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马悦然与瑞典文学院很可能涉嫌诈骗]
石三生
·文学的性无能与扫地僧的倒韩战争
·归真堂:愚蠢的企业,愚蠢的公关
·扫地僧转战韩仁均 韩寒先生妙处逢生
·扫地僧闻鸡起舞 韩军团虽死犹生
·扫地僧断网出沪 百度少年今二十
·易中天品三国将就挺韩寒词不达意
·方舟子祸起萧墙 倒韩战落下帷幕
·天下第一时评人的庄严声明
·博客教父方兴东与史记作者司马迁
·致山东高级人民检察院、法院的公开信
·时代周刊为什么会选择韩寒?
·跋扈的方舟子与妾一般的深广电
·赵长天语焉不详 方韩战各怀鬼胎
·方方思维很方 洪晃挺韩荒唐
·雷锋同志心猿意马 日记喻军队国家化
·麦田恼羞成怒 韩寒杀气腾腾
·奥巴马挺南周 南周挺韩寒与转基因
·奥巴马挺南周 南周挺韩寒与转基因
·比大熊猫更珍贵的。。。
·当代五君子
·他搅乱了时局又隐没入尘埃
·我比你还要脏
·美国人为何也瞎掺乎刑诉法修正案?
·我们都被门夹了一下
·纽约时报佯攻恶法 秘密拘捕悄然通过
·缝肛与江姐及其他
·洋垃圾与洋文化
·特务手段管控社会 薄熙来害人终害己
·薄熙来唱红遭免 中国作协应检讨
·初笑薄瓜瓜 二叹薄熙来
·二笑薄瓜瓜 三叹薄熙来
·三笑薄瓜瓜 四叹薄熙来
·给艾未未的债主普及一点常识与法律
·四笑薄瓜瓜 五叹薄熙来
·新华网重大改版 高层动态失踪中
·解读时事之看天下谁主苍生
·司法部愚蠢 亵渎了法律侮辱了党
·左右皆混蛋 薄熙来末路的始作俑者
·捅破杨澜国籍的窗户纸
·写在余杰去国后的多余话
·方滨兴与秦始皇 防民防贼两长城
·孔庆东巧言献媚 韩三骗因祸得福
·孔庆东到底被包养了没?
·给流年不利的公知刘晓原律师指一招
·孔庆东与韩寒是两条不太一样的狗
·毛左派正向右看 伪公知何时蜕皮
·中国民主没有左右只有欺骗
·驳雷达先生对民主思潮的误判谬读
·艾未未不想出国背后的隐情
·再谈艾未未不想出国背后的隐情
·艾未未或偷漏税行政复议被驳回
·艾未未借钱缴税根本就是骗局
·中国第一真骂与世界第一奸骂
·韩寒与薄熙来有个约会
·韩寒与铁凝及莫言:谁懂政治?
·韩寒与铁凝及莫言:谁懂政治?
·一批美国:自由奖无自由 茅于轼应知羞
·二批美国:愚蠢的时代 荒唐的外交
·二批美国:愚蠢的时代 荒唐的外交
·我检讨:批茅于轼错了!
·韩寒是条狗与茅于轼老东西
·四月的乌有正知羞韩寒茅于轼当有耻
·毛左派偃旗息鼓 顾晓军趁火打劫
·两个中国天才韩寒与薄瓜瓜
·强烈推荐韩寒角逐诺贝尔奥斯卡奖
·撑起稻草人韩寒的骆驼们之鄢烈山篇
·对骗子情有独钟的新中国
·韩寒与余杰,是坏与更坏的区别
·韩寒与余杰,是坏与更坏的区别
·韩寒与余杰,是坏与更坏的区别
·韩寒与余杰,是坏与更坏的区别
·美国《time》糗大了:韩寒是专制的帮凶
·破译韩寒与顾晓军的政治隐喻
·互联网也唱红打黑 顾晓军欲决战韩寒
·牛津大学与薄熙来有一腿
·李承鹏忙演戏 资中筠是看客
·艾未未急如律 刘晓原试反水
·华西都市报造谣与政法委的活埋名单
·特赦天下
·中国正在进步
·只谈韩寒
·“三个代表”与《三重门》
·别倒驴的韩粉与毛左思维
·别倒驴的韩粉与毛左思维
·于建嵘暗讥GFW 韩寒咬出XXX
·江泽民现身星巴克与新浪给鸡拜年
·赵普抢了薄熙来的风头?
·孔庆东迷途知返 “三个代表”是扯淡
·赵普效应与薄谷开来事件
·韩寒的靠山是他?
·江泽民救过胡耀邦吗?
·薄瓜瓜的声明是文革作风
·小消失的城市与断代的《江泽民传》
·陈光诚已死?
·美国政府已成骗子的托儿
·陈光诚提三条要挟温家宝
·陈光诚大逃亡证实瞎子也会飞
·陈光诚进美使馆 奥巴马仍被驴牵
·陈光诚瞎子妙算想救谁?
·美国政府为何炒作陈光诚
·陈光诚做过人体器官移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马悦然与瑞典文学院很可能涉嫌诈骗

   马悦然与瑞典文学院很可能涉嫌诈骗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九州评论之一百•二十三
   
   很显然,作为2012年度诺贝尔文学奖评委中唯一精通汉语的马悦然此番中国行,还有一个重要的任务:负责消声对中国作协副主席莫言获奖的质疑,尤其是来自中国大陆以顾晓军先生为首的质疑。
   

   百年诺贝尔文学奖,到了今天,已经混帐到连“为什么是莫言获奖”这样简单的问题都要百般搪塞、扯皮的时候。怎么能怪顾晓军先生要打倒它呢!
   
