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致瑞典国王的公开信]
石三生
·霍金或欺世盗名
·霍金或欺世盗名(二)
·从马彩云到雷洋,昌平之事动静大
·人大硕士雷洋真的嫖娼了吗?
·财新网与媒体掐架,郑州血案有真相吗?
·雷洋案只能糊涂了事
·政治、维权、欺骗(一)
·向天下人求助
·从习总玉言到现实的距离
·蔡英文固执己见 “九二共识”尴尬谢幕
·习总的“六个必须”缺了什么?
·哈佛教授与“五毛党”
·法治的昏聩登峰造极
·雷洋案----一次伪民意的自我救赎秀
·副省长被打应该是杜撰
·哈佛教授与“五毛党”(二)
·雷洋案的“程序正义”只能是意淫
·是“偷鸡腿”还是偷民心?
·从“偷鸡腿”到中国的人权
·安康副市长到底是咋死的?
·安康副市长真是个清官?
·再谈雷洋案为什么只能糊涂了事?
·广西律师被扯破裤子的破绽
·安康副市长的“移民”算腐败吗?
·郑永年的谬论(一)
·又是一个“穷”死的县委书记?
·新常态,无常理
·胡长官一个暑假如何赚100多?
·呼格母亲梦太多 聂树斌案难公正
·同是自杀,两副市长命运两重天
·“你懂的”与“抢孩子”
·现身说法话聂树斌的签名
·聂树斌案只能糊涂了事
·聂树斌案只能糊涂了事(二)
·聂树斌案涉及的官到底有多大?
·聂树斌案只能糊涂了事(三)
·怎一个乱字了得
·众筹十万,再批周小平
·618,不只是京东们的救命稻草
·聂树斌案与乌坎事件
·“网友告政府”就是一笑话
·高考与诺贝尔奖
·且慢吹嘘聂树案再审
·《求是》副总编为何求死?
·人民日报对“反腐败”自信的离谱
·《中国共产党问责条例》可信吗?
·造谣,是一种教科书式的美德
·三谈雷洋案为什么只能糊涂了事?
·四谈雷洋案为什么只能糊涂了事?
·五谈雷洋案为什么只能糊涂了事?
·六谈雷洋案为什么只能糊涂了事?
·“三类人”与“国家保护动物”
·七谈雷洋案为什么只能糊涂了事?
·中国的法治:一边鞠躬;一边作孽
·南海仲裁案,德国鬼子出了个馊主意
·刘刚与高智晟及其他
·第二巡回法庭为何不扫门前雪
·刘刚与高智晟及其他(二)
·连上帝都感到意外的巧合
·刘刚与高智晟及其他(三)
·刘刚与高智晟及其他(四)
·刘刚与高智晟及其他(五)
·城头变幻难解百姓之苦
·令人窒息的理想
·也谈“刘刚改了密电码”
·“四亿九”祭
·“四亿九”之后
·推荐顾晓军、刘刚、郭文贵联袂角逐诺贝尔奖
·请王岐山书记主持公正
·后周永康时代
·等于零的人生
·再谈“刘志军倒下无所谓”
·这些年,那些事
·借海航十个亿,与郭文贵对赌
·小鸟与郭文贵
·西诺与文贵
·郭文贵与“发不会”
·特朗普、郭文贵及最赚钱的生意
·郭文贵事件之假想
·美国的月亮是真的圆
·刘大湿与十三省
·紫禁城月下放人 郭文贵初战告捷
·马云避实就虚 刘刚连遭辟谣
·郭文贵口若悬河 刘大湿如梦初醒
·郭文贵口若悬河 刘大湿如梦初醒
·郭文贵与达赖喇嘛
·郭文贵与达赖喇嘛(二)
·刘刚与郭文贵
·郭文贵真情流露 夏业良随狼起舞
·老领导欲盖弥彰 郭文贵敛财有道
·此郭文贵不是彼郭文贵
·刘刚与郭文贵貌离神合
·刘刚妙计安天下
·顾晓军与刘刚及郭文贵与王恩哥
·郭文贵首战五连胜 螳螂党隔海羞死牛
·和尚被抓,郭文贵再胜一回
·郭文贵是那个“老领导”的小三?
·郭文贵与黄艳
·渲染后事 郭氏骗局进入第二季
·“郭共”之争唯有顾晓军能厘清
·郭文贵爆料台湾 统一大业指日可待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致瑞典国王的公开信

   致瑞典国王的公开信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九州评论之一百零八
   
   在2012年度诺贝尔文学奖颁给中国专制体制内的共产党员、高级官员、作协副主席莫言之后。在全世界范围内引起了很大争议。尤其是11日19点、最后的颁奖结果公布之前,就爆出诺贝尔文学奖邀请中国中央电视台进行采访的消息。不能不让人怀疑所谓的诺贝尔奖的最终结果,其实早已“内定”。
   

   当然,即便是结果提前泄密。但如果评选的过程是公正的,也无可厚非。可我在查询了大量信息,终于才确定诺贝尔文学奖此番不是颁给莫言创作的作品,而是颁给莫言本人之后。就对诺奖的评选过程产生了深深的怀疑。
   
   以下资讯的相互矛盾,让人对诺贝尔文学奖的评选无法理解:
   
