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马悦然与瑞典文学院很可能涉嫌诈骗]
石三生
·鬼子加藤嘉一与韩寒
·百度收了许立全多少钱?
·蔡奇调京 石三生被牵连
·许立全若安好 反腐便是扯淡
·莫言气急败坏 诺奖形同鸡肋
·与莫言、许立全等说说知心话
·中纪委一边反腐,一边为贪官打气
·致“一个弥天大骗局”的设计者们
·中纪委反腐形同游戏
·中纪委为何不让我说话?
·上访去
·中央巡视组驻地的口号
·裸奔中的潍坊市政府
·政府犯罪为何有恃无恐
·官官相护何时了
·真伪中央巡视组
·真伪中央巡视组
·真伪中央巡视组
·社会真的在向好吗?
·社会真的在向好吗?(二)
·贼与官
·陈光标与腐败的亿元司长(一)
·陈光标与腐败的亿元司长(二)
·来自中央巡视组的恐吓?
·来自中央巡视组的沉默
·无法消受的人权事业进步
·韩寒李承鹏或涉周滨案(二)
·言而无信的中央巡视组
·贼与官(二)
·写在潍坊副市长陈白峰自缢之后
·写在潍坊副市长陈白峰自缢之后(二)
·写在潍坊副市长陈白峰自缢之后(三)
·三个精神病副市长:杨宽生、王立军、陈白峰
·“相关人物”突然成空白的高官
·半月内两山东官员自杀
·半月内两山东官员自杀
·“反腐”只能各自为战
·也谈宁财神吸毒
·许立全组团 美女市长现身
·贼与官(三)
·杨恒均的心事
·杨恒均的使命
·走下坡路的杨恒均与李承鹏
·且看中央巡视组山东打老虎
·贼与官(四)
·山东“老虎”喜迎李总理
·与老老常委齐名
·为虎作伥者之韩寒篇
·为虎作伥者之高智晟篇
·诺贝尔和平奖或沦陷
·山东终于表态拥护打大老虎
·习王无恩,何来感谢?
·本轮反腐中的山东之最
·贼与官(五)
·无法可依
·想到的与未想到的
·反腐或成鸡肋
·“泰坦尼克”与“东方之星”
·“泰坦尼克”与“东方之星”
·中纪委的回应很莫名
·中纪委的回应很莫名
·搅局与设局
·政府作孽 百姓遭殃
·请教牛泪:人类社会如何进步?
·明的癣疥脓疮呢?
·洋人与二奶
·乱lun
·爱迪生的心思 杨振宁与莫言不懂
·顾晓军与杨恒均的“社会观”
·李开复画蛇添足
·搅局与设局(二)
·杨恒均或保王林脱难
·释永信跳进黄河 王林案悄然降温
·“打虎”与我何关?
·王胜俊与“女业主被当众扒裤”
·毕福剑与杨恒均
·莫言有罪
·莫言的难言之隐
·匪夷所思
·信力健或成人权新样本
·莫须有的罪名 莫须有的人权
·请奥巴马入瓮
·“窝里斗”及其他
·再谈“窝里斗”及其他
·三谈“窝里斗”及其他
·四谈“窝里斗”及其他
·五谈“窝里斗”及其他---兼答卢德素
·七谈“窝里斗”及其他---兼答卢德素
·十谈“窝里斗”及其他之“李嘉诚跑了”
·李嘉诚的“愚昧”论不知所云
·共产无望 共妻有戏
· “共妻”论反进化
·“共妻”论缺德
·“共妻”论反文明
·也谈“一场豪赌”
·他们在为谁做嫁衣?
·莫言为何不愿见“佛”?
·中纪委为何不管管莫言?
·习总的讲话为何不提莫言?
·莫言到底是不识字、还是狡辩?
·莫言到底是不识字、还是狡辩?(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马悦然与瑞典文学院很可能涉嫌诈骗

   马悦然与瑞典文学院很可能涉嫌诈骗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九州评论之一百•二十三
   
   很显然,作为2012年度诺贝尔文学奖评委中唯一精通汉语的马悦然此番中国行,还有一个重要的任务:负责消声对中国作协副主席莫言获奖的质疑,尤其是来自中国大陆以顾晓军先生为首的质疑。
   

   百年诺贝尔文学奖,到了今天,已经混帐到连“为什么是莫言获奖”这样简单的问题都要百般搪塞、扯皮的时候。怎么能怪顾晓军先生要打倒它呢!
   
