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楚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蔡楚作品选编]->[福建奸杀9岁幼童案 公检法仅以强奸罪论处 残疾母亲誓为爱女讨公道!(多图
蔡楚作品选编
·不能失去自我
·我想她是舒卷的雲
·夢訪魯連居
·夜讀薛濤
·高湯:讀蔡楚詩「我想她是舒卷的雲」
·明天
·哭吴祖光、李慎之二老
·听郭生《洋菊花》
·月夜思
·己卯新秋送天一兄返美兼贈《龍門陣》數冊四首 1998年----殷明辉
·读蔡楚《我的忧伤》的断想 --陈墨
·硯冰: 讀蔡楚“我的憂傷”
·我与《野草》结缘
·思念 ●蔡 楚
·母親
·一個僑胞的話
·广场夜
·孔形拱橋
·長城浮想
·怀 秋
·回答------致诗友
·怀 秋
·如果风起
·殷明辉:酬寄蔡楚
·君山二妃庙坟
·酒愁
·水 ---台湾喜菡网站值月人献辞
·秋意
·无慧: 一生的追寻—— 蔡楚的诗——野草诗歌赏析之三
·偎依-----答台灣詩人喜菡"相信文學的心焓强梢愿糁顿艘赖?
·铁窗-----献给刘荻
·心事
·独立笔会笔友给笔会主席刘宾雁先生的慰问信
·黄翔日命名及诗房子剪彩仪式上的英文发言稿
·Lake Tahoe
·我想她是舒卷的云
·别梦成灰(带图片)
·五姨妈(图)
·怀秋(带图片)
·偎依(带图片)
·邹洪复:诗歌写作的支点——读蔡楚先生诗歌作品随感
·赠洪复
·选择树--那些自称森林的形像﹐其实只是一株红罂粟。
·诗《我的忧伤》(配图)
·人的权利(图)
·紫红的落寞(图)
·星空(图)
·你的小姑娘闭嘴不语(图)
·象池夜月(图)
·流星的歌—致 大 海
·最初的啼叫--献给『野草』二十周年
·月夜思(图)
·关注近期一系列非正常“失踪”事件
·记梦-疑又是阿纤(图)
·呼吁中国执法机构尽快还欧阳小戎的人身自由!(图)
·花落不愁无颜色(图)
·致万之
·心境(图片)
·诗友殷明辉近照(组图)06年8月
·再答明辉兄(图)
·高智晟律师今天上午被秘密审判
·殷明辉:莫比尔城访蔡楚老友(图)
·我家的杜鹃花开了(组图)
·呼吁解除对胡佳的软禁 保障曾金燕孕期安全(图)
·我家的竹林初长成(组图)
·铜像--『蓉美香』前(图)
·莫比尔-东方花园-初夏-荷蕾绽放(组图)
·《中国现代汉语文学史》出版发行(组图)
·蔡楚关于hotmail信箱被假冒的声明
·飘飞的心跳-给笔会网络会议(图)
·美国秋天的图片-四金闹秋
·呼吁北京当局立即释放胡佳(图)
·龚盾:祝贺蔡楚诗选《别梦成灰》出版(图)
·龚盾:祝贺蔡楚诗选《别梦成灰》出版
·刘晓波被高层定为危害国家安全罪,零八宪章的国内签名人陆续被传唤
·《赠谢庄》
·《别梦成灰》成第一禁书,诗人蔡楚升级为“敌对分子”(图)
·中国多省查封旅美诗人蔡楚诗集《别梦成灰》
·刘云书评:禁书《别梦成灰》
·欧阳小戎:触不到的故土—读蔡楚先生诗集《别梦成灰》杂感
·杨宽兴:顽强的自由之梦——读蔡楚《别梦成灰》
·綦彦臣:为流亡者的思想描点—蔡楚诗选《别梦成灰》浅读
·文强:从《别梦成灰》成为禁书到“自由之梦”的不能禁拒
·昝爱宗:大声疾呼人的权利—因蔡楚的诗而感动
·文强:站起来的诗歌传统和骨气——我读蔡楚的诗歌
·朱健国:超越苏武的蔡楚—从蔡楚诗看“新中国”沦为“匈奴”
·李咏胜:野花分外香—流亡蔡楚诗选《别梦成灰》拾英
·苹果日报:中共新一轮出版业大清洗,合法出版刊物被下令收缴
·轴承之歌--献给笔会网络会议
·斯瓦尼河(图)
·蔡楚 殷明辉::《民主论坛》创刊五周年感言
·蔡楚:致刘晓波(图)
·蔡楚:建议书
·母亲遇难44周年,父亲遇难43周年纪念(图)
·李亚东:查勘地下文学现场—从一九六〇年代蔡楚的“反动诗”说起
·任协华:黑暗年代的纯诗——蔡楚诗歌评论
·王学东:当代四川诗歌的精神向度 ──以成都“野草诗群”为例
·陳墨:關於“黑色寫作”—《我早期的六個詩集》後記(图)
·蔡楚关于《参与网》的声明(图)
·牟传珩:民主转型兵临北京城下——“中国网络自由化运动”吹响集结号
·蔡楚:倒习文章可能是中共党内派系斗争的产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福建奸杀9岁幼童案 公检法仅以强奸罪论处 残疾母亲誓为爱女讨公道!(多图

