委选总统-02
·黄国昌:不选立委选总统-3
·黄国昌:不选立委选总统-04
·国民党明白了天意民心和正邪了吗
·让无知无耻的洪当竞选人是对支持者的污辱
·蓝营未散 改正错误 国民党浴火重生
·蓝营未散 改正错误 国民党浴火重生
·一个国民党赢得大选的方法
·国民党的勇气
·一个国民党赢得大选的方法
·打散洪秀柱粉丝的方法——用柱之矛攻柱之盾
·一个国民党赢得大选的方法——大陆版
·换柱合理合法有先例 民进党玩乌贼没出息
·换柱合理合法有先例 民进党玩乌贼没出息-2
·一个国民党赢得大选的方法-3
·一个国民党赢得大选的方法 - 4
·荒谬的辩证法之一 质量互变规律
·荒谬的马克思谬论
·一个国民党赢得大选的方法——大陆版-2
·两岸统一应该用什么国号
·国民党失败的根本原因——惧共媚共
·国民党失败的根本原因——惧共媚共-
·朱立伦的道歉
·国民党失败的根本原因及主席议题
·国民党失败的根本原因及主席议题
·中国人应不应该纳税
·用一招让银行全额赔偿
·用一招让银行全额赔偿——求转发
·魏则西在呼唤——谷歌归来
·老文重发——谷歌离开大陆是懦夫式逃离
·雷洋被谋杀的最重要线索——聊天记录
·没有老荣民台湾就是东朝鲜
·洪素珠也是中国难民的后裔
· [转载]鲁能私有化事件,让我见识了真正的“老大”
·不堪回首的日本殖民台湾50年
·中国人应不应该纳税 -
·马克思谬论之一、剩余价值与剥削
·《转》感人至深!孙中山“四让”的高风亮节
·往事杂谈——俺湖北老家在红军时期那点事
·人世间最大的谎言——辩证法
·中国历史上不存在“农民起义”
·[转]马克思主义的八大谬论
·樊弓:辩证法与放屁
·马克思谬论之三、无产阶级专政
·马克思谬论之六、“社会发展五阶段论”
·中共用“对日寇的最后一战”来发动内战
·毛的红朝才是真正的奴隶社会
·马克思谬论之七、对国家与法律的罪恶定义
·冥币事件正告天下:已经变地了,变天还久吗?
·马谬之一、剩余价值与剥削
·马谬之二、阶级先进论
·马谬之三、无产阶级专政
·马谬之四、斗争是发展动力
·数数林彪打的败仗《转帖》
·马谬之五、阶级感情与阶级(阶级性)
·马谬之六、社会发展五阶段论
·马谬之七、对国家与法律的罪恶定义
·中共用“对日寇的最后一战”来发动内战-2
·中国人应不应该纳税 +
·马谬之八、中共的法律是恶法
·蒋宋联姻:政治婚姻,还是恩爱夫妻?-转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该获诺奖的高考零分作文:我愿意生活在旧社会

高考零分作文:我愿意生活在旧社会(修订稿)
   拿到这个题目,我真是非常惊慌,说出真心话需要勇气,这毕竟是一个说真话需要代价的时期,特别是高考,毁的可是一生一世…
   汤因比愿意出生在公元一世纪;涵娜愿意生在一世纪以前;伊雷娜宁可生在未来的世纪里。他们都是真话。
   我愿意生活在旧社会,就是那个教科书上常说的“万恶的旧社会”,也是鲁迅所指的那个“夜正长路也正长”的旧中国。
   

   我愿意当旧社会的一个公民,双手可以自由地创造财富、双脚可以自由迁徙、嘴巴可以自由说话、眼睛耳朵可以自由接收信息、头脑可以自由思维。党库不通国库,我只交国税不交党税。
   
   我愿意当旧社会的一个农民,不必因钱多钱少论阶级,不必斗别人和被别人斗。田多我顾人,田少我帮佣。山青水秀,在小水沟摸鱼虾、摘把野菜当美味,不担心三聚氰胺牛奶、瘦肉精猪肉、苏丹红鸡蛋、转基因豆腐和毒大米。现在大河断流,小河枯竭,水沟已成平地,野菜和小鱼虾成了特供产品,叫我空自回味。
   
   我愿意当旧社会的一个工人,想跳槽就跳槽,想罢-工就罢-工,就算如“省港大罢-工”、“二七大罢-工”那样扰乱社会秩序、破坏国家经济、用实际行动支持了后来的倭寇侵-略,仍然可以写入教科书,只让后人敬仰不让后人学习。
   
   我愿意当旧社会的一个军人,“愿提十万虎狼旅,跃马扬刀入东京”,何等威武,就算牺牲于卫国战场,也无尚荣幸。俺不愿在内战中取胜,自己人打自己人,胜了犹耻。俺只当国军,不当党军,只赴国难,不参党争。一旦党派利益与国家人民利益冲突时,俺毫不犹豫地踹开党派保卫国家。绝不会开着坦克碾和平静坐的学生成肉泥。
   
