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搬家記]
点滴人生
·香港日記(67)
·香港日記(68)
·香港日記(69)
·香港日記(70)
·香港日記(71)
·香港日記(72)
·香港日記(73)
·香港日記(74)
·香港日記(75)
·香港日記(76)
·香港日記(77)
·香港日記(78)
·香港日記(79)
·香港日記(80)
·香港日記 (1)-(70)目錄
·香港日記(81)
·港事漫談:開闢第二戰場
·讀書漫談:傲慢與偏見
·人生隨筆:生日,兼及FACEBOOK
·港事漫談:呼之欲出的鬼胎
·港事漫談:寧爲玉碎 不作瓦存
·港事漫談:憤怒!
·香港日記(82)
·港事漫談:李國章甩轆 严防后着
·人生隨筆﹕業主﹑租客拉雜談
·香港日記 (83)
·上司緣
·香港日記(84)
·香港日記(85)
·人生隨筆﹕掙扎
·從李波想到周榆瑞
·香港日記 (86)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中)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下)
·港事隨筆:從本土主義到“分離主義”
·港事漫談:本土主義 已經成形
·港事漫談:本土主義 已經成形
·港事漫談:立法會新界
·港事漫談:新界
·人生隨筆﹕對兒童說不
·香港日記(87)
·港事隨筆:梁振英大勢不妙
·港事隨筆:及早補救
·港事隨筆:冷處理
·港事隨筆:驅梁運動
·香港日記(88)
·港事隨筆:自取其辱
·戴帽
·香港日記(89)
·人生的兩頭
·遊江西
·遊江西
·香港日記(90)
·關於梁振英的(1)
·關於梁振英的(2)
·港事隨筆:別了,張德江!
·關於梁振英的(3)
·關於梁振英的(4)
·香港日記(91)
·香港日記(92)
·港事隨筆:民建聯再中招
·讀書漫談:武俠小説
·港事隨筆:也談一帶一路
·港事漫談:向李波先生進一言
·學習英語的一些回憶(上)
·學習英語的一些回憶(下)
·世事隨筆:英國脫歐記
·從打噴嚏想到的
·世事隨筆:雜談英美政局
·香港日記(93)
·香港日記(94)
·“快”
·港事隨筆:由港人長壽談起
·世事隨筆:特朗普可以勝出嗎?
·港事漫談:港獨漸成氣候
·港事漫談:泛民告急
·港事漫談:策略投票
·港事漫談:選後拉雜談(上)
·港事漫談:周永勤案
·港事漫談:選後拉雜談(中)
·港事漫談:梁振英捲入橫州醜聞
·香港日記 (95)
·港事漫談﹕小鬼開道
·港事漫談﹕國慶禮物
·港事漫談:選後拉雜談(下)
·溫故知新﹕正邪之爭
·港事漫談﹕李克強來去
·港事漫談﹕立法會主席選舉鬧劇
·testing
·港事漫談﹕立法會主席選舉鬧劇
·港事漫談﹕立法會主席選舉鬧劇
·港事漫談﹕立法會主席選舉鬧劇
·港事漫談﹕立法會主席選舉鬧劇
·香港日記 (1)-(89)目錄
·港事漫談﹕出師未捷身先死
·港事漫談﹕立法會主席選舉鬧劇
·港事漫談﹕梁耀宗錯失戎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搬家記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最近回美國走了一遭,目的是搬家。我有點像魯迅寫《故鄉》的心情。在《故鄉》中,魯迅從京城老遠回到他闊別二十多年的老家,目的是搬家,因為他的祖屋賣了。我和他相同和不同的地方是,我也是千里迢迢地從香港飛到美國,為了搬家,因為我放在市場上出售的屋子,經過四個月之後,已經覓得了買家。所不同的是,這不是我的祖屋,雖然我在這裡住了二十年。我對它有深厚的感情,因為這屋是我建的,有許多建設也是我親自經營的。

   我的搬屋工程,相信比魯迅的大很多,也繁複得多。因為這屋佔地一萬尺,內部面積有三千多尺,包括四個睡房和一個書房。此外,還有車房和前後花園。所有房間和車房,都放滿或堆滿東西。

   由於我是賣屋而沒有買屋,如何處理和安置這些東西 ,確是大費周章。如果我時間充份的話,即在交屋之前有一個月以上的時間的話,我大可先行在網上半賣半送,處理掉一些﹐或者一大部份的﹐東西。但時間不容許。

   或者這裡我需要解釋一下。在美國,賣屋非常不踏實。即使有了一個買家,簽了字買你的房子。但在過程中,他有許多機會退出不買,例如﹕他本人要賣屋籌款但賣不到、他最後發覺不喜歡你的房子、他改變了計劃、他借不到錢等等,都可以取消買賣合約,而且沒有罰則,無須作任何賠償。

   所以有人說,在美國賣樓,要收到錢落了袋才算數。

   但是,我卻又不能等到收了錢這麼遲才回去,因為肯定沒有足夠時間搬屋。如果賣了屋子,你還有傢具雜物在屋內的話,新的屋主可能每天向你收租。如果延遲交易,你要負上一切責任 。所以,這是一個難題。太早回去,可能會白走一遭,連機票也賠了﹔太遲,則搬遷時間不夠,最後可能發生嚴重問題。

