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半空堂
[主页]->[人生感怀]->[半空堂]->[第十七回 老戰友自報革命底牌 祖師爺亮出理論真相]
半空堂
·龙嬉砚海说丹青
·墨 荷 泣 诉
·倪绍勇其人其画
·拍苍蝇的联想
·朋友有通财之谊
·启功说“缘”
·我请启老写堂匾
·清议茶和报
·上海话中的英语
·熟睡的城市
·说“先生”道称呼
·谈人说狗
·王麻子自述
·忘年交华山川
·我被罚了款
·我和梅葆玖的一面之缘
·我们这一代人呀
·我“认识”了张约园先生
·我在上海的一对澳洲朋友
·吾国吾民和吾国吾猴
·悉尼的红灯区
·侠女江小燕和义士刘五
·想起了曹聚仁
·小孩和小事
·一对卖唱的老夫妻
·一个雷锋和千万个雷锋
·有钱买高粱 无聊读《红楼》
·张之先的荷花摄影
·新 薛 藩 诗
· 杨志卖笔
·“国治”和“家齐”邓散木的两个女儿
·哭 太 湖
·那次游故宫
·屌的呐喊
·想起了老干部杨石平
·《张大千演义海外篇》作者后记
·开幕式的一大败笔
·他乡演义
·题叶浅予先生“飞天”小画
·整理旧照片有感
·奇妙的“以怨报德”
·玩出品味来(相声)
·唉,上海女人
·有个死人叫张永辉
·游 洛 阳 记
·猪 是 不 知 道 的
·看中共究竟选落哪只棋子
·“秀色”“可餐”的 翠 蜓 轩
·读书杂感之一
·一 身 清 廉 说 斯 老——追忆孙道临先生三二事
·张大千的诙谐
·张大千的慷慨
·张大千的饕餮
·张大千的孝悌
·张大千的经济账
·乡关瘦马
·读书杂感之二
·读 书 杂 感 之 三
·谜 语 继 续 猜
·读书杂感之四
·读书杂感之五
·从谢晋之死谈传统妻妾制婚姻
·乡愿丁淦林
·读书杂感之六
·父亲凄惨的笑容
·狗 是 知 道 的
·读 书 杂 感 之 七
·写给胡锦涛看的故事之一——追究老鼠莫怪猫
·我在中国碰到的几个警察
·读书杂感之九
·12月26日——四十年前的今天
·我记忆中的外滩
·因果耶 报应耶
·为嫌根不长 差点把命丧
·毛泽东仇视知识分子钩沉
·我 的 意 识 流
·兩個胡適紀念館的觀感
·残荷败枝话隽永
·希望那本书重现人世
·爰翁九泉应含笑
·明朝最后的那段路
·从成都到映秀
·领导算什么东西
·明朝最后的那段路
·张大千和徐雯波的长子张心健之死
·两个国家培养出来的中国人
·难扶大厦既倾
·读书杂感之十
·读书杂感之十一
·读书杂感之十二
·读书杂感之八
·读书杂感之十三
·读书杂感之十五
·天呐,哪个杀千刀干的
·追 记 摩 耶 精 舍 ——兼追思台湾历史博物馆老馆长何浩天先生
·成全一堆米田共
·银 川 履 痕
·活该今日成化石
·向 花 旗 致 敬
·两个社会两件小事
·大风堂下说近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第十七回 老戰友自報革命底牌 祖師爺亮出理論真相


   
   
   
   

   却说屋外一阵惊天动地的轰响,吓得众鬼惊恐不已。毛幽灵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又回到刚才和半空道人吃茶的山崖坪台上,只是介龄楼不见了,那几位使他尴尬的敌手也不见了,四周青山依旧,绿水长流,仿佛这里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他正庆幸自己脱离困境,突然又一阵巨响在山谷间回响,对面山头冒起一股烟柱,接着是乱石撞击树林的声音。
   毛幽灵定睛一看,哦,原来农民在开山取石。
    采石声过,大山又恢复了宁静。一阵清风吹过,松涛声声,花香鸟语,十分宜人。此景只有天上有,人间那得几回见,毛幽灵不禁灵感躁动,诗意上心,刚要吟诵,只听得背后有说话声,循声看去,树丛里有个黄色琉璃瓦顶,是一只亭子,脚前的小路能绕到到那里,刚走近,看见两个穿解放军将军制服的鬼魂在里面说话:
    “常言道,落棋无悔真君子,你一连悔了几着,还算君子么?”
