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蛙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井蛙文集]->[井蛙看画日记:2012-8]
井蛙文集
·拾穗者
·解冻
·被爱的孤儿
·写给自己的挽歌
·不要叫我的名字
·没说完的一句话
·北京的风暴
·边缘,故乡
·一个人
·人闲桂花落
·鸦片烟瘾
·十字架
·空白日记
·云雀的佐渡情话
孤独者的旅途-印藏边界
·献给德兰萨拉艺人
·荒诞歌谣--纪念绝食日
·冰雹
·春末纪事
·印度火车
·瓦拉纳西
·遗忘
·马丁,葡萄开花了
·叛徒的哀歌
·他们,民族
·胡卡大麻
·黑鸟
·哭泣的安妮妹妹
·看戏
·面包蓝调
·六月四日,我该如何是好?
·书和看书的人
·被风吹歪的树
·没有记忆的我们
·悬梁上吊
·老加利的情人
·纪念凡高
·大碗岛的星期日下午
·印藏边界
古老的卓仓部落
·乌兰巴托的行人
·爱的纪念
·荒岛之恋
·守夜人
·你好,忧伤
·柳濑蓝调
·致恋人
·自杀的猎人
·枳橘日记
·阿富汗斯坦
·一个人的秘密
·十月遗书
·另一个世界
·致风中的你
·发烧的灵魂
·达兰萨拉
·相遇
·一个人的交响
·冬祭
·天国的阶梯
·岁暮怀想杨天水
·老玉米手套
凡高最后一片麦田
·二十二街麻布店
·堪萨斯男人
·阿姆斯特丹旅馆
·饥饿的房屋
·金色的吻别
·忧郁,只是忧郁
·献给恶人的玫瑰
·对一棵树的惩罚
·对月亮的压迫
·流动的印度
·枪声里的少男
·病人
·原始森林
·忧郁的德国
·乌鸦的情歌
·相爱
·我的乞丐恋人
· 离开最后一片麦田
·阿门
·地狱之歌
·点头微笑
·圣塔巴巴拉的国旗
·石头的灵魂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井蛙看画日记:2012-8

前天做了啤酒鸭。为庆祝奥运。太好了,我的厨艺日益长进。看了一会儿奥运,也读了一点儿布拉克的作品。
   
   (2012/8/1 JINGWA)
   
   窗下的葱蒜、荷兰豆苗、车前草,还有圣诞花都长得很好。只是柿子掉落不少。果子狸与松鼠晚上少来了,只是隔壁的肥猫常来捣乱。趁我睡着,在树周围癫来癫去癫上癫下,故意吵醒我。

   我只能起来看奥运赛事。
   (2012/8/2 JINGWA)
   
   我在电视机旁选择安静的狂欢。我的狂欢是我内心对喜悦的庆祝。我喝茶,像往常。我发现这些年来,忘记如何随性而行。也许,现在的精神状态与生活方式才是真正的随性而行。我的本我与超我达到一致的平衡。起码大多数时候都是平衡的。我的本我缺少欲望,缺少渴求。我的超我也没能对我的本我产生多大的颠覆作用。有时候我生活在幻想之中,但这幻想与现实的区别不是很大,它们大多不相互冲突。
   
   (2012/8/3 JINGWA)
   
   MANDY的黛安芬(TRIUMPH)专卖店在九龙新蒲岗开张,真令人开心。芳芳考上浸会大学,这也是值得我高兴的喜事。我图书馆的同事问我,对于我何为喜事?博士毕业?诺贝尔奖?我说,最大的喜事是中路透,三亿美元。她兴奋地问我,如何花这三亿如果我真中奖?我开玩笑,不必太认真。不过,这大概是每个白日梦者最可爱的梦想。
   
   (2012/8/4 JINGWA)
   
   
   飞机从屋顶上经过,黄昏时分。心情突然焦虑起来。那帮人出去旅行了吧。他们在飞机上,可我呆在家里。那些旅客们该很开心,可我仍在家里。我的焦虑经常是飞机造成的。最近柿子经常跌落,一地都是。往年不像今年,我的焦虑又从这里开始。从树上到地上,只不过几秒钟时间,但这“砰”的一声响,足以让我神志不清一个下午。
   (2012/8/5 JINGWA)
   
   
   旧金山回来,疲惫不堪。不过,还看了奥运田径比赛。牙买加选手跑得比美国快,但这不是疲劳的因素。整晚睡不着,但脑子不清醒。脑子也疲惫不堪,像废墟里的瓶瓶罐罐,缺水,缺乏生存的气息。反正睡不着,我躺在床上问自己:亲爱的,你缺水吗?不缺;你缺咖啡吗?有点缺,不喝咖啡有段时间了;你缺酒吗?缺,及其严重;你缺牛奶吗?不缺,每天都喝;你缺茶吗?不缺,一日不下三杯;你缺钱吗亲爱的?缺,买路透从来不中,不,上礼拜五波士帮我花了五美元买了五注路透,三行中五个字。但这不是疲劳的因素。买路透是生活乐趣,不中也开心。那你为何如此疲劳,睡不着?去旧金山走了很多路,又挤地铁,平时车开多了,体力不支。
   
