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信誉破产的中共政权即将垮台]
曾节明文集
·对“军中声音”的紧急建言!(二)……活摘器官罪行曝光不足以威胁中共政权
·曾节明:满清民族压迫政策的因果及多尔衮的悲剧
·由放鞭炮的习俗说起,兼谈党文化的界定
·奉劝中国人一定要摒弃这种陋习!
·清朝火器政策的源起、演变及其深远恶果
·简论共产专制政体与中国传统文化的关系
·为什么东欧抓住了一九八九,中国却不能?(《自由圣火》首发稿)
·黄海刺胡者非江泽民,而是曾庆红
·一个民族应该怎样才有尊严?
·一个民族应该怎样才有尊严?
·我为什么断言胡锦涛不可救药?
· 何谓“明君”?兼驳清朝“明君”的制造者和敬拜者
· 胡锦涛的真面目已经完全显露
· 记梦:惊心动魄的劫后重明(善本)
·曾节明:射毁卫星事件透视:台海进入战争的前夜
·胡温公开决裂露征兆
·“西天取经”之路是中国创建自由文化的必由之路
·中共垮台,中国决不会崩溃:兼同王力雄先生商榷
·对鸦片战争始末的再追溯及近现代文明弊端的一点反思
·台湾乱象反思:中国最适宜采用虚位元首制宪政政体
·肯定康有为,重鉴百年史
·曾节明:宗教信仰为什么比非宗教信仰更具有道德影响力?
·曾节明:中共已显露三分其党的亡党之象
·请防备胡锦涛的政工新手段
·美国对中共的“和平演变”为何至今难奏寸功?
·赵承熙枪击惨案的启示:当今世界需要救世救心的软力量
·曾节明:为什么中国特别需要自由文化运动?
·只有宗教才能拯救人类于自我毁灭——简述去宗教化的历史危害及当前流毒
·民主社会主义道路是中国转型的最佳选择
·关于中国民主党的前途
·曾节明:美国对外政策的历史教训
·建设宪政民主制度不一定需要仿效美国政体
·必须根本否定“经济发展必然导致政治民主”的谬论
·中国专制社会的主要精神维护者是儒家而非法家
·儒家阻碍自由民主化的两大重要性质
·祸害中国的祸根不在“左”、“右”,而在专制独裁
·邓小平的流毒和对中国的贻害比毛泽东更深远
·为什么以公有制为主体的社会道路行不通?
·警惕中共胡中央进一步侵害人权的试点图谋
·中国民众和维权人士都亟需进行自由民主基础理念二次启蒙
·赫鲁晓夫和邓小平到底谁更聪明?
·曾节明:民主化机遇得失新思维:从“九一三”到“八一九”
·民主化机遇得失新思维:从“九一三”到“八一九”
·黑云滚滚的十七大前景与台海形势
·黑云滚滚的十七大前景与台海形势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一)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一)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二)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三)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五)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六)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七)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八)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九)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一)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二)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三)
·无条件“和平改变”比暴力革命更加“不惜代价”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四)
·xxx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四)
·透视十七大结局:江泽民为何“强大”?
·透视十七大结局:江泽民为何“强大”?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五)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五)
·为仇恨辩:对专制的仇恨可以成为救国救民的巨大动力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六)
·警世训:除非被枪指着脑袋,否则当今的中共寡头们绝不会让步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探索(一)
·曾节明:中国已不具备重建君主立宪制的条件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三)
· 对《最佳政体》的补充
·对《最佳政体》的补充
·“诉周案”早已不是希望的标识
·感触(十八):陈泱潮《特权论》的局限性之一
·陈泱潮《特权论》的局限性之二
·曾节明: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四)
·曾节明: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五)
·曾节明:未来中国政体的再思索(六)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七)
·兼论中国受迫害群体当前抗争的最佳策略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考(八)
·“小鹰号”事件折射出战争的魔影
·“小鹰号”事件折射出战争的魔影
·曾节明: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曾节明: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示弱当中藏杀机,台海局势空前险恶
·就荆楚被抓一事正告中共桂林市“国保”警察
·自由俄国之殇
·自由俄国之殇
·时局分析:警惕中共制造分裂台湾的刺杀事件
·依照中共宪法维权之路是一条死路
·中国即将面临的命运及对策
·“延边人民防空动员”消息的障眼法
·地方独立是瓦解中共政权的最后途径
·俄国民主倒退溯源
·汪洋新政能走多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信誉破产的中共政权即将垮台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信誉破产的中共政权即将垮台
       (郭国汀律师天易网首发)
   
    我一说这个题目,许多人就摇头说:从“六四”后开始,你们唱中共垮台已经唱了二十三年了,有完没完?有公开场合反共慷慨激昂的民运朋友私下里对我说:中共垮台,你我这辈子恐怕都看不到了,唉......
   