    “这么小的事何必计较,又不是抢江山,不就悔几个棋子嘛!”
    这声音好耳熟,毛幽灵继续伸长耳朵听着。
    “你这样出尔反尔下棋,这战略不跟伟大领袖一样了嘛?”好像是贺龙的声音。
    “老毛那是耍无赖,哪是下棋呀!”像是彭德怀的声音。
    “有走路声,谁来了!”一个鬼魂警觉道。
   毛幽灵走近亭子,看见两个鬼魂放下棋子,气鼓鼓地坐着。
    “老元帅呀,对我还有气哇?” 毛幽灵迎着彭德怀陪笑道:
    彭德怀没好气道:“卸磨宰驴,你他妈的玩得真转呀。”
    “老彭啊,你这死脑子,老毛整你右倾机会主义是假,你在朝鲜战场上没有照看好毛岸英,叫他断后,报你一箭之仇才是真呢。”
    “这我知道,像他这样气量狭窄的人,会不计较吗?只是我太天真。当年我从朝鲜战场回来,向他请罪,说岸英之死我有责任,要求处分。他说要战争就会有牺牲,死人的事是经常发生的,这事不能怪我。也因为这样,我被他的仁慈和宽怀所蒙蔽。他这人好卑鄙。”彭德怀说完,双手对抄,背过身去。
    “德怀同志,我们都是共产党员,要有党的原则,不要把个人恩怨和大是大非混在一起。”
    “哈哈,妈个X!” 贺龙冲着毛幽灵道,“什么共产党,老子当年造反,压根儿就不知道有什么鸡巴共产党,老子造反就是要皇帝老儿轮流做。事后都是那批鸡巴御用文人编的故事,说老子是半把菜刀闹革命,还编了山歌愚弄老百姓整日唱。现在回忆起来真好笑。”
    “哎,贺龙同志,马克思教导我们,革命的舆论往往是革命的先导。这是我们共产党人的策略。做事要先造舆论,譬如你要打倒一个人,必须先动用手中的宣传工具,无中生有,把他搞臭,然后再用暴力对付他;反过来说自己好,就要利用手中的舆论工具,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从婴儿起就要进行灌输教育,这就是革命的策略。我一直教导你们,‘政策和策略是党的生命,各级领导同志务必充分注意,万万不可粗心大意’。你们拿枪杆子的就是脑子简单,现在掌权的江泽民和小胡就是行,他们懂得我的意思,懂得‘革命的舆论往往是革命的先导’,就拿整李洪志来说罢,江泽民动用了所有的宣传工具,这种魄力和胆略连我也不如,我当初搞刘少奇也不敢使那么大的劲。”
    “嘿嘿,我知道了,你也是用的这套手段整我的,说我彭德怀有野心,要篡权,是吗?”
    贺龙在一旁冷笑道:“他娘的X,你在我面前挑拨,说彭德怀原名叫彭德华,有独吞中华的意思,被你拆穿后才改成‘怀’的。”
    毛幽灵知道,再说下去恐怕对自己不利,便文不对题,调转话题说:“你们都是无产阶级革命家,要继续革命,永远革命,当年恩来为‘八宝山革命公墓’取名,我去问章士钊,章说人都死了,何必在‘公墓’前也要加上‘革命’二字呢?不过恩来有他的目的,结果还是按上了。”说罢转身要走。
    贺龙上前一把拖住他的衣领怒喝道:“你他妈的X,想溜,没那么容易。你他妈的好阴毒,那天你请我上你的游泳池吃饭,给我谈辩证法,还假惺惺说你了解我,说我是你共患难的战友,绝不会听信林彪的谗言,后来知道,你是在稳住我。准备第二天秘密逮捕我。”贺龙越说越激动,抡起老拳。
    毛幽灵摇动双手道:“逮捕令不是我当时签的,是以后补签的。”
    贺龙愤愤道:“你他妈的 X,连一点江湖义气也没有。念在当年我贺龙舍命为你打江山,扶你当皇帝的份上,就算你抓了我,也不该把我关进秦城受折磨呀!”