   顾晓军先生在《马悦然其实是个小说的白痴》中,已经阐明了“小说”是何物:“小说,其实就是通过情节、环境、氛围等等,来塑造人物;而又通过人物的命运及其生活,来反映时代、社会、思想等等……的一种有别于其他体裁的文学形式。”
   
   而在不可一世的马悦然的嘴中,“小说”竟然成了“莫言很会讲故事”。老马可真够荒唐的,就算“小说”是讲故事,莫言的“小说”难道还能比《故事会》讲的还好?
   
   这也罢了,马悦然如果还没老到老年痴呆,就自然还记得自己当初对莫言说过“你的小说太长了,你写得太多了”的话。可能马悦然这个所谓的中国通,还不知道中国人要描述他对莫言的评价该怎么说?其实很简单:一句“你的小说废话太多”就完了。小说写得太长算什么毛病?曹雪芹的《红楼梦》就没人嫌太长,以至于高鹗、刘心武们都要争着狗尾续貂不是。托尔斯泰的小说也都很长啊.长、能算是毛病吗?
   
   想那马悦然已经快90岁的老人了,健忘就健忘吧!怎么还当场就语无伦次了呢?先是说“莫言很会讲故事”,后又说“莫言长篇《生死疲劳》80%都是好的,但结尾有点弱,所以还是缩短些为好。而他的中短篇是一个字也不用改!”
   
   这都什么跟什么呀?精通中国文化的马悦然难道连虎头蛇尾都不知道?我就不信今年被瑞典文学院相中的作家们中,就没有一个既会讲故事,又能结尾结的很精彩的?什么叫“中短篇一个字也不用改”?难道瑞典文学院的评委们都是职业编辑?或者都是些校稿工人?
   
   或者说,瑞典文学院的评委们是以莫言的《生死疲劳》写的颁奖词,其实是以莫言的中短篇小说为范本做的投票评选?是这样吗?
   
   再说了,马悦然的中国文学水平,就凭他的:“马悦然表示,在他所读过的中国当代小说作家中,没有一个能像莫言那样直面中国社会的现实。这也是莫言难能可贵的地方。”石三生我很怀疑他是否真的能读懂莫言的作品?
   
   “莫言的作品直面社会现实”。这是在夸他还是在反讽呢?那什么狗屁“六道轮回”之说,这可是典型的中国式迷信啊!老马既然深谙中国文化,又怎能不知中国人之所以愚昧,就是因为相信了从作家嘴里讲出的迷信,那都是靠谱的呢!马悦然不知道《封神演义》,应该听说过山东籍的另一个已故魔幻大师蒲松龄吧?与其说莫言是直面社会现实,何如说蒲松龄是写实主义呢?
   
   为了证明诺贝尔文学奖评委中这唯一的中国通---马悦然其实汉语水平稀松,谨举以下案例:
   
   在马悦然致清华大学校长顾秉林的信中,开头是这么说的:“我非常惊讶一座原来很有声誉的中国大学清华大学的教授竟然可以伪造谣言”。
   
   在致瑞典国大使馆参赞张宁的信中,马悦然如此说:“有这样的负责新闻教学的教授怪不得中华人民共和国愿意赚五毛钱的小骗子像狗皮的毛一样多。”
   
   在马悦然与陈文芬合著的微小说《李微博先生》中,结尾是这样的:“在他的演讲中他常常提到一位张零零的平民,认为此人对他的研究帮助非常大。李微博教授的研究所最近改名为国际创造新闻研究所。这个措施叫今年有100年历史的学堂回复原来的崇高的地位。”
   
   以上举例,说明了什么呢?石三生但知“伪造真实”是假。谁能告诉我“伪造谣言”是什么东东?
   
   通过马悦然致张宁的信,很显然他是不懂中文是如何断句的。尽管这非常重要,重要到学者们至今为满清皇帝雍正到底是合法的还是窃取的皇位争个不休:“传位□四阿哥”中的“□”到底是“于”还是“十”?什么叫“狗皮的毛”?依马悦然的说法,那“鸡毛信”是否也应该叫做“鸡皮的毛信”呢?
   
   吊毛不懂,居然还知道莫言的结尾写得不好。敢情自己的结尾写得好吗?若叫吾师顾晓军先生评判一下,肯定要说“马悦然的小说,20%写得还算不错,只有80%的结尾写得也太烂了!”
   
   马悦然的中文水平如此,还大言不惭说什么莫言的“中短篇是一个字也不用改!”你们说好笑吗?
   
   所以说,如果瑞典文学院与马悦然继续支吾莫言为何获奖,就一定是做贼心虚。18个评委意见出奇一致的原因,肯定不会是因为莫言的作品。那是因为什么呢?
   
   最后,再质问马悦然与瑞典文学院:莫言到底为何获奖?
   
   【石三生 2012年10月23日星期二 05:29 中国】
(2012/10/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