    当然也有少数乐观类型的人说:中共即将垮台,我N年前都预测到了,还用得着你小子马后炮?草庵居士就是这类人的代表。草庵居士确实在2006年就预言:中共国2008年经济崩溃,中共2010年亡党!去年老草见预言没应验,就躲起来了。当时有人穷追不舍地质问说:嗨,米斯特草,你不是说中共2010年亡党的吗?现在都2011年了呀。草兄怒曰:难道中共不已经名存实亡了吗?闻者愕然。最近为十八大争权夺利,中南海斗成一锅粥、习近平“失踪”近半月、钓鱼岛事态急剧恶化、国内反日游行失控...草庵见形势大好,急忙出来改口说:我早就预言中共2012年垮台,大家看看,形势不正朝我预言的方向发展吗?
   
     刘路实在看不下去,遂帮草庵归纳一把说:你预言什么,什么就不会发生。但我觉得,刘路的归纳也有些绝对,因为瞎猫也有撞中死耗子的时候,老草改口中共今年垮台,没准还真有可能成真(虽然成真的可能性不是很大),如果中南海真的在今年年底散了伙,草庵预言也可以彪炳史册了(很接近很强大)。
   
     言归正传,为什么今年中共真有可能亡党呢?因为中共政府的信誉整个地破产了。今年北京水灾灾后募捐,收获的一片“捐你妹”的骂声,就充分地反映了这一点。最近胡锦涛势力大力煽动反日愤青运动,企图借机抓权恋栈,但反日游行却日益失控,“反日”变味处处,好些民众在游行中乘机“造反”,或者保薄、或者反腐、甚至反专制要民主...矛头直指中南海当权派,这是前所未有的现象,它反映出中共中央的威信差到何种程度!
   
     有些民运异议人士,把借反日之机乘机“造反”的民众,连同愚民愤青暴民一起否定,理由是这些人都是受中共操纵的,这种观点是片面的:的确,中共当局确实企图严密操控反日,但办得到吗?现在的胡共还有毛共和邓共的权威吗?难道那些借反日之名,行反专制之实的“变味”,也是当局操纵的结果?
   
     “运动群众”的能力前所未有的衰弱,反映出这个专制政府信誉的奄奄一息。今天的中共政府,说什么、做什么,都遭到广泛的质疑和“恶搞”,原因就是政府信誉的破产。
   
     政府信誉的破产,必然导致政权的崩溃,因为随着信誉的破产,统治机器各部件必将失灵、失控。罗马尼亚共产党政权为什么迅速崩溃?因为齐奥塞斯库一伙对高级将领的滥杀,导致他们的信誉不仅在民间、甚至在统治集团中都彻底破了产,所以官员一齐背叛、军人集体倒戈;
   
     前苏联亚纳耶夫政变集团为什么迅速失败?原因不单是叶利钦关键时刻的豪勇一搏,也因为在戈尔巴乔夫“新思维”运动的影响下,苏共顽固派在官民中的信誉早就破了产,难怪“819”政变一起,苏联空军就威胁要轰炸政变集团大本营......
   
     民国蒋介石政府为什么抗战胜利后仅三年时间就丢失了大陆?原因不单是因为“三大战役”的失败,而是因为军事失利、经济崩溃、毛共超限战渗透等多重打击下,蒋介石一伙在大陆的信誉破了产,以致解放军渡江之时,各路将领争相投共,国民政府已呈不战而自行瓦解之状;倘若当时国军有激战日寇之一半士气,毛泽东一伙进军江南,至少得打十几年,就象当年满清征服江南、岭南那样啃骨头。蒋介石输得这样快,恐怕老毛在窑洞中高潮时都没有这般乐观。
   
     中共当局信誉的彻底破产,是胡锦涛十年极权倒退高压“维稳”统治的最大“政绩”。十年来,胡锦涛连邓式半吊子经改都不愿推进,反搞“国进民退”,高举毛泽东,“管理社会学朝鲜”...以与现实反差巨大的荒唐倒退政策,赤裸裸地展现出中共中央的虚伪和邪恶;而对待社会矛盾,胡锦涛有的只是横蛮无耻的残酷镇压——拉萨经验治国,连江泽民那点笼络手段都不要。
   
    胡十年一样“新产品”都没有,唯有重树马列高举毛泽东睁着眼睛说瞎话,赤裸裸地依靠特务和军警施行不讲道理的“维稳”统治,中共政府剩余的那点信誉不彻底流失才怪。
   
     有人问:中共的意识形态早在“六四屠杀”后就破产了,你怎么说中共当局的意识形态在胡锦涛时期才破产?你曾节明不要什么都推给胡锦涛!
   
