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长篇小说《不合时宜的女人》第三章]
艾鸽文集
·《沁园春》 岁末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厌世女奇亡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花季女之终
·艾鸽词《卜算子》 咏梅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直播佳人绝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一张迷人照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中国式奸杀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同居房奇闻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搭错出租车
·《诗评天下美女》封面和封底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洞房花烛泪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女贼的羞耻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陌生人宣泄
·长篇小说《夜青春》:晚幕校园外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临时性强奸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玉体难自辩
·诗歌:《昏迷的春天》(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雇人施暴案
·艾鸽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仪器的困惑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汽车后备箱
·艾鸽词《沁园春》早春
·长篇小说《流馨阁》封面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错生在人间
·艾鸽:八声甘州(悼方励之)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少女游街案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第二次文革屏幕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街头小景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夜聚钓鱼台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社会角落一幕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咸鱼闹翻身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超级文字狱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自发性抗暴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红歌手联盟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揪斗民主派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新图腾崇拜
·美国之音:全球部分华人签署宣言,要求平反六四
·艾鸽六四历史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在巴黎出版发行
·诗歌《昏迷的春天》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迎战大文豪
·艾鸽照片一组
·长篇小说《不合时宜的女人》第一章
·长篇小说《不合时宜的女人》第二章
·艾鸽2012年9月25日留影巴黎戴高乐机场
·长篇小说《不合时宜的女人》第三章
·图片:艾鸽在思考这个世界
·长篇小说《不合时宜的女人》第四章
·长篇小说《情荒》封面
·习近平走向历史的台阶
·艾鸽诗歌《选择》
·艾鸽照片:阳光明媚
·艾鸽诗歌《路口》
·艾鸽照片:梦幻青春
·艾鸽长篇散文诗《活灵》《活魂》封面
·自由日---献给世界人权日
·转载:前中青报总编徐祝庆向六四受迫害的记者编辑“道歉”
·艾鸽散文诗《自由 从周末开始》
·艾鸽词:沁园春·雪
·艾鸽词(满江红纪念赵紫阳)
·艾鸽词《八声甘州》悼念许良英
·长篇诡谲派小说《情荒》节选
·长篇小说《情荒》子夜出命案
·词:高阳台(悼念胡耀邦)
·诗歌《永不凋谢的瞬间》
·自由之母——为所有不能奔丧的民主人士的亲情而作
·纪念六四邮票部分稿样
·艾鸽诗歌《拥抱你 自由》---纪念六四24周年
·新版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封面
·夏天的雨雾(散文诗)
·艾鸽词《声声慢》题薄熙来案
·艾鸽诗歌《梦游夏夜》
·艾鸽与贝岭在巴黎畅谈文学与诗歌
·艾鸽《自由的诱惑》遭禁 中青被迫删除小说连载
·艾鸽诗集《拥抱你 自由》封面
·艾鸽词:如梦令(中秋)
·艾鸽词《满江红》题王炳章博士
·网友艾鸽作品评论第8集
·艾鸽词:踏莎行(题李宁裸跪)
·沁园春 霜---题独立中文笔会
·艾鸽词:忆秦娥(题夏俊峰)
·艾鸽哲理语丝《异类》
·艾鸽:秋枫七绝三首
·艾鸽散文诗《天籁》
·长篇散文诗《天籁》封面
·艾鸽词《凤箫吟》题夏业良教授
·艾鸽诗歌《梦乡 我们相遇》
·艾鸽新语丝(5)
·艾鸽油画:天安门裸跪
·艾鸽新版六四历史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在巴黎上市销售
·艾鸽词:忆秦娥·题刘霞
·艾鸽词:念奴娇·(金鸽)
·艾鸽油画:小桥流水人家
·艾鸽油画:六四女鬼
·蝶恋花·咏梅/艾鸽
·艾鸽词:卜算子·咏梅
·花发沁园春·梅 /艾鸽
·艾鸽诗歌《网帆》
·艾鸽诗歌《忧伤的月亮》
·艾鸽词:踏莎行(春将至)
·艾鸽七律:题香港六四纪念馆
·艾鸽长篇散文诗《天籁》新节选
·网友评论艾鸽作品第九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长篇小说《不合时宜的女人》第三章

   
   
    第三章
   
   


