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薄熙来有多少个好妹妹]
姜维平文集
·王建民能判刑吗?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徐才厚落马,王建民遭报复
·深圳,没有dad的父亲节
·习近平打老虎,何以步步升级?
·王建民被批捕,逃不过“口袋罪”
·习近平打老虎,一切都是铺垫
·记者刘虎获释,但愿是个信号
·徐才厚与周永康的结局
·王歧山打老虎,注意点策略
·周永康是怎么爬上来的?
·达赖喇嘛向习近平释放善意
·越狱谜团与司法腐败
·周永康前妻车祸死亡案必须彻查严办
·要警惕薄周余党的“断头蛇”咬人
·“漏网之鱼”,我想起了黑龙江的杨信
·释放王建民,救人也救己
·我建议学生们立即撤离
·爱财如命,守身如玉?
·重庆法院向“钱”看,激化社会矛盾
·范曾对习近平是虚情假意吗?
·梁振英给我的第一印象
·扑朔迷离的王建民案
·感恩节:失而复得的锁钥
·薄熙来的尾巴,钱锋的骗局
·周永康判死刑的可能性较大
·孙政才应把握机遇,平反冤案
·薄熙来把赵本山惯坏了
·可能重判,王建民案进一步升级
·薄熙来赃款应归还大连人民
·习近平打老虎,左右开弓
·韩正应对上海外滩踩踏事件负责
·新华社找到了回“家”的路?
·平反冤假错案,重在追究责任人
·重庆转移对“黑打”冤案的关注
·六人自尽,台湾监狱丢光了脸
·习近平下延川,但愿不仅是寒暄
·深圳王荣“勿忘我”
·王建民案,检察院退卷两次
·习近平下云南,14军终于被收编
·脸皮如牛皮,黄奇帆贼喊捉贼
·“死老虎”李铁映为何跳出来?
·孙政才为何“起个大早,赶个晚集”?
·“大骗子”黄奇帆的末日到了
·天下奇闻:黄奇帆骗术的微调
·黄奇帆“裸聊”,掉了底裤
·平反重庆冤案,应实行异地重审
·习近平提出的“四个全面”能实现吗?
·周强“知耻而后勇”
·重庆应把“打黑基地”当成反面教材
·黄奇帆谈法制,恬不知耻
·基辛格是美国的黄奇帆
·黄奇帆“裸聊”,掉了底裤(二)
·“四十万亩”不够,黄奇帆派特警打人
·孙政才窝囊,习近平急了
·王荣,慢慢地哭吧!
·周永康眼泪的“琥珀”
·抓捕江泽民,不要犹豫
·带泪的呐喊,习近平听到没有?
·拨开“郭文贵现象”的迷雾
·毕福剑骂毛,应当大力表扬
·律师李方平说,王建民曾绝食抗议
·纪念胡耀邦,习近平的明智之举
·王健民案庭审为什么要改期?
·薄熙来“黑打”第一冤案再审即将开局
·王歧山访问美国,小心有人暗杀
·我的老乡徐才厚
·我的老乡徐才厚
·习近平否定“唱红打黑”,意义重大
·凭什么要杀死孩子的父亲?
·立新照明,薛伟开辟新事业
·川渝群体事件井喷的真实原因
·习近平整治国安系统应从制度入手
·王歧山打老虎,张越,李承先急了
·又借550亿,黄奇帆的拆墙术
·狡猾的韩正,如何从踩踏事件中脱身?
·上海万人游行,韩正这下乐了
·索贿2000万,李承先徇私枉法
·霸道贪腐的“永州蛇”
·黄奇帆暗中操控,李俊企业遭围攻
·重庆公安帮倒忙,李俊小舅子跳窗逃生
·基辛格救不了郭文贵
·李方平说,王健民案增加新的罪名
·起诉《环球邮报》,陈国治角色错乱
·中国股市“超规则”游戏探秘
·华人房东聚会,搭建互助平台
·“踩高跷”炒股票,没有不跌倒的
·黄奇帆救股市,别搞笑了
·江派设局,习近平切莫进入陷阱
·周本顺被抓,习王再下一城
·菲律宾朋友的狂欢之夜
·不必判处林森浩死刑
·程慕阳案发回重审,因为鸟鱼相遇
·抓捕维权律师的原因和恶果
·河北官场继续地震,张越自杀未遂
·抓捕江泽民,不要犹豫(二)
·薄熙来余党反攻倒算,李俊企业发生血案
·天津大爆炸,李克强成了缩头乌龟
·薄熙来的幽灵与黄奇帆的骗术
·习近平阅兵,胡锦涛为何要发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薄熙来有多少个好妹妹


