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诺贝尔文学奖的堕落与和平奖的无奈]
石三生
·欲加“武威三记者”之罪,何患无辞
·台湾地震与安倍及春晚
·周小平是谁的国师?
·春晚与正能量
·团中央“娱乐化”一瞥
·若老能养老,干部能养干部吗?
·龙应台与周小平的暧昧令人作呕
·龙应台的轻佻与虚伪
·谁“伪造”了龙应台的两份声明?
·谁是龙应台的后台?
·龙应台的潜意识浅析(序)
·龙应台的潜意识浅析(一)
·龙应台的潜意识浅析(二)
·龙应台为周小平已神魂颠倒
·卖艺也卖身
·蔡英文与龙应台及小粉红
·肖仲华与周小平
·中纪委也学会了吹牛?
·中纪委何时扫荡“地主帮”?
·“负能量”缺席是“五个一百”的耻辱
·蔡英文回应石三生
·复旦博士于迎丽装傻为哪般?
·阎肃“假去世”与山东老汉“活人出殡”
·被总书记忽悠了一把
·被总书记忽悠了一把
·习总回应石三生?
·两会代表到底怕什么?
·留美女生主犯忏悔:自由是恶魔
·华东师大学者自杀,证明上帝如白痴
·李克强的创新与唐僧的紧箍咒
·党媒姓党,却炒作一个神经病
·揭开任志强“反党”的画皮
·国务院意见扰民 党媒辩解更添堵
·拆了败家的鸟巢如何?
·鸟巢是恐怖分子的老巢?
·仰慕白痴的姚晨为何有八千万粉丝?
·鸟巢怎可能不腐败?
·鸟巢为何成禁区?
·百家讲坛与史学奇才抑郁自杀
·史学奇才自杀是因为作假吗?
·史学天才林嘉文或装死
·党媒姓党,只是不懂常识与常理
·于丹与北大终于要合伙坐实“天才少年”
·王毅响应顾晓军 “九二共识”已过时
·鸟巢的回应---边自夸;边删贴
·推荐顾晓军、潘基文、蔡英文联袂角逐诺奖
·北京法官被杀,与司法不公有关系吗?
·马彩云法官被杀,官方应公开真相
·倡议追授马彩云法官全国模范、烈士、博士
·凯迪网友七嘴八舌议马彩云法官被授勋
·马彩云法官与北师大女教授
·请王岐山书记谈谈马彩云被枪杀案
·政协发言人爱吹牛,出两小题难倒他
·用“大脑革命”质疑马彩云法官被枪杀
·马彩云法官被杀,“正义”或是元凶
·倡议追认马彩云法官为“两会代表”
·依法治国,应取缔两会提案
·谁是当今文坛第一
·两会中的腐败---申纪兰篇
·两会中的腐败--傅莹卖书,莫言扯淡
·公开叫卖、转让”当今文坛第一”
·任志强、李悔之与“动物世界的阴谋”
·大陆的尴尬:承认台湾宪法,只能“一国两政”
· 习总巧应顾晓军 “九二共识”成历史
·九三学社中央委员为何也做五毛?
·全国政协委员朱征夫是敢言还是扯淡?
·台湾蔡英文欠大陆顾晓军一个人情
·任志强与任大炮
·习总揭开了人类起源之谜
·台湾文化的假正经
·向高级动物鲁山老泉致敬
·顾晓军创立了新哲学,中国大脑敢挑战谷歌智能吗?
·中国将错过下一波浪潮---大脑革命
·中国正在错过下一波浪潮---大脑革命
·中国人的悲哀
·申纪兰代表的智能超越了阿凡狗
·顾晓军思想远播阿拉伯世界
·从两会代表的马桶式思维说开去
·我与叙利亚执政党成了好朋友
·给“一带一路”泼点冷水
·天上真的会掉馅饼
·高级动物在行动
·因推荐“公正第一” 石三生下场堪忧
·请问生意场大人:该如何谈生意?
·大脑革命影响谷歌 阿凡狗戏弄聂卫平
·生意场的生意经与顾晓军民主奖
·石三生影响着索罗斯和聂卫平
·当执政党不在乎被冒充
·因小气,蔡英文正在丧失先机
·报告!我要吃敬酒
·刘刚才赞顾晓军,温云超就疯了
·冒充之恶与北风之毒
·不讲公正第一,岳阳法官下口咬
·顾晓军思想是人类社会的航标灯
·华东师大或有难言之隐
·人民日报敢不敢与顾晓军一辩?
·刘刚道歉,顾晓军主义再增辉
·温云超何时得的健忘症?
·与刘刚先生商榷
·方舟子出马,山东疫苗案将软着陆
·人民日报只敢叫阵,不敢较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诺贝尔文学奖的堕落与和平奖的无奈

