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献给诗人老师槟郎 ]
槟郎文集
·真命天子
·我的论文导师槟郎
·大学毕业时难忘槟郎
·纪念网友钱明奇
·端午的燕子矶
·关注网友方竹笋
·记鲁迅课老师槟郎
·江宁解溪河桥上
·记特别的槟郎老师
·怀念台湾皮介行兄
·与槟郎老师上城
·记诗人槟郎先生
·槟郎老师与海子
·我的暑期生活
·由巢湖拆分想到的
·利比亚事变之我见
·论卡扎菲的堕落
·参观南京鲁迅纪念馆略记
·记一位特别的张涵网友
·读槟郎感受自我
·女诗人屏子的世界
·徽州无梦到巢湖
·江宁青龙山中游玩
·参观南京陶行知纪念馆
·记李槟老师
·我的老师槟郎
·哀悼乌坎村薛锦波
·我眼中的槟郎老师
·孤独者——致我们的诗人老师槟郎先生
·乌坎村的女人
·2011年底的回顾
·记我敬佩的槟郎老师
·可爱的槟郎老师
·记槟郎老师
·微风骤雨话槟郎
·有趣的槟郎老师
·对槟郎老师的印象
·可爱的园丁槟郎
·读槟郎老师诗歌《巢湖与澎湖的恋曲》
·记槟郞老师
·我心目中的槟郎老师
·关于槟郎先生的无题文
·槟郎诗歌《哭悼邻家美眉》简评
·春节祝愿槟郎老师
·略谈槟郎老大
·师不可貌相:记槟郎
·品读诗歌《诗人槟郎之墓》
·记大学印象最深的槟郎老师
·元宵节快乐!
·学士服的风采
·我的大学老师槟郎哥
·爱满亭边有座桥
·拜谒巢湖力寺村李黼公状元祠堂
·状元御史,忠义之士——先祖李黼公事迹
·春节回故乡
·就像一本诗经
·品读槟郎诗歌《三个姐姐三朵花》
·给槟郎老师的信
·让人印象深刻的老师槟郎
·谈谈槟郎老师
·与槟郎老师拜谒中山陵
·满族女孩的榛子
·吾爱吾师槟郎的诗
·我读槟郎诗:《元宵节快乐!》
·去江北上课
·读槟郎诗歌《清明节上坟》有感
·女学生献给我哈达
·读槟郎诗《去江北上课》
·简评槟郎老师的三首诗
·读槟郎老师诗歌《古巢美女》有感
·我读《无言的结局》
·方山仙子
·怀念方励之
·读槟郎诗歌《端午的燕子矶》
·南京牛首山记游
·将军山怀念岳飞
·记槟郎老师:从此不羡世间情
·南京长江边一日游
·与槟郎老师方山行
·读《南京牛首山记游》谈槟郎
·无用的石头:槟郎老师
·江宁方山见证槟郎老师
·光明天使陈光诚
·光明天使陈光诚
·春游紫金山
·悬崖与长蛇之间
·哀悼云南巧家县李烈女
·哀悼赵登用:好人进天堂
·情绪稳定症
·问与答的彻底
·读槟郎诗歌《学士服的风采》
·忆巢湖姥山岛
·守卫家园
·可亲可敬的槟郎老师
·槟郎老师课的琐忆
·哀悼德江县张烈女
·新诗课的槟郎老师
·与你去书店
·认知诗人槟郎老师
·对槟郎老师的印象
·认知诗人槟郎老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献给诗人老师槟郎

   献给诗人老师槟郎
   10文秘2班 潘婧萱
   
   有位著名的心理学家曾经说过:给我一打儿童,我可以将他们培养成总统、疯子、科学家、医生等。他几乎提到了所有的职业,唯独没有提到诗人。我姑且认为:诗人是天生的,诗人天生将成为诗人,培养不来,历练不来。
   


   共和国自是不能与千年之前的四夷自服的大唐盛世相比,共和国的文化自是没有大唐时期的文化更加自信、大气与磅礴。从唐朝开始,诗歌便开始走下坡路,后来的宋词,后来的小说,使诗歌走向了衰落,以至于如今几乎成了一个没有诗歌的时代。
   
   与其他文学体裁相比,诗歌的审美性和无功利的特质更为突出。那么,一个从事诗歌创作的人又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呢?
   
   选修槟郎老师的专业选修课“新诗研究”,才意识到生平第一次真正意义上接触到了诗人。以前的李白杜甫,以前的李清照温庭筠,以前的闻一多徐志摩,以前的北岛顾城海子,都是浮云(不旨在讽刺他们的艺术成就),都是看不见摸不着的,只有槟郎老师让我真真切切地看到了诗人,看到了究竟什么样的人才是诗人,才知道诗人身上透露出来的是怎样的气质与气息。我渐渐意识到,诗人与我们常人不一样,正是这种不一样才区分开了普通人与诗人。
   
   以前都说知识分子是社会的边缘群体,我觉得在所有知识分子里面,诗人又是这个群体中最边缘的人。诗人是独特的,这种独特吸引了我并让我钦佩不已。前面说普通人与诗人,尽管有人说人人生而平等,但我坚持认为,在人生境界方面,诗人高于我们普通人一个层次。诗人骨子里是孤独的,亦是旷达的,骨子里的真性情使他们不带着面具生活,不被社会标签所困扰。诗人与我们相比,就是这个时代的“陶渊明”。
   
   槟郎亦是如此。在课堂上面,我清楚的意识到自己原来都是带着面具上课的,刚开始精彩的课堂带来的欢笑使我觉得不自然。如果一个人连自己的快乐都在克制、都在压抑,是不是病了呢?司马迁说屈原举世独醉而他独醒,举世混浊而他独清。槟郎诗人颇有屈原的特立独行,这种特立独行的背后是我们常人的悲哀:带着面具和有色眼镜生活着。
   
   读了一部分槟郎诗人的诗,我没有再认为他是个“愤青”,我为自己不是个有真性情的人感到可笑。如今的共和国,报刊杂志媒体战战兢兢地承担着意识形态的色彩,就连槟郎的一首诗也难以发表。不过是一首充满人性味道的描述师生正常交往过程的《爱满亭边有座桥》,何至于被贴上“太暧昧”的标签而拒绝刊登?“太暧昧”,真为共和国的词汇感到害臊!老师和学生难道一定要搞得像牛郎织女一样,或者说教学模式真的一直都要老师永远是站在讲台之上的老师,学生永远是在台下的听课的学生?
   
   诗人与政治和意识形态水火不容,因为诗人是感性的,政治和意识形态是所谓的从大局出发的理性。但是这种水火不容并没有影响到槟郎,他的诗歌依然尖锐,《在彭佳屿眺望钓鱼岛》、《捡垃圾的老妇人》、《纪念卢沟桥事变70周年》、《中华的忧伤》、《中国黑窑汉》等等,无一例外地在针砭时弊。不像《人民日报》,更不像《新闻联播》,永远都是共和国很好很强大。我们真正想知道的不是共和国宣传的这种很好很强大,而是社会边缘的东西共和国该如何解决。槟郎诗人老师是爱国的,他真、他善,所以他美。
   
   2012-10-10
   
   
(2012/10/1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