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为什么文强的儿子不敢为父亲下葬?]
姜维平文集
·如果每个公民都象杨立才
·中国进入了“准”军阀割据时代
·辽宁足坛扫黑,薄熙来是黑老大
·李长春真的要善待记者吗?
·叶挺之子去重庆,为何没有悟性?
·笑看上海官员的精彩表演
·李庄被判刑的惨痛教训
·拘押赵达功表明北京的严冬进一步降温?
·狱中长诗节选(第一至第九节)
·关于刘晓波坐牢的几个问题
·薄熙来贪腐大智慧
·从李鹏寄贺卡看中共高层新动向
·中南海叫薄熙来走丢了?
·盲人坐牢,令人发指
·汪洋的中式服装与薄熙来的生活照
·胡锦涛的微博能起什么作用?
·温家宝,请转告你的妈妈
·重新解读薄熙来的“十大新语”
·从廖亦武出境受阻谈起
·薄熙来有女家不安
·薄熙来夫人急流勇退了吗?
·中纪委忽然抄了重庆的老巢?
·重庆发生天灾,薄熙来在做什麽?
·中国作家对薄熙来应当保持警惕
·矿难不断的中国,滑向何处?
·薄家父子骗钱追记
·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们的孩子?
·杨佳,胡佳,哪个人佳?
·但愿高智晟很快将获准离境
·作协与记者,谁应当道歉?
·文强判死求生的路径在哪?
·亦谈薄熙来的“五子登科”
·面对孩子的遭遇,我们夜里怎能安眠?
·温家宝挂起了风向标?
·戳穿薄熙来“为穷人造房”的骗局
·薄熙来传
·《薄熙来传》之二
·姜维平自传《欲加之罪》即将出版/诗泰丽
·薄熙来其人(二)
·薄熙来其人(三)
·薄熙来其人(四)
·薄熙来其人(五)
·薄熙来其人(六)
·薄熙来其人(七)
·香港文汇报内幕之一、二
·《文汇报》记者与中共高官——香港《文汇报》内幕之三
·香港文汇报内幕之四:哭天抹泪,真是省委书记二奶?
·《文汇报》内幕之五:张浚生与四家左报
·薄熙来大搞形象工程广受指责
·小乔受到冷遇和中国外交官挨打
·但愿王志有点记性
·姜维平:但愿王志有点记性
·六四,必须要打开的中国“死结”
·怀念一个死去的人:宋美香
·深圳卫视事件的思考与分析
·塔上的“和谐社会”还能支撑多久?
·薄熙来公开对抗李克强
·胡锦涛向加拿大应当学习什么?
·胡锦涛到访,加拿大发生了地震
·胡锦涛,请你建立反腐海外调查中心
·骗了我父亲,别想再骗我们
·多伦多骚乱使胡锦涛沾沾自喜吗?
·重庆女骑警,薄熙来的秘密武器?
·邓朴方下重庆,薄熙来与其冰释前嫌?
·文强的今天是薄熙来的明天
·解读关于文强死前的一篇报道
·黄奇帆揭了共产党的老底
·王岐山下重庆,千万小心点
·中国走错了方向
·解读关于文强死前的报道(二)
·从济州岛购房热看中国高官被抢
·江泽民薄熙来敲诈勒索追记
·薄熙来国防动员用意何在?
·胡锦涛为何匆忙授军衔?
·余杰是温家宝最好的朋友
·中国的变局已不可避免
·“土地换户口”是重庆农民的陷阱
·“大骗子”养的“小骗子”
·从美国人脱裤子看中共官员审报财产
·梁洁华痛斥薄熙来
·李长春下重庆,薄熙来攻关大决战
·学习蒋经国,中国才有出路
·由深圳庆典红包想到的
·从胡锦涛庆典讲话看中共的困局
·自杀,下跪与站起
·王珉看透了薄熙来的底牌?
·我为刘晓波获奖鼓与呼
·保卫黄河,还是保卫薄熙来?
