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江中学子
[主页]->[现实中国]->[江中学子]->[(视频,图)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1]
江中学子
·解除软禁但仍受监控
·官员断言访民耗不过政府
·上海病友家属:我妈妈也在复旦五官科医院治病,双目失明
·两会期间再次被24h软禁
·解决方案一再反复
·官员玩“躲猫猫”
·江西宜黄县官员欲谋害访民母子(图)
·[图文]中共钳制网上言论欲将访民母子置于死地
·附文;变卖良田的黑幕
·江西宜黄县公安、便衣等严密监视(图)
·计生委(图)
·建设局(图)
·凤冈镇政府(图)
·中共拉拢收买邻居、低保户、失业人员等(图)
08-09年12月 租赁隔壁二楼麻将馆的张氏夫妇(低保户)监视邹引娇母子
·张氏(一)
·张氏(二)
·张氏(三)
·张氏(四)
·张氏(五)
·张氏(六)
·张氏(七)
·张氏(八)
·张氏(九)
·张氏(十)
·张氏11
08-10年3月 租赁隔壁杂货店的方氏夫妇(低保户)严密监视邹引娇母子
·方氏1
·方氏2
·方氏3
·方氏4
·方氏5
·方氏6
·方氏7
·方氏8
·方氏9
·方氏10
·方氏11
·方氏12
·方氏13
·方氏14
·方氏15
·方氏16
·方氏17
·方氏18
·方氏19
·方氏20
·方氏21
·方氏22
·方氏23
·方氏24
·方氏25
·方氏26
·方氏27
江西宜黄县凤冈镇工作人员袁氏夫妇严密监视邹引娇母子
·袁氏1
·袁氏2
·袁氏3
·袁氏4
·袁氏5
·袁氏6
·袁氏7
·袁氏8
·袁氏9
·袁氏10
·袁氏11
·袁氏12
·袁氏13
·袁氏14
·袁氏15
·袁氏16
·袁氏17
·袁氏(18)
黑社会青年余康华严密监视邹引娇母子
·余某1
·余某2
·余某3
·余某4
·余某5
·余某6
·余某7
·余某8
·余某9
·余某10
·余某11
·余某12
·余某13
·余某14
·余某15
·余某16
·余某17
·余某18
·余某19
·余某20
·余某21
·余某22
·余某23
·余某24
·余某25
·余某26
·余某27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视频,图)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1

背信弃义,邹怀刚侵占邹引娇房产

知法犯法,江西宜黄官员将错就错

   

   

附:

    邹怀刚在县城有二处房产,一处位于小南关19号,另一处也在附近(见图),房屋、店面总共几百平方米,除小部分房屋自己居住外,大部分已出租,租金可观。在邹引娇这几年上访期间,当局收买拉拢邹怀刚对付邹引娇,给了邹怀刚不少好处。邹怀刚家里彩电、冰箱、空调、电脑、太阳能热水器等一应俱全。邹引娇因上访成为当局重点监控和打击报复的对象,家徒四壁,四面漏风,与邹怀刚家相比,可谓天壤之别。

   
(视频,图)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1

   
(视频,图)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1

2012年10月19日江西宜黄土管局官员给出的处理方案

   
(视频,图)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1

   
(视频,图)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1

   
(视频,图)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1

石堤宽约4尺(1尺=0.333米),长将近二十米,面积约26㎡

   
(视频,图)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1

   
(视频,图)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1

    我是江西省抚州市宜黄县凤冈镇小南关19号居民邹引娇,女,1949年出生,十多岁随父兄学木工、雕刻、油漆手艺,68年下放宜黄县谭坊公社中渡大队大兴福生产队,73年与生产队签《搞副业合同书》(见图),以雕刻、油漆为业,工价1.65元/天(当时最高工价),所得收入全部上交生产队副业金300元/年及国家服务加工税,赚工分领口粮、多余工分年终换现金补贴家用。我76年结婚,婚后和丈夫李佑昌(黄陂农具厂工人,向厂里交钱后批准在外做事)一起做手艺,辛苦几年攒下一笔钱。弟邹怀刚高中毕业后分在县综合厂上班,收入微薄,不久和李金珠订婚。81年邹怀刚邀我一起去宜黄县城合买菜地建房,该菜地位于县城凤冈镇小南关,邹怀刚岳父李标奇屋旁。菜地靠流水坑处近二十米石堤早已坍塌,形成一陡坡,涨水时附近居民在低洼处放网捞鱼。我出320元,邹怀刚出200元,合买下菜地、一棵柿子树和两棵李子树后,邹怀刚要总面积的2/3,才亲笔写下一张“立约”(见图)。邹怀刚在菜地地势高处填土整平地基建房,靠流水坑地势低洼处留给我。丈夫和大弟邹怀光帮邹怀刚用板车运土填地基,建房时还帮忙做木工等活。邹怀刚建房系父母资助,建了一栋二层砖木结构房屋,之后又在房屋前加建了一间厨房,剩余几十平方米空地两家过路。合买菜地时邹怀刚出钱少,写“立约”时邹怀刚要总面积的2/3,所建房屋占地面积远超过“立约”约定的面积。