   我把這問題告訴了我的房屋經紀。正在遲疑不決之際,經紀透過電郵寄給我買家第二次巡視屋子之後所簽回的滿意紙。我問這是什麼意思。經紀答,這表示買家滿意我的房子的情況,他已放棄了不買的權利。如果銀行批准他的貸款申請的話,他便要完成交易,否則他要賠償買賣雙方的經紀佣金,價值約五萬美元。而同一時候,買方的經紀正式告訴我的經紀,買家的條件極好,取得貸款完全沒有問題。

   由於有了這個保證,我於是立即訂機票回美。然而,這時距離交易日已不到二十天了。如果扣除落機後安頓、以及處理白蟻、全屋清潔 (這是買賣合約所規定的)所需的時間,那麼實際搬家的時間只有兩個星期。在這兩星期內,我要搬清所有物品,一張紙也不能留,時間的緊逼可想而知。

   飛機在早上抵達。下機後我顧不得前天晚上在機上沒有睡眠以及時間差,便立即展開工作。我首先做了兩件事﹕給車子換機油和檢查剎車系統,以及購買了一張無限制使用的電話咭。我的車子已經兩年沒有檢查,這次搬家將每天頻繁在山坡上走動,所以必須安全可靠。

   做完這兩件事後,天已經黑了,我也必須休息了。

   第二天一早,我便驅車到四公里外的一個小鎮的一個貨倉公司租倉。這個貨倉公司是一個非常現代化的倉庫,有四層樓高,是密封式的,整個建築物都有空氣調節,而且每月進行防蟲處理。

   倉庫職員向我解釋一切,並 讓我參看各種倉庫大小。最後我選了一個十尺乘十尺的。辦好手續後,我下午便用我的車子運送第一批物品來。

   倉庫經理早期從香港移民到美國,兩夫婦都懂說廣東話,讓我有親切感。和他傾談之下,更發覺我們有共同的地方。原來他父親和我的一個叔叔都曾經在昆明給飛虎隊服務,因為恐共,都早早移民美國去了。我和這位經理年紀相若,談得非常投機,有相見恨晚之感。後來,他在我搬屋方面幫助我不少。

   正如我上面說過,我屋子裡所有的房間、客廳、廚房、廁所、車房都放滿東西,如何著手搬運呢﹖我的策略是,把這些東西分做兩類﹕我搬得動的和搬不動的。大概三四十磅的東西是我可以搬得動的,超過這重量的我便無法抬走,需要找人幫忙了。

   凡我搬得動的,我都有把握個人 獨力限時送到倉庫去。至於那些搬不動的,主要是傢具。我算計過,全屋的傢具,總共有三四十件之多。其中有些,特別是床﹑檯和櫃,要搬動它們,非要兩名孔武有力的大漢不可。尤其是那幾張床,更要拆散下來化整為零才可以從二樓和三樓搬到地下去。

   傢具是讓我最頭痛和最沒有把握處理的東西。因為這不只是搬運的問題,而且是搬到哪裡去的問題。正如上述,我沒有買房子,而所有傢具都要覓一個去處。這些傢具雖然不是什麼名貴的東西,但即使你不要它們,你也不可以像垃圾地把它們隨處拋棄。而即使要拋棄,也得先把它們從樓上搬到樓下。

   不過,我跟自己說,還是不要想得太多了,先把那些我搬得動的搬到倉庫去。其他的問題等我的妻子到來後才一起商量解決,而她將遲我一星期抵達。

   我搬得動的,主要是私人物品,而這些之中,大部份是書籍和雜誌。關於書籍和雜誌,這些年來,我已拋棄了不少。這些餘下來的,是我不願拋棄的,或暫時不願拋棄的。老實說,它們都並非什麼珍本或孤本,租一個倉庫儲存它們,其實絕對不合乎經濟原則。但我為什麼不願丟棄它們呢﹖我仔細自我分析一下,發覺這些我歷年購買和閱讀過的書籍和雜誌,實在是我生命的一部分。它是我的過去,拋棄它便是拋棄我的過去,這是不可能的,或者是暫時不可能的。

   所以,一個人的行為不是全都可以用經濟來衡量的。

   我點存我的書籍雜誌, 發覺有約十箱的書本,是原先從香港移民美國時運來的,到現在還沒有拆開。此外,散放的書籍和雜誌,可能有一千冊。自然,這比起那些真正藏書家來說,可稱微不足道。

   我於是用我的小房車把這些陸續送往倉庫。我的計劃是,在妻子來到之前,把我的書籍雜誌和個人物品全都清理移走。她來到之後,便可集中處理她的東西或她範圍內的東西了。(例如她的衣物﹑廚房用具等)

   我一天走兩回,結果完成計劃。而且還超額做出一項困難工作﹕把七個書架和雜物架從家裡運送到倉庫去。這要感謝倉庫經理。他給我聘請了一個搬運工,並且親自駕駛小型貨車來協助。

