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马悦然与瑞典文学院很可能涉嫌诈骗]
石三生
·法官指天发誓启示录(二)
·法官指天发誓启示录
·高瑜认罪—一场游戏又一场梦
·杨恒均的好日子或快到头
·2016起,中国将成地球第一谎言强国
·杨恒均与石三生,谁是白痴?
·释永信无私生女 调查组或有私情
·顾晓军民主奖---一个让精英羞愧的奖
·释延洁呓语西天 中国梦泛滥成灾
·中共到底迷信不迷信?
·建言中共修改宪法序言
·建言人大修改宪法宣誓词
·刘晓庆逃税还是“逃睡”?
·新政为何笑冤不笑贫?
·笑谈李庄诉中青报案
·笑谈李庄诉中青报案
·笑谈贺卫方代理李庄诉中青报案
·思鸡肋弃阿斗 哈罗李敖或归隐
·被贺卫方、李庄们玩残了的法律
·被莫言、李敖们玩残了的文学
·国务院管鸟事比管人事更靠谱
·贪官与鸟齐赞河南法治好
·邓亚萍试水政法 公平正义似乒乓
·邓亚萍试水政法 公平正义似乒乓
·柴静是编剧雾霾是天气;“公正第一”才是思想
·河南法治动物为救少林寺?
·政法大学出尔反尔 邓亚萍进退两难
·邓亚萍兼职政法大学教授是腐败
·李冰冰卖萌 孔子学院无人睬
·政法大学越描越黑 邓亚萍免费获诽谤
·猜猜邓亚萍的金牌与博士那个真?
·邓亚萍的清华学士文凭或造假
·一生两死---从邓亚萍说到方静与徐明
·邓亚萍的剑桥博士真不了
·笑看吴法天李吉明双挺邓亚萍
·金将军太会玩:美女、核弹两不误
·茅于轼又荒唐 茅粉们再呓语
·石三生大师又多了一提鞋的
·为什么茅于轼能发出独立的声音?
·猜猜是谁阻止了朝鲜美女的演出?
·茅于轼的人文经济学都扯些什么?
·杨恒均呼吁特赦腐败 中纪委机关报自讨没趣
·向中纪委机关报推荐一下顾晓军
·也谈中纪委机关报斥责的“比烂”心态
·龙应台挺浦志强,与天何干?
·给美国史密斯议员讲讲浦志强
·解放快七十年,党还是喜欢夜里忙
·解放快七十年,党还是喜欢夜里忙
·为广东党报与法院对决喝倒彩
·广东党报认怂 东莞法院别得意
·唱红打黑歇菜后,重庆开始强拆?
·雾霾是实现民主的急先锋
·聂树斌案,最高法勿拿“程序正义”说事儿
· 党纪再严,奈何得邓亚萍吗?
·神探李昌钰也破不了聂树斌案
·鲁迅真的会讲道理吗?
·法院战胜历史 炎黄春秋败诉
·巧家奇冤,岂是无罪释放这么简单?
·奥巴马再次崩溃 龙应台继续摸黑
·住建部要为深圳渣土滑坡辟谣吗?
·三向中纪委机关报推荐顾晓军
·商务部不必酸 马大爷说的对
·王石对宝能扯文化有点不靠谱
·骗子为何不服判?
·向统战部推荐顾晓军
·云南坐13年冤狱的女孩不值得同情
·奥运冠军与东亚病夫
·鲁迅真是间谍吗?
·周小平的智力是否正常?
·不服就试试:一个你绝对会答错的社会问题
·周小平认为:大飞机前景堪忧
·除了天才周小平,没有人可以答对
·通过周小平现象管窥《白毛女》
·推荐顾晓军兼批判重庆缺“公正”论
·习、马倡导和平,不如习、顾共逐诺奖
·推荐蔡英文、顾晓军联袂共逐诺奖
·习、马视为鸡肋;顾、蔡如获至宝
·“依法治国”有时比流感阴毒
·国务院一边减政一边集权
·代习先生辩:“有付出,就会有收获”
·石三生新年献词:梦里寻梦又一年
·石三生新年献词:梦里寻梦又一年
·无锡强拆继续 永康狱中难安
·向习近平主席推荐顾晓军
·南大校长周文斌被判无期冤不冤?
·驳莫言的“两个基本判断”
·公开推荐顾晓军角逐2016年诺贝尔和平奖
·两个台湾女人搅了国共两党的好梦
·三个台湾女人唱大戏
·毛泽东为何没得诺贝尔和平奖?
·推荐顾晓军、蔡英文获诺奖是民意
·用周小平思想统一中国
·可能是史上最乌龙的香港罪犯
·为民告官胜诉率为零的上海欢呼
·周小平主席要开杀戒?
·习总为何不注重民意?
·周小平主席期冀“台独”
·向蔡英文主席推荐“公正第一”
·从周小平主席到蜀国皇帝刘备
·周小平比鲁迅更伟大
·没有选择的蔡英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马悦然与瑞典文学院很可能涉嫌诈骗

   马悦然与瑞典文学院很可能涉嫌诈骗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九州评论之一百•二十三
   
   很显然,作为2012年度诺贝尔文学奖评委中唯一精通汉语的马悦然此番中国行,还有一个重要的任务:负责消声对中国作协副主席莫言获奖的质疑,尤其是来自中国大陆以顾晓军先生为首的质疑。
   

   百年诺贝尔文学奖,到了今天,已经混帐到连“为什么是莫言获奖”这样简单的问题都要百般搪塞、扯皮的时候。怎么能怪顾晓军先生要打倒它呢!
   
