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西藏行见闻]
藏人主张
·埃及经验
·近平开枪祝贺令尊老友的生日
·胡耀邦六进藏区揭秘
·藏官披露中共对藏所犯下的罪行
·中国模式遇上了大麻烦
·习叔叔逼薄瓜瓜站离爆料
·华丽尸袍下的黑暗世界
·薄熙来—被困笼中的老虎
·审判薄熙来
·薄瓜瓜发声明对父母遭遇表达不满
·薄熙来:“审判长,我有话要说”
· 薄案庭审细节存疑
·薄熙来盼完善中国司法未来
·“红二代”与“官二代”
·如何定义“中国人”?
·中国人应该从澳洲大选中反思什么?
·《经济成长的终结》
·“北漂族”难落北京户口
·中共是反人类的凶手
·中國追捕部落客擬似文革批鬥
·普京帮习近平戳老虎窝
·潘晴和一平的建议
·中共決定經濟政策的重大改變
六四运动二十周年
·【赵紫阳录音回忆录选摘】
·六四镇压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
·六四前夕暴力革命主张出台
·美议长佩洛西访华能否改变六四定性?
·民众对六四事件历史回顾
·方励之谈六四运动
·中国二十年思想演进
·中军镇压学生是否属于爱国?
·"六四"?什么"六四"?
·“90后”谈“六四”
·从学生运动到全民运动
·从静思节看六四前景(首发)
·自由文化运动六.四祭辞
·达赖喇嘛最新对六四等表态
·从天安门广场到零八宪章
·加油中国人—为“六四运动”二十周年而作。
·刘晓波:我的自辩
·刘获奖异议人士反应不一
·将无人替刘晓波领诺奖
·达兰萨拉藏人纪念六四天安门事件
·中國民運江湖回望錄
·袁紅冰新書《六四之殤》 出版說明
·出版社《六四之殤》邀請函
·《六四之殤》新書發表會
·《六四之殤》新書發表會
·首曝白宮密檔六四屠殺人数
法轮功抗暴十周年
·法轮功抗暴十周年
·“绿坝”克星“绿色海啸”问世
·遭镇压十周年 法轮功举行纪念活动
台湾以及其它
·马英九回绝达赖喇嘛访台内幕
·马英九没有西藏政策
·“台北和约”和“西姆拉条约”
·吕秀莲要当马英九的特使?
·台湾青年人的西藏情结
·众论达赖喇嘛访台
·达赖喇嘛访台日益政治化
·達賴喇嘛是一面照妖鏡
·达赖喇嘛访台考验两岸政治智慧
·蘇批馬無禮达赖谈好友阿扁
·「一個地球,共同的責任」
·世紀大審 扁案偵審大事記
·一个践踏言论自由的判决
·《台湾大劫难》一书即将震撼出版
·陈水扁如能挺住将成为英雄
·《台湾大劫难》出版说明
·「台灣2012的危機與轉機」座談會
·《台湾大劫难》应验北京即将收复[金马]
·當劫難的烽火升起
·反抗暴政是行使天赋人权
·中国反对台湾与他国签自由贸易协定
·对比台湾十六条和西藏十七条
·《台湾大劫难》日文版近日推出
·袁红冰教授谈《大国策》
·台湾向先文后政方向迈进
·台湾将是下一个西藏
·解密中共对台策略
·五都选举综述
·国际自由行动联盟宪章
·纵论中共和台湾前景
·中共的全球扩张战略
·中共扩张的谋略概要
·哲学与人性的悲剧
·袁紅冰警世巨著問世!
·劉珊珊事件的四大問題
·美国前司法部长狱中探视陈水扁
·正在逼近的中國大變局
·序言:探監陳水扁
·中共囚禁台灣戰略的形成
·台灣三 . 一九槍擊案真相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西藏行见闻

   
   西藏行见闻
   
   
   郁从周


   
    美国自由撰稿人
   
   
   更新时间 2012年10月24日, 格林尼治标准时间14:33
   
   
   
   青藏线沿途所见美景
   
    靠两台内燃机车头牵引的列车,在安多-卫藏高原奔驰了整整一天后,傍晚 终于抵达终点拉萨站。在站台只觉得车站建筑雄伟高大,又糅进了藏式建筑的褐红色,正是笔者偏好,急于出站想到站前广场合影,便与同伴相互提醒准备好车票以供检查。
   
    不料需要检查的不是车票,而是身份证。查票的也不是铁路人员,而是武警。
   
   
   
   合影也是奢望,站前广场完全封闭, 武警把守, 到停车场要绕一大圈。我苦笑说,哪有中国的 火车站会站前广场空无一人?
   