   诺贝尔文学奖的堕落与和平奖的无奈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九州评论•之一百一十五
   
   真是“近左者红,近公正者有灵犀”。昨晚才敲下题目《从莫言获奖看诺贝尔文学的堕落》,今晨、就看到顾晓军先生的《2012年诺贝尔奖的功过》。遂决定将后续关于“和平奖”的文一并挪到此文来写。
   

   毫无疑问,诺贝尔文学奖是堕落了。其堕落不仅体现在结果上,连西方自由世界最喜欢讲的程序上的正义也已经面目全非:无论是诺贝尔先生的遗嘱是授予“最近一年来”、“在文学方面创作出具有理想倾向的最佳作品的人”,还是经瑞典国王批准的章程之授予“近年来创作的或近年来才显示出其意义的”作品。至高官厚禄的中国作协副主席莫言获奖,全都成了子虚乌有。
   
   诺贝尔文学奖的程序正义都无从谈起。就只能如顾晓军先生所倡议:到了该“打倒诺贝尔奖”的时候了。
   
   当然了,说诺贝尔文学奖堕落,从结果看,也是一目了然:不但百度百科吓得不敢再欺骗中国人说莫言是籍《蛙》获奖。就连莫言自己,也只好承认很可能是因为《生死疲劳》了。如此一来,就更荒唐,那《生死疲劳》在国内近年来都毫无影响力。翻译成瑞典文,更是只有区区一两万的发行量。能影响到几个人呢?
   
   尤为可笑的,是人民网连诺评委的颁奖词都造假,在2012年10月12日07:21分的人民网《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 评审赞“当代第一流作家”》中,是这么说的:““通过幻想与现实、历史视角与社会视角的混合,莫言结合威廉•福克纳(William Faulkner)与加夫列尔•加西亚•马尔克斯(Gabriel García Márquez)作品中的因素,创造了一种世界性怀旧,与此同时,也找到了旧式中国文学与语言传统的新出发点。”瑞典文学院评委会称,他的作品是“幻觉现 实主义融合民俗传奇、历史与当代性。”
   
   可搜索诺评委的颁奖词才知道,那前面一段话,是人民网捏造的(也可能是诺评委偷着泄漏给人民网的)。诺评委的颁奖词其实只有后面廖廖一句话:“幻觉现 实主义融合民俗传奇、历史与当代性。”(据人民网的消息来源,说是《环球网》。或许:这一次、胡锡进总编是拍莫拍到了马蹄子上---弄巧成拙了)。
   
   才不过几天而已,吓得莫言自己连这一句颁奖词也承受不了了。找出个川外的副教授替自己辟谣,说:“颁奖词的翻译并不准确。诺贝尔颁奖词中有这样一个词汇“Hallucinatory realism”,新闻媒体报道出来的译文都是魔幻现实主义。“但是魔幻现实主义另有单词为magic realism。””还说:“要说魔幻现实主义的话,大家很容易想起作家马尔克斯,中国作家虽然会受到西方作家一定的影响,但是要说风格的话,晏红觉得,莫言的风格不完全是魔幻 现实主义,更有他个人的特色。他认为“奇倔而独特的想象”才是诺奖对莫言风格的界定。”
   
   可问题是,你川外的副教授英文水平再高,还能高过人家诺评委马悦然的中文水平?马悦然都没对人民网的颁奖词提出异议,你算那棵葱呢?就《生死疲劳》,只看介绍就完全是抄袭了中国古人的志怪题材。有什么独特的?章回体奇崛吗?六道轮回独特在那里?这样的书,除了宣传愚昧。对社会进步有什么意义?
   