·薄熙来上到天津,到底要取什么“经”?
·中国矿工死于傲慢与冷漠
·习近平晋升有利于中国平稳改革?
·温家宝为什么不给刘杰作主?
·警察堕落成了地方武装?
·女市长的选票和刘局长的屁股
·堵住家门的中国没有前途
·李刚的爸爸是制度
·薄熙来策划了对我的四次暗杀?
·胡锦涛阻碍政改,温家宝奋力突破
·薄熙来渲染物价,煽动社会动乱?
·《重庆晚报》挑战王立军“双起”说
·邢老太断指,政府扯碎了民众的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为什么文强的儿子不敢为父亲下葬?

   
   姜维平
   近日有媒体报道说,原重庆市司法局局长文强家属,也已收到官方退还的两套房子,“一套老宿舍,另一套清水房。”文强儿子文伽昊表示,文强于2010年7月被执行死刑,至今已经两年,骨灰原计划与逝去的父母同葬于歌乐山,但迟迟“不敢下葬”。文伽昊透露,文强骨灰目前仍安放在殡仪馆,“就一个骨灰盒,没有姓名,没有照片。”文伽昊称,父亲去世后,他找工作屡屡受创,好不容易找了一位女朋友,结果对方父母闻知他是文强的儿子,便勒令分手。这种遭遇颇为类似文革中我经历的事,时间过去40多年,中国还能出现薄熙来和文强这样的人,真是民族的悲哀,人类的耻辱。
   如同一场噩梦,就在我们每一个人眼前掠过,两年前是文强被薄熙来抓捕,王立军在其临死前奉命去密谈,什么密谈,还不是交易?当时我写过几篇文章,质疑他们一对一谈话的违规行为,有读者斥我是为贪官辩护,但如今,王立军身陷囹圄,没有步文强而去,却也身败名裂,如果说是其蒙冤勾魂,夸张了些,但说干部体制使他们轮回,倒却有依据,比较文强与王立军的贪腐金额是非常简单的数学题,但制度上的弊端少有认同,官员内斗成了反腐的利剑,一党独大形成了贪腐成风的背景,假如暗斗变成明争,也许还会有类似的悲剧,但人民的选票却会对其加以抑制。至少王立军与文强的密谈内容可以即时公开,接受群众监督。
   我不了解文强,也没看过法院有关他的卷宗,但判决书说他索贿受贿了1211万元,还强奸了一个大学生,前者我相信了,这种体制没有约束,干部不贪不占的人太少,只是数额和情节认定的问题;后者我心里存疑,依据国内的社会风气和官场潜规则,文强不必强奸,美女多如牛毛,为了利益交换,还不投怀送抱?如果真的强奸了,那被害人在哪?至今秘而不宣,也没当时举报,显然是顺奸后翻脸的,薄熙来为了用文强之死吓傻公检法,就找了个弱女子当枪手,果然枪没响,一只毒针就使文强和重庆的公检法司都倒下了,从此仆俯在薄熙来的脚下,他可以欲所欲为。


   
   据2010年9月《重庆日报》披露,重庆“打黑”共摧毁14个重大黑社会性质组织,立案侦办涉黑涉恶团伙364个,查扣涉案资产29亿元。当时,重庆不仅三个最富有的民营企业家陈明亮等人,在打黑中倾家荡产,家破人亡,还有一大批次富有的私营企业主也在打黑中入狱判刑。《财经网》转述多名涉黑企业家亲属的说法,“打黑”期间,他们的财产从查封到拍卖,身为当事人都无从了解处置的程序和结果。今年7月7日,国内著名律师斯伟江在微博上报料说,按法律规定,国库是唯一有权接收被执行民企财产的主体。但黎强案中,被执行的财产却直接划入了重庆市巴南区政法委的账户。这充分说明,薄熙来是用文革运动式的办法打黑和反贪的。文强案也是典型的一例。