   
   
   
   [日期:2012-10-05] 来源:参与 作者:陈昌莲\范燕琼 [字体:大 中 小]
   


   福建奸杀9岁幼童案 公检法仅以强奸罪论处 残疾母亲誓为爱女讨公道!(多图)

   9岁女童小惠照片
   福建奸杀9岁幼童案 公检法仅以强奸罪论处 残疾母亲誓为爱女讨公道!(多图)

   信访局踢皮球
   福建奸杀9岁幼童案 公检法仅以强奸罪论处 残疾母亲誓为爱女讨公道!(多图)

   公安以“强奸”告知
   福建奸杀9岁幼童案 公检法仅以强奸罪论处 残疾母亲誓为爱女讨公道!(多图)

   悲痛欲绝的陈昌莲
   
   (参与2012年10月5日讯)
   
   讲述:陈昌莲 撰稿:范燕琼
   
   
   
   由于疾病缠身,且被断网、被监控等诸多出于自身因素的考虑,笔者已暂停“接案”。然而,“国庆”期间,一个被奸杀了的9岁幼童的母亲敲开了笔者的家门,一摇一晃地走了进来,定眼一看才知道,这是个肢体严重残疾的女人,其中的一条腿几乎只是个骨头架子,后来看了她的《残疾证》才知道:是二级残疾。她见到我的第一句话就是:大姐,你一定要帮帮我呀!
   
   
   从进门的那一刻起,她的眼里始终饱含着泪水,也始终没有哭出声来。看得出,她很悲伤,很无助,也很礼貌,懂得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但我却能从中看出:这比真的哭出声来还要悲哀!这位母亲名叫陈昌莲,今年41岁,来自四川,与其夫蒋德平均是地道的“农民工”,他们惨遭奸杀的幼女名叫小惠。
   
   
   陈昌莲的讲述激起了笔者极大的愤怒,笔者已无法再保持沉默,决定帮帮这个女人。下面就是笔者根据陈昌莲的讲述及其上访材料等撰写成的文章——
   
   
   一、 案发伊始:
   
   2012年3月12日上午,具有小偷小摸犯罪前科的19岁恶邻苏斌斌在网上观看了色情视频后,产生了奸淫9岁幼童小惠的邪念,且蠢蠢欲动。到了下午1点多钟,苏斌斌见小惠的母亲陈昌莲已经外出,家中只剩下其父蒋德平和小惠,便心怀鬼胎的问蒋德平:有没有去上班?当苏斌斌得知蒋德平等会儿要到市区修手机后,就时机下手。
   
   
   就在陈德平出门后的13点50分许,苏斌斌即“以玩手机游戏为诱饵”,将小惠骗至家中,掐住小惠的脖子,将其强奸,并将其杀死,以除后患。为掩盖罪恶,苏斌斌用事先准备好的编织袋,将小惠的尸体装入,藏匿在其住处旁的柴火房里。两天后,小惠的尸体被人发现。三天后,苏斌斌才落网。毫无疑问,这是一起有计划、有预谋、且精心策划的奸杀案。
   
   
   二、 作案手段极其残忍:
   
   奸杀案暴露后,南平公安物证鉴定结论作出:被害人蒋某某会阴部、肛门口所留斑迹中检出精斑;编织袋上滴溅血迹、编织袋上血迹、死者左肩部血迹、死者左面部擦拭物、死者腹部擦拭物、死者右手中指和右手环指指甲内擦拭物、死者右手小指和左手拇指指甲内擦拭物;死者肛门口所留精斑为被告人苏斌斌所留;死者左肩背部范围7.0cm×5.0cm的表皮剥落,属于死后伤或者濒死伤……由此可见,苏斌斌的作案手段极其凶残!令人发指!应当以“强奸罪”和“故意杀人罪”等对其数罪并罚,处以极刑,以维护幼童生命尊严和社会公平正义!
   
