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西藏行见闻]
藏人主张
·關於《意境性存在—屬於心斓恼鎸崱
·袁紅冰第一部短篇小說作品讀後感徵文啟事
·中共用网络狱镇压少数民族学生
·知名西藏学者扎西次仁在拉萨过世
·西藏反腐的政治因素大于实际腐败
·佔中被清場台灣應聲援
·为何哈达不提名为诺奖候选人?
·为何各国政要不愿会见达赖喇嘛?
·李克强会下台?
·不要再做政府的说客
·中国过渡政府第341-342次新闻发布会纪要
·藏人自焚再起村长被害
·日本的第三次重大变革
·伍凡评周永康被捕
·袁紅冰新書發表會現場網路直播
·谁有权决定达赖喇嘛转?
·失败还是胜利
·面对中国苦难无法纯文学
·西藏东部又发生一起焚身抗议
·《意境性存在》新書發表會新聞稿
· 網友讀者稱袁紅冰為「政治先知」真的不是喊假的!
·《台灣生死書》與令計劃相關章節
·《意境性存在》讀後心得
·缅甸在呼唤
·瞬間即永恆絕美即永生
·关于在《西宁市建立藏文小学的提议》
·属于天的将再度归于天
·中國經濟下滑新常態
·藏人精英重申西藏主义
·中國過渡政府二〇一五年元旦文告
·毛澤
·西藏自治区草原生态环境不断恶化
·專訪中國流亡作家袁紅冰
·美国真的曾经是中国的救星吗?
·中共為何封鎖Gmail
·下一個「老虎」或為郭伯雄
·中共网络文学作者实名制
·藏人抗议考试不公又青年多嘉被捕
·内蒙蒙古族民众应享有平等权利
·中共全面实施网络实名制
·中共對基督教政策收緊倒退加強迫害
·习近平在测试西方国家强弱
·禄曲县请愿藏民仍等待解决问题
·你有英文名字嗎?
·中国的大变局
·台湾民主的挑战与前景
·中共权斗延烧西藏
·《查理周刊》堅持言論自由絕不退縮
·中国对全球民主的六大消极影响
·中国宗教自由陷入文革后最黑暗时期
·中共的蒙骗和要挟
·中國今年可能會發生金融危機
·情报人员在富商名义骗达赖喇嘛
·以後只談一制不講兩國
·中共正進入危險時期
·六四事件后中國高校大清洗
·習近平“特使”欺騙達賴喇嘛
·中共百年战略忽悠计划
·香港青年人的“政制梦”到“创业梦”?
·留学生走私冰毒在澳大利亚获刑
·大陸知識份子面臨空前浩劫
·中国经济逼近悬崖
·祝大家新春快乐
·袁紅冰:痛哭趙紫陽
·是什么驱动华人地区“去中国化”?
·2014年西藏要闻报道
·美国务院首次举办藏历新年庆祝活动
· 西藏新疆镇压加剧
·什么是美国价值
·中美關係的臨界點正在接近
· 掀起中国的“蓝色革命”
·肖国珍律师致信高瑜
· 中美在南海近期會發生軍事衝突嗎?
·政治局會議後的中國經濟走向
·昂山素季的缅甸与中国
·蔡英文的昇華和自由台灣的前途
·伍凡評范長龍訪美
·王岐山為何被美國調查?
·伍凡短評周案和法轮功迫害
·抛弃俄国知识分子的毒药方
·分析輕判周永康的背景原因和目的
·《岛屿天光》遭大陆官方封杀
·中美戰略關係前景不明朗
· 新國安法出籠為挽救危機中的中共政權
·全力救股市保中共政權
·奥巴马签伊朗协议是蠢还是恶
·抓捕維權律師群體是法西斯行為
·底氣不對稱的習奧會談
·冠蓋滿京華,斯人獨憔悴
·中共當政者和十字架搏鬥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作者张戎采访实录
·藏族牧民定居感觉各不相同
·令完成已经完成令计划的计划
·中國經濟已處於危機狀態
·《杀佛》作者安乐业谈中共对两世班禅喇嘛的迫害
· 天津大爆炸
·警告柯文哲
·青海藏区的男性资源枯竭
·課綱爭議解決應回歸教育本
·人民幣貶值的因果
·北京大阅兵的大谎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西藏行见闻

   
   西藏行见闻
   
   
   郁从周


   
    美国自由撰稿人
   
   
   更新时间 2012年10月24日, 格林尼治标准时间14:33
   
   
   
   青藏线沿途所见美景
   
    靠两台内燃机车头牵引的列车,在安多-卫藏高原奔驰了整整一天后,傍晚 终于抵达终点拉萨站。在站台只觉得车站建筑雄伟高大,又糅进了藏式建筑的褐红色,正是笔者偏好,急于出站想到站前广场合影,便与同伴相互提醒准备好车票以供检查。
   
    不料需要检查的不是车票,而是身份证。查票的也不是铁路人员,而是武警。
   
   
   
   合影也是奢望,站前广场完全封闭, 武警把守, 到停车场要绕一大圈。我苦笑说,哪有中国的 火车站会站前广场空无一人?
   
