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献给诗人老师槟郎 ]
槟郎文集
·我的学生是城管
·我的学生被劳教
·故乡的荷塘
·雨夜思念伊人
·洪水的自辩
·洪水中的甜甜小妹
·洪水季节的拆迁
·儿时的游泳
·抗洪美女
·鬼子进黄海了
·最后的山寨美女
·黩武的风景
·楼兰美少女
·楼兰美少女
·楼兰美少女
·楼兰美少女
·声援陈玉莲
·读五人墓碑记
·怀念唐伯虎
·今夜窗外静悄悄
·黄海的涛声
·葡萄园女子
·中国拆迁队队歌
·为甘南舟曲哀痛
·三山街悼念金圣叹
·情人节故事2010
·情人节的女主角
·盼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宇宙尽头的蚂蚁
·哀悼湘西少女
·天国的弃偶
·节日游遇隐士
·盼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祝贺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哀悼湘西少女
·宇宙尽头的蚂蚁
·祝贺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怀念梁启超
·哀悼河北大学女生
·怀念我大学时的班主任“槟郎”
·怀念诗人黄仲则
·一个人的晚秋
·那年森林大学的初冬
·大学时的一次出家
·高寒起诉笔会案之管见
·诗人槟郎之墓
·隐士与少女
·赞城管下黄海执法
·愧对双鱼座女人
·刘宾雁先生五周年祭
·那年的玄武湖边
·一次自杀的回忆
·我的学生妹妹
·森林里的羊
·为杜导斌出狱作
·表妹听槟郎哥说
·致达兰萨拉的卓玛
·2010年底的感恩
·元旦的祝愿
·哀悼诗人力虹
·江洲上的丫头妹
·哀悼村官钱文会
·哀悼突尼斯大学生
·寒假的思念
·谷场上的放鹅女
·大年三十的思绪
·读诗:诗人槟郎之墓
·记诗人金倜
·英国动物农场来信
·读槟郎老师文章的随感
·怀念我那巢湖故乡
·我的心灵曾被你敲响
·迎春花开了
·班加西的女学生
·茉莉花只是花
·苏北的燕子
·从巢湖到南京
·與檳郎書
·致槟郎:四月芳菲
·蝴蝶花中的少女
·我在方山迷路
·怀念诗人艾青
· 哀悼同胞汪家正
·梦入槐安国
·人生如梦花开不败:读槟郎诗歌有感
·汪家正虽死犹生
·无言的结局
·天上掉下个槟郎老师
·秦淮河探源
·追梦的诗人:记槟郎老师
·记大蟹子槟郎哥
·真命天子
·我的论文导师槟郎
·大学毕业时难忘槟郎
·纪念网友钱明奇
·端午的燕子矶
·关注网友方竹笋
·记鲁迅课老师槟郎
·江宁解溪河桥上
·记特别的槟郎老师
·怀念台湾皮介行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献给诗人老师槟郎

   献给诗人老师槟郎
   10文秘2班 潘婧萱
   
   有位著名的心理学家曾经说过:给我一打儿童,我可以将他们培养成总统、疯子、科学家、医生等。他几乎提到了所有的职业,唯独没有提到诗人。我姑且认为:诗人是天生的,诗人天生将成为诗人,培养不来,历练不来。
   


   共和国自是不能与千年之前的四夷自服的大唐盛世相比,共和国的文化自是没有大唐时期的文化更加自信、大气与磅礴。从唐朝开始,诗歌便开始走下坡路,后来的宋词,后来的小说,使诗歌走向了衰落,以至于如今几乎成了一个没有诗歌的时代。
   
   与其他文学体裁相比,诗歌的审美性和无功利的特质更为突出。那么,一个从事诗歌创作的人又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呢?
   
   选修槟郎老师的专业选修课“新诗研究”,才意识到生平第一次真正意义上接触到了诗人。以前的李白杜甫,以前的李清照温庭筠,以前的闻一多徐志摩,以前的北岛顾城海子,都是浮云(不旨在讽刺他们的艺术成就),都是看不见摸不着的,只有槟郎老师让我真真切切地看到了诗人,看到了究竟什么样的人才是诗人,才知道诗人身上透露出来的是怎样的气质与气息。我渐渐意识到,诗人与我们常人不一样,正是这种不一样才区分开了普通人与诗人。
   
   以前都说知识分子是社会的边缘群体,我觉得在所有知识分子里面,诗人又是这个群体中最边缘的人。诗人是独特的,这种独特吸引了我并让我钦佩不已。前面说普通人与诗人,尽管有人说人人生而平等,但我坚持认为,在人生境界方面,诗人高于我们普通人一个层次。诗人骨子里是孤独的,亦是旷达的,骨子里的真性情使他们不带着面具生活,不被社会标签所困扰。诗人与我们相比,就是这个时代的“陶渊明”。
   
   槟郎亦是如此。在课堂上面,我清楚的意识到自己原来都是带着面具上课的,刚开始精彩的课堂带来的欢笑使我觉得不自然。如果一个人连自己的快乐都在克制、都在压抑,是不是病了呢?司马迁说屈原举世独醉而他独醒,举世混浊而他独清。槟郎诗人颇有屈原的特立独行,这种特立独行的背后是我们常人的悲哀:带着面具和有色眼镜生活着。
   
   读了一部分槟郎诗人的诗,我没有再认为他是个“愤青”,我为自己不是个有真性情的人感到可笑。如今的共和国,报刊杂志媒体战战兢兢地承担着意识形态的色彩,就连槟郎的一首诗也难以发表。不过是一首充满人性味道的描述师生正常交往过程的《爱满亭边有座桥》,何至于被贴上“太暧昧”的标签而拒绝刊登?“太暧昧”,真为共和国的词汇感到害臊!老师和学生难道一定要搞得像牛郎织女一样,或者说教学模式真的一直都要老师永远是站在讲台之上的老师,学生永远是在台下的听课的学生?
   
   诗人与政治和意识形态水火不容,因为诗人是感性的,政治和意识形态是所谓的从大局出发的理性。但是这种水火不容并没有影响到槟郎,他的诗歌依然尖锐,《在彭佳屿眺望钓鱼岛》、《捡垃圾的老妇人》、《纪念卢沟桥事变70周年》、《中华的忧伤》、《中国黑窑汉》等等,无一例外地在针砭时弊。不像《人民日报》,更不像《新闻联播》,永远都是共和国很好很强大。我们真正想知道的不是共和国宣传的这种很好很强大,而是社会边缘的东西共和国该如何解决。槟郎诗人老师是爱国的,他真、他善,所以他美。
   
   2012-10-10
   
   
(2012/10/1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