   姜维平
   
   9月28日,曾经位高权重,风度潇洒的薄熙来终于被“双开”,官方报道称,薄熙来“与多名女性发生或保持不正当性关系”。外界特别注意到官方用词寓意深刻,把薄熙来私生活的淫乱故事分为两类:“发生”与“保持”,通俗地讲,就是“一夜情”与“包二奶”这两大类。这一话题顿时成为网路热点。前几天,我应自由亚洲电台记者何平邀请,与贺卫方教授,学者高新一起讨论了这一话题,何平把它称为薄熙来话题的娱乐性, 这多少表现了人们普遍的“性趣”,带有调侃和嘲讽的意思,也许高级领导干部的私生活越隐蔽,老百姓的好奇心越重,流言也会越多,何况薄熙来成了众人瞩目的焦点,其实,对很多大连人来说,薄熙来究竟有多少个好妹妹,一直是有趣的话题。
   

   拉皮条发了大财
   
   大连服装节不是薄熙来搞起来的,但却是由他捧红的,90年代初,薄由宣传部长提升副市长,代市长,就把服装节前加了“国际”两个字,不仅邀请国内的很多明星到场,也邀请海外的主要是港台的歌星,影星,名模等云集滨城,这就为贪财好色的薄熙来提供了猎艳的舞台,他不放过任何一次群星璀璨,从中选美的佳机,这种情况据我所知,有两种情形,一种是他的老板朋友或下属官员为了巴结他,先诱骗或要挟某位女子,后来送上门来的;一种是他本人主动勾引,诱惑,暗示的,对方出于各种原因同意或半推半就的,由于薄的自身条件特别优越,还有一般贪官不具备的情形,很大一部分的性伙伴是自己主动攀上他的,用吴秘的话讲叫“一炮一个准”。
   
   那时,薄熙来一表人才,朝气蓬勃,在大连一言九鼎,前程无量,那些歌星,舞星,影星,球星对他投怀送抱,趋之若鹜,薄的秘书的电话都打爆了,有的人达到死缠烂打的程度,令其招架不住,刚开始,谷开来还有点吃醋,但自从“太阳雨事件”之后,就不再管他了,她以“红杏出墙”做回应,在律师所里吃“窝边草”,专搞“小帅哥”,自得其乐,他们夫妇达成默契,谁也不管谁,于是,薄熙来有了无数个“好妹妹”,有知情者说,多达上百人。
   
   在大连官场,商场,新闻界,有人常谈及薄熙来的妹妹,大连人喜欢台湾歌星孟庭苇的歌,借一句歌词说,“勃起来”到底有多少个好妹妹?不知道有多少,反正比历任官员都要多,多得像星星,永远数不清,但是,妹妹的特点是共认的:大都是名人和美女,他的几任秘书都为他拉皮条,先是车克民,后是刘某某,然后是吴文康,车秘书嘴紧心灵,安排最周全,他不仅给主子约名星,安排床铺,还精选安全套,做事之前要检查房间安全,测试有无针孔式摄像机,完事要善后,奉劝和威胁女子闭嘴,也常花钱打发耍赖的泼妇,等等,所以,从未出过被政敌偷录偷拍的事,;而吴秘书不同,他也胆大心细,但满嘴胡咧咧,一边帮助薄联系“情况”,一边背后乱讲,有时薄的情人太多,忙不过来,他也从中劫一炮,事后还振振有词地说,他是“傻大个”,“小弟弟”太小,官场人听了,一笑置之。大连人开放,不以情人论短长。有时吴也花钱摆事,帮助薄安抚了不少纠缠不休的妹妹。
   