   一,根据中国大陆的公开资讯,诺贝尔文学奖评委中只有马悦然一个人是“著名汉学家。是诺贝尔文学奖18位终身评委之一,也是诺贝尔奖评委中唯一深谙中国文化、精通汉语的汉学家。”(见百度百科之《马悦然》)。
   
   二,根据诺贝尔文学奖的评选规则:“从6月份开始,全体院士的暑期作业就是阅读五名候选人的作品,由于多数是上一年度的最后落选者,因此一般只用读那一、二位新人的作品,以及“老候选人”最 近一年的新作品。每位评委还需要分别写出自己的推荐报告。文学院于9月中旬复会,开始进行决选。有关“决选者”近况的调查,也将在这三个月内完成。。。直到有一名候选人得票超过投票数的半数以上(今年至少需要八票)”(见百度百科之《诺贝尔文学奖》)。
   
   三,诺贝尔文学奖是“授予‘一年来对人类作出最大贡献的人’”“在文学方面创作出具有理想倾向的最佳作品的人”(见百度百科之《诺贝尔文学奖》)。
   
   四,“目前,葛浩文正在翻译《蛙》,此前他接受采访时表示:“我真心喜欢莫言的所有小说,并对翻译它们乐在其中。我喜欢它们的原因各式各样。”(见凤凰网《莫言获奖 译者陈安娜葛浩文功不可没》)。
   
   五、“莫言发声回应。 27日,他在自己的微博上辟谣,不仅果断否认马悦然翻译过自己的作品,而且不排除今后对造谣者诉诸法律:“截止到目前,我在瑞典只出版了三本书:《红高粱 家族》、《天堂蒜苔之歌》、《生死疲惫》,三本书的译者均为陈安娜。我对造谣者深恶痛绝,留存诉诸法律的权利。并对蒙受不白之冤的马悦然先生深表歉意。” (见http://www.bowwin.com《莫言:马悦然没翻译过我的作品》。
   
   六、“通过幻想与现实、历史视角与社会视角的混合,莫言结合威廉•福克纳(William Faulkner)与加夫列尔•加西亚•马尔克斯(Gabriel García Márquez)作品中的因素,创造了一种世界性怀旧,与此同时,也找到了旧式中国文学与语言传统的新出发点。”(见人民网《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 评审赞“当代第一流作家”
   》)
   
   以上的资讯的矛盾之处在于:
   
   如果瑞典文学院真的只有马悦然一个人精通汉语。那么莫言最近的作品只有2009年的《蛙》(见百度百科之《莫言》)符合诺奖的游戏规则。可《蛙》迄今为止并没有瑞典语版本或者英译本。诺贝尔奖的评委们是如何读懂莫言的作品的?
   
   如果诺贝尔奖的评选规则真的只是颁给““老候选人”最 近一年的新作品”。那么,莫言近一年并无新作。2006年版的《生死疲劳》,不过是今年出了个瑞典语版本。难道诺贝尔奖对文学的“贡献”之理解,就是取决于有没有在人口不足一千万的瑞典出版瑞典语的作品?
   
   如果诺贝尔奖真的是只颁给“一年来对人类做出最大贡献的人”。则莫言靠模仿福克纳与马尔克斯的写作手法的混血儿作品显然不会对人类做出什么巨大贡献。所谓的诺贝尔文学,如果连独创性都没有。谈何对人类的最大贡献?
   
   很显然,成就于二十世纪五十年代的拉美“魔幻现实主义”流派,就当时来说,是理想的、先进于当时的经济政治的。而莫言的作品,从来不敢涉及体制、不可能反抗独裁,更不可能触及现实中国的根本矛盾。在人类文明早已到了二十一世纪的今天,还模仿拉美作家们的“魔幻现实主义”。这是典型的开历史倒车,是严重滞后于时代的文学。这样的文学,怎么可能对人类做出什么贡献呢。
   
   中国本身就是联合国的常任理事国,是当之无愧的“文明”国家。说明“人民民主专政”是得到了世界公认的“专制”体制。莫言又是专制体制内的高官。他的理想,当然就是专制不是。诺贝尔奖的评委们竟然将反抗体制的魔幻现实主义的帽子给莫言戴上。到底是诺奖的评委们根本不了解莫言、不了解中国,还是压根就是一些文学的白痴呢?
   
   尊敬的瑞典国王陛下,作为一个当今人类社会高度文明发达的国家的国王。您自然该明白“种瓜得瓜”这样浅显的道理。莫言作为专制体制内的高官,一个庄严宣誓过的共产党人,一个惟命是从的军旅作家。您就是借他一万个自由、理想的胆儿,他也不敢、不可能反抗他赖以生存土壤---中共专制体制。我很怀疑诺贝尔奖的评委们今年如果不是突发癫痫、不懂了文学,就是被人收买了。
   
   因此,为了瑞典国的名誉,为了全人类的理想不因诺贝尔文学奖的荒唐而蒙羞。请您责成瑞典文学院收回成命。如果您及您领导下的瑞典文学院的院士们不懂中国。石三生我建议您们不妨读一下顾晓军先生的《猪头肉获奖记》,籍以好好品味一下何为“魔幻现实主义”?品味一下中国人真正的讽刺文学究竟是怎样的?
   
   公正第一。
   
   愿自由万岁!愿瑞典国王陛下百岁!
   
   【石三生 2012年10月14日星期日 02:51 中国】
(2012/10/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