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张成觉文集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张成觉文集]->[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一)]
张成觉文集
·最古老与最时新的职业
·笑容可掬的胡锦涛
·采访自由亟需落实
·姿态诚可嘉 关键在落实
·观京奥开幕式有感
·以卵击石的背后
·缶阵的质疑
·锦上添花的“靓女”
·金牌就是一切?
·异军突起“话鲁迅”——读《笑谈大先生》
·不会再有鲁迅了
·荒谬绝伦的指鹿为马——评毛对鲁迅诗句的解读
·“鲁迅是谁?”
·《鲁迅全集》注释应与时俱进
·“受骗”的是谁?——有感于《重读鲁迅》
·“最可爱的人”与“最可怜的人”---魏巍去世有感
·浅议胡耀邦与华国锋
·勿把冯京作马凉——阅读时文有感
·正视历史 分寸得宜——评《华国锋同志生平》
·华国锋“无才、无能和无胆”吗?——与刘逸明先生商榷
·五星红旗的背后——读万之《谁认同五星红旗?》有感
·华国锋亲自下令杀人?
·请公允评价华国锋——与陈奎德先生商榷
·请还华国锋一个公道——与吴康民先生商榷
·貌合神离话“左联”——读朱正《鲁迅传》有感
·“伟、光、正”的“内债”——由华国锋说起
·假作真时真亦假——卓娅故事的真相
·我们身边的英雄
·上上下下话高强
·持平中肯 发人深省-读《神舟vs.毒奶:中國起飛的天上和人間》
·“神七”升天能使川震难童瞑目吗?
·三聚氰胺与“开除球籍”
·中毒夭折的婴儿怎么补偿?
·时事三题
·温家宝的“遗产”
·改革开放首功应属谁
·什么藤结什么瓜——太空人三题
·凶手没有隐形
·刘云山,给我闭嘴!
·胡适、鲁迅异同论
·中国会跟美国“一拍两散”吗?
·望七抒怀
·答非所问与只听不说
·两害相权取其轻---与李大立先生商榷
·图未穷而匕已见——评沪公安称“只有一国,没有两制”
·美国人心思变,中国呢?——奥巴马当选的思考
·不把人当人的狗官
·莫把华府作燕京---《城头变幻大王旗》的背后
·“大王”并非在彼岸——再谈《城头变幻大王旗》
·57右派没有“明白人”?——与张耀杰先生商榷
·将军一去大树飘零——漫议学术大师与中国
·国家对你做了什么?——有感于《追寻流失的全民财富》
·法学权威的高论与杨佳案的现实
·杨佳案了犹未了
·特区高官如此不堪?
·经济学大师的悲哀
·特区政府亟需认真“查找不足”
·旷世昏君与一代英才——读《才子邓拓》有感
·高官问责岂容官官相护?
·“神七三雄”与农民工两亿
·从李鸿章想到“一二·九”
·关于改革开放的几点思考
·从牛兰案看苏联间谍在华活动
·多行不义必自毙 看你横行到几时
·陪都重庆理应宣扬
·文革是这样的吗?与XXX先生商榷
·国师的锦囊妙计
·“劳改”-中共暴政的标志,读《劳改手册2007-2008》有感
·历史岂容随意篡改?
·十一届三中全会前后怎么回事?——与陈破空先生商榷
·李鸿章的“四个第一”和“三个代表”
·“医者父母心”何在?
·“不折腾”徒托空言
·“垂垂老已”话荧屏(岁末三题)
·竭泽而渔 难乎为继
·毋忘半纪椎心痛 共效古稀快乐人——致上海交大“57受难者”
·交大弃儿在新疆
·“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优越性
·“建政”岂同“建国”?
·“人家反是有道理的”——中共老党员的“历史局限性”
·论史批毛宜言之有据
·“穷教育”与“苦孩子”
·1927年“大革命”失败之谜——中共早期党史一瞥
·华国锋像周厉王吗?——与朱家台先生商榷
·“为官四德”与“五讲四美”
· “好处说好”好得很!
·“开心活好每一天!” ---致四川地震受难儿童
·中国模式优于美国模式?
·“社会主义好,饿死人不少!”
·“信心之旅”的败笔
·是“不卑不亢”还是得意忘形?——评温家宝谈中法关系
·文革沉渣再泛起 老谱袭用非偶然——读高尔泰《三个文本共与析》
·天生丽质 在劫难逃——读《乔冠华与龚澎---我的父亲母亲》随感
·阅时文有感(三题)
·时事三题
·自有春蕾凌霜雪——评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对中国人权报告的审议
·歧路岂必通罗马?——与李大立先生商榷
·匪夷所思的“联美联共、扶助农工”
·变脸岂非“表错情”
·皇储习近平的旧曲与新声
·戈扬的理想和时代的悲剧--有感于《送戈扬》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一)