   吴和车都有经济头脑,“拉皮条”赚了大钱,因为上有所好,下有所送,许多老板知道薄贪财好色,就主动介绍美女和名星给他,薄过着封建帝王三宫六妾的生活,那些轻浮的美女为了上位,也有求于他的秘书,使用各种手段打通关系,久而久之,人们都知道了,见怪不怪,钱色搅和在一起,出了很多故事,薄熙来秘书把这事当成无本之利,多年下来也发了大财。吴文康贪污受贿上千万,车克民的私人名下房产也数千万,而且也仿照薄熙来包养众多情妇,有的是公共情妇,和薄一起用,薄也不在乎,笑着说,俺们都是连襟。车克民仿照薄找小姐离了婚,而吴则是“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免得家人盯着,他索性把妻小安排到美国定居,薄说这样最好。
   
   有人真的爱上了他
   
   据报道,9月28日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上,薄熙来的情色、贪腐档案摆在与会者面前,在这些档案中,记载了薄熙来和多名电视台女主持人、影星的性关系,其中包括央视多位著名女主持人、大连和其他几家电视台的多名女主持人、多位著名影视明星。据我所知,薄熙来几乎囊括了所有的当时正红的电影电视明星,这种说法确有,但有点夸张,不过他不放过任何一个“打炮”的时机,每年服装节过后,大连都留有一个常设机构,用于下一年度的同样活动的组织和策划,一些急于出名的女子,为了出名和露脸,或为了赚钱,也主动巴结薄熙来,因为他不饮酒,不打牌,不吸烟,也不爱赌,就是好色,而且喜欢性欲强的美女,故正中下怀,薄玩了成百上千的名星,有一回服装节的几个女主持,都被他干到床上去了,其中两个还争风吃醋呢,薄有点烦恼,说,女的就这么骚啊,都给我滚! 她们听了不敢再闹,因为一年一度的名利场,可不能错过,何况每回荷包都装得满满的。
   
   知情者说,有一个原籍山东的名星,和薄熙来好了几回,起了感情,真的想嫁给他,就在床上运动之后,又哭又闹的,非嫁不可,薄熙来没办法,又哄又骗的,也搞不定,还是吴秘书出面,设圈套,把她与另一导演的丑闻录下来相威胁,又给了一笔钱,此事才了结,那名星还出版了一本书,描写了他们的感情生活,委婉地讲了心路历程,许多大连知情者读过该书都说,好感动啊,可惜薄熙来是陈世美,连李雪峰的爱女都不放在心上,就别提那些水星扬花的明星了。大连人骂人狠,说薄熙来“拔吊忘情”。
   
   富丽华有一个淫窝
   
   薄熙来“泡嫚”比较小心,虽然依靠家庭背景,他有侍无恐,但也低调行事,他一般在周六或周日,独自一人,夹个黑色皮包,行色匆匆地去大连富丽华酒店某房间,那是大连市商委下属的公有制的五行级酒店,他任命总经理一棰定音,过去是张某桥,后来是田某某。不仅因为其妇是商委主任刘某,而且他还在市政府办公厅工作过,是薄信得过的下级,他对薄言听计从,官员们常说,谁不知道“勃起来”啊,给他找女人是工作最重要的一部份,于是,田经理给他精心安排了标准间,不豪华,也不招眼,但金屋藏娇,不是女公务员,就是歌星,影星和名模,大连金石滩服装模特学校的校长于某就是其中的一个,每周一换,薄市长笑着说,这是“每周一歌”,薄熙来是来唱歌的,如果赶上忙,田老板就电话问,今天不唱歌了?。。。。。。
   
   每当去富丽华酒店,薄绝对不坐公务车,现搭出租,司机认出他,与他打招呼,他不回答,到了地方就走,也不给钱,司机也不计较,因为他只坐蓝灯的士,它是国营的,总经理林某是其死党,与其有承诺,他只管坐,林某开会说了,薄市长是明查暗访,选谁的车都求之不得,经济损失过后补,领导的事最大。其实,林某心里清楚薄的爱好,他也学习“勃起来”,到辽宁省电视台做了一个节目,就和某主持人勾搭上了,闪电般地与原配离婚,和电视明星新婚,在大连海边定居下来,过着纸醉金迷的生活,人们都说他是薄熙来的徒弟。
   