   没有身份证寸步难行
   
   乘坐青藏铁路的中国旅客往往以为离开青海省后才算入藏,事实上到此时列车已经在藏人的土地上跑了一夜。从青海(藏人称安多)的西宁开始就反复核对身份证,这个范围倒是与吐蕃的历史疆域暗合。
   
   我们下榻的酒店在大昭寺前步行街中段,从那里到广场入口处短短50米间,就停有特警标志的装甲运兵车一辆、消防车一辆、公安大巴两辆;每晚午夜时分大巴会开走。导游事先警告过,不要拍摄军警,否则轻则呵斥、删除照片,重则惹祸上身。
   
   早知道 八廓街 是藏人宗教信仰的重地,但实地目睹煨桑(焚柏枝祈福)、 转经队伍的规模,还是令人感到敬畏。
   
   
   
   八廓街每隔几分钟就走过一队这样的武警巡逻队
   
   很快发现,通往八廓转经道路的所有巷子都有检查站,专查身份证。大一些的叫“110便民警务站”,有规格一律的标志。朋友注意到,对藏人的检查比对汉人严格,需要的证件更多。
   
   导游说,拉萨只有三家酒店被允许接待藏人,都在较远的地方。具体他也不清楚,外地藏人还需要什么证件才能顺利过关。听后不觉相当讶异。
   
   之前在我们住的酒店的咖啡厅,目睹出来旅游的一群中国95后小朋友跟藏人服务员小姐姐淘气,玩闹得很开心。当时只觉一片和谐欢乐,不曾料想在这家旅馆,藏人虽然可以工作,但不能和汉人一样住店,不由得让人想起大导 Ken Burns 纪录片《Jazz》中 Duke Ellington 在种族隔离时代 的遭遇,今夕何夕,不免一阵尴尬。
   
   拉萨无外宾
   
   七月虽然是西藏旅游的旺季,但整个旅途中遇见的外国人居然屈指可数。除了火车上遇到过几个丹麦人,酒店中有些日本游客,在八廓转半天也看不到一个西方游客模样的人。
   
   导游说,外国人入藏许可在拉萨5.27自焚事件后已经停发了,偶尔看到几个外国人应该是用的旧的批文。
   
   外国游客受阻也不要紧,我说,国内多吸引客源弥补好了。结果导游说,正相反,铁路班次也减少了,每列少挂几节车厢,“这样当然买不到票”。
   
   这样旅游业收入下降已成定局,连八廓街也盛况不再,导游说他自己的收入大致是去年同期的三分之一。他既没有责备藏人也没批评政府,只是反复地说“真的不要再有自焚了”。
   
   深谈一下才发现,导游所说的自焚事件只是5月底发生在大昭寺广场的一宗,对之前已经发生的40起藏人自焚事件一无所知。
   
   拉萨市关于大昭寺自焚事件的“传达”称,两名藏人都来自四川(实际上一位甘肃一位四川)都是僧人(其实都不是),但一般人也没有其他消息来源,倾向于认定“都是西藏以外的事”。
   
   “我们”还是“他们”?
   
   与大多来自四川、重庆的导游不同,我们的导游小阳来自湖南。“这里川渝的人太多了,我的湖南话现在都被同化了。”
   
   小阳是科班出身的专业导游,自谓高中就爱好地理,大学毕业后先在张家界接待台湾团,后来就到了西藏。“2008年拉萨骚乱?我已经到了,外面风声紧就不出去,打电话给藏人朋友让他们给送吃的来。拉萨的藏人很友好,绝对没问题。”
   
   
   
   大昭寺广场的每一顶凉棚下都有执勤的军警,并不允许游客拍摄。
   
    看得出小阳对自己的工作有着热忱,凡是他如数家珍的海拔高度、公元年代,他恨不得你也得记住。景点更是一个不拉。
   
    在布达拉宫广场,小阳热心地让我们去看“西藏和平解放纪念碑”,我实在不想去,便随口敷衍道:这造型不是一把枪么?哪来的和平?小阳说:“是一把枪,有枪才有和平么,枪杆子里面出政权……” 背对着我,一时看不出他是认真的还是反讽。
   