   
   三、 检察机关以“强奸罪”提起公诉:
   
   然而,在大量的惨不忍睹的确凿证据面前,福建省南平市检察院却并不以为然,甚至避重就轻,对苏斌斌这种惨绝人寰的“奸杀行径”只以“强奸罪”提起公诉。而苏斌斌的辩护人、无良律师蔡建新(福建武夷律师事务所律师)也居心叵测地在法庭上公然辩称:苏斌斌犯罪的主观恶性不是很深,不属严重犯罪,要求法庭以“文明”的法律理念“善待”奸杀幼童恶魔苏斌斌。
   
   诚然,在这样强大“靠山”的保护下,苏斌斌及其家人有恃无恐,以至于迄今为止都未向小惠家人作出经济补偿,哪怕是一句表示歉意的话。
   
   
   更有甚者,为帮助苏斌斌脱逃罪责,一些不法官员公然与苏斌斌家人狼狈为奸,甚至作奸犯科,伪造出苏斌斌患有“精神病”的鉴定结论来。尽管法官在电话中告诉陈昌莲:拒收了苏斌斌那份造假的精神病鉴定结论,但这些不法官员与苏斌斌家人这一系列的胡作非为,无疑对痛失爱女的陈昌莲夫妇雪上加霜!无疑是对陈昌莲夫妇的 “二次伤害”!
   
   
   四、 5千元不够幼童的丧葬费
   
   案发一个多月后,即今年4月,在警方的协调下,苏斌斌家人才勉强拿出5千元丧葬费。而小惠的父母在其失踪后所花的雇人寻找费、误工费、尸体冰储费等等等等,早已远远超出了这个数字!更让陈昌莲夫妇倍感心寒的是:苏斌斌的父母公然在法庭上理直气壮的叫嚣:拒绝民事调解!由此可见,苏斌斌及其父母,不仅对苏斌斌所犯下的罪行没有一丝一毫的悔意!也由此可见,有关官员想要“从轻发落”苏斌斌实在没有任何事实依据,其冷血父母也应当受到世人的谴责!
   
   
   五、希望彻底破灭后的抗争
   
   在讲述中,陈昌莲还一遍遍的告诉笔者:女儿十分乖巧、懂事,深知残疾母亲的艰辛,刚刚学会走路,就抢着要帮母亲提东西,温馨的往事历历在目,也让陈昌莲伤心欲绝。为此,陈昌莲一再表示:小惠是他们家唯一的女儿,也是他们家的全部希望!现如今,他们家的“全部希望”彻底破灭后又遭遇司法不公,她不得不选择抗争!惨案发生半年多来,她将女儿尸体放在殡仪馆里保存着,至今不愿火化,她说她一定要为女儿讨回公道,而且一定要让女儿听到正义的枪声!
   
   
   六、国家救助
   
   笔者还进一步了解到:小惠的父母原本收入微薄,再加上陈昌莲肢体残疾,两人的收入加起来不过2千左右,经济十分拮据,案发后的种种花费,使生活更是陷入极大的困境,而当地政府官员对其却视而不见,充耳不闻。将来老去该怎么办?他们不敢想象。
   
   
   众所周知:中国司法已经开展了“刑事被害人救助措施”,并且全国已有20个省、市、自治区和130余个地、市出台了具体实施的专门文件,形成了一定的工作机制。而本案中的小惠家人完全符合国家救助条件。为此,希望有关部门立即对小惠家人启动“刑事被害人救助制度”,稳定小惠家人极度悲伤的情绪,维护弱者的生存尊严!
   
   
   最后,还值得一提的是:该案目前仍在上诉期。为此,笔者疾呼:敬请社会各界严重关切福建省南平市苏斌斌奸杀幼童案!
   
   
   
   小惠母亲陈昌莲电话:13695067488
   
   2012-10-5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2012/10/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