   (2012/8/6 JINGWA)
   
   看奥运,女子平衡木的铜牌本属罗马尼亚,但是,美国太霸道了。选手的分数根本应该排行第四,美国教练当场发火,吵了一阵,铜牌就归美国了。可怜的罗马尼亚选手,2004年奥运金牌得主却眼巴巴的忍气吞声地下去了。轮到自由体操,同样这两个选手在竞技场上较量,罗马尼亚跳得比美国选手好,毫无瑕疵可言,而美国选手却有一点小小的闪失,但罗马尼亚分数却比美国低。这点让我大跌眼镜。罗马尼亚选手望向银幕的一霎那也感到奇怪。结果美国得了金牌。我为中国队感到高兴。一整天金牌榜居首位。我一听到美国的NBC电视台说美国的什么选手是“UNDEFEATED”时,浑身不舒服。这是体育,不是打仗。
   (2012/8/7 JINGWA)
   
   没睡好,疲劳。但是,又高兴。像过着拉丁人的狂欢节。看完奥运,跑到院子里看前些日子种的荷兰豆苗,它们都长高了。希望它们努力往上爬,爬到竹架上。然后攀爬到我睡房的窗户上。这样,它们会鞭策我,也努力往前走。我是个不往后看的人,我的脚永远向前迈进,不管多远,那是我的理想。我就是绕着这样的理想,在每个关键时刻度过难关,挺过艰辛,最后回到最新的起点上。这也是我的体育精神。我将持续不懈。(2012/8/8 JINGWA)
   
   人在挑战自己的过程中,会出现很多意想不到的失误。奥运健儿也一样,在平衡木上摔下来,在吊环时失手忘了动作,在体操时出界,在开球时力气不够球不过网,或者太大力失分,这也是人在成长中会犯下的不可预料的,我们只能称之为失误。即使如此,体育精神才是延续文明的重要因素。不是输赢,更不是抵制对手。而是带着这种文化,继续传播,让它永恒地发亮。因此,一枚金牌的真正市场价值,只不过600美元。但,仅仅为了这600美元的价值,恐怕没有人会花去四年,甚至更多的时间去赢得掌声。
   (2012/8/9 JINGWA)
   
   在所有体力劳动者中,运动员最具神彩。我在图书馆总是滔滔不绝地与同事之间交谈着奥运的战况。大部分人都不感兴趣,尤其年龄稍大点的女性。她们更多关注经济动态。比如欧债危机,比如华尔街股市的升降,比如医疗保险改革,比如远在野蛮地区的儿童妇女权益问题。虽然,这些人不关注体育运动,但是,值得关注的还真是那些围绕着人类生存问题的各种挑战。而奥运,只是一个狂欢节日。对于我,更是对于狂欢节与时间的挑战。这些只是个人的,而她们所关注的则是人类的。
   (2012/8/10 JINGWA)
   
   尤其美国人,枪支买卖合法化,枪杀事件不是发生在街头就是发生在校园。我们无法阻止暴力,因为,暴力的权力总是操纵在暴力者手上。美国,现在处于棘手的两难哲学挑战之中,那就是在枪支买卖自由与枪支使用不自由之间头痛。确实,枪支自由对人身安全造成了威胁,然而,道德有时候也不在执法者手上。我们既不能天真地认为道德总会落在每个执法者身上,也不能寄望每个持枪者都具有合理的理性。既然,执法与非执法者都同时拥有了枪支,他们也同时拥有了理性与非理性两种最大的可能。那么,这时候,执法者的非理性才有效地得到控制,因此,保障了非执法者的人身安全。但是,非执法者的非理性同样可以对非执法者与执法者造成人身安全的威胁。我们赖以生存的裁定合法与非法的媒介就是律法。在众多的执法与非执法者身上的暴力与权力的使用上,依赖的还可以是教育。但教育不能对暴力与权力加以制裁,教育有时也有正反两面。教育不一定全是正面的时候,教育起到的就是反效果。人的怜悯,有时候也不是先天也不是后天性的,这时候,人如何在丧失了暴力的环境中安定生存。只要一个族群,一个政体,一个社群,拥有了强制性的暴力权力,这个族群这个政体这个社群都不可能排除暴力的产生。因此,暴力权力也不仅仅只掌控在执法者手上,很多时候,而且它已经发生了,在街头或者校园。
   (2012/8.11 JINGWA)
   
