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为什么文强的儿子不敢为父亲下葬?]
姜维平文集
·张德江拉开平反冤假错案的架式
·富彦斌案,又一个解开的薄家钱袋子?
·英国商人海伍德是怎么死的?
·胡锦涛力阻薄熙来意义重大
·薄熙来会判刑吗?
·重庆曾智强是“黑老二”吗?
·陈德惠律师怒斥薄熙来
·薄熙来像冰雕正在融化
·应当叫陈光诚任中国残联主席
·谷开来精神有问题吗?
·赵长青再为李修武喊冤
·重庆罗淙进京聘律师申冤
·日本媒体刊发假消息目的何在?
·狱中书信揭秘重庆打黑091
·汪洋是中国棋局的一枚棋子
·张德江,在等什么?
·习近平,准备好了吗?
·李俊回家,会判刑吗?
·处理薄熙来,不能心慈手软
·拘捕和引渡多维尔意味着什么
·宇田川敬介的谎言失败于细节
·吴文康是一个大贪官和裸官
·乌小青的幽灵
·方竹笋申诉获胜意义重大
·王立军心腹王智被双规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
·重庆公安公开抵制张德江
·重庆法院讲政治,还是讲证据?
·金马大厦被炸毁背后的秘密
·谷开来是一个爱说谎的女人
·成城是薄熙来的戴笠
·什么比惩罚谷开来更重要?
·薄家攻防战略是如何转换的?
·三十年后来相会
·转发《姜维平在多伦多》
·章子怡为何在洛杉矶起诉媒体
·假如谷开来的老母是这样的
·假如谷开来的老母是这样的
·庭审应当传讯薄熙来
·由庭审看谷开来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一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二
·庭审的谷开来不是替身
·薄熙来案正在走程序
·别倾斜,中国律师第一柱
·为什么薄熙来王立军不出庭作证?
·我不知道大连尸体加工厂的事
·薄熙来不可能卷土重来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三
·周福仁的教训是什么?
·谷开来判死缓的几个原因
·手表局长的最后一次微笑
·审判王立军剑指薄熙来
·中南海高官下基层,海外舆论推着走
·张德江被蒙在鼓里
·奇怪:北京晚报第一次公开提到姜维平的名字
·由王立军案庭审细节看薄熙来命运
·借反日示威,为薄熙来翻案不能得逞
·薄熙来露出真面目
·令计划调动的另类解读
·薄熙来残余势力的最后一搏
·重庆法院继续制造黑打冤案
·薄熙来可能判处死刑
·为什么文强的儿子不敢为父亲下葬?
·打砸抢烧的暴行不是爱国
·谁怕薄瓜瓜的威胁?
·薄熙来的公开信是伪造的
·薄熙来有多少个好妹妹
·专案组成了董事会
·电视片纪录片《薄熙来》即将问世
·电视纪录片《薄熙来》即将问世
·薄熙来比四人帮的下场还惨
·大爱无疆,我对习近平的期待
·李俊案何以震惊胡锦涛?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2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3
·姜维平答香港《开放》杂志记者问
·薄熙来谋杀韩晓光之一
·薄熙来谋杀韩晓光?之二
·令计划应力推中国进步
·从习开始,中国进入知青时代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4
·习近平开启政改大有希望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5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6
·李俊说,习近平使他看到了回家的希望
·为寻找温暖的孩子流泪
·继续黑打抢钱,李剑铭与孙政才对着干
·郑义强慌了,薄熙来后院暗潮汹涌
·重庆高院将重审彭治民案与黎强案
·天高皇帝远,习近平救不了李老板?
·方海洋是薄熙来的“跟屁虫”
·习近平的“新开拓”是指什么?
·黑打抢钱,李剑铭对抗孙政才
·李俊给服刑的员工涨工资
·薄熙来打不赢悲情牌
·王歧山讲人话,何以震惊天下?
·孙荫环,是一个有爱心和良知的亿万富豪
·李剑铭灭亡前的猖狂一跳
·重庆法院的霸道和傲慢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为什么文强的儿子不敢为父亲下葬?

   
   姜维平
   近日有媒体报道说,原重庆市司法局局长文强家属,也已收到官方退还的两套房子,“一套老宿舍,另一套清水房。”文强儿子文伽昊表示,文强于2010年7月被执行死刑,至今已经两年,骨灰原计划与逝去的父母同葬于歌乐山,但迟迟“不敢下葬”。文伽昊透露,文强骨灰目前仍安放在殡仪馆,“就一个骨灰盒,没有姓名,没有照片。”文伽昊称,父亲去世后,他找工作屡屡受创,好不容易找了一位女朋友,结果对方父母闻知他是文强的儿子,便勒令分手。这种遭遇颇为类似文革中我经历的事,时间过去40多年,中国还能出现薄熙来和文强这样的人,真是民族的悲哀,人类的耻辱。
   如同一场噩梦,就在我们每一个人眼前掠过,两年前是文强被薄熙来抓捕,王立军在其临死前奉命去密谈,什么密谈,还不是交易?当时我写过几篇文章,质疑他们一对一谈话的违规行为,有读者斥我是为贪官辩护,但如今,王立军身陷囹圄,没有步文强而去,却也身败名裂,如果说是其蒙冤勾魂,夸张了些,但说干部体制使他们轮回,倒却有依据,比较文强与王立军的贪腐金额是非常简单的数学题,但制度上的弊端少有认同,官员内斗成了反腐的利剑,一党独大形成了贪腐成风的背景,假如暗斗变成明争,也许还会有类似的悲剧,但人民的选票却会对其加以抑制。至少王立军与文强的密谈内容可以即时公开,接受群众监督。
   我不了解文强,也没看过法院有关他的卷宗,但判决书说他索贿受贿了1211万元,还强奸了一个大学生,前者我相信了,这种体制没有约束,干部不贪不占的人太少,只是数额和情节认定的问题;后者我心里存疑,依据国内的社会风气和官场潜规则,文强不必强奸,美女多如牛毛,为了利益交换,还不投怀送抱?如果真的强奸了,那被害人在哪?至今秘而不宣,也没当时举报,显然是顺奸后翻脸的,薄熙来为了用文强之死吓傻公检法,就找了个弱女子当枪手,果然枪没响,一只毒针就使文强和重庆的公检法司都倒下了,从此仆俯在薄熙来的脚下,他可以欲所欲为。


