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寻寻觅觅:写给孤独的诗人槟郎]
槟郎文集
·青龙山的野柿子
·记槟郎:借您一世苍凉
·唐木山人
·幕府山登高
·幕府山天池
·槟郎的隐逸情怀
·深秋的枫林
·笔会的意义
·我印象中的槟郎老师
·铁心桥的怀念
·记槟郎:追梦赤子心
·您好,槟郎先生
·误入地球的“外星人”槟郎
·咏江宁吉山
·重游将军山
·谈槟郎的散文
·别了,骆家辉
·闲谈槟郎其人
·放眼豁蒙楼
·走近槟郎的女神
·浅谈槟郞老师的散文
·旧都雾霾
·登狮子山阅江楼
·最难忘的槟郎老师
·故乡的葵花
·怀念耶稣
·耶稣找爹
·2013年底小结
·大四学生写给老师
·谁令除夕不是节
·故乡的紫薇洞
·寒假打短工
·槟郎诗歌的情与真
·东莞的技师
·考场外的莫愁湖
·槟郎在豁蒙楼
·终于遇到你
·辟支的路
·怀念穆罕默德
·赫蒂彻的小情人
·槟郎诗歌印象
·我要寻找阿拉丁
·支支的校园
·掠览槟郎诗歌
·易卜拉欣与儿子
·真性情的诗人槟郎
·怀念释迦牟尼
·旅游与诗歌中的槟郎
·我爱弥勒佛
·鸡鸣寺路的樱花
·浅谈槟郎诗歌《乡村医院》
·樱花的原乡
·李后主的樱花
·樱花中的诗人槟郎老师
·一个人的观音
·毕业前的记念
·文学院楼边的晚樱林
·老山怀念张孝祥
·春天的云儿
·谈槟郎的旅游散文
·多味的诗人槟郎
·我身边的真诗人槟郎
·游石塘竹海
·人间惆怅客槟郎
·槟郎的旅游文学
·躺在方山上
·南京一诗人槟郎
·始于情归于诗的槟郎
·我认识的槟郎老师
·亦师亦友的诗人槟郎
·我眼里的槟郎
·记我的老师李槟
·槟郎与旅游文学
·点赞槟郎老师
·青龙山黑洞岭
·方山的槟郎
·槟郎文学
·槟郎的风景
·飞上紫金山
·我的槟郎老师
·樱花般的诗人槟郎
·哀悼方久书
·永慕庐独坐
·槟郎是谁
·槟郎的济州岛
·多情的诗人槟郎
·看杨柳湖赛龙舟
·槟郎访问华侨小学
·看莫愁湖龙舟赛
·龙舟赛上的傻妹妹
·又有谁人识槟郎
·南海,我的夜莺
·黄土地上的南海梦
·课堂上的肖像描写
·多侧面的诗人槟郎
·赤瓜礁印象
·永暑礁的女郎
·楼顶望方山
·梦随李白游
·十二行诗三首
·我赞美蝴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寻寻觅觅:写给孤独的诗人槟郎

   寻寻觅觅:写给孤独的诗人槟郎
     09文秘转本(2) 李婷
   
     【以下文字是我在凌晨十二点用手机堆砌,冒昧向诗人索要一些灵感,在黑夜笼罩下,我仿佛置身世外,自由意识下任文字倾泻……】
     为了迎接明年的毕业季,论文和考研诸事让我忘了徜徉在文字里的欣喜与感动,以致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执笔涂鸦了。幸好还能在每周四,槟郎老师的《新诗赏析》课上与那些或深或浅或明或暗的方块字共舞,诗里行间勾勒出的情意绵绵亦或慷慨激越,让我忙碌的身心获得了片刻的休憩。


     我是个“假正经”的人,喜欢在各种课上忙考研复习,这是一个很好的不认真听课的借口(一心二用的后果往往是事倍功半忏悔ing……)。槟郎老师的课就常常使我不能专注于考研书本,一直在思考其中的原因。
     或许是老师喜欢邀学生上讲台去读一读作为赏析材料的现代文学史上佳作,也包括他的诗作吧。我甚爱朗读,一句深情一语倾心,文字从我的唇间流泻,虽不敢保证能全然理解作者,但就喜欢这种似懂非懂的朦胧,这也许就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诗意。我也甚爱聆听,不在乎语言是否华丽,只在乎不同读者对同一诗句的解读,或浓或疏,“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往往从别人字正腔圆的深情朗诵中,我能感受到他人个人主观鉴赏的差异。诗在一个“品”字,“品”后往往又紧跟一个“读”字,“品读”诗作,读出诗人的真性情才有可能读懂诗人,不知槟郎老师,这是否也是你“觅知音”,找到懂你的那个人的方式能?
     槟郎诗《诗人槟郎之墓》:全诗只有五节三十五行,是我最爱之一。看似是诗人为自己所作,实则是在为一个遥不可及的女子,那个假想的知音而作。也许是因为现实中觅知音不得的无奈吧,槟郎诗人将孤寂的灵魂寄予诗情,为自己的诗才寻找一缕寄托寻得一片安身之所。其实我一直很疑惑,为何要觅知音呢?
     我听过“诗人大多是孤独”的说法,但我觉得诗人的孤独亦是神圣的,因为神圣所以神秘,因为神秘才引得历代江郎才子折腰膜拜。不知槟郎是否认为没人能懂的人生是缺憾的?其实,缺憾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才是真正的完满。某个你不知的角落,谁不经意间看过你的诗作,与你共鸣,但她只愿在幕后支持着你的创作期待着你的新作,所以找不到并不一定不存在,见不到并不一定未遇到。所以我坚信“知音无需寻”。
     朴实不妖,诗歌的排版,散文化的韵律,形散神不散。这是我对槟郎诗风的总结。吾大爱!师生情(《爱满亭边有座桥》、《女学生献给我哈达》)、爱国情(《我爱这悲哀的国土》、《钓鱼岛之恋》)、亲情(《父母的爱情》、《儿子十岁了》)、友情(《朋友,你去了何方》,已及写一些网络上知名的人物)、爱情(《祖国的爱人最美》、《秦淮女郎》)……应有尽有。我们周围的一草一木,一山一水,老师信手拈来,灵动生辉。有些情节似乎天马行空,但我们都懂,夸张的艺术效果总能给人以更激烈的震撼。
     另一首最爱的诗便是《槟郎前生为僧》。潜意识里以为,弃绝红尘,为僧为尼,大多是为情所伤者。我曾在失恋后有过弃绝红尘的想法,就此独居青灯古刹,伴经卷长眠一生,不必诧异,只是一时的情绪。他这类诗还有《栖霞问佛》、《女学生姐姐出家》、《大力寺的和尚》、《法师的彩巾》《六十岁后出家》等。不知槟郎的“僧侣情结”从何而来?
     这是一个迷一样的诗人,他的每一首诗,或多或少都能勾起人一段若隐若现的回忆,一片似曾相识的情思......
     2012.10.25
(2012/10/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