    在介绍雅砻王朝历代君主时,小阳常会说“我们”,例如“我们松赞干布”。那天我说想看达扎路恭纪功碑(注:纪念吐蕃帝国为惩罚唐王朝背信弃义,而于公元763年攻破长安的胜利),不知道在哪里?小阳说,这个角度可以看到,这纪功碑纪念吐蕃攻破长安,是我们国家的耻辱,现在围起来不让看了,导游也不给游客介绍。
   
    我心想,不是连赞普都“我们”了嘛,是一家人,怎么又成了“他们”?看来这个“我们”、“他们”的问题,对藏人相当友好的小阳还是有些纠结的。
   
    至于对另一些中国人来说,就不存在这样的纠结,“我们”和“他们”,两者的界限清晰而不容混淆。
   
    曾听到北方口音的游客大声地谈着:“……不行就镇压!怕啥?” 镇压谁?恐怕是“他们”吧?
   
    来自河南的出租司机,则一见面就把我们当成了“我们”:“藏人拿着全世界最好的福利,转转经,喝喝甜茶,还要闹独立,我一天不干就没钱,还有天理吗?”
   
    一次闲聊时小阳提起,西藏现在暂停办护照了,而且范围已经从藏人护照难办扩大到所有人。重庆司机接口说,有位多年前来拉萨的重庆高考移民,早已落地生子,最近因办不出护照又在活动恢复重庆户口,但这很不好办,叫苦连天。
   
    看来眼下护照停办这件事上,总算没有了“我们”和“他们”之分,大家一起尝到了苦头。
   
    检查站酿祸
   
   旅途中唯一一次听到武警说谢谢,是在拉萨西郊堆龙德庆县的一个检查站。那是一位娃娃脸的藏人武警,礼貌地检查着身份证,始终笑容可掬,不过,他的另一只手始终停留在冲锋枪扳机套上。在他身后的另一位汉人武警更年轻,没有携带武器,显得手足无措的样子,似是在见习。
   
   不止一个司机、导游提到,检查站“出过大事”。月前一位当雄(拉萨北郊)牧民因老爸生病急于开车南下前往拉萨就医,忘带身份证,在检查站不获通融,等折腾了三小时送到医院不治。
   
   牧民悲愤下失去理智,事后回到检查站将武警刺死。
   
    这样的检查站几乎立刻就让人想起以色列纪录片《检查站》。从约旦河西岸到西藏,类似的人间悲剧仍看不到尽头。
   
    永恒的仓央嘉措
   
   
   无论发生过什么,西藏仍是人间最美的地方之一。
   
   就连小阳也承认,拉萨城关的西部大多住着汉人,建筑和中国内地城镇没有什么区别,缺乏特色。林廓以内硕果仅存的拉萨老城,则因其藏式楼房、寻常巷陌、鲜花盛开,成了旅游者的最爱。
   
   岗尖吧书屋就在老城不起眼的角落上,藏人女店主沉默寡言,小伙子则比较健谈,看到读者在找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的诗,会在旁介绍哪些其实是后世汉人的伪作。
   
   书屋没有CD部分,让我有些失望。这时女店主表示,可以给我拷贝一些MP3到U盘。
   
   女店主让我试听的歌曲,在数天“翻身农奴歌唱党”这类歌曲不绝于耳之后,让我顿觉一亮。“这些歌是为仓央嘉措诗篇谱曲的。”
   
   想到有一首藏歌几年来遍寻无着,我斗胆哼了几句,请女店主开示。她一听就说,这个没有,这个歌手叫普布朗杰,是境外的。
   
   境外?是说印度吗?“是的。”
   
    那她刚给我复制的歌曲是境内还是境外的?女店主没有直接回答,只轻轻地说:“给你的这些歌很难找得到的。”
   
    人间至美
   
   旅途结束前,我将陪伴我整个行程的攻略《寂寞星球-西藏》 留给了一位藏人朋友,这本在中国 被查禁的书恰好由友人的精神领袖、根本上师作序,序文结尾写道:“无论怎样历经风波,相信读者会同意我,西藏仍是人间最美的地方之一。” 我由衷信服,这次旅行已经印证了这段话。
   
   (本文中人名、店名使用了化名)
(2012/10/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