   
   据2010年9月《重庆日报》披露,重庆“打黑”共摧毁14个重大黑社会性质组织,立案侦办涉黑涉恶团伙364个,查扣涉案资产29亿元。当时,重庆不仅三个最富有的民营企业家陈明亮等人,在打黑中倾家荡产,家破人亡,还有一大批次富有的私营企业主也在打黑中入狱判刑。《财经网》转述多名涉黑企业家亲属的说法,“打黑”期间,他们的财产从查封到拍卖,身为当事人都无从了解处置的程序和结果。今年7月7日,国内著名律师斯伟江在微博上报料说,按法律规定,国库是唯一有权接收被执行民企财产的主体。但黎强案中,被执行的财产却直接划入了重庆市巴南区政法委的账户。这充分说明,薄熙来是用文革运动式的办法打黑和反贪的。文强案也是典型的一例。
   文强的儿子之所以至今不敢为其父下葬,还有其他的找不到工作和女友的经历,都显示了薄式黑打反贪的社会基础是深厚的:很多中国人骨血里沉淀了阶级斗争的思维定势,而且期待一位包青天,但无知的重庆人看不透薄熙来的真面目,他是比文强贪婪百倍千倍的大贪官,靠大贪抓小贪而欢呼雀跃,到头来不过几年就幡然猛醒,原来,最大的黑社会不是那14个民企,而是以薄熙来为首,由谷开来,张晓军,王立军,郭维国等人组成的贪腐杀人集团,最大的贪官不是文强,是薄谷夫妇。试问,文强的儿子既没在海外定居,也没办自己的公司,他的太太也没有企业,更没有杀人,你说谁是贪官?正是中共惯于说谎的媒体不断洗脑,把重庆人洗成了傻子,至今还在恨文强而不恨薄熙来,因为他是高官和红二代,他的触目惊心的“贪腐王国”急需海市蜃楼的遮掩,一切还在走程序,而民间对其贪腐的积怨还没爆发,有权势者就害怕了,薄家的贪腐数额已经达到必须缩水报道才可以安抚民心的程度,可以想见中国的政局是多么诡异和危险。
   我时常想,官员们为什么在位时,明知任期是有限的,早晚要下台,有的年事已高,离死不过一厘米,却没有一点悟性,不思考制度变革,却贪得无厌,给对立派留下整肃自己的利剑,仿佛一切都是身不由己,原因何在呢?如同文伽昊不敢为其父下葬,还得从制度上找原因,人性都是贪财好色的,男女皆然,古今中外莫不如此,不能靠自觉,只有靠制度的约束。文强没把握住自身,王立军,薄熙来都是这样,多年的愚民政策造成了老百姓的盲从,官员利用这种情绪打倒了政敌,也埋葬了自己。
   好在即将上任的第五代领导人有点奇特的切身经历:习近平的父亲惨遭过文字狱,李克强下过乡,他们感同身受,知道民间疾苦;刘源有过类似文伽昊的故事,但刘少奇没贪什么,不是不想,那时也没钱可贪;等等,但愿他们别好了伤疤忘了疼。假如,他们重用令计划是为了预示统战工作的新局面,在接见马英九时承诺,中共允许国民党在内地发展党员,建立支部,公开活动,国共两党变以往的合作与翻脸,为竞选和双赢,那么,大规模的走马灯式的贪腐轮回和黑帮暗斗还会有吗?文强,王立军,薄熙来之类的人物还会有吗?
   从这个意义上讲,人民苦等习近平再现有点道理,是的,不能再等了,我十岁时就饱览了文革时文伽昊式的悲剧,面对他不敢为父下葬的惨剧,我不能掩目而绕道,我想说,真的太痛心,太失望,既使是贪官,也不应当11个月就杀死,更不能破坏异地审理的程序;既使是贪官的家属,也不应当受到社会的歧视,何况有些情节至今存疑。中国的官员为什么不争气,为什么不努力把国家搞成一个民主与法制的国家,以保护子孙后代?相反地却在短暂的任期内发疯式地捞钱,捞了也没空花,只是当个数字存在那里,或者通过子女转移到海外,一面骂美国等西方国家是敌对势力,一面把钱送给人家赚,结果把脚下掏空了,只留下民众革命的干柴烈火,这真是作孽,究竟是为了什么?
   2012年9月15日于多伦多大学梅西学院。
   自由亚洲电台10月3日首发
    姜维平狱中回忆录《活人墓》即将出版,已汇款的读者请耐心等待,尚未汇款的不要再汇,等新的销售方式确定再议,作者联系方式,邮箱:
   Jiang Wei Ping
   5576 Yonge Street
   PO BOX 10024 Yonge & Finch PO
   North York ON m2n 0B6
   电邮[email protected]
   电话647---763---6898
   

此文于2013年04月06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