   本届“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在“第四波”民主浪潮尾声中举行,特别令人感慨。其中,缅甸最近的变化,连同越南早前已经开始的政治改革,都使大陆中国相形见绌。更不要说海峡彼岸的台湾民主转型的榜样了。
   
   同属亚洲人,甚至均为炎黄子孙,為什麼他们办得到,而神州大地13亿同胞做不到?或者可以归纳为“国情”之别。这里把“中华民国”跟“中华人民共和国”,视为两个“国”,并无“台独”意味。谨此申明。
   
   一 大陆社会性质特别


   
   现时北京当局治下的“中国”社会,到底姓“资”姓“社”?这个问题是谈“民主化”之前首先要明确的。
   
   对此,前不久著名政治学者严家祺在一次访谈中称:“,邓小平南巡后,…..中国完全变成了一个资本主义社会”(1),在下不敢苟同。
   
   参照“百度百科”关于“资本主义”的定义:“资本主义是资本为主体的社会制度,这种以资本为主体的制度是尊重资本和财产为私人所有,任何人都不得非法侵占,这就是私有制的含义,私有制是资本主义最重要最主要的内容,没有私有制就不能叫资本主义。”
   
   以之观照此刻的中国大陆,显然不相符合。因为大陆中国是中共权力垄断一切的社会制度,毫不尊重资本和财产为私人所有,“党和政府”随时可以非法侵占任何国民的资本和财产,并且将被侵占者投入监狱治罪。上了“福布斯”财富榜的“大款”一个个落得类似的下场,沈阳的仰融如此,新疆的热比娅如此。真是地无分东西,人无分汉、维,亦无分男女。当局要收拾你的话,只要是百姓就毫不手软,“人人平等”。仅薄熙来和薄谷开来一族例外。
   
   国有制或公有制是“中国模式”即“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最重要最主要的内容”,近年“国进民退”趋势愈演愈烈,不可遏止。据天则所报告称:与民企相比,2001到2008年间,国企少缴付的利息共计2.85万亿元,地租3.09万亿元,资源租5,000多亿元,亏损补贴 1,198亿元。合计起来国企少付的成本是6.48万亿元,国企享有的上述利益,远大于同时期国企账面显示的4.92万亿元累积利润总额。所长盛洪说:“国有企业已被内部人控制了”。这在资本主义国家会发生吗?
   
   再者,对于“资本主义的本质特征”,“百度百科”之表述为:
   
   “经济上,以私营经济为主,没有政府干预或者政府干预很少。政治上,资产阶级政党掌权,或实行资本主义的民主政治制度。
   
   “根据马克思所说,资本主义是以资本家占有生产资料和剥削雇佣劳动为基础的社会制度。”
   
   无庸赘述,大陆现时并非私营经济为主。何况北京当局近年以GDP增长“保八”为目标,宏观调控从不放松。至于政治上,更由号称“无产阶级政党”的“伟光正”掌权,实行一党专政即独裁的政治制度。这算哪门子的“资本主义”?
   
   用马克思的尺度衡量,就尤其洞若观火:现时中国一小撮不戴“资本家”帽子的权贵,实际占有关乎国计民生的主要生产资料,剥削宪法上载明为国家主人的广大工人农民,此现象不仅是原始资本主义所无,也是高度发达的资本主义所未见。
   
   严家祺在上述访谈中说:“只要看一看中国现在有3000名亿万富豪,平均每人有6.7亿财产。不到百分之0.4的人,掌握了百分之七十以上的财富。”便是一个触目惊心的数据。
   
   不过,他接着又称:“看一看今日中国比欧美还要严重的两极分化,就可以知道,今天的中国走的是资本主义道路。”此说法似有点不合逻辑。试问,难道两极分化树资本主义所特有?
   
