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长篇小说《不合时宜的女人》第四章]
艾鸽文集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二:权力的由来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三:权力的变异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四:百年迷惘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五:权力的梦魇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六:思想的贫瘠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七:世袭族的皇道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八:选择的权力
·长篇七言古体诗《自由祭》题记1989年6月4日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五十九回
·致读者
·诗歌《那夕那人那影》
·感谢帮助恢复《艾鸽文集》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六十四回
·艾鸽诗歌《涓埃》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民间隽秀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六十八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六十九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一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二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三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四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五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六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七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九回 (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一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二回
·网友对艾鸽诡谲派作品评论集(4)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三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四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西贡清澈(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五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 题夏季清幽(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八回
·艾鸽 七律 中秋感怀
·《水调歌头·中秋月》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鲍菲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一回
·艾鸽诗歌《自由 一个传说》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二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山寨版“范冰冰”(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青玉案•花扫路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陈晓凤(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三回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忆秦娥•纵身咽》)(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菩萨蛮:自焚案》(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四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白鹭》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五回(图)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水仙子•桂林山水(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六回(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七回
·强烈抗议天涯"紊枫""忌燎"盗版艾鸽的长篇小说《后宫》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俄罗斯族少女(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八回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四块玉•九寨沟(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小重山》(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踏莎行》
·艾鸽油画:巴黎圣母院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蝶恋花》(图)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印度第一美女达尔维(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八声甘州(祭刘宾雁)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双调蟾宫曲:西双版纳)(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九回
·转载《诗韵新编》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潘晓婷(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鹧鸪天》(图)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满庭芳(香格里拉)(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虞美人》(图)
·艾鸽诗歌:《最后的冬天》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一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林鸰(图)
·艾鸽新语丝集锦
·网友对艾鸽诡谲派作品评论第5集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二回
·《辛亥启示录》---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林柯彤(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乌夜啼》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吴玉涵(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三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俄罗斯骄娃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河满子》
·《自由备忘录》—2011年新春贺词
·艾鸽诗歌《牡丹之恋》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浪淘沙 祭华叔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蟾宫曲•滇池睡美人山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小重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笑语嫣然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夏达
·艾鸽诗歌《自由的岛屿》
·艾鸽诗歌《你含苞欲放的美》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满江红 咏徐勤先将军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六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芳绛人寰
·艾鸽:题叶利钦的墓志铭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声声慢(车碾花季女)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江城子(夜半哀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长篇小说《不合时宜的女人》第四章

   
   
   艾鸽长篇小说《不合时宜的女人》第四章
   
   


   
    大豪客芬兰浴中心是张廷的城堡,他邀请陈旭和李湘来此享受。他比较豪爽,不象李湘喜欢吃独食。这里占地一千多平方,养着50多服务小姐。有负责护理保健的,有负责洗根的,有负责按摩的,当然,还有负责特殊业务的。中心里霓虹灯藏在三级吊顶的暗盒里,灯光若隐若现。这里的小姐与歌舞厅的小姐不同,歌舞厅的小姐是靠歌声与舞姿调情,而这里的小姐是靠手活和嘴唇挑逗,穿着更暴露,属于露透社的,周身皮肤就像水果一般,一接触就淌汁。她们最喜欢公款消费的人,一看是有官样的人,就缠住不放,施尽浑身解数,戟指嚼舌也必须拖人下水。好在如今的官员都“看腐蚀,都要粘”,往往不费吹灰之力就把官员们变成死鱼一堆。
   
    陈旭第一次来这里,可与小姐一点都不认生。小姐狄敏温柔地:“我们这里特别是对当官的,除了洗根外,提供更高一层的服务。”陈旭懒洋洋地:“什么服务呀?”狄敏一把抓住他的敏感处:“你说呢?”陈旭正中下怀,故意说:“不怕扫黄队呀?”狄敏噗哧一笑,你没听随口流怎么说的:“扫黄队,扫黄队,小姐见了不得罪。乖乖送上服务器,以后来了随便睡。扫黄队,扫黄队,罚了嫖客罚小姐,搜够全身带扫尾。谁要敢说半个字,下次见面先罚跪。扫黄队,扫黄队,黄黑通吃不嫌累。隔三差五送好处,随你干啥还免税。”陈旭听得耳根发痒,觉得如今的小姐对官场了解得相当透彻呀!他开始与之战斗,与此同时,另外两位也进入了前沿阵地。这里是他们的天堂,他们可以为所欲为,当然,他们是用武器来批判暗娼的。人们往往不了解他们,误解他们,以为他们对此深恶痛绝。哎,那是不食甘怎么知道甘味。
   
    灯光好像被音乐控制着,而音乐又被情绪控制着。另一个房间里,也是第一次来这里的李湘,正在与小姐菲菲说笑。菲菲动手动脚相当快,李湘试图先来点前戏。他捏着她的腰部:“怎么你胆子那么大?你就肯定我会接受?”菲菲移动着他的手:“还有不接受的官员吗?我开张就来了,在这里一年多了,从未碰到扭扭捏捏的官员。”李湘被导引着,攀登珠穆朗玛峰。他在想:不知道是她们是不是受过训练,对官员的心理防线往往一攻就破,或者说,官员们早就已经没有什么防线了。一见面,她们就可以在仁川登陆大举进攻,不获全胜,绝不罢休。
   
    芬兰浴中心老板有事临时离开了一会,谁知一队穿制服的人闯了进来。
    所有的门都被人用脚踢开,并被警棍打了出来。鬼哭狼嚎。三位领导做梦也没想到有人会来搅局!
    众人无论男女,都被裸体赶了出来。张廷等三人也赤身露体缩在角落里。张廷本来想穿上服装再去打招呼,可一穿制服的人,厉声吼道:“谁也不许动,都给我原模原样光着屁股!”张廷定睛一望,这不是新调来的城关区扫黄小分队的队长小丁吗?他竟然为捞钱,未经统一安排私自带人出来扫黄!
    张廷冲了过去,朝着小丁的双腮上左右开弓:“混蛋!老子光着屁股你就认不出来了?”小丁仔细端详,才发现原来是局长大人,吓得脸色发绿:“啊……我实在不知道您在这里卧底!?”他突然口吐白沫昏厥过去,就想一只脱水的鳄鱼,胡乱摆动着。三侠客便赶快忙穿衣,混乱中陈旭把一小姐的胸罩系在了胸前,李湘穿错了小姐的裤头,张廷直接是忘记系拉链,大门敞开。芬兰浴中心老板这时才返回,见此状况,以为闹鬼啦!
   
    ---未完待出版---
(2012/10/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