   
(视频,图)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1

    邹怀刚房屋竣工后,我夫妻俩准备了石料、水泥、木桩等材料,单独花钱请石匠王师傅砌石堤。菜地低洼处建房工程大成本高,为确保房屋质量,丈夫在流水坑里打木桩加固基脚,砌石堤时用混凝土浇灌,砌完石堤又花了几个月用板车运土升高整平地基,耗费了大量人力物力。丈夫又买了当时最好的青砖砌墙。我夫妻俩建了一栋二层砖木结构房屋。我房屋和邹怀刚房屋并排相连,邻居艾氏菜地(五十余平方米)位于我家房屋和邹怀刚部分房屋前。艾氏菜地北边是流水坑,南边是我两家过路空地,西边是我和邹怀刚房屋,东边是马路。85年我夫妻俩单独花120元买下艾氏菜地,又请王师傅砌了一段石堤,与之前砌的石堤相连,两段石堤总长将近二十米,二次砌石堤所用的石料堆满马路两边,邻居和行人见了都说是“砌长城”。填土升高整平地基后,我夫妻俩在菜地靠流水坑处建了一间29㎡平房,留下二十余平方米地皮,和过路空地合做两家共用院子。后来,我夫妻俩在马路边流水坑拱桥上用水泥砖另建了一间19.86㎡厨房。91年9月趁我夫妻俩没在家,邹怀刚、李金珠背信弃义,采用不正当手段申办房屋证件。县土管局、房管局官员玩忽职守,在未认真调查审定的情况下,违规办理了土地证(宜A国用91字第01647号)、房产证,将我夫妻俩辛苦建造的房屋登记在邹怀刚名下。96年因扩建马路,我家马路旁厨房和邹怀刚一间平房(位于马路边,91年后建,土地证上未标注)被拆除,县建设局邓副局长写字“因扩建公路需要,邹引娇同志家拆除房屋面积共计51平方米”(见图),未得补偿。厨房被拆除后,我花200元请县建筑公司张挥武察看现场,绘制施工图纸,在流水坑里打桩浇筑了三根钢筋混凝土支撑柱,拆了靠流水坑平房,跨流水坑扩建成一栋二层钢筋混凝土房屋。邹怀刚在平房拆除后,也将厨房拆除占用一半院子扩建了一栋二层钢筋混凝土房屋,之后又靠我家房屋墙壁占用另一半院子建了一间杂货店。