   我的物品大致全都運走了,妻子也差不多同一時候到了。她的到來,使我們的家又呈現另外一個不同的景象。她就像一個千軍萬馬大電影的主角一樣,一到來,便把所有在櫃櫥裡和抽屜裡的東西,無論是軟的硬的、大件的小件的,穿的吃的用的,都統統清理出來堆放在地板上,猶如地雷處處,使你寸步難行。

   我在屋內行走的時候,要左穿右插,否則難免踢著東西。但是,這個時候,時間緊逼,嘈吵是沒用的。我問她,哪些是送人的? 哪些是捐給慈善機構的﹖哪些是丟棄的﹖然後,根據指示,趕緊送走,最終成功殺出一條「血路」來。 最後,輪到最棘手的問題了﹕搬遷傢具,而這時距離交屋的時間不足一星期了。同時,幾天之前,經紀告訴我買方申請貸款已經批准,可以如期成交,即時間上已沒有什麼彈性了。

   關於傢具的搬運,經紀曾經介紹一個收買舊傢私電器的人來看。此人來看了,說隔天會給我報一個價,誰知石沉大海,沒有下文。可能他來的時候,滿懷希望,以為我住在一個相當高級的山上,必然有許多好東西。是的,這個山上住有不少富人,但卻不是我。我的傢具只是實用而已,絕對稱不上高級,難怪他失望而去。

   於是我們又只好另外設法。事實上,之前我們曾經想過一個方案,卻總是兜兜轉轉,不能成事。這方案是﹕先儘量送給我妻子的弟弟,餘下來才捐贈或送給別人。理由是﹕他弟弟住得離我們很近,只幾分鐘的車程。而且他家很大,足可容納很多傢私。(或拋掉舊的,而用我們比較新的。) 此外,由於我們不在美國的時候,我的小舅給我們照顧屋子和收信,他的太太又協助我們處理帳務﹐給他們送一些傢私,只是表達謝意而已。(在美國,傢私很貴。把仍然能夠使用的傢私送給人,人們不以為忤,而且也符合環保的目的。)

   這事,我的妻子已經和他的弟弟講好。可是,到了小舅的妻子那裡,卻又橫生枝節起來。她說, 她的家裡已有很多東西了,再沒有餘地容納我們的傢私。而且她也不需要我們的送贈。如果我們實在沒有地方擺放,可暫時放在她家中,待我們買到新居後便拿走。不歡迎之意,溢於言表。並且暗示,我們是把不用的垃圾給她。

   我的妻子多次向她解釋,說不會收回,而且準備給她的都是比較高級的。但每一次都是返回原點。我見到這情況,跟妻子說,無謂浪費時間,我們不能勉強他人接受我們的東西。妻子說,她是喜歡的,只是恐怕我們有一天會收回。我說,像這種事情,說一兩回便算了,難道要跪下來乞求她接收我們的東西嗎? 再糾纏下去只是費時失事。

   我們實在傢具太多,沒有一家人可以容納得下。即使我的小舅願意拿一部分,也最多只是總體的十分之一二而已,其他的我們仍須想法搬走。

   於是我們又把全體傢私分作兩部份﹕一份,普通的,送給慈善機構﹔一份,較好的,送給妻子的哥哥。她這哥哥是爽快的人,一早已說可把傢私放在他處,因為他剛擴建了屋子,多了幾個房間。我們原意是先讓小舅揀選一部分,餘下的才送到大舅處。現在小舅的妻子既然這樣勉強,我們干脆便全都送給大舅了。

   就這樣決定後,我們便聯絡救世軍,給他們開出一個捐贈單子。救世軍是一個慈善機構,其工作包括上門收傢私,翻新後以廉價出售,所得利潤用來幫助社會,特別是老人。當然,破爛的傢私他們不收,所收的傢具以能轉賣的為標準。

   兩三天後,救世軍專車來了,拿走了我們在三樓的大部份傢具,約佔我們整體傢具的百分之四十。救世軍離去之後,我長長地舒一口氣 -- 不是因為搬家已經大功告成,而是因為我現在真正有把握在交易日期之前完成搬屋的大事了。

   我接著透過倉庫經理太太的幫助,聘請一個搬屋公司,準備把餘下來的傢私搬走。這個公司剛好兩天後有期。他們準備派三個搬運工來,連同貨車每小時收費一百二十五元。所有人都說價錢合理。

   這之後,我們仍然和小舅的太太作最後的聯絡,問她要不要我們的傢私和要哪些。但這時我們的心情已較淡然了,因為假如她不要,我們便一起全都送去大舅家。現在再問她是一個禮貌,若她不要我們也無所謂了。她說再想一想。於是我們便不再提起這事了。

   到了搬傢私那天,一早搬屋公司的工頭便打來電話。他說由於我們的傢私多,他建議多加一個搬運工,費用只是每小時多二十五元而已。我知他想多賺點錢,不好拒絕他,也便算了。

   接著小舅的太太來電,說她想要我們的一套沙發和一套餐桌連九張椅。至於其他的,她還未有最後決定。但她告訴我們,把那些她決定不要的傢具先行搬上貨車,一定要的最後上車,放在最外頭,而可要可不要的放在中間,到時再算。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