   文强的儿子之所以至今不敢为其父下葬,还有其他的找不到工作和女友的经历,都显示了薄式黑打反贪的社会基础是深厚的:很多中国人骨血里沉淀了阶级斗争的思维定势,而且期待一位包青天,但无知的重庆人看不透薄熙来的真面目,他是比文强贪婪百倍千倍的大贪官,靠大贪抓小贪而欢呼雀跃,到头来不过几年就幡然猛醒,原来,最大的黑社会不是那14个民企,而是以薄熙来为首,由谷开来,张晓军,王立军,郭维国等人组成的贪腐杀人集团,最大的贪官不是文强,是薄谷夫妇。试问,文强的儿子既没在海外定居,也没办自己的公司,他的太太也没有企业,更没有杀人,你说谁是贪官?正是中共惯于说谎的媒体不断洗脑,把重庆人洗成了傻子,至今还在恨文强而不恨薄熙来,因为他是高官和红二代,他的触目惊心的“贪腐王国”急需海市蜃楼的遮掩,一切还在走程序,而民间对其贪腐的积怨还没爆发,有权势者就害怕了,薄家的贪腐数额已经达到必须缩水报道才可以安抚民心的程度,可以想见中国的政局是多么诡异和危险。
   我时常想,官员们为什么在位时,明知任期是有限的,早晚要下台,有的年事已高,离死不过一厘米,却没有一点悟性,不思考制度变革,却贪得无厌,给对立派留下整肃自己的利剑,仿佛一切都是身不由己,原因何在呢?如同文伽昊不敢为其父下葬,还得从制度上找原因,人性都是贪财好色的,男女皆然,古今中外莫不如此,不能靠自觉,只有靠制度的约束。文强没把握住自身,王立军,薄熙来都是这样,多年的愚民政策造成了老百姓的盲从,官员利用这种情绪打倒了政敌,也埋葬了自己。
   好在即将上任的第五代领导人有点奇特的切身经历:习近平的父亲惨遭过文字狱,李克强下过乡,他们感同身受,知道民间疾苦;刘源有过类似文伽昊的故事,但刘少奇没贪什么,不是不想,那时也没钱可贪;等等,但愿他们别好了伤疤忘了疼。假如,他们重用令计划是为了预示统战工作的新局面,在接见马英九时承诺,中共允许国民党在内地发展党员,建立支部,公开活动,国共两党变以往的合作与翻脸,为竞选和双赢,那么,大规模的走马灯式的贪腐轮回和黑帮暗斗还会有吗?文强,王立军,薄熙来之类的人物还会有吗?
   从这个意义上讲,人民苦等习近平再现有点道理,是的,不能再等了,我十岁时就饱览了文革时文伽昊式的悲剧,面对他不敢为父下葬的惨剧,我不能掩目而绕道,我想说,真的太痛心,太失望,既使是贪官,也不应当11个月就杀死,更不能破坏异地审理的程序;既使是贪官的家属,也不应当受到社会的歧视,何况有些情节至今存疑。中国的官员为什么不争气,为什么不努力把国家搞成一个民主与法制的国家,以保护子孙后代?相反地却在短暂的任期内发疯式地捞钱,捞了也没空花,只是当个数字存在那里,或者通过子女转移到海外,一面骂美国等西方国家是敌对势力,一面把钱送给人家赚,结果把脚下掏空了,只留下民众革命的干柴烈火,这真是作孽,究竟是为了什么?
   2012年9月15日于多伦多大学梅西学院。
   自由亚洲电台10月3日首发
    姜维平狱中回忆录《活人墓》即将出版,已汇款的读者请耐心等待,尚未汇款的不要再汇,等新的销售方式确定再议,作者联系方式,邮箱:
   Jiang Wei Ping
   5576 Yonge Street
   PO BOX 10024 Yonge & Finch PO
   North York ON m2n 0B6
   电邮jwpjiang@gmail.com
   电话647---763---6898
   

此文于2013年04月06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