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献给诗人老师槟郎 ]
槟郎文集
·私下称他槟郎哥
·有一位老师叫槟郎
·文学写作老师槟郎
·感谢有你槟郎
·槟郎是个大小孩
·可爱的狂人槟郎
·给清溪小姑
·青溪梦忆
·杨佳小妹歌
·怀念诗人李煜
·槟郎:寻找森林里的羊
·黄叶飘落槟郎诗集
·方山洞玄观遗址怀古
·记槟郎:方山火山石
·其貌不扬的槟郎老师
·我的“槟郎”老师
·黑夜的乌鸦
·记敬爱的槟郎老师
·我心中的槟郎老师
·南京的朱湘
·寻找杨佳小妹
·南京神策门抒情
·熊氏牌锄头赞
·扫叶楼怀念龚贤
·郭仙墩之梦
·大学城的樱花
·哀悼同胞张如琼
·故乡的油菜花
·莫愁湖东堤
·春游琵琶湖
·方山千秋岭上
·千秋岭论道
·记传奇的老师槟郎
·利涉桥怀念吴敬梓
·方山记事
·木末亭怀古
·校园内外的槟郎
·槟郎与方山
·小忆槟郎老师
·朝拜祖堂山
·课堂上的打油诗
·祖堂山怀念法融
·方山道姑
·槟郎文学,诗情歌爱
·槟郎诗歌选析
·那些年,我认识一位老师叫做槟郎
·献花岩之恋
·最柔软面的槟郎诗歌
·南铁的槟郎
·播种诗歌的槟郎
·隐龙湖的怀念
·祖堂山的槟郎
·一朵奇葩的槟郎
·遭遇辟支
·朱元璋和他的哥们
·在南都怀念髡残
·我眼中的诗人槟郎
·槟郎笔下的琵琶湖
·说说咱们的槟郎
·槟郎《方山记事》读后感
·浅析槟郎《献花岩之恋》
·槟郎其人
·小身材的大力量
·那段难忘的记忆
·咏方山八卦泉
·青岛海滨冲浪
·插花女的传说
·插花女的传说
·乡村医院
·青龙山中的三湖走廊
·巢湖西坝口
·我在黄龙埝
·登青龙山瞭望台
·拜谒李白墓
·谁杀死了夏俊峰
·遇到槟郎哥
·诗歌那扇门内——槟郎
·青龙山的野柿子
·记槟郎:借您一世苍凉
·唐木山人
·幕府山登高
·幕府山天池
·槟郎的隐逸情怀
·深秋的枫林
·笔会的意义
·我印象中的槟郎老师
·铁心桥的怀念
·记槟郎:追梦赤子心
·您好,槟郎先生
·误入地球的“外星人”槟郎
·咏江宁吉山
·重游将军山
·谈槟郎的散文
·别了,骆家辉
·闲谈槟郎其人
·放眼豁蒙楼
·走近槟郎的女神
·浅谈槟郞老师的散文
·旧都雾霾
·登狮子山阅江楼
·最难忘的槟郎老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献给诗人老师槟郎

   献给诗人老师槟郎
   10文秘2班 潘婧萱
   
   有位著名的心理学家曾经说过:给我一打儿童,我可以将他们培养成总统、疯子、科学家、医生等。他几乎提到了所有的职业,唯独没有提到诗人。我姑且认为:诗人是天生的,诗人天生将成为诗人,培养不来,历练不来。
   


   共和国自是不能与千年之前的四夷自服的大唐盛世相比,共和国的文化自是没有大唐时期的文化更加自信、大气与磅礴。从唐朝开始,诗歌便开始走下坡路,后来的宋词,后来的小说,使诗歌走向了衰落,以至于如今几乎成了一个没有诗歌的时代。
   
   与其他文学体裁相比,诗歌的审美性和无功利的特质更为突出。那么,一个从事诗歌创作的人又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呢?
   
   选修槟郎老师的专业选修课“新诗研究”,才意识到生平第一次真正意义上接触到了诗人。以前的李白杜甫,以前的李清照温庭筠,以前的闻一多徐志摩,以前的北岛顾城海子,都是浮云(不旨在讽刺他们的艺术成就),都是看不见摸不着的,只有槟郎老师让我真真切切地看到了诗人,看到了究竟什么样的人才是诗人,才知道诗人身上透露出来的是怎样的气质与气息。我渐渐意识到,诗人与我们常人不一样,正是这种不一样才区分开了普通人与诗人。
   
   以前都说知识分子是社会的边缘群体,我觉得在所有知识分子里面,诗人又是这个群体中最边缘的人。诗人是独特的,这种独特吸引了我并让我钦佩不已。前面说普通人与诗人,尽管有人说人人生而平等,但我坚持认为,在人生境界方面,诗人高于我们普通人一个层次。诗人骨子里是孤独的,亦是旷达的,骨子里的真性情使他们不带着面具生活,不被社会标签所困扰。诗人与我们相比,就是这个时代的“陶渊明”。
   
   槟郎亦是如此。在课堂上面,我清楚的意识到自己原来都是带着面具上课的,刚开始精彩的课堂带来的欢笑使我觉得不自然。如果一个人连自己的快乐都在克制、都在压抑,是不是病了呢?司马迁说屈原举世独醉而他独醒,举世混浊而他独清。槟郎诗人颇有屈原的特立独行,这种特立独行的背后是我们常人的悲哀:带着面具和有色眼镜生活着。
   
   读了一部分槟郎诗人的诗,我没有再认为他是个“愤青”,我为自己不是个有真性情的人感到可笑。如今的共和国,报刊杂志媒体战战兢兢地承担着意识形态的色彩,就连槟郎的一首诗也难以发表。不过是一首充满人性味道的描述师生正常交往过程的《爱满亭边有座桥》,何至于被贴上“太暧昧”的标签而拒绝刊登?“太暧昧”,真为共和国的词汇感到害臊!老师和学生难道一定要搞得像牛郎织女一样,或者说教学模式真的一直都要老师永远是站在讲台之上的老师,学生永远是在台下的听课的学生?
   
   诗人与政治和意识形态水火不容,因为诗人是感性的,政治和意识形态是所谓的从大局出发的理性。但是这种水火不容并没有影响到槟郎,他的诗歌依然尖锐,《在彭佳屿眺望钓鱼岛》、《捡垃圾的老妇人》、《纪念卢沟桥事变70周年》、《中华的忧伤》、《中国黑窑汉》等等,无一例外地在针砭时弊。不像《人民日报》,更不像《新闻联播》,永远都是共和国很好很强大。我们真正想知道的不是共和国宣传的这种很好很强大,而是社会边缘的东西共和国该如何解决。槟郎诗人老师是爱国的,他真、他善,所以他美。
   
   2012-10-10
   
   
(2012/10/1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