   我愿意当旧社会的一个学生,不必在幼儿园时就发毒誓:为自己所不明白的并且大人也不相信的主义奋斗终身;不必被对同胞的仇恨(阶级仇恨)灌入心灵;不必被自相残杀的斗争哲学所洗脑;俺只相信“家和万事兴”的道理;吃得饱饱还可以打出“反饥饿、反迫害、反内战”的旗帜游行,就算不幸成了刘和真君被冯玉祥的部下所杀,也有总统哭倒在地,并终身吃素以自罚。不是说“十三亿人共一哭,纵做鬼,也幸福”嘛。不似后来,只是要求改革,反对腐败,也就是反腐倡廉,就在世界上最大的广场上被碾成肉泥,至今还被冠以“暴徒”、“动乱”之名。
   
   我愿意当旧社会的一个知识分子,想办报就办报,就如《文汇报》、《大公报》等等…想评谁就评谁。想写书就写书,不必什么顾忌。不怕划为右派,被阳谋所诱毙,也不会被污蔑成“臭老九”接受农民的再教育。不象后来,媒体全部被控制,成了党的喉蛇(舌),说话的权利全被收起,只能入作鞋(协)喊万岁才能活命,作鞋真贱啊,既被别人踩还得踩别人。看着言论自由的狗,自叹华人没法比。
   
   我愿意当旧社会的一个市民,想竞选县长就竞选,不象现在想见县长被成了“缠访户”,看守所和精神病院被出出进进。想生几个小孩就生几个,不象现在“还是一个好啊!”的吆喝声中,两户绝一户,这是计划杀-戮,是民族灭-绝。看着自由生仔的猪,我们华人只能羡慕而已。
   
   我愿意生在1912年元旦,死于三十八年九月卅日,哪怕是子弹相送、肝脑涂地、粉身碎骨也含笑九天。我重归天庭,众神簇拥欢迎,羡慕我幸运无比…..
   哪怕跳海东游,爬不上海豚岛,淹死也愿意。
   
   很不幸我活得太久太久,跨入了新社会。
   
   在“中国人站起来了”的吆喝声中我跪了下去。兄长耳背动作稍慢被成了反革命立即枪毙。
   族兄勤俭持家、经营有道,攒了些家财,被成了地主,连跪的机会都没有便遭谋财害命。他的儿子儿媳,不堪多年同村同宗批斗,于七十年代一同自缢。屈原尚能长歌当哭,我哭不敢,歌无词,只能蒙头呜咽在被窝里。一马不行百马哀,白发人不敢送黑发人,其苦谁知?
   小弟多才耿直跪得不够标准被成了右派,中了“阳谋”埋骨夹边沟野地。小弟常说:“君子忧道不忧贫”、“壮士见义忘身”、“岂余身之惮殃兮,恐皇舆之败绩”、“青山处处埋忠骨,何须马革裹尸还”,不幸一言成谶,应了他的豪言壮语。夹边沟路遥地僻,魂招不归,家祭莫及。多少次惊梦中,只见孤身单衣的小弟,在冰天雪地里哭泣,思念故乡的父母兄弟,还有他那娇儿贤妻。年轻美丽的弟妹不肯再嫁,她说:“儿女债,两人共负一人完。能为英雄生育后代是我的荣幸和使命。芸芸众生多鼠辈,小女子何德何能,得随英雄行半道,上天对我不薄啊!”。闻罢此语,我泪与天齐,家门何幸,得英雄与圣女齐聚。“可怜夹边沟里骨,犹是香闺梦里人”。每次运动来了,她都要被拉出来斗一斗批一批。
   
   在“农民翻身作主人”的锣鼓声中我被划成了农村户口,被成了二等公民,农民地位处境低城市人一等。么女由于户口问题,被男方父母棒打鸳鸯,痴愤成狂。我们农民被捆绑于土地,至今苦活累活脏活危险活都是我们农民工干的。农民注定最贫穷、最没知识、地位最低,中国农民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弱势群体。
   
   在“解放了”的欢天喜地中,我自由创造财富的双手被绑了起来、自由迁徙的双脚被绑了起来、自由说话的嘴巴被绑了起来、自由接收信息的眼睛耳朵被绑了起来、自由思维的头脑被绑了起来,七巧绑了五巧,被成了后天残民,只有两个鼻孔自由地呼吸着污染了的空气。
   
   大跃进跑步进入共产主义,水稻被吹成了亩产20万斤,大炼钢把千年古树砍掉、把家里的锅炼成废铁如泥,大饥荒,年迈的父母在我眼前被活活饿死,那是永远不忘的1961。
   
   苍苍蒸民,谁无父母?提携捧负,畏其不寿。谁无兄弟,如足如手?谁无夫妇,如宾如友?谁无儿女,如瑰如宝?生也何恩,杀之何咎?
   