   据称,薄熙来去酒店夹得皮包,又破又旧,黑色的,带折子,但每次都鼓鼓囊囊的,薄在里面装几万块,每次打一炮,立即给钱,他从不亏人情,美女都说他出手大方,这是小费,他不在乎,他还为20多个“二奶”买了房子,车子,地点遍及全中国,有北京,上海,大连,深圳,沈阳,等等,大连杂技团的名演员杨某,就是薄在北京给买了一套高档公寓的,她靠上了薄之后,就辞去了工作,专去北京陪他,有几年,谷开来住在英国,和海伍德度蜜月,薄熙来在国内,左拥右抱,太阳每天都是新的,他们都很“性福”。不过,薄熙来担心政敌算计他,故富丽华酒店的视频录像,他亲自下令消抹一部份与己有关的,所以,等今年出了事再找相关证据,的确比较难。
   
   棒槌岛的“小棒槌”
   
   大连棒槌岛是另一个属于薄熙来的“炮楼”,不仅地处海边,比较僻静,而且有围墙,有武警把守,他很放心,所以,归市政府交际处管理的这家酒店,也被薄熙来私占,他一般不用专车携带女子进入,那样太扎眼,容易留下把柄,他惯于就地取材,每当雄心萌动,他就去棒槌岛过夜,自有马仔给他安排“绣花枕头”,由于那里美丽的女服务员多,薄随心所欲地玩,玩出了几个“名服”,有的薄给调动了好工作,有的改“工”为“干”,有的私下买了公寓,久而久之,为了物质利益,众多女孩主动靠近薄熙来,他不以为奇,自己是红后代,革命江山是父辈打的,钱是自家的,色也是自家的,“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
   
   但他的隐私秘密也逐渐暴露了,虽然他“性”趣盎然,但天生“傻大个”,阳具小,被他玩过的一个台球室的女孩嘴碎,到处讲,说他是棒槌岛的“小棒槌”,于是,这故事传开了。大连开发区某公司经理知道内情,说,薄熙来贪财好色,每次出差回大连,不是先回家,而是先去棒槌岛找小姐,但家把式不太好,以数量为主,美女如云,但性伙伴评价不高,我问怎么不高?他笑了,说,小棒槌呗。因此,薄的马仔到处给他找药品,也找肾保健的按摩师,但一按就更纵欲,更泄怠,他一直没治好阴茎小的毛病。“小棒槌”的帽子没脱掉,不耽误他忙乎。
   
   经常有孩子来认爹
   
   薄熙来当政大连八年,艳福不浅,光身边的女秘书,就睡了个遍,他给打字员李某调动了工作,还改变了身份,另一个女秘还打过胎,他老公差一点要杀她,多亏吴秘书软硬兼施,花了点银子,才平息了故事,最头疼的是,市政府门前时有身份不明的小孩来找薄熙来,说是认爹,有的说是在金县时,他妈是宾馆女服务员,薄熙来年轻气盛,播下情种就忘了,但孩子是种子发的芽,有的眉眼像薄呢,对此,吴秘书不胜其烦,一律拒之门外,纠缠不休的,就又吓又哄,平息了好几起,吴对朋友说,也不带套,这事多麻烦啊!
   
   据大连新闻界的知情者说,90年代初的某一天,有一个风韵犹存的女子带领一个小男孩来市政府找薄,说她是金州三里堡的,1985年与薄在公社的小学校相识,两人有了一夜情,不想怀了孕,她没告诉薄,也没告诉丈夫,就生下了大儿子,近些年老公死了,生活有点困难,就想起找他,曾给市长写过信,但是秘书先读的,自然,当女人带子站在门前纠缠时,秘书不感到奇怪,对她说,李望之是他亲儿子,他都不管,何况是你们?女人不知道李的故事,问,他忘了,我没忘,光想过瘾,不承担责任,这不是男人!吴秘书看有人围观,恐吓她说,你再闹,把你抓起来,于是大家一哄而散了。另一个官员说,那几年来找事的女的和孩子不少,谁知真假呢。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