   顾晓军先生在《马悦然其实是个小说的白痴》中,已经阐明了“小说”是何物:“小说,其实就是通过情节、环境、氛围等等,来塑造人物;而又通过人物的命运及其生活,来反映时代、社会、思想等等……的一种有别于其他体裁的文学形式。”
   
   而在不可一世的马悦然的嘴中,“小说”竟然成了“莫言很会讲故事”。老马可真够荒唐的,就算“小说”是讲故事,莫言的“小说”难道还能比《故事会》讲的还好?
   
   这也罢了,马悦然如果还没老到老年痴呆,就自然还记得自己当初对莫言说过“你的小说太长了,你写得太多了”的话。可能马悦然这个所谓的中国通,还不知道中国人要描述他对莫言的评价该怎么说?其实很简单:一句“你的小说废话太多”就完了。小说写得太长算什么毛病?曹雪芹的《红楼梦》就没人嫌太长,以至于高鹗、刘心武们都要争着狗尾续貂不是。托尔斯泰的小说也都很长啊.长、能算是毛病吗?
   
   想那马悦然已经快90岁的老人了,健忘就健忘吧!怎么还当场就语无伦次了呢?先是说“莫言很会讲故事”,后又说“莫言长篇《生死疲劳》80%都是好的,但结尾有点弱,所以还是缩短些为好。而他的中短篇是一个字也不用改!”
   
   这都什么跟什么呀?精通中国文化的马悦然难道连虎头蛇尾都不知道?我就不信今年被瑞典文学院相中的作家们中,就没有一个既会讲故事,又能结尾结的很精彩的?什么叫“中短篇一个字也不用改”?难道瑞典文学院的评委们都是职业编辑?或者都是些校稿工人?
   
   或者说,瑞典文学院的评委们是以莫言的《生死疲劳》写的颁奖词,其实是以莫言的中短篇小说为范本做的投票评选?是这样吗?
   
   再说了,马悦然的中国文学水平,就凭他的:“马悦然表示,在他所读过的中国当代小说作家中,没有一个能像莫言那样直面中国社会的现实。这也是莫言难能可贵的地方。”石三生我很怀疑他是否真的能读懂莫言的作品?
   
   “莫言的作品直面社会现实”。这是在夸他还是在反讽呢?那什么狗屁“六道轮回”之说,这可是典型的中国式迷信啊!老马既然深谙中国文化,又怎能不知中国人之所以愚昧,就是因为相信了从作家嘴里讲出的迷信,那都是靠谱的呢!马悦然不知道《封神演义》,应该听说过山东籍的另一个已故魔幻大师蒲松龄吧?与其说莫言是直面社会现实,何如说蒲松龄是写实主义呢?
   
   为了证明诺贝尔文学奖评委中这唯一的中国通---马悦然其实汉语水平稀松,谨举以下案例:
   
   在马悦然致清华大学校长顾秉林的信中,开头是这么说的:“我非常惊讶一座原来很有声誉的中国大学清华大学的教授竟然可以伪造谣言”。
   
   在致瑞典国大使馆参赞张宁的信中,马悦然如此说:“有这样的负责新闻教学的教授怪不得中华人民共和国愿意赚五毛钱的小骗子像狗皮的毛一样多。”
   
   在马悦然与陈文芬合著的微小说《李微博先生》中,结尾是这样的:“在他的演讲中他常常提到一位张零零的平民,认为此人对他的研究帮助非常大。李微博教授的研究所最近改名为国际创造新闻研究所。这个措施叫今年有100年历史的学堂回复原来的崇高的地位。”
   
   以上举例,说明了什么呢?石三生但知“伪造真实”是假。谁能告诉我“伪造谣言”是什么东东?
   
   通过马悦然致张宁的信,很显然他是不懂中文是如何断句的。尽管这非常重要,重要到学者们至今为满清皇帝雍正到底是合法的还是窃取的皇位争个不休:“传位□四阿哥”中的“□”到底是“于”还是“十”?什么叫“狗皮的毛”?依马悦然的说法,那“鸡毛信”是否也应该叫做“鸡皮的毛信”呢?
   
   吊毛不懂,居然还知道莫言的结尾写得不好。敢情自己的结尾写得好吗?若叫吾师顾晓军先生评判一下,肯定要说“马悦然的小说,20%写得还算不错,只有80%的结尾写得也太烂了!”
   
   马悦然的中文水平如此,还大言不惭说什么莫言的“中短篇是一个字也不用改!”你们说好笑吗?
   
   所以说,如果瑞典文学院与马悦然继续支吾莫言为何获奖,就一定是做贼心虚。18个评委意见出奇一致的原因,肯定不会是因为莫言的作品。那是因为什么呢?
   
   最后,再质问马悦然与瑞典文学院:莫言到底为何获奖?
   
   【石三生 2012年10月23日星期二 05:29 中国】
(2012/10/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