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致瑞典国王的公开信]
石三生
·周涛若复出,春晚必成史上最艳夜
·扬言武统的罗援少将是逃兵?
·周涛复出主春晚 韩国议长悔不迭
·国台办耍金箍棒 蔡英文偷着乐
· 小粉红旁敲侧击 问世间何为正道
·鲁迅不倒 天理难容
·绝对奇迹--比平邑矿难更奇的山东奇迹
·可怜的鲁迅,可悲的语文
·一百年间两二货:周小平与周树人
·问孟建柱:政法委也不能干预司法吗?
·辛亥革命百年后,人民开始怀念慈禧
·央视春晚弃有污点演员,却用艳荡的主持
·李克强舍近求远为哪般
·国务院管不好住,能管好农民的嘴吗?
·抗议谷歌、抗议网络流氓
·给国务院并织金县纪委献一策
·温家宝是一个好总理吗?
·报告习总:这里有一个被丢下的贫困群众
·博客中国意欲何为?
·金正恩到底打了谁一耳光?
·冤狱23年的陈满之高尚羞煞窦娥
·云南、海南与福建三起冤案统一口径为哪般?
·陈满的境界与邓小平一般高
·如此司法进步
·有意思:周小平说方兴东是个大忽悠
·台湾地震了,春晚还演吗?
·欲加“武威三记者”之罪,何患无辞
·台湾地震与安倍及春晚
·周小平是谁的国师?
·春晚与正能量
·团中央“娱乐化”一瞥
·若老能养老,干部能养干部吗?
·龙应台与周小平的暧昧令人作呕
·龙应台的轻佻与虚伪
·谁“伪造”了龙应台的两份声明?
·谁是龙应台的后台?
·龙应台的潜意识浅析(序)
·龙应台的潜意识浅析(一)
·龙应台的潜意识浅析(二)
·龙应台为周小平已神魂颠倒
·卖艺也卖身
·蔡英文与龙应台及小粉红
·肖仲华与周小平
·中纪委也学会了吹牛?
·中纪委何时扫荡“地主帮”?
·“负能量”缺席是“五个一百”的耻辱
·蔡英文回应石三生
·复旦博士于迎丽装傻为哪般?
·阎肃“假去世”与山东老汉“活人出殡”
·被总书记忽悠了一把
·被总书记忽悠了一把
·习总回应石三生?
·两会代表到底怕什么?
·留美女生主犯忏悔:自由是恶魔
·华东师大学者自杀,证明上帝如白痴
·李克强的创新与唐僧的紧箍咒
·党媒姓党,却炒作一个神经病
·揭开任志强“反党”的画皮
·国务院意见扰民 党媒辩解更添堵
·拆了败家的鸟巢如何?
·鸟巢是恐怖分子的老巢?
·仰慕白痴的姚晨为何有八千万粉丝?
·鸟巢怎可能不腐败?
·鸟巢为何成禁区?
·百家讲坛与史学奇才抑郁自杀
·史学奇才自杀是因为作假吗?
·史学天才林嘉文或装死
·党媒姓党,只是不懂常识与常理
·于丹与北大终于要合伙坐实“天才少年”
·王毅响应顾晓军 “九二共识”已过时
·鸟巢的回应---边自夸;边删贴
·推荐顾晓军、潘基文、蔡英文联袂角逐诺奖
·北京法官被杀,与司法不公有关系吗?
·马彩云法官被杀,官方应公开真相
·倡议追授马彩云法官全国模范、烈士、博士
·凯迪网友七嘴八舌议马彩云法官被授勋
·马彩云法官与北师大女教授
·请王岐山书记谈谈马彩云被枪杀案
·政协发言人爱吹牛,出两小题难倒他
·用“大脑革命”质疑马彩云法官被枪杀
·马彩云法官被杀,“正义”或是元凶
·倡议追认马彩云法官为“两会代表”
·依法治国,应取缔两会提案
·谁是当今文坛第一
·两会中的腐败---申纪兰篇
·两会中的腐败--傅莹卖书,莫言扯淡
·公开叫卖、转让”当今文坛第一”
·任志强、李悔之与“动物世界的阴谋”
·大陆的尴尬:承认台湾宪法,只能“一国两政”
· 习总巧应顾晓军 “九二共识”成历史
·九三学社中央委员为何也做五毛?
·全国政协委员朱征夫是敢言还是扯淡?
·台湾蔡英文欠大陆顾晓军一个人情
·任志强与任大炮
·习总揭开了人类起源之谜
·台湾文化的假正经
·向高级动物鲁山老泉致敬
·顾晓军创立了新哲学,中国大脑敢挑战谷歌智能吗?
·中国将错过下一波浪潮---大脑革命
·中国正在错过下一波浪潮---大脑革命
·中国人的悲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致瑞典国王的公开信

   致瑞典国王的公开信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九州评论之一百零八
   
   在2012年度诺贝尔文学奖颁给中国专制体制内的共产党员、高级官员、作协副主席莫言之后。在全世界范围内引起了很大争议。尤其是11日19点、最后的颁奖结果公布之前,就爆出诺贝尔文学奖邀请中国中央电视台进行采访的消息。不能不让人怀疑所谓的诺贝尔奖的最终结果,其实早已“内定”。
   

   当然,即便是结果提前泄密。但如果评选的过程是公正的,也无可厚非。可我在查询了大量信息,终于才确定诺贝尔文学奖此番不是颁给莫言创作的作品,而是颁给莫言本人之后。就对诺奖的评选过程产生了深深的怀疑。
   
