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吉拉斯論新階級和陳爾晉論官僚特權階級(3张图) ]
陈泱潮文集
·5. 人的潜意识中其实都存在着【有神论】基因
·6.人类已经到了末期
·7.不敢置天赋神圣使命于不顾
·8.自由、民主、人权保障制度的根基和巩固的条件
·9.【中共反对派的政治道德素养】问题
·10.中国民主革命导师的责任和义务
·11.没有充分的全面的思想理论精神信仰准备, 中国民主革命的成功只能是遥遥无期
·12.我们必须超前积极为中国民主化变革和后来者,开通道路、指明方向、奠定基础
·13.关于令人信服的神学必须有神迹证明的问题
·14.《圣灵福音》“小书卷”是《圣经》续篇的神迹显示
·15.决定性关头的忠告
·16. 这是我在又一次重大人生十字路口的选择
·17.真的假不了,最终势必会得到整个人类社会的普遍承认
●因果报应
·上帝是公义的:一切伤天害理的阴谋诡计都会大白于天下
·ZT以暴易暴的恶果:彭湃长子、堂侄的悲剧
·ZT孙中山轮回转世为张四目的故事
·請看人豬轉世真人真事:正義必能伸張〔2圖〕!
●真正能够拯救中国的唯一真神合一之歌
·强力推荐《迦南歌声》
●传承自有后来人
·圣徒学院超常博士后招生简章(B版)
▲专著:与披着宗教外衣的新法利赛人的争战
·善本:陈泱潮关于宗教论坛争战的总结和声明——兼谈我为什么要回击小溪对我的攻击?
·基督教新法利赛人必须认真研读、认真查经、认真思考
●宗教论坛结缘记
·就余王排挤郭飞雄事件和【假耶稣】的出现,致中国基督教友
·一还掌:老对手……请看《圣灵福音6·所罗门王转世》
·二还掌:陈泱潮不能不再度质问宗教□□小溪先生
·陈泱潮2006年6月【宗教论坛结缘记】帖文总览
·复小溪公开信:建议你最好不要再背鼓上门找捶打了
·反对【小字号宗教裁判所】突围战首战告捷
·陈泱潮:天字第一号
·哈哈!撤销【小字号宗教裁判所】才是宗教论坛正常化的唯一道路
·上帝賜给了他的仆人教训邪恶的刺棍和铁杖……
·劝你切切不要以为这是戏言!
·事实胜于雄辩:究竟是谁在对谁进行人身攻击?
·哀其不幸,怒其睡梦中都在想当妃子成群的中国皇帝!
·陈泱潮宣布在博讯宗教论坛安营扎寨
·检验是否真正敬畏神的契机和表现
·陈泱潮是“造神搞政治”吗?
·哈哈!这里 上帝所呼唤的“我儿”,到底是谁?
·小溪才具仅只中下,却毫无谦卑心性……希望您引以为戒!
·铁证如山,看最后谁才是真正的狡辩者!
·《圣经》里明确记载着转世轮回,而且是以耶稣和所罗门王为例……
·先说后应更能呼招世人回归主怀!
·以在下所居住的丹麦为例(外一首)
·这才是真正符合佛祖释迦牟尼本意的佛教的正信!
·一切荣耀归于 上帝(西方基督教为何已经式微是否与违背此理有关?)
·奇怪,刚才输入bzh,本欲打出斑竹,却跳出来霸主!
·请教思童兄:如何解释这一现象——
·回应小溪《陈泱潮私意解经大错特错的铁证》之一
·回应小溪《陈泱潮私意解经大错特错的铁证》之二
·回应小溪《陈泱潮私意解经大错特错的铁证》之三
