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诺贝尔与文学及其他]
石三生
·人民日报敢不敢与顾晓军一辩?
·刘刚道歉,顾晓军主义再增辉
·温云超何时得的健忘症?
·与刘刚先生商榷
·方舟子出马,山东疫苗案将软着陆
·人民日报只敢叫阵,不敢较真
·人民日报认怂,让马克思主义蒙羞
·朝阳群众与海外精英
·向清华大学校长推荐“大脑革命”
·看李悔之如何为山东疫苗案灭火
·与“朝阳群众”、“华侨”说说精神病
·顾晓军与刘刚及其他
·马云投资夭折 刘刚大战北风
·朝阳群众与海外精英(二)
·刘刚大战北风,急坏了吕柏林
·朝阳群众与海外精英(三)
·请国务院收回成命
·“英雄所恨略同”与朝阳群众爱的癫狂
·刘刚给世界出了个大难题
·跟着李悔之、贺卫方学扯淡
·刘刚义比关公 北风不知好歹
·“造谣”是种特权----兼感谢海外精英
·顾晓军不计前嫌 温云超忘恩负义
·跟着贺卫方教授学扯淡
·教教青年们跟贺卫方教授掐架
·政治家的肾与聂树斌案及其他(一)
·调侃贺卫方,温云超受不了
·聂树斌案凶多吉少
·政治家的肾与聂树斌案及其他(二)
·向诺贝尔和平奖推荐顾晓军、刘刚、蔡英文
·从高瑜、马永田抗强拆看伪维权的本质
·青年网的愚蠢等于凤凰姐的无知
·政治与生存---兼答刘刚先生
·政治与生存---兼答东野长峥先生
·政治与生存---再答东野长峥先生
·桃园三结义与煮酒论英雄
·桃园三结义与煮酒论英雄(二)
·当局为何鼓励网络恐怖?
·桃园论剑与煮酒论英雄(三)
·桃园论剑与煮酒论英雄(四)
·桃园论剑与煮酒论英雄(五)
·从巴拿马运河到北京如家女子遇袭
·北京两个“弱女子”的维权
·阴谋总会得逞,邪恶常占据上风
·治本无期,何不先解决下民众疾苦?
·顾晓军与东野长峥
·发改委野心勃勃 教育部乱弹琵琶
·郎咸平终于成了郭美美
·最无辜的昏官
·朴槿惠的虚伪与芮成钢的傲慢
·在中国,网络作家还不如个乞丐
·台湾的电信诈骗犯为何钟情大陆?
·朴槿惠的虚伪与芮成钢的傲慢(二)
·龙应台的落后与愚昧举世罕见
·中央“下大气力”抓信访,能否“零容忍”?
·火星都能去,为何“依法治国”这么难?
·龙应台的愚昧与龙粉的愚蠢很匹配
·龙应台的“自卑”与陈小鲁的“感觉良好”
·杨恒均的裙子与龙应台的胡子
·习总的讲话给谁听?
·阎连科是一条别有用心的“丧家犬”
·鸟治时代
·鸟治时代
·劳动也创造噩梦
·习总的讲话为何不提宪法?
·霍金是扯淡、还是故弄玄虚?
·霍金走红与魏则西之死
·从总理引喻失当说开去
·霍金或欺世盗名
·霍金或欺世盗名(二)
·从马彩云到雷洋,昌平之事动静大
·人大硕士雷洋真的嫖娼了吗?
·财新网与媒体掐架,郑州血案有真相吗?
·雷洋案只能糊涂了事
·政治、维权、欺骗(一)
·向天下人求助
·从习总玉言到现实的距离
·蔡英文固执己见 “九二共识”尴尬谢幕
·习总的“六个必须”缺了什么?
·哈佛教授与“五毛党”
·法治的昏聩登峰造极
·雷洋案----一次伪民意的自我救赎秀
·副省长被打应该是杜撰
·哈佛教授与“五毛党”(二)
·雷洋案的“程序正义”只能是意淫
·是“偷鸡腿”还是偷民心?
·从“偷鸡腿”到中国的人权
·安康副市长到底是咋死的?
·安康副市长真是个清官?
·再谈雷洋案为什么只能糊涂了事?
·广西律师被扯破裤子的破绽
·安康副市长的“移民”算腐败吗?
·郑永年的谬论(一)
·又是一个“穷”死的县委书记?
·新常态,无常理
·胡长官一个暑假如何赚100多?
·呼格母亲梦太多 聂树斌案难公正
·同是自杀,两副市长命运两重天
·“你懂的”与“抢孩子”
·现身说法话聂树斌的签名
·聂树斌案只能糊涂了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诺贝尔与文学及其他