   看来,诺贝尔文学奖真的是骑虎难下了。如果连莫言本人都不认可颁奖词的评价,又如何去说服世人相信诺奖没有堕落呢?
   
   就在瑞典文学院的诺贝尔文学奖的评委们闭门造怪胎的同时,受命于挪威国会的诺贝尔和平奖的评委们也是左右为难。只看其将2012年度和平奖破天荒地授予“欧盟”,惹起全世界包括欧盟内部嘘声一片,就知道评委们的抉择有多困难。
   
   有了2010年和平奖颁给刘晓波的教训(见《以顾晓军获奖获挪威前首相签证》)。挪威议会本来是铁了心要缓和一下尴尬气氛,给中国一个甜枣吃的。大陆有关方更是不遗余力,组建的艾未未、陈光诚、高智晟外加一个备品李天天的夺奖团伙,阵容也足够奢华、庞大。该团伙不但获得德国之声、美国《外交政策》等世界性大媒体的鼎力支持,更有欧议会、美国国会等“婊子养的(马克•吐温语)”政府机构为其撑腰,真真是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
   
   如果没有顾晓军先生率先质疑,揭穿艾未未募捐抗税的骗局、戳穿陈瞎子的三假以及高智晟伪造被刑虐的假象。不用说,和平奖会再次顺着美国政府的误导,以及挪威政府急于解套的愿望,颁给陈艾高等人。
   
   陈瞎子翻墙逃亡一局,连顾晓军先生都直赞:“多漂亮!”相信有关方如果不是做的太过分,大概连顾先生都不忍心拆招了吧?如果顾先生不拆招,又何至于弄得挪威政府解套不能,颁给欧盟奖还惹得嘘声一片呢。
   
   石三生我甚至怀疑诺贝尔和平奖是最后一刻才变的卦。很显然,不可能有什么组织或国家会荒唐到提名“欧盟”这样一个机构角逐和平奖。捷克总统就认为把诺贝尔和平奖授予欧盟是“悲剧性错误”。他在评论诺贝尔委员会的决定时表示,“我开始时真的以为是记者们的骗局,是个‘笑话’。我甚至做梦也想象不到,有谁会认真对待它”。
   
   其实,诺贝尔和平奖的无奈与荒唐,自己在《致诺贝尔奖的第四封信》中,已经预料到了:“若诺奖评委们也学陈光诚装瞎,又不想授后人以笑柄。那么,就很可能模仿德国之声的“中文博客大奖”,将和平奖既不颁给陈、高、艾;也不会让顾晓军先生获奖。而是颁给一个第三人。若当真如此,诺奖恐怕还是会成为世人的笑柄了。”
   
   德国之声当年是因理论上无法解释“石三生才是博客中国影响最大者”。只好把奖颁给了一个毫无意义的西文中译的博客。同样,诺贝尔奖颁给欧盟也是如同把奖颁给人类一样毫无意义。如果真如颁奖词所说,要奖励欧盟60年来的做出的努力,岂不是证明已经百年的和平奖以前都是个睁眼瞎:竟然没看到欧盟这么一个典型,一误再误、误了整整了59年吗!
   
   然而,正如顾晓军先生在《2012年诺贝尔奖的功过》中所说:“如此加分,诺评委还是没有把和平奖给骗子,而奖给了欧盟。这说明:诺评委采信了我顾晓军对艾未未的揭露与顾、石对陈光诚的质疑。这,不能不说是诺贝尔奖的功、对中国真民主派的支持。”
   
   顾先生秉持“公正”之心,如此评价和平奖的功劳也在情理之中。众所周知,瑞典国是一战、二战的中立国。中立未必就能代表公正。但不选择助纣为虐也同样需要极大的勇气。而把和平奖颁给一个毫无意义的欧盟,也足见评委们的苦心:颁给顾晓军先生,无疑会造成另一个“刘晓波”,以后莫说是挪威前首相了,很可能现首相都会被拒绝进入中国。若颁给陈高艾等,又难免完全失守了诺贝尔奖中唯一包含道德价值的和平奖的底限。左右皆不能,就只好自嘲式地将大奖颁给欧盟这样一个不伦不类,得之不喜、不得也无关痛痒的组织了。
   
   【石三生 2012年10月19日星期五 08:46 中国】
(2012/10/1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