     的确,一般情况下,意识形态的崩溃,会引起共产党政权的崩溃:1987年戈尔巴乔夫放开舆论管制的铁闸,现实和历史真相的洪流,瞬间就冲垮了苏共的意识形态,因此会有“819”事件中,示威民众愤怒推倒砸烂捷尔任斯基铜像的一幕(相比之下,“六四”学生反而扭送余志坚等泼污毛像者,境界实在差得太远),而东欧多数国家的共产意识形态,早在赫鲁晓夫否定斯大林时就差不多垮了,这些国家的政权全靠苏军的威慑维持)。
   
     但中国是个特殊的国度:中国的文化向来比较虚伪,中国民众也比较适应虚伪。对东欧民族来说,既然马列党玩共产玩不通,就应当下台,或者更改党名,回归传统(如匈牙利共产党“改旗易帜”,回归“匈牙利传统”),“挂羊头卖狗肉”的邓式把戏,很难在一个基督教(东正教)传统的国度里行得通。
   
     但中国民族却没有这么较真,中国老百姓和精英人士只要能得实惠,就不太在乎举什么旗、叫什么名、三权是否分立...因此,邓小平之流大行其道。
   
     “六四屠杀”后,中共意识形态确实破了产,形势确实很危险:君不见屠杀后一两年间全国一片愤懑,屋漏之际,偏又遭逢“苏东”变天的连夜雨,江泽民、月月鸟一伙,一时间惊恐万状、手足无措。但邓小平这只狡猾的老猫,于1992年果断“南巡”,主动开启全面市场化经济闸门,政治上“不问姓资姓社”...这就把中共国带上一条不需要共产意识形态维持政权的新路。
   
     从1992年到胡锦涛上台之前,中共当权派推行全面市场化的同时,确实也淡化了意识形态控制,中国精英阶层整体上从市场中受益不菲,大部分民众也从市场化中得了实惠,因此,社会各界对邓、江伪共政权有了一种新的、实用主义的认同感。从邓小平到江泽民,当时确实在言行一致地践行着“不问姓资姓社”新路线,因此此时的中共政府,虽然意识形态破产,但信誉犹存,它虽然“挂羊头卖狗肉”,但其行为,符合历史大趋势和社会主流的期盼。
   
    虽则1997年朱镕基上台后,加强财税集权,大搞国企“改制”甩包袱,造成了突出的“下岗职工”问题,但朱的这种为推进市场化的经济集权,并未毁灭社会各界社会各界对中共当局“和平演变”的信任,因此并未毁掉中共政府的信誉。这是因为下岗工人并未构成社会主体,而且当时物价、房价低廉、稳定,强拆、强征(土地财政)尚未大规模肆虐,社会矛盾远为激化的缘故。
   
     1992年,邓小平的带领下,中共当局的主动变化,避免了意识形态崩溃引发的信誉,因此中共政府能够存在至今,二十年来中共国综合国力一度还大有起色。
   
     但这些个“走资”的信誉都在胡锦涛手里破了产。十年来,胡锦涛政治上学朝鲜、经济上“国进民退”,并且大肆纵容强拆征地...这种暴政,对中国社会各界的“教育”,远远超过了反共民运、异议人士的启蒙作用,就象“拳乱”之后满清一样,胡十年“维稳”下来,原本最温良的立宪派改良派招安派,统统变成了革命派。
   
     中共红朝到底什么时候垮塌?笔者不是算命先生,当然无从作答。但有道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不比罗马尼亚“蕞尔小国”,中共国是一个大系统,大系统有很强的自我维护能力,它是大可能随着政府信誉崩溃立马应生而倒的;现在信誉破产、经济滑坡、民怨沸腾、四面树敌...中共政权,就象一架燃油耗尽的大飞机,巨大的惯性,也能使它滑翔一段时间,但是政治硬着路是肯定的。
   
     中共的确有可能在今年垮台,但在十年中覆亡的可能性更大。
   
   曾节明 写于2012年九月二十日秋凉夜于纽约州
(2012/09/1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