   以下资讯的相互矛盾,让人对诺贝尔文学奖的评选无法理解:
   
   一,根据中国大陆的公开资讯,诺贝尔文学奖评委中只有马悦然一个人是“著名汉学家。是诺贝尔文学奖18位终身评委之一,也是诺贝尔奖评委中唯一深谙中国文化、精通汉语的汉学家。”(见百度百科之《马悦然》)。
   
   二,根据诺贝尔文学奖的评选规则:“从6月份开始,全体院士的暑期作业就是阅读五名候选人的作品,由于多数是上一年度的最后落选者,因此一般只用读那一、二位新人的作品,以及“老候选人”最 近一年的新作品。每位评委还需要分别写出自己的推荐报告。文学院于9月中旬复会,开始进行决选。有关“决选者”近况的调查,也将在这三个月内完成。。。直到有一名候选人得票超过投票数的半数以上(今年至少需要八票)”(见百度百科之《诺贝尔文学奖》)。
   
   三,诺贝尔文学奖是“授予‘一年来对人类作出最大贡献的人’”“在文学方面创作出具有理想倾向的最佳作品的人”(见百度百科之《诺贝尔文学奖》)。
   
   四,“目前,葛浩文正在翻译《蛙》,此前他接受采访时表示:“我真心喜欢莫言的所有小说,并对翻译它们乐在其中。我喜欢它们的原因各式各样。”(见凤凰网《莫言获奖 译者陈安娜葛浩文功不可没》)。
   
   五、“莫言发声回应。 27日,他在自己的微博上辟谣,不仅果断否认马悦然翻译过自己的作品,而且不排除今后对造谣者诉诸法律:“截止到目前,我在瑞典只出版了三本书:《红高粱 家族》、《天堂蒜苔之歌》、《生死疲惫》,三本书的译者均为陈安娜。我对造谣者深恶痛绝,留存诉诸法律的权利。并对蒙受不白之冤的马悦然先生深表歉意。” (见http://www.bowwin.com《莫言:马悦然没翻译过我的作品》。
   
   六、“通过幻想与现实、历史视角与社会视角的混合,莫言结合威廉•福克纳(William Faulkner)与加夫列尔•加西亚•马尔克斯(Gabriel García Márquez)作品中的因素,创造了一种世界性怀旧,与此同时,也找到了旧式中国文学与语言传统的新出发点。”(见人民网《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 评审赞“当代第一流作家”
   》)
   
   以上的资讯的矛盾之处在于:
   
   如果瑞典文学院真的只有马悦然一个人精通汉语。那么莫言最近的作品只有2009年的《蛙》(见百度百科之《莫言》)符合诺奖的游戏规则。可《蛙》迄今为止并没有瑞典语版本或者英译本。诺贝尔奖的评委们是如何读懂莫言的作品的?
   
   如果诺贝尔奖的评选规则真的只是颁给““老候选人”最 近一年的新作品”。那么,莫言近一年并无新作。2006年版的《生死疲劳》,不过是今年出了个瑞典语版本。难道诺贝尔奖对文学的“贡献”之理解,就是取决于有没有在人口不足一千万的瑞典出版瑞典语的作品?
   
   如果诺贝尔奖真的是只颁给“一年来对人类做出最大贡献的人”。则莫言靠模仿福克纳与马尔克斯的写作手法的混血儿作品显然不会对人类做出什么巨大贡献。所谓的诺贝尔文学,如果连独创性都没有。谈何对人类的最大贡献?
   
   很显然,成就于二十世纪五十年代的拉美“魔幻现实主义”流派,就当时来说,是理想的、先进于当时的经济政治的。而莫言的作品,从来不敢涉及体制、不可能反抗独裁,更不可能触及现实中国的根本矛盾。在人类文明早已到了二十一世纪的今天,还模仿拉美作家们的“魔幻现实主义”。这是典型的开历史倒车,是严重滞后于时代的文学。这样的文学,怎么可能对人类做出什么贡献呢。
   
   中国本身就是联合国的常任理事国,是当之无愧的“文明”国家。说明“人民民主专政”是得到了世界公认的“专制”体制。莫言又是专制体制内的高官。他的理想,当然就是专制不是。诺贝尔奖的评委们竟然将反抗体制的魔幻现实主义的帽子给莫言戴上。到底是诺奖的评委们根本不了解莫言、不了解中国,还是压根就是一些文学的白痴呢?
   
   尊敬的瑞典国王陛下,作为一个当今人类社会高度文明发达的国家的国王。您自然该明白“种瓜得瓜”这样浅显的道理。莫言作为专制体制内的高官,一个庄严宣誓过的共产党人,一个惟命是从的军旅作家。您就是借他一万个自由、理想的胆儿,他也不敢、不可能反抗他赖以生存土壤---中共专制体制。我很怀疑诺贝尔奖的评委们今年如果不是突发癫痫、不懂了文学,就是被人收买了。
   
   因此,为了瑞典国的名誉,为了全人类的理想不因诺贝尔文学奖的荒唐而蒙羞。请您责成瑞典文学院收回成命。如果您及您领导下的瑞典文学院的院士们不懂中国。石三生我建议您们不妨读一下顾晓军先生的《猪头肉获奖记》,籍以好好品味一下何为“魔幻现实主义”?品味一下中国人真正的讽刺文学究竟是怎样的?
   
   公正第一。
   
   愿自由万岁!愿瑞典国王陛下百岁!
   
   【石三生 2012年10月14日星期日 02:51 中国】
(2012/10/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