   诺贝尔与文学及其它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九州评论•之一百零二
   
   怕最新的博客中国之后的几条跟贴真是顾粉所留。不想伤了关心自己的人们的心,决意再写一篇题外话(无关自己与山东高院的话题)。
   

   很久、很久以前,大约还是洋人杨恒均巅峰时的博客中国时代。有不少读者直言喜欢自己写的“前按”。不知为何?只要自己一在前按中“开骂”,监管者们一般都会良心发现。包括杨恒均的谷歌搜索,都会随着自己的“前按”奇妙地变幻。
   
   那时,也正是石三生加入顾晓军先生倡议的“网络民评官百人团”,并追随先生一起抓特务、揭伪民主的时代。
   
   有些招数自己也会。但搁置了、也会忘却。这不,读了顾先生的《雾》后,悟到的一个道理,就是立刻又试验了一下“在线代理”。结果,就是立刻引起“在线代理”的瘫痪。气恼中,便想写成文字。可又实在没得写,又不想加在自己与政府的争讼文中。这,才有了《薄熙来造假与方舟子“打假”》。
   
   此文写得不好,是一定的。关于马克思,其实自己曾经想过很多很多,甚至觉得自己有办法证明马克思主义不过是一种宗教信仰。行文匆忙,都未来得及展开。
   
   宗教信仰好不好呢?
   
   这些年频繁地经过辽宁,经过一个据说是歪脖老母很显灵的地方。偶遇过许许多多进香、还愿的人们;也必经一个叫做敦化的城市,哪里、有据说是亚洲最大的寺庙---正觉寺。
   
   别看歪脖老母治不好自己的脖子歪。这些年,竟一下子发达起来。据进香的人们说、要想靠近触摸歪脖老母的身体,必须有五千元才行。就近触摸者,非富即贵。曾经与一对女儿十分漂亮的还愿母女聊过:母亲激励颂扬歪脖老母显了灵;女儿,却郁郁寡欢,一副不得志的样子(我知道了原因,但不想背后说女人的隐私)。对了,读顾先生的《又梦见熙来》时,我竟想起来那个漂亮的女儿,国色天香、怕也不是池中之物。
   
   正觉寺的信徒最是衷心,遇一对八十开外的农村夫妇。他们连敦化这些年没地震的功劳都统统归功到了那金箔打造的大佛身上。自己有心损大佛几句,08年吉林省遭遇“千年一遇”的大洪水,敦化也有乡镇遭殃不是。又实在不忍毁了人家几十年的神梦,便闭了嘴。
   
   政府与佛教,信仰老马主义的政府与佛教之间如此心有灵犀、互动有方。说老马与佛祖其实很雷同应该没什么错吧?数年前,自己在沿海小城胶南的海边大道上,就见过政府矗立的宣传广告上、赫然写着某年某月此地大佛开光,祥瑞满天之类的鬼话。
   
   当然,这都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因为《薄熙来造假与方舟子“打假”》的前按,再一次发挥了神奇的魔力:对自己关闭了几十天的国门,竟忽然又打开了,又允许石三生满世界发文了。
   
   有关方此番如此大度,倒也没什么意外的。世事果真如棋,想必就“顾晓军先生角逐诺贝尔和平奖”这一局。已经是进入残局、要收官了。此时,放任石三生胡说,想必已是“天要下雨、娘要嫁人”了。有关方也落得赚一个大大的“民意”不是。
   
   记得何清涟女士最近有一篇新文,好象是什么《诺贝尔奖只有和平奖与道德有关》?点了一下出现故障,也就没再想法看。何女士的文章,感觉是要为莫言摘取诺贝尔文学奖扫清障碍。想必也与石三生的“诺奖奖的是文学,并不在乎作者到底是个怎样的人不是。不是有那么句话吗?只要知道鸡蛋好吃就是了,你管它母鸡是否生了痔疮呢。”有异曲同工之妙吧?
   
   也是,中国人的文学,向来以来自生活又高于生活的假正经著称。怎么可能像顾晓军先生一样,敢把神笔直描中国的现实呢。贵为中国作协副主席的莫言,莫言二字的含义,难道不是“莫言现实”吗?
   
   现实是如此残酷,作家们还在旁顾左右而言他。懂中文的诺贝尔文学奖评委会的马悦然先生竟说莫言的小说只是“写的太长了、太多了”就拿不到诺贝尔文学奖。这到底是诺奖的评委们也学陈瞎子装瞎。还是别的什么因素在作怪呢?
   
   可贺的,是吾师顾晓军先生在归隐笔记(十一)中,说他将“将以中国社会非主流作家的身份、攻打诺贝尔文学奖的堡垒,让全世界都睁开眼睛看看--什么叫现代文学?中国的文学,究竟在哪里?”
   
   很好。就让我们一起看看嫌莫言的小说写得太长了的马悦然先生,能否慧眼识珠、发现顾晓军先生的小说写的不长不短,刚好符合诺贝尔文学奖的设立初衷吧。
   
   【石三生 2012年10月8日星期一 08:06 中国】
(2012/10/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