·回应小溪《陈泱潮私意解经大错特错的铁证》之四(2张图)
·回应小溪《陈泱潮私意解经大错特错的铁证》之五
·回应小溪《陈泱潮私意解经大错特错的铁证》之六
·陈泱潮回应小溪的诬蔑
·小溪先生,请朝前看
·7月6日~10日余帖目录
·陈泱潮问宗坛斑竹:为何删除我的这篇跟贴文章及其跟贴
·请问小溪先生:删除【尊神为大】的文章,是什么性质的事情?
·您们两位是真正的认识问题,而不是本质问题
·我的立场,不是否定“三位一体”,而是一如《圣灵福音》所说
·蛙老弟请看《圣灵福音》第60、61两章
·弥勒另一名号:【无能胜】与今日中国所当必有的精神领袖
·希望你能够有所进步,不要失却宗教论坛结缘的机会!(外二篇)
●揭穿宗教极端分子黑恶势力
·真理使恶人畏惧,但是,真理绝对不会被恶人扼杀得了!
·昨日被删的:恳请先生和诸位网友赐教,也欢迎小溪先生批评指正。谢谢!
·《圣灵福音》与震惊全球的SARS瘟疫事件之间的逻辑关系
·“本体、本原、本质”——真空妙有,注定三位于一个肉体的荒谬
·陈泱潮复贾风:在中国人中传播基督教真谛所面临的严重拦阻
·事实上到底是谁挑起事端、“掉转枪口,对准弟兄”?
·难道只许你们把别人打成“异端”,不允许别人申辩?
·回复思童代表小溪心虚理亏色厉内荏的警告
·奉劝小溪思童,休要把博讯宗教论坛搞成你们横行霸道的天下
·证据何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请你们对你们自己和你们的手下一帮人也照此办理!
·你打着基督徒的旗号,使我主蒙羞!
·正告以化名躲在暗处放暗箭的所谓“中华正国皇帝”胡德斌
·你这叫什么证据?难道动辄把弟兄姊妹诬蔑为“异端”、处于火刑致死的宗教偏执狂极端分子批评不得?
·历史会记住你们今天所犯的罪!
·请问:宗教论坛该不该删除重要的宗教论文《告全球基督徒书》?
·强烈抗议删除贾风先生的《敬告宗坛各位网友》一文!
·再告胡德斌:鲜明的对照
·骄傲而又富有心计的人哪,你当听劝诫
·极端教派专制主义批判之一:耶稣死于极端教派专制主义之手
·你一边极其残暴地坚持删除我回应你的文章,一边大谈和我商榷!并且居然如此毫不脸红!
·极端教派专制主义批判之二:在历史和现实中罪恶累累
·以“污染环境的词语”为名,来败坏老夫文章的声誉!这是在做梦!
·关于宗教论坛绝对不能由教派极端分子做版主的建议
·《陈泱潮论宗教发展的历史趋向》
·【假冒为善者】丑恶嘴脸真像的大暴露!
·是中共的宗教论坛,还是自由网络博讯的宗教论坛?
·太多?请找出第二人!!!
·这是验证《圣经》,还是篡改《圣经》?建议你必须考虑你疯狂逼迫在下的后果!
·打着基督徒旗号,脸不变色心不跳作伪证的又来了!
·赞赏和希望/你不能闭目不看事实!事实!!!
·金星是党代表的另外一个笔名!
·“小溪”(“金星”)是诱捕清水君的凶手——“兰剑”的化名!
·你小溪不敢上美国法庭和老夫对簿公堂,就证明你是诱捕清水君的凶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吉拉斯論新階級和陳爾晉論官僚特權階級(3张图)