   我告诉过很多与艺术有关的人,我是不喜欢毕加索的。从他的个人道德生命历史到他那缺乏人性亮点的作品都不是我能拥抱的。在抽象宇宙星象下,我喜爱康定斯基与布拉克甚于毕加索一百倍。但是,我会赞叹他的立体主义,真正的技巧,真正的对传统的颠覆。尽管,对现实主义的颠覆,毕加索不是第一人,他也不可能是第一人。因此,围绕着毕加索的立体主义的同时,塞尚的精神,康定斯基能够聆听的颜色是多么令人怀想。我,或者我们,不可能对毕加索像对塞尚那样,称之为“塞尚的精神”,我们只能称之为“毕加索的作品”。 一个成功的艺术家不一定就是能够引航人类走向精神救赎的伟大人物。真正的伟大,人与作品一样,充满人性。
   (2012/8/12 JINGWA)
   
   
   我对毕加索的情史就像对萨特与波伏娃的一样,感到头痛。这三者都不能在这方面给予我多少
   有用的字符。我只热爱他们那个时代的文化氛围。固然,这三者都是成功的,对于时代与他们
   自己都如此。我尤其头痛于阅读这方面的文字。就像我从来厌恶观看宫廷争斗的艳史一样。那是在屠杀我的时间。我不是个浪漫的诗人,作为不创作的闲人,我也不是浪漫的。浪漫对于我或许就是一个人或者两个人对环境的挑战。对于激情,我有的或许就是阅读,包括地理意义上的阅读。
   (2012/8/13 JINGWA)
   
   
   我在思考人类在空间与时间之间挣扎着生存的同时,从来没考虑过其他物体的存在比在时间与
   空间之间的挣扎更有存在意义的是什么。因此,我喜爱一个人坐在院子里晒太阳。我经常在想,
   阿尔的阳光今天是否依然?在这冷空气中的生物怪圈里头,只要一片叶子掉落,都比外面的声音来得有价值。我没丧失对人类情感的追求,我只是理解,那些游戏可以被重复操作,一个或者一千个结果都可以被预料。我对这样的游戏没兴趣。
   (2012/8/14 JINGWA)
   
   
   费南德的头像,这是毕加索立体主义创作的开始。但是,“立体主义”一词不是来自于像莫内的《日出》诞生了“印象主义”,而是布拉克的作品开创了立体主义这个颠覆了二十世纪的抽象流派。1906年毕加索认识一个重要的人物就是马蒂斯。1907年又认识了他的立体主义合伙人乔治.布拉克。这俩不管在立体主义的绘画理论还是选取题材上都几乎到了接近的地步。
   马蒂斯的野兽画法,后印象主义塞尚的几何形体都影响了毕加索与布拉克。但是,费南德的头像时期,确实是个好的开端。对于毕加索如此,但不知对于费南德自己是否如此。一个被评论家炒作多时的毕加索的女人,一个夹杂愚蠢与聪明,对艺术理解然而又被称之为无知的女人,这座头像的成功与否,对于费南德没有任何意义,但对于毕加索的艺术前程却相反。
   (2012/8/15 JINGWA)
   
   我没这种闲情,围绕在别人的餐桌旁玩别人的游戏。那些愚蠢的家伙以为搭上我就可以将游戏玩得更热闹是一厢情愿。我是个对时间极其自私的人。我每时每刻花掉的时间不是为了成就我自己就是为了取悦我自己。前者使我快乐后者也使我快乐。无聊乏味的那些可以得出一千个相同或者相反答案的游戏,我倒胃口,其实,我是不玩游戏的人。我只喜欢每天坚持做点有用的事情。就像每天坚持给我的荷兰豆苗浇浇水,看它们渐渐长高。这些事情与我的阅读习惯一样能使我健康。
   (2012/8/16 JINGWA)
   
   布拉克的《艾斯塔克的房子》,可以找到塞尚的影子。寻求几何形体在自然幻象中的变化是塞尚的精神。布拉克继承了这种精神。这一时期的毕加索,与他的《阿维农的少女》(Les Demoiselles d'Avignon)相比,他已告别了蓝色悲剧时期而转向粉色的摧毁传统的开始。《阿维农的少女》,表现的不是少女的美,而是挑战了传统的美学观念。毕加索展现的不是人体在画面中线条上的流畅与否,而是充分突出物体在三维空间里可以被分解,拆迁,以及重新组合的技巧。这种技巧在当时是空前的前卫。
   
   (2012/8/17 JINGWA)
   
   高更在塔希提岛上所狂热追求的是原始野性的美。而毕加索所追求的,尤其在《阿维农的少女》里,展现的却只是野性本身,通过表现这种病态的裸体的野性,从而讽刺了真正的美学。达到这个目的已经够狂野了。因此,高更的作品,他把原始的野蛮归类为可以替代传统美学的突破口,而毕加索要的只是结构上的技巧变化。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