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诺贝尔与文学及其他]
石三生
·明的癣疥脓疮呢?
·洋人与二奶
·乱lun
·爱迪生的心思 杨振宁与莫言不懂
·顾晓军与杨恒均的“社会观”
·李开复画蛇添足
·搅局与设局(二)
·杨恒均或保王林脱难
·释永信跳进黄河 王林案悄然降温
·“打虎”与我何关?
·王胜俊与“女业主被当众扒裤”
·毕福剑与杨恒均
·莫言有罪
·莫言的难言之隐
·匪夷所思
·信力健或成人权新样本
·莫须有的罪名 莫须有的人权
·请奥巴马入瓮
·“窝里斗”及其他
·再谈“窝里斗”及其他
·三谈“窝里斗”及其他
·四谈“窝里斗”及其他
·五谈“窝里斗”及其他---兼答卢德素
·七谈“窝里斗”及其他---兼答卢德素
·十谈“窝里斗”及其他之“李嘉诚跑了”
·李嘉诚的“愚昧”论不知所云
·共产无望 共妻有戏
· “共妻”论反进化
·“共妻”论缺德
·“共妻”论反文明
·也谈“一场豪赌”
·他们在为谁做嫁衣?
·莫言为何不愿见“佛”?
·中纪委为何不管管莫言?
·习总的讲话为何不提莫言?
·莫言到底是不识字、还是狡辩?
·莫言到底是不识字、还是狡辩?(二)
·也谈“习总的书单”
·百度机器人或建议腐败们早跳楼
·莫言到底是不识字、还是狡辩?(三)
·乱伦----是一种文明
·也谈习总的“文艺座谈会”
·习办或闭目塞听
·再谈习总的“文艺座谈会”
·三谈习总的“文艺座谈会”
·我为什么咬定莫言?
·“三个代表”高风险
·“精准扶贫”或是梦
·无梦---兼答卢德素
·“特赦贪官”不如放弃“三个代表”
·“马会韩”后“习马会”
·“放开二胎”要感谢莫言?
·最不可琢磨的汉语言
·财新网为何不敌巩义法院枉判
·财新网为何不敌巩义法院枉判(二)
·财新网为何不敌巩义法院枉判(三)
·日本人更懂中国
·日本人最懂中国
·“双十一”、打假与打虎
·我的洋鬼子朋友杨恒均
·我的洋鬼子朋友杨恒均(二)
·“白毛女”或与“依法治国”相左
·莫曹杨与《打倒鲁迅》
·鲁迅与洋人杨恒均
·中央网信办为何不自信?
·杨恒均与“王的女人”将如何逆转?
·“三个自信”滋养腐败
·IS的乌托邦与周主席的“中国梦”
·张艺谋与韩寒心有灵犀
·王健林禁妄议 王思聪很惜玉
·公正如画、强拆似虎、腐败在继续
·请孙政才书记宣讲公正
·请允许我跟着李敖喊“万岁”
·请允许我跟着李敖挺圣战
·李敖老矣 唯言不休(复旦版)
·李敖还敢掀起一场中西文化论战吗?
·顾腚难顾头的文明---李敖清华演讲赏析
·左撇子的李敖不懂普世价值
·胡耀邦是怎样离开的人间?
·李敖宣布起义,北大怎么办?
·莫言的末日论与李敖的千年愿
·从中国第二大重要新闻说起
·从纽约时报整版赞习说起
·法官指天发誓启示录(二)
·法官指天发誓启示录
·高瑜认罪—一场游戏又一场梦
·杨恒均的好日子或快到头
·2016起,中国将成地球第一谎言强国
·杨恒均与石三生,谁是白痴?
·释永信无私生女 调查组或有私情
·顾晓军民主奖---一个让精英羞愧的奖
·释延洁呓语西天 中国梦泛滥成灾
·中共到底迷信不迷信?
·建言中共修改宪法序言
·建言人大修改宪法宣誓词
·刘晓庆逃税还是“逃睡”?
·新政为何笑冤不笑贫?
·笑谈李庄诉中青报案
·笑谈李庄诉中青报案
·笑谈贺卫方代理李庄诉中青报案
·思鸡肋弃阿斗 哈罗李敖或归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诺贝尔与文学及其他

   诺贝尔与文学及其它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九州评论•之一百零二
   
   怕最新的博客中国之后的几条跟贴真是顾粉所留。不想伤了关心自己的人们的心,决意再写一篇题外话(无关自己与山东高院的话题)。
   

   很久、很久以前,大约还是洋人杨恒均巅峰时的博客中国时代。有不少读者直言喜欢自己写的“前按”。不知为何?只要自己一在前按中“开骂”,监管者们一般都会良心发现。包括杨恒均的谷歌搜索,都会随着自己的“前按”奇妙地变幻。
   