   没有身份证寸步难行
   
   乘坐青藏铁路的中国旅客往往以为离开青海省后才算入藏,事实上到此时列车已经在藏人的土地上跑了一夜。从青海(藏人称安多)的西宁开始就反复核对身份证,这个范围倒是与吐蕃的历史疆域暗合。
   
   我们下榻的酒店在大昭寺前步行街中段,从那里到广场入口处短短50米间,就停有特警标志的装甲运兵车一辆、消防车一辆、公安大巴两辆;每晚午夜时分大巴会开走。导游事先警告过,不要拍摄军警,否则轻则呵斥、删除照片,重则惹祸上身。
   
   早知道 八廓街 是藏人宗教信仰的重地,但实地目睹煨桑(焚柏枝祈福)、 转经队伍的规模,还是令人感到敬畏。
   
   
   
   八廓街每隔几分钟就走过一队这样的武警巡逻队
   
   很快发现,通往八廓转经道路的所有巷子都有检查站,专查身份证。大一些的叫“110便民警务站”,有规格一律的标志。朋友注意到,对藏人的检查比对汉人严格,需要的证件更多。
   
   导游说,拉萨只有三家酒店被允许接待藏人,都在较远的地方。具体他也不清楚,外地藏人还需要什么证件才能顺利过关。听后不觉相当讶异。
   
   之前在我们住的酒店的咖啡厅,目睹出来旅游的一群中国95后小朋友跟藏人服务员小姐姐淘气,玩闹得很开心。当时只觉一片和谐欢乐,不曾料想在这家旅馆,藏人虽然可以工作,但不能和汉人一样住店,不由得让人想起大导 Ken Burns 纪录片《Jazz》中 Duke Ellington 在种族隔离时代 的遭遇,今夕何夕,不免一阵尴尬。
   
   拉萨无外宾
   
   七月虽然是西藏旅游的旺季,但整个旅途中遇见的外国人居然屈指可数。除了火车上遇到过几个丹麦人,酒店中有些日本游客,在八廓转半天也看不到一个西方游客模样的人。
   
   导游说,外国人入藏许可在拉萨5.27自焚事件后已经停发了,偶尔看到几个外国人应该是用的旧的批文。
   
   外国游客受阻也不要紧,我说,国内多吸引客源弥补好了。结果导游说,正相反,铁路班次也减少了,每列少挂几节车厢,“这样当然买不到票”。
   
   这样旅游业收入下降已成定局,连八廓街也盛况不再,导游说他自己的收入大致是去年同期的三分之一。他既没有责备藏人也没批评政府,只是反复地说“真的不要再有自焚了”。
   
   深谈一下才发现,导游所说的自焚事件只是5月底发生在大昭寺广场的一宗,对之前已经发生的40起藏人自焚事件一无所知。
   
   拉萨市关于大昭寺自焚事件的“传达”称,两名藏人都来自四川(实际上一位甘肃一位四川)都是僧人(其实都不是),但一般人也没有其他消息来源,倾向于认定“都是西藏以外的事”。
   
   “我们”还是“他们”?
   
   与大多来自四川、重庆的导游不同,我们的导游小阳来自湖南。“这里川渝的人太多了,我的湖南话现在都被同化了。”
   
   小阳是科班出身的专业导游,自谓高中就爱好地理,大学毕业后先在张家界接待台湾团,后来就到了西藏。“2008年拉萨骚乱?我已经到了,外面风声紧就不出去,打电话给藏人朋友让他们给送吃的来。拉萨的藏人很友好,绝对没问题。”
   
   
   
   大昭寺广场的每一顶凉棚下都有执勤的军警,并不允许游客拍摄。
   
    看得出小阳对自己的工作有着热忱,凡是他如数家珍的海拔高度、公元年代,他恨不得你也得记住。景点更是一个不拉。
   
    在布达拉宫广场,小阳热心地让我们去看“西藏和平解放纪念碑”,我实在不想去,便随口敷衍道:这造型不是一把枪么?哪来的和平?小阳说:“是一把枪,有枪才有和平么,枪杆子里面出政权……” 背对着我,一时看不出他是认真的还是反讽。
   