一本书中共高层流传50年 至今不敢解禁(1张图)


吉拉斯著《新阶级》1963、1980年中文内部读物,陈尔晋听说过,没有看过


   
   吉拉斯論新階級和陳爾晉論官僚特權階級(3张图)
 
   

   转载于博讯论坛 
   
    吉拉斯是撩开共产主义面纱,揭示社会主义真相的先驱,也可说是苏联和东欧社会主义最早的掘墓人和民主化的奠基人。吉拉斯一九五七年出版的《新阶级》及其他一系列着作,在理论上宣告了社会主义的破产和终结。港媒评论说,尽管吉拉斯已故十多年,中共还在为《新阶级》增添新的注解,中国的社会现状还在为《新阶级》提供最典型最完整最鲜明的蓝本。
   
     据港媒《争鸣》杂志报导,中共对吉拉斯和他的《新阶级》讳莫如深,尽管早在一九六三年就以“灰皮书”的形式内部出版发行《新阶级》(一九八零年翻印),供中央高干参阅,却迄今不允许公开出版发行,当年上百种“灰皮书”(社科类)和“黄皮书”(文学类)已基本解禁,唯独《新阶级》例外。

  吉拉斯其人其事

   
     中共为何如此惧怕《新阶级》面世?报导认为,《新阶级》论说的尖锐和敏感是一个因素,更主要的原因则是《新阶级》作者吉拉斯的身份。
   
     吉拉斯一九一一年出生于南斯拉夫黑山的一个农民家庭,十八岁入贝尔格拉德大学,在学期间开始接触马克思主义并加入左翼学生团体,一九三二年加入南斯拉夫共产党,一九三八年当选为南共中央委员,两年后当选为党中央政治局委员。二战时德国入侵南斯拉夫,吉拉斯是抗击法西斯的游击队最高司令部成员。战后,吉拉斯在南斯拉夫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担任多项要职,一九五三年当选为副总统兼国民议会议长,并内定为铁托的继承人。
   
     这样一个大权在握的共产党人,为何会成为最激进最彻底的反共分子?报导认为,斯大林的暴行是他反思社会主义的开始。
   
     一九四四和四五间,吉拉斯三次访问苏联,第一次甚至带着朝圣般的“狂喜”心情赶去。但所见所闻令他不止大失所望,更是震惊不已。在二战的关键时期,斯大林竟然还在军队中进行大清洗,许多高级将领不能浴血沙场,却冤死于自己阵营内的大屠杀。同时,斯大林和亲信高官过着纸醉金迷的生活,经常通宵夜宴酩酊大醉。
   
     一九四四年,在苏军高层默许下,进驻贝尔格莱德的苏军一路强奸妇女、凶杀抢掠,斯大林还不以为然,粗暴无理地对待铁托和吉拉斯提出的交涉,使吉拉斯看到苏联对弱小国家的傲慢蛮横。对此,一九四九年五月,吉拉斯在联合国大会上谴责了苏联的大国沙文主义行径。
   
     吉拉斯由此开始省思社会主义大家庭,并进一步提出要削弱南共联盟、建立政治多元、个人享有自由的开放社会。这些主张超过了铁托容忍的限度,为此他被撤销全部职务,一九五四年,他主动退党。一九五六匈牙利爆发革命,吉拉斯在纽约《新领袖》周刊发文,赞扬匈牙利革命“是马列主义逐步走上末路的开端”,同时公开发表批判南斯拉夫现行政策的声明,因此再度被捕。
   
     吉拉斯入狱前把《新阶级》手稿寄往美国,一九五七《新阶级》一书在美国正式出版,他却因此书被加刑七年。《新阶级》一出版就引起西方世界的轰动,许多沉迷于社会主义理想的西方左派人士从此觉醒,也启发了萨哈罗夫,索尔仁尼琴,哈维尔等苏联和东欧的无数知识份子,使他们走上了反体制的道路,这就是中共至今不敢直面《新阶级》的原由。

  新阶级是社会主义的特产

   
     《新阶级》的副题是“对共产主义制度的分析”,全书在深入剖析共产主义来龙去脉的基础上,告诉人们:苏式社会主义国家的新阶级是如何产生的。
   
     该书揭示,新阶级是社会主义的特产,社会主义的源头是马克思主义。从落后国家蜕化出来的社会主义,急于推行工业化。新政权把工业财产及土地收归国有,不仅资本家甚至手工业者,小商人和农民的财产也不能幸免。从此,国家的一切资源都由共产党官僚掌控,结果,“与以前的革命相反,共产主义革命是以取消阶级为号召开始,但最后竟造成一个握有空前绝对权威的新阶级。”

  新阶级的特征

   
     共产党官僚组成的新阶级,“是贪婪而不能满足的,就像资产阶级一样。不过,它并无资产阶级所具有的朴素和节俭的美德。新阶级的排斥异己正像贵族阶级一样,但没有贵族阶级的教养和骑士风格。”
   