   文字改革时,当时流传着讽刺:“親不见,愛无心,產不生,厰空空”,就是说文字改革实际把中国社会改成“親不见_骨肉分离;爱无心_缺乏爱心;產不生_不许生仔(即计划生育);厰空空_贪官污吏把工厂掏空”。几十年后的社会现实,正是当年文字改革者的精心设计。
   文革开始,看着刘打手和武大郎栽了,暗自欢喜,正数着周太监的日子,鬼打鬼总比鬼打人好吧。不料风向突变,红卫兵自己打自己,然后杀向地富反坏右,又是多少无辜家庭被连根拔起。
   破四旧中,心爱的文物被红卫兵烧毁,我心急如焚,恨不得献身以替。八国联军、小日本鬼子都没这么狠啊!红卫兵是狗娘养的吗?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玉皇大帝啊、真主啊、上帝啊、佛祖啊,谁来拯救我们这个自毁的民族?你们的信众已被恶-势力所操弄,如此重任如何扛得起?
   听说蒋公自九一八后,从故宫搬几十万件文物,从北平到上海到长沙到重庆,到南京,最后到台湾。虽然兵荒马乱,烽火连天,时日绵长、道路艰险,十几年间没有一件遗失,没有一件损坏。我心里莫名感激,没有他,想看中国古董只能到大英博物馆里。
   
   好不容易挨到了改革开放,大孙上大学一阵子欢喜,他却无知,提什么“老爷你袍子脏了,脱下来洗一洗”的意见,在广场上静坐也算不上犯法啊,却被坦克碾成肉泥。白发人送黑发人,其苦谁知?至今我不明白,广场不是战场,坦克好端端开上去干什么呢?
   在“一部份人先富起来”的招牌下,富起来的却是太-子-党和当官的,把当年抢地主资本家的财富和今天我们普通人的钱,都刮到他们的口袋,并掏空国库。他们把钱存到外国银行,全家移民国外,而媒体还在忽悠着我们等待他们带领致富。媒体真是喉蛇啊——毒!
   
   如今我世代耕种的土地被强征、四世同堂的房子被强拆。邻居烈火焚身也保不住他的房子。熊熊烈火,照天耀地,演绎生命的最后绚丽。得到是几声嬉戏:“快点吧,我要收无主之地”。我劝儿孙不可效仿,人员平安已是万幸,“正当权益需要用不正当的手段来争取”,在如此“先进”的制度里,还求什么呢?“哀莫大于心死”,几十年来我已是走肉行尸。可怜一家人保不住祖宗的一点点基业,如何有面目见祖宗?“稳定压倒一切”不是秦始皇用过的政策吗,为何现在还用?老拆房子能稳定吗?社会不公能稳定和谐吗?为何不提“公平压倒一切”,只有公平的社会才会有稳定,才有资格有稳定。“以正治国,以奇用兵”,为何不懂如此显浅的道理?
   
   “悲剧就是将美好的东西毁灭给人看”,我深深地、不断重复地体味着这句话的深意。不提起便罢,一提起泪满江河。
   苦痛家国伤心地,国难家难了无期。中华辉煌五千载,难道现遭众神弃?
   
   有人说“人事凄凉喜命长”,我是嫌命长。很不幸我加入了长寿行列,耳不聋眼不瞎老不猢涂地活到了网络时代。政府搞起金盾工程,拿纳税人的钱封网,封纳税人的耳目和口——封民五巧嘛,“拿人钱财与人生灾”嘛,还要人歌功颂德;黑社会也只是“拿人钱财与人消灾”和“让人敢怒不敢言”而已,为什么不向黑社会学习?
   国家是一个村,政府是村长,无论是票箱子选出来的还是当流氓用枪杆子打出来的,都只是村长而已。财产属于全体村民,村长霸占是违-法的,村长只有管理权,没有所属权。为何要歪曲如此浅白的道理?俺还实在不明白:你们天天骂美国,你们的妻子儿女为何偏偏争当美国公民呢?为何不当“先进制度”的朝鲜国民呢?
   
   更不幸的是金盾是豆腐渣工程,网没封严,以前所坚信的,一觉醒来全部坍塌:
   顽固派原来是抗日卫国的中坚力量;
   凶-狠的刽-子手戴笠原来是卫国英雄;
   人民公敌蒋原来却是民族救星;
   座山雕如果投共肯定是抗日英雄;
   日本兵是无产阶级的队伍——由日本的工人、农民和小知识分子组成。“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实际就是与日本兵勾结,是卖国口号;
   抗日战争是一场反革命战争——反对别的民族革掉我们中华民族命的战争,准确应该叫做卫国战争,是正义的;
   天安门广场人民英雄纪念碑里没有卫国(抗日)英雄的位置,不予承认与纪念;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是一场革命行为,是用无产阶级文化革掉中华民族文化的革命行为,反对文化大革命者都是反革命;
   “向日寇最后一战”实际是内战的号令;
   重庆谈判谈出了一个“四化”: 政治民主化、舆论自由化、军队国家化、政党平等化。在中华民国政府所控制的地区早已实现,在大陆,到现在都看不到一点点实现其中一条的意愿;
   1948年兵围长春饿杀30万,惨过南京大屠-杀;
   美军强奸北大女学生,原来是地下党女学生诱-奸美国大兵的游戏;
   打赢内战靠欺骗和卧底;
   四大家族清廉无比;
   国家是调和的机构,不是“阶级压迫阶级的机器”;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