   顾晓军先生在《马悦然其实是个小说的白痴》中,已经阐明了“小说”是何物:“小说,其实就是通过情节、环境、氛围等等,来塑造人物;而又通过人物的命运及其生活,来反映时代、社会、思想等等……的一种有别于其他体裁的文学形式。”
   
   而在不可一世的马悦然的嘴中,“小说”竟然成了“莫言很会讲故事”。老马可真够荒唐的,就算“小说”是讲故事,莫言的“小说”难道还能比《故事会》讲的还好?
   
   这也罢了,马悦然如果还没老到老年痴呆,就自然还记得自己当初对莫言说过“你的小说太长了,你写得太多了”的话。可能马悦然这个所谓的中国通,还不知道中国人要描述他对莫言的评价该怎么说?其实很简单:一句“你的小说废话太多”就完了。小说写得太长算什么毛病?曹雪芹的《红楼梦》就没人嫌太长,以至于高鹗、刘心武们都要争着狗尾续貂不是。托尔斯泰的小说也都很长啊.长、能算是毛病吗?
   
   想那马悦然已经快90岁的老人了,健忘就健忘吧!怎么还当场就语无伦次了呢?先是说“莫言很会讲故事”,后又说“莫言长篇《生死疲劳》80%都是好的,但结尾有点弱,所以还是缩短些为好。而他的中短篇是一个字也不用改!”
   
   这都什么跟什么呀?精通中国文化的马悦然难道连虎头蛇尾都不知道?我就不信今年被瑞典文学院相中的作家们中,就没有一个既会讲故事,又能结尾结的很精彩的?什么叫“中短篇一个字也不用改”?难道瑞典文学院的评委们都是职业编辑?或者都是些校稿工人?
   
   或者说,瑞典文学院的评委们是以莫言的《生死疲劳》写的颁奖词,其实是以莫言的中短篇小说为范本做的投票评选?是这样吗?
   
   再说了,马悦然的中国文学水平,就凭他的:“马悦然表示,在他所读过的中国当代小说作家中,没有一个能像莫言那样直面中国社会的现实。这也是莫言难能可贵的地方。”石三生我很怀疑他是否真的能读懂莫言的作品?
   
   “莫言的作品直面社会现实”。这是在夸他还是在反讽呢?那什么狗屁“六道轮回”之说,这可是典型的中国式迷信啊!老马既然深谙中国文化,又怎能不知中国人之所以愚昧,就是因为相信了从作家嘴里讲出的迷信,那都是靠谱的呢!马悦然不知道《封神演义》,应该听说过山东籍的另一个已故魔幻大师蒲松龄吧?与其说莫言是直面社会现实,何如说蒲松龄是写实主义呢?
   
   为了证明诺贝尔文学奖评委中这唯一的中国通---马悦然其实汉语水平稀松,谨举以下案例:
   
   在马悦然致清华大学校长顾秉林的信中,开头是这么说的:“我非常惊讶一座原来很有声誉的中国大学清华大学的教授竟然可以伪造谣言”。
   
   在致瑞典国大使馆参赞张宁的信中,马悦然如此说:“有这样的负责新闻教学的教授怪不得中华人民共和国愿意赚五毛钱的小骗子像狗皮的毛一样多。”
   
   在马悦然与陈文芬合著的微小说《李微博先生》中,结尾是这样的:“在他的演讲中他常常提到一位张零零的平民,认为此人对他的研究帮助非常大。李微博教授的研究所最近改名为国际创造新闻研究所。这个措施叫今年有100年历史的学堂回复原来的崇高的地位。”
   
   以上举例,说明了什么呢?石三生但知“伪造真实”是假。谁能告诉我“伪造谣言”是什么东东?
   
   通过马悦然致张宁的信,很显然他是不懂中文是如何断句的。尽管这非常重要,重要到学者们至今为满清皇帝雍正到底是合法的还是窃取的皇位争个不休:“传位□四阿哥”中的“□”到底是“于”还是“十”?什么叫“狗皮的毛”?依马悦然的说法,那“鸡毛信”是否也应该叫做“鸡皮的毛信”呢?
   
   吊毛不懂,居然还知道莫言的结尾写得不好。敢情自己的结尾写得好吗?若叫吾师顾晓军先生评判一下,肯定要说“马悦然的小说,20%写得还算不错,只有80%的结尾写得也太烂了!”
   
   马悦然的中文水平如此,还大言不惭说什么莫言的“中短篇是一个字也不用改!”你们说好笑吗?
   
   所以说,如果瑞典文学院与马悦然继续支吾莫言为何获奖,就一定是做贼心虚。18个评委意见出奇一致的原因,肯定不会是因为莫言的作品。那是因为什么呢?
   
   最后,再质问马悦然与瑞典文学院:莫言到底为何获奖?
   
   【石三生 2012年10月23日星期二 05:29 中国】
(2012/10/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