     吉拉斯看到,斯大林等领导人不仅生活穷奢极欲,最不可思议的是,“国家大事都是在亲密交谈的晚餐中,狩猎中,以及两三个人的交谈中决定的。……召开(党和政府)会议的目的只是用来确认在亲密的厨房中早已烹调好的食物。”
   
     《争鸣》杂志报导表示,这也是中国新阶级的的写照,甚至比苏联有过之而无不及。毛泽东在全国有几十处行宫,其他副主席或常委也在各地置有行宫或别墅;在所谓三年自然灾害期间,毛的菜谱仍然是中西珍馐;最荒唐的是,一边饿死几千万人,一边用一万多吨粮食酿制两千零七十九吨茅台,供新阶级的人享用。社会上一九五八年就禁止跳舞,许多人因违禁跳舞被判刑坐牢,但中南海里却一直跳到一九六六年,毛泽东等巨头还叫来空政、公安文工团的年轻女演员陪舞,“宠幸”的女孩还要陪到床上。邓小平常在打桥牌时决定重大人事早已闻名,最近,纪登奎的儿子纪坡民揭秘:邓小平因打桥牌而罔顾河南溃坝救灾,酿成二十三万人死亡的震惊世界的惨剧。

  超越《新阶级》的邓式改革恶果

   
     如此荒淫无度的新阶级必然引发天怒人怨,毛泽东的“三年自然灾害”加十年文革,搞得中国遍地饿殍民怨沸腾。邓小平上台后不得不搞经济改革,并在农民舍命包产到户的压力下解散人民公社,农民才开始解决温饱问题。对此,吉拉斯早有解释,“当新阶级无法维持它所篡夺的所有权时,或这种所有权的代价太大,或者有政治性危险时,新阶级才不得不将所有权转让给其他阶层,或者制造出其他所有权形式。”
   
     但邓式改革的首要目的是巩固共产党的江山,并以“让一部份先富起来”的名目,维护新阶级和他们的子女的利益。正如《新阶级》所说,“凡是共产党首脑所倡导的改变,首先取决于新阶级的利益与愿望;像其它社会集团一样,新阶级的一举一动,或守或攻,都带有增强其权力的目的。”“这个新阶级的极权暴政和控制,如今已变成驱使全民流血流汗的桎梏。”
   
     报导称,中国新阶级用“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幌子,通过“私营化”明目张胆地攫取国有财产,形成了一个权贵资本主义的“新阶级” ,“更新”了吉拉斯关于新阶级的定义,成为社会主义国家新阶级的超级版。
   
     当年,即使在戈尔巴乔夫以“新思维”推行改革时,吉拉斯仍坚定地认为,共产党的唯一出路是退出历史舞台,任何改革都无济于事。苏联和东欧的社会主义国家,就是在一大批秉持这样信念的人的引导下,才多米诺骨般轰然倒塌的。
   
     报导评论说,可悲的是,《新阶级》发表已五十五年了,中国却至今没有出现吉拉斯这样决绝的反叛人物。不惟如此,中共党内仅有的一些异议份子,甚至不少体制外的反对派精英,迄今没认识到或认识到了也不敢像吉拉斯那样,彻底否定社会主义和共产党、彻底否定毛泽东和邓小平。
   
     报导认为,好在世界形式突飞勐进,席卷阿拉伯国家的第四波民主化浪潮势如破竹,中国民众从中受到极大的鼓舞,看清了斗争的方向和目标,不再对中共报有幻想,纷纷加入各种形式的维权抗暴斗争。中共为死保权贵新阶级的利益,动用卑鄙手段残酷镇压,看上去气势汹汹霸道如前,不过是被冲决前的最后疯狂,他们与苏联和东欧的新阶级一样,最终逃不了崩溃的命运。
   