   愚意以为,如果非要给“中国模式”戴上简洁的“主义”头衔,不妨考虑以“毛邓主义”名之。内容可概括成六个字:“公有制”、“党天下”。
   
   “公有制”者,区别于资本主义,也不同于封建庄园或奴隶制也。不过,要特别诠释此“公”乃中共高层及其少数鹰犬之小“公”,绝非《礼运•大同篇》所言“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那个大“公”。“党天下”者,储安平先生早有阐述,时维1957年6月1日,係在中共中央统战部召开的座谈会即庙堂之上应邀公开陈词,不是“策划于密室,点火于基层”的鬼蜮“阴谋”也。
   
   或曰: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已分别见于中共党章,岂可“合二而一”成为“主义”?诚然,此二位掌门各有主见。但其“同一性”亦不容忽视。要而言之:上台后始终坚持“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也。尽管两人都根本不懂马克思,不知“社会主义”为何物!
   
   但正如“马克思列宁主义”只是杂拌,实质子虚一样,毛邓也不妨炒作一碟。之所以说“马列主义”空有其名,是因为姓马的德国犹太人,跟姓列(应说姓乌—乌里扬诺夫)的俄籍德国间谍,这两个欧洲白人所创之“革命理论”,相异之处远多于相同之点。马大胡子高度重视“自由人的联合体”,列小秃子独尊“无产阶级专政”,便是例证。
   
   一言以蔽之,勾勒今天“中国”,毛邓主义、“公有制”、党天下:十个字足矣。
   
   二 所有制与私有财产
   
   如上所述,资本主义的经济基础是名正言顺的生产资料私有制,而且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这也是非洲和中东茉莉花革命得以发生的关键性原因之一。而大陆中国自毛王朝建立伊始,私有财产早就横遭非法侵犯与剥夺,1955年之后更实现了《共产党宣言》中宣告的目标:消灭私有制。孟子说:“若民,则无恒产,因无恒心。苟无恒心,放辟邪侈,无不为已”。大陆中国道德沦丧即与此分不开,同时又是文革之“伟大胜利”使然。
   
   最荒谬的是作为社会主义主要特点之生产资料公有制,据说包括全民所有制和集体所有制两种形式,实际上不伦不类,非驴非马。
   
   理论上,全民所有制应属全体国民所有。现时的所谓“国有企业”,诸如中石油丶中石化以及“国有银行”如中国工商银行丶中国人民银行等,13亿中国人含港丶澳丶台湾同胞,无分男女老幼,人人有份。故经济学家陈志武教授一再提出,应将国企天文数字的利润平均派发给国人。无奈言者谆谆听者藐藐。这些经济大鳄派息分红,还不是只有最高管理层一小撮人占尽便宜?属下基层员工能拿到多少好处?即使后者加起来数以百万计,在13亿人口总数中也不过占千分之一而已!其余的九百九十九即你我在内的芸芸众生,连一个铜板也休想分到。
   
   集体所有制名义上由部分有关国民组成的集体,共同占有生产资料(土地丶森林及生产工具等),可是控制权落在掌权的党政官员手上。
   
   因此,无论全民或者集体所有制,一切经营成果都被“少数人所得而私”也。此种恶果,于今为烈。严家祺所指出的3000名亿万富豪,包括已转移60多亿美元资产到国外的薄熙来和薄谷开来,便属这“少数人”亦即权贵之列。
   
   一些学者将此社会说成“权贵资本主义”,此虽可沾点边,但毕竟不够准确。严家祺将今天的中国比拟作“历史上的早期资本主义,是专制主义和原始资本主义相结合的资本主义”,就更是风马牛不相及了。至于讲“中国完全变成了一个资本主义社会”,这简直匪夷所思!中共顽固坚持一党专政,寸权不让之余,高压有增无减,何来“完全”的“资本主义”?其理浅显不过,无需饶舌。
   
   倘若非要将眼下的中国与资本主义挂钩,恐怕只能改用文学语言,效法《共产党宣言》称当时欧洲的“共产主义“为“幽灵”或“怪影“,而以“资本主义怪胎”名之。
   (未完待续)
(2012/09/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