   那时,也正是石三生加入顾晓军先生倡议的“网络民评官百人团”,并追随先生一起抓特务、揭伪民主的时代。
   
   有些招数自己也会。但搁置了、也会忘却。这不,读了顾先生的《雾》后,悟到的一个道理,就是立刻又试验了一下“在线代理”。结果,就是立刻引起“在线代理”的瘫痪。气恼中,便想写成文字。可又实在没得写,又不想加在自己与政府的争讼文中。这,才有了《薄熙来造假与方舟子“打假”》。
   
   此文写得不好,是一定的。关于马克思,其实自己曾经想过很多很多,甚至觉得自己有办法证明马克思主义不过是一种宗教信仰。行文匆忙,都未来得及展开。
   
   宗教信仰好不好呢?
   
   这些年频繁地经过辽宁,经过一个据说是歪脖老母很显灵的地方。偶遇过许许多多进香、还愿的人们;也必经一个叫做敦化的城市,哪里、有据说是亚洲最大的寺庙---正觉寺。
   
   别看歪脖老母治不好自己的脖子歪。这些年,竟一下子发达起来。据进香的人们说、要想靠近触摸歪脖老母的身体,必须有五千元才行。就近触摸者,非富即贵。曾经与一对女儿十分漂亮的还愿母女聊过:母亲激励颂扬歪脖老母显了灵;女儿,却郁郁寡欢,一副不得志的样子(我知道了原因,但不想背后说女人的隐私)。对了,读顾先生的《又梦见熙来》时,我竟想起来那个漂亮的女儿,国色天香、怕也不是池中之物。
   
   正觉寺的信徒最是衷心,遇一对八十开外的农村夫妇。他们连敦化这些年没地震的功劳都统统归功到了那金箔打造的大佛身上。自己有心损大佛几句,08年吉林省遭遇“千年一遇”的大洪水,敦化也有乡镇遭殃不是。又实在不忍毁了人家几十年的神梦,便闭了嘴。
   
   政府与佛教,信仰老马主义的政府与佛教之间如此心有灵犀、互动有方。说老马与佛祖其实很雷同应该没什么错吧?数年前,自己在沿海小城胶南的海边大道上,就见过政府矗立的宣传广告上、赫然写着某年某月此地大佛开光,祥瑞满天之类的鬼话。
   
   当然,这都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因为《薄熙来造假与方舟子“打假”》的前按,再一次发挥了神奇的魔力:对自己关闭了几十天的国门,竟忽然又打开了,又允许石三生满世界发文了。
   
   有关方此番如此大度,倒也没什么意外的。世事果真如棋,想必就“顾晓军先生角逐诺贝尔和平奖”这一局。已经是进入残局、要收官了。此时,放任石三生胡说,想必已是“天要下雨、娘要嫁人”了。有关方也落得赚一个大大的“民意”不是。
   
   记得何清涟女士最近有一篇新文,好象是什么《诺贝尔奖只有和平奖与道德有关》?点了一下出现故障,也就没再想法看。何女士的文章,感觉是要为莫言摘取诺贝尔文学奖扫清障碍。想必也与石三生的“诺奖奖的是文学,并不在乎作者到底是个怎样的人不是。不是有那么句话吗?只要知道鸡蛋好吃就是了,你管它母鸡是否生了痔疮呢。”有异曲同工之妙吧?
   
   也是,中国人的文学,向来以来自生活又高于生活的假正经著称。怎么可能像顾晓军先生一样,敢把神笔直描中国的现实呢。贵为中国作协副主席的莫言,莫言二字的含义,难道不是“莫言现实”吗?
   
   现实是如此残酷,作家们还在旁顾左右而言他。懂中文的诺贝尔文学奖评委会的马悦然先生竟说莫言的小说只是“写的太长了、太多了”就拿不到诺贝尔文学奖。这到底是诺奖的评委们也学陈瞎子装瞎。还是别的什么因素在作怪呢?
   
   可贺的,是吾师顾晓军先生在归隐笔记(十一)中,说他将“将以中国社会非主流作家的身份、攻打诺贝尔文学奖的堡垒,让全世界都睁开眼睛看看--什么叫现代文学?中国的文学,究竟在哪里?”
   
   很好。就让我们一起看看嫌莫言的小说写得太长了的马悦然先生,能否慧眼识珠、发现顾晓军先生的小说写的不长不短,刚好符合诺贝尔文学奖的设立初衷吧。
   
   【石三生 2012年10月8日星期一 08:06 中国】
(2012/10/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