    在介绍雅砻王朝历代君主时,小阳常会说“我们”,例如“我们松赞干布”。那天我说想看达扎路恭纪功碑(注:纪念吐蕃帝国为惩罚唐王朝背信弃义,而于公元763年攻破长安的胜利),不知道在哪里?小阳说,这个角度可以看到,这纪功碑纪念吐蕃攻破长安,是我们国家的耻辱,现在围起来不让看了,导游也不给游客介绍。
   
    我心想,不是连赞普都“我们”了嘛,是一家人,怎么又成了“他们”?看来这个“我们”、“他们”的问题,对藏人相当友好的小阳还是有些纠结的。
   
    至于对另一些中国人来说,就不存在这样的纠结,“我们”和“他们”,两者的界限清晰而不容混淆。
   
    曾听到北方口音的游客大声地谈着:“……不行就镇压!怕啥?” 镇压谁?恐怕是“他们”吧?
   
    来自河南的出租司机,则一见面就把我们当成了“我们”:“藏人拿着全世界最好的福利,转转经,喝喝甜茶,还要闹独立,我一天不干就没钱,还有天理吗?”
   
    一次闲聊时小阳提起,西藏现在暂停办护照了,而且范围已经从藏人护照难办扩大到所有人。重庆司机接口说,有位多年前来拉萨的重庆高考移民,早已落地生子,最近因办不出护照又在活动恢复重庆户口,但这很不好办,叫苦连天。
   
    看来眼下护照停办这件事上,总算没有了“我们”和“他们”之分,大家一起尝到了苦头。
   
    检查站酿祸
   
   旅途中唯一一次听到武警说谢谢,是在拉萨西郊堆龙德庆县的一个检查站。那是一位娃娃脸的藏人武警,礼貌地检查着身份证,始终笑容可掬,不过,他的另一只手始终停留在冲锋枪扳机套上。在他身后的另一位汉人武警更年轻,没有携带武器,显得手足无措的样子,似是在见习。
   
   不止一个司机、导游提到,检查站“出过大事”。月前一位当雄(拉萨北郊)牧民因老爸生病急于开车南下前往拉萨就医,忘带身份证,在检查站不获通融,等折腾了三小时送到医院不治。
   
   牧民悲愤下失去理智,事后回到检查站将武警刺死。
   
    这样的检查站几乎立刻就让人想起以色列纪录片《检查站》。从约旦河西岸到西藏,类似的人间悲剧仍看不到尽头。
   
    永恒的仓央嘉措
   
   
   无论发生过什么,西藏仍是人间最美的地方之一。
   
   就连小阳也承认,拉萨城关的西部大多住着汉人,建筑和中国内地城镇没有什么区别,缺乏特色。林廓以内硕果仅存的拉萨老城,则因其藏式楼房、寻常巷陌、鲜花盛开,成了旅游者的最爱。
   
   岗尖吧书屋就在老城不起眼的角落上,藏人女店主沉默寡言,小伙子则比较健谈,看到读者在找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的诗,会在旁介绍哪些其实是后世汉人的伪作。
   
   书屋没有CD部分,让我有些失望。这时女店主表示,可以给我拷贝一些MP3到U盘。
   
   女店主让我试听的歌曲,在数天“翻身农奴歌唱党”这类歌曲不绝于耳之后,让我顿觉一亮。“这些歌是为仓央嘉措诗篇谱曲的。”
   
   想到有一首藏歌几年来遍寻无着,我斗胆哼了几句,请女店主开示。她一听就说,这个没有,这个歌手叫普布朗杰,是境外的。
   
   境外?是说印度吗?“是的。”
   
    那她刚给我复制的歌曲是境内还是境外的?女店主没有直接回答,只轻轻地说:“给你的这些歌很难找得到的。”
   
    人间至美
   
   旅途结束前,我将陪伴我整个行程的攻略《寂寞星球-西藏》 留给了一位藏人朋友,这本在中国 被查禁的书恰好由友人的精神领袖、根本上师作序,序文结尾写道:“无论怎样历经风波,相信读者会同意我,西藏仍是人间最美的地方之一。” 我由衷信服,这次旅行已经印证了这段话。
   
   (本文中人名、店名使用了化名)
(2012/10/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