    毛幽灵抵赖道:“凭着对马克思的忠诚起誓,许多事都是下面做的,我实在不知情。”
    说到马克思,彭德怀忍不住道:“我自从当鬼后,深入到三年自然灾害饿死的鬼群中去搞调查研究,那情景真惨哪,全国饿死三至四千多万人,别的不说,光安徽就死了一千多万,近二千万,老百姓易子相食,活不下去的就出外逃荒,没想到曾希圣这小子没人心,派人用暴力阻止逃荒,许多灾民被乱棍打死在路上,悲惨哪!”
    没等彭德怀讲完,毛幽灵点燃一支烟,悠然道:“要革命就会有牺牲,死人的事是经常发生的,要完成世界革命大业,不做出牺牲是不行的。”
    彭德怀没好气道:“饿死的都是自己的乡亲同胞呀,尤其是革命老区的善良群众,他们用小米喂养我们,把儿子送给我们当兵,他们都当了饿死鬼,你忍心吗?”
    贺龙插嘴道:“饿死的都是老实人,调皮捣蛋的反而不死,他们会偷,敢抢。我碰到过一个右派饿死鬼,说起他们劳改农场的故事,真叫人听了心酸,”
    “要在全世界实行马列主义,我们中国人不作出牺牲是不可能的。” 毛幽灵吐着烟圈,无动于衷道。
    “哼,什么马列主义,老子从来就不读这方面的书。”贺龙骂骂咧咧,道出了无产阶级革命的真谛,“老子当年闹革命,只懂得杀人放火,抢江山,做皇帝。”
    “你也可以算是一个马列主义者,我常说我党真懂马列的不多,你贺龙可以算一个。”毛幽灵讨好道。
    “娘的X,什么屌马列主义,你知,我知,他知,都是唬唬老百姓的东西,咱们是一条船上的人,不能说穿,说穿了一文不值。”
    毛幽灵微笑着说:“你懂得杀人放火就行了,这就叫用暴力推翻一个政权,说明你是个彻底的马列主义者了。”
    贺龙回绝道:“我不要这个称号,你留着自己用吧。我杀人放火,专杀地主富农有钱人,不杀自己兄弟,不像你连自己的战友都杀。”
    毛幽灵狡辩道:“你不是说,你只懂得杀人放火抢江山吗?抢下江山后,兄弟们都要做皇帝怎么办?你不杀他们,他们可要杀你呀!”
    彭德怀冷笑道:“怪不得你要挖空心思,耍弄权术,残害兄弟,独霸权柄了。”
    贺龙摇头道:“我听朱老总的秘书说,建国时他起草的报告上,拟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万岁’、‘人民万岁’两条口号,你自己添了一条‘毛主席万岁’,有无此事?”