   
    那天李湘借口家中有急事不能赴约,纯粹鬼话。原来是他的根据地----世外桃源歌舞中心,新招来十个女孩子带来给他过目,需要他来见见面,他也正好就扫黄事项与世外桃源歌舞中心的马老板打打招呼。福星高照,马老板马上把十个小姐带来,事先已经和她们交代好,若当官的看中,不准拒绝。可十个新招来的小姐,还不太熟悉那坐台小姐究竟要干嘛,她们叽叽嘎嘎,就如一群乳燕,骄矜迷人。又宛如桂香清涩,妙不可言。
    有诗为证,依次是:
   
    宝莹小姐
    隐隐岸柳占凝浮,
    算谁将是玉人骨。
    芸堂香暖似羞懒,
    犹浅还深梦中图。
   
    陈澄小姐
    过尽莺花慕天色,
    别是盈盈透沁澈。
    一滴香露也堪惜,
    青君著意落光泽。
   
    兰澜小姐
    酥风阵阵彻醉麓,
    云深路杳月不如。
    垂杨流水天依旧,
    只作寻常依稀图。
   
    宁依娜小姐
    望中如在蓬莱岛,
    娴姿水禽争低高。
    一点尘埃都不见,
    光景徘徊自萦绕。
   
    稀栖小姐
    平步直到玉阶台,
    桥随波转过江来。
    轻烟笼角依稀是,
    一瞥留恋上百年。
   
    许雪小姐
    且送春风不肯前,
    对面熙然这般圆。
    雪花竟然带芝瓣,
    风流只恐还等闲。
   
    丽妨小姐
    须信人间有尤物,
    释然冰痕令花妒。
    赏尽幽悠不胜归,
    欲摆汝雾忘来路。
   
    李娟小姐
    眼帘桐雨云横波,
    知否梅影正飘落。
    气韵纵横均是秀,
    粉淡金匀从容过。
   
    潘伊小姐
    雅怀素态降芳菲,
    犹自未知惹闲魅。
    人生毕竟春将半,
    留给谁来花愿陪。
   
    芝琦小姐
    画工传来已非真,
    若明若暗欲成神。
    倚槛欲语伊不住,
    绝品皎皎莫拟人。
   
    马老板先把红包送给李湘。他没用正眼一看,一摸就知道里面的款式及质量:“就两大毛!?”这是官场黑话,意为两万。马老板连连道歉:“细水长流!细水长流!”他马上转移话题:“局长大人要哪一个作陪?”李湘吐掉烟头:“就跟摸钱一样,把灯关掉。让她们轮流进来,我伸手一摸,就知道她们的质量如何了。”原来即便黑灯瞎火,李湘只需用手往小姐的身上一摸,就知道对方的年龄多大,是否有过性史,及肤色如何。其准确度让马老板目瞪口呆。如今当官的不但对钱币熟透了,对女人也熟透了。他留下了十新秀中最漂亮的陈澄和宁依娜。李湘不喜欢跑宾馆,他觉得包厢里性爱才是惊险刺激。再说,怕在包厢里做事的人,就是怕遇上扫黄队。而李湘正是扫黄队的领导之一。他上小姐的时候,扫黄队也在消遣中。当心纯粹是多余的。
   
    只听到左右摆动的沙发在扭动着,恰如在旋转的机器,被按钮控制着,无法自我解脱。时间好像停止了似的,怎么老不结束。子夜时分,才传来李湘的按钮显示:娱乐活动结束了。
    马老板看到惨状,眼睛简直停止了转动:在血肉模糊中寻找那俩个女人之前的琴瑟与清涩。可什么都没有了。战场已经决出胜负。包厢里一片混乱,女人的身体就如漂亮的桌布被征用后,已经扔在一旁。而那细胞忍辱负重地一声不响,也没办法响。俩女人,一个乳房被抓破,一个下身大出血。歌舞厅马老板心中骂道:“呸!还文化局副局长呢!”可李湘见到的是:他笑容可掬:“局长大人,真是雄心不减当年!若当官的都如你一样以一当两用,现代化不早实现了!”李湘自嘲道:“全国的娘子军快被鬼子们扫荡光了!”马老板叹气道:“抗日女英雄们一个个都死掉了,剩下的都是慰安妇了!”李湘系了半天才把皮带勒紧:“八个呀路!开路!”
   
    ----未完待续---
(2012/10/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