[《特权论》第二篇 必然性] 第六章 官僚垄断特权阶级的崛起


陈尔晋1972-74初稿即上书毛泽东/1975年二稿/1976年初定稿


   
   吉拉斯論新階級和陳爾晉論官僚特權階級(3张图)
alt="吉拉斯論新階級和陳爾晉論官僚特權階級(3张图) ">

   
   蓝色金字封面即是《中华(联邦)合众国立国基础第二集·铁幕惊雷〈特权论〉》珍藏版精装本。中国著名人权律师郭国汀先生编辑,加拿大天易人文出版社出版发行。
   
   吉拉斯論新階級和陳爾晉論官僚特權階級(3张图)
alt="吉拉斯論新階級和陳爾晉論官僚特權階級(3张图) ">

   
   此乃是1984年在英国伦敦《特权论》英译本《CHINA:CROSSROADS SOCIALISM》(中国:十字路口的社会主义)平装本。当时出版了精装本和平装本两种版本。

一、共产党的变化


1、吸毒者

   
     如上所述,共产党的地位变了。共产党由昔日的国家的造反者,变成了今日国家的统治者,因而使自己从被政权迫害的对象、镇压的对象,变成了受政权保护的对象、腐蚀的对象。在对生产资料实行了公有制改造以后的社会里,即在处于叉路口的社会主义社会里,高度组织的政经一体化的公有制社会生产和权力被[页73]少数人强制性固定化垄断的生产方式,使执政的共产党既拥有主宰整个社会的巨大权力,也面临被整个社会新旧邪恶势力联合起来内外进攻和腐化的危险。共产党因为固定化垄断权力的特殊地位、特殊利益和既得地位和既得利益,而使自己泡在了任命制、等级制、国家机关自治化以及对党的神话混合而成的特效腐蚀剂中。这种情况势必使处于这种地位、享受此种利益的“恐怕相当大一个多数”的人“在糖弹面前要打败仗。”而严重的问题是,糖弹与其说来自于敌人的阵线,毋宁说主要来自于自己的营垒,与其说来自于别人的赠予,毋宁说来自于自己的需要。此种地位的变化,埋伏着使一个穷苦而精悍的小伙子变成一个虽拥有巨资而鸦片烟瘾日渐深入膏肓的人的危险。[页74]

2、敲门砖

   
     入党做官的毒雾包围着党。在高度组织的政经一体化的公有制社会生产和权力被少数人强制性固定化垄断的生产方式支配下,资本已经失去了独立存在的条件,它只有依附强权、通过特权才能增殖。或者说,资本的形态已经由货币资本转化为特权资本。在私有制社会里,资本就是能够生出更多货币来的货币,而在公有制社会里,资本却成了不要一文钱就能够索取到很多货币的特权。在政经一体高度组织化的公有制社会生产中,垄断政权就能垄断一切的状况,使社会上所有企图吸血的臭虫都想方设法要混进党内来。因为权力是共产党固定化垄断着的,不是党员就不能当官,不能掌权。这些品质恶劣、手段卑鄙、贪图禄位、一心想吸血的投[页75]机分子,把入党当做了做官求荣、升官发财的敲门砖。他们高唱着对党的赞歌,高举着拥护党的双手,投和着当地党组织领导的胃口,披上种种的合色外衣,大批地涌入了共产党内。以至列宁曾经十分愤怒地断然说过:“我们应当说:现在,当党取得胜利的时候,我们不需要新党员。我们非常清楚,在日益瓦解的资本主义社会中,一定会有许多坏分子要混到党内来。”(《列宁全集》第30卷161页)当冒着生命危险为真理为光明而战的艰难困苦的革命已经成为过去,新的情况是以巩固的地位长期稳定地执政的时候,党遭到入党做官毒雾的包围,原是不奇怪的。“野心家和其他危害分子乘机混到执政党里来,这也是完全不可避免的。”(见《列宁全集》第29卷393页)成问题的是,“物以类聚,人以[页76]群分”“那些只想从执政党党员的地位‘捞到’好处而不愿肩负为共产主义忘我工作的重任的人”(《列宁选集》第四卷76页)入党后,又反过来按自己的志趣物色和发展“新同志”入党。拉出去,打进来,已经是阻止不了的了!而那些“真正开明的、能够保证丝毫不信空言、丝毫不昧良心说话的分子”(列宁:《一九二三年论文学》莫斯科外文出版社版33页)即真正愿为共产主义忘我工作的先进分子却往往被排斥在党的大门之外。这种状况,却有使执政党成为藏垢纳污、集污秽于一身,由量变引起质变的危险。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