    毛幽灵一时语塞,回答不出。
    彭德怀插嘴道:“你叫我们信奉唯物主义,可以做尽损人利己的事不受报应,不受良心谴责,如果用佛家和儒家的做人准则来行事,我们共产党实在够呛,难怪被国民党骂成卑鄙。无耻。”
    贺龙转身整理棋盘,对彭德怀道:“咱们还是继续下棋吧,对这种没有人性的暴君,没话可讲。”
    毛幽灵怔怔地站了一会,自觉没趣,只得灰溜溜地走了,刚下山坡,迎面看见一朵祥云缓缓飘来。转眼间,半空道人站在对面, 打折拱手道:“贫道刚才和赤松子在金华黄大仙庙论卦,来迟了,还清鉴谅。”
   “岂敢,润之在走投无路间受到仙翁点拨,已经感激不尽了。”毛幽灵摆动双手道。
   “刚才国共两党的要人施主都碰到了吧,不知有何感慨?”半空道人问道。
    毛幽灵摸摸脑袋,若有所悟道:“惭愧,惭愧,古人说人生若梦,此话不假,我生前与人斗争,辛辛苦苦忙了一场,把兄弟、老婆、儿子,一股脑儿全压上政治赌台,结果虽赢了几十年荣华富贵,但到头来仍是大梦一觉,还为民族带来了众多灾难,我虽碍着面子不肯认错,但良心上很是不安呢。”
    半空道人捋须微笑道:“这都是你们共产党的理论基础出了问题,你教导全国人民,说什么‘领导我们事业的核心力量是中国共产党,指导我们思想的理论基础是马克思列宁主义。’不知你们共产党人想过没有,马克思和恩格斯是两个犹太人,他们的思想适合中国的国情吗?我们中华民族有五千年的文明史,有自己的哲学体系,自己的宗教思想,自己的儒家治国理念,你们共产党人为什么要舍近求远,摧毁自己的传统,去搞什么马克思牛克斯的主义呢。”
    毛幽灵沉思一阵,正要回答,半空道人看看天空,抢先道:“时间不早了,你别说了,我带你去见两个人,你就会明白一切。”
    “见何人?”毛幽灵好奇问。
    “这个人你是一定要去见的,你们每一个共产党人,死了都要见去朝觐他。”
    “那一定是马克思了。”毛幽灵道。
    半空道人转身挥动旗幡,对天念念有词,变出一只仙鹤来。
   毛幽灵有了先前的骑鹤经验,没等召唤,就骑上鹤背。眼前风云呼啸,耳边雷电轰鸣,毛幽灵因生前作恶太多,心中不免害怕,嚷嚷道:“仙翁慢行,雷公电母如此震怒,莫非要责罚泽东?”
    半空道人道:“你生前神鬼不怕,欲与天奋斗,怎么现在怕起雷公电母来了。”
    毛幽灵自嘲道:“嘿嘿,头上三尺有神鉴,泽东在世时虽表面上强作声势,但心底里还是虚的。”
    说话间,仙鹤跌进灰蒙蒙的云雾里,象电梯断了缆索似的直往下坠,毛幽灵吓得闭上眼睛,不敢出声。
    好一会,仙鹤才降落,毛幽灵睁开眼,看见烟雾弥漫中有一座城堡,环形的城堡大门上凿着“冥间巴斯底大狱”几个大字,城门口布满全副武装的阴府士兵,城里火光熊熊,不时传出鬼蜮凄厉的求饶声。毛幽灵双脚像灌了铅似的,动弹不得。却说半空道人在一旁,指着仙鹤念念有词,将他变成一个外国面孔的青年军人,然后又作法一番,把毛幽灵和自己变成两个国际官员。
    青年军官领着两位国际官员模样的大人物,穿过肃立的士兵,出示公函,对一位鬼将军道:“我们是‘联合国冥间陪审团’的,奉命来提审国际罪犯马克思。”
    鬼将军是一位苏格兰胖汉,接过青年军官手的公函,热情道:“请进来歇一会,我去请示上司,然后给你回话。”说罢,把他们迎进休息室。
    休息室的墙上贴满照片,毛幽灵细细辨认,上面第一个是希特勒,接着是斯大林、毛泽东、墨索里尼……毛幽灵盯着自己的照片,正吃惊间,鬼将军进来,把三块胸牌交给青年军官,指着两位看守模样的人道:“跟随他们进去吧,那边的事我都安排好了。”转身看见毛幽灵正对着墙上的毛泽东照片发怔,随口道:“这里挂的都是二十世纪的杀人魔王,他们的鬼魂现在都在这里受折磨,其中只缺了一个毛泽东,不过“国际冥间组织”正在通缉他,这家伙的鬼魂还躲在中国,因为中国的政权还在共产党人的手里,所以我们暂时还不能把他缉拿归案,但从国际和中国的形势来看,我们缉拿他是早晚的事。”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