   
(视频,图)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1

   
(视频,图)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1

    《土地登记规则》第七十一条规定:“土地登记后,发现错登或者漏登的,土地管理部门应当办理更正登记;利害关系人也可以申请更正登记。”我与邹怀钢合买菜地建房一事左邻右舍都知道,房屋建成后,我家在此定居将近三十年更是有目共睹的事实。在我所有房屋建造过程中,邹怀刚、李金珠未出过力更未出钱。得知我房产错登在邹怀钢名下,我多次向县土管局官员反映,该官员说要邹怀钢亲自来签字。但邹怀钢不肯去签字,叫我低价卖给他,被我拒绝。96年扩建后,我和邹怀钢的房屋布局均发生改变,按规定应重新审批办证,但邹怀钢做贼心虚,不办新证,仍持旧证。李金珠多次造谣说我房屋是她的。近几年,宜黄县房价一路飙升,居高难下。我房屋位于宜河之滨,交通便利,开发升值潜力大。邹怀刚、李金珠对我房屋垂涎三尺。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宜黄县官员对我家这一带也虎视眈眈。当局多次指使李××、邹××、唐××等游说我:申购经适房;申请廉租房;去乡下、山坳里种菜养猪……当局还指使凤冈镇人民政府工作人员龚××(监控人员)在我家门前假装打手机,边来回走边大声说:“现在国家政策好,办养猪场政府一年补助二三千。”2009年一名县政府工作人员上门问我房产证件。2011年4月,我拿“立约”等证件到县土管局、房管局反映,要求办理更正登记,县土管局一名官员交给我一张《宜黄县土地使用权转让(过户)登记申请表》(见图)。申请表上写明“本表适用于因房屋买卖而使土地使用权发生转移的行为”。我提出我与邹怀刚不存在房屋买卖关系,不需要填此表,要求县土管局办理更正登记。这名官员置之不理。县房管局官员则说,要邹怀刚本人持身份证来房管局才能查询房产证档案。2011年9月10我在街上碰到县信访局罗文利局长夫妻,罗局长介绍说他妻子在县房管局工作。2011年11月26日,南门路居委会陈主任在省驻京点襄阳宾馆对我说:“你家房屋的房产证不是你的名,你有二个儿子,可以申购二套经适房。”2012年7月13日,罗文利局长接谈,我问:“县里为何多次派人游说我申请经适房、廉租房和骗我去乡下、山坳里种菜养猪,是不是要拆我家房屋,在拆前把我骗走?”罗局长起初否认要拆房屋,之后又说:“你家那一带位置好,黄金地段,开发的话对你们也好,拆迁时会和你们签协议,你们既能得到钱,又有新屋住。但是你家房屋的房产证不是你的名。”

    9月22日我将此文章在网上刊登,并提交省信访局网上信访。9月25日罗局长拿打印的文章怒气冲冲责怪我在网上写文章告他夫妻俩。罗局长捏造事实狡辩说:“你自愿将房产登记在邹怀刚名下,政府没有责任。”罗局长这一言论纯属强词夺理,文过饰非推卸责任。有李惠兰(见附文)撑腰,李金珠有恃无恐。尤其恶毒的是,李惠兰指使李金珠四处造谣说我母子俩像“刘癫子”,公然诋毁我母子俩名誉。10月4日我叫大弟邹怀光找邹怀刚来谈“房屋问题”。邹怀钢恼羞成怒,说他在网上(翻墙登陆海外网站)看了我的文章,责怪我把他写成了卑鄙小人。邹怀刚情绪激动,当众表示:“属于你的我不要,全部给你都行。写立约、证明、协议都可以,要我去土管局签名我也去……”我说只要把我应得份额归还我。我叫邹怀刚就我二栋房屋(前屋为二层钢筋混凝土结构,后屋为二层砖木结构)写一张证明,邹怀钢写了一张《证明》(见图)。

    10月8日省信访局网上信访做出如下答复:“邹引娇女士:您好!9月25日,省信访局网上投诉办公室转送了您的信访件,我县高度重视,县领导立即指示凤冈镇进行调查核实,现将调查情况答复如下:一、关于邹怀刚侵占你房产的问题。经调查核实,1981年你和弟弟邹怀刚合伙建房,在未办理建房手续的情况下,将房屋建好,属未批先建,故当时未取得房产证、国土证等相关证件。1991年你弟弟邹怀刚到县国土部门将合建的房屋办理了土地证和房产证。现你提出要办理更正登记,按照有关规定,需要你弟弟邹怀刚和你一起到相关部门共同办理。故你需要做通你弟弟邹怀刚的思想工作,然后一起到相关部门办理更正登记手续……”

    在事实面前和舆论压力下,10月11日邹怀刚拿土地证和我一起到县土管局地籍股办公室,在场的有章××(股长)、赵××、吴××等工作人员。邹怀刚拿出土地证,我拿出“立约”和《证明》一同交给赵××。赵××叫邹怀刚确认“立约”和《证明》系亲笔所写,并当众让邹怀刚在“立约”和《证明》上加按手印。邹怀刚叫赵××出具收到土地证收条,赵××不同意写收条叫我暂时保管土地证、“立约”和《证明》。10月18日县土管局地籍股工作人员赵××到我家实地测量土地面积,在两家共用院子里测量我单独向邻居艾氏购买的土地面积时,邹怀刚再次背信弃义,火冒三丈:“不要量,量什么棺材,量了我也不会签字。我晓得你会告状,你有本事去告我,我不怕你告……”邹怀刚自知理亏,却又出尔反尔,底气何来?原因主要有:一、有宜黄县凤冈镇人民政府“三把手”(党委副书记)李惠兰撑腰;二、我目前仍是当局重点监控和打击报复的对象,当局在此事上很可能会偏袒邹怀刚。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