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 王立军是张学良式的草包小人]
曾节明文集
·要求武警部队保持中立的声明
·号召解放军争取国家化
·八一声明:号召“解放军”争取国家化
·当省政法委高官成为受害者的时候
·坚决支持广东人保卫粤语的自由文化运动
·杀童事件凝聚着中国社会整体崩溃的血腥味
·论满清入关战争的性质
·反对在美国组建伊斯兰学院
·中国强制“戒网”产业的兴旺反映出什么?
·最新政局观察
·肯定温总理,简驳“胡温演双簧”说
·温家宝数年来的开明言论决非作秀可以解释
·胡锦涛不是压制温家宝的顽固分子,谁是?
·胡锦涛不是压制温家宝的顽固分子,谁是?
·中国民运的捷径是朝野互动
·非暴力主张不等于改良主张:答徐水良先生、三妹女士
·独咒温家宝的奇特现象
·请问那些要清算“基层党委书记”的有关民运人士
·温家宝的政改发飙推动中南海急骤分化
·热烈祝贺刘晓波先生荣获2010年度诺贝尔和平奖!
·由民运中痛心疾首于刘晓波获诺奖现象想到
·驳“刘晓波获奖导致中国倒退”论
· 旅泰中国异议人士热烈庆祝刘晓波获奖
· 旅泰中国异议人士热烈庆祝刘晓波获奖
· 旅泰中国异议人士热烈庆祝刘晓波获奖
· 旅泰中国异议人士热烈庆祝刘晓波获奖
· 旅泰中国异议人士热烈庆祝刘晓波获奖
·旅泰民运人士祝贺民运老兵孙树才八十七岁寿辰
·论中国政局的最新演变及反对派的策略(一)
·论中国政局的最新演变及反对派的策略(二)
·对江泽民、胡锦涛的总评
·效法叶利钦是江泽民的最佳出路
·十七届五中全会分析及前瞻
·强烈谴责徐水良、卞和详侮辱陈泱潮先生信仰的恶行
·强烈谴责徐水良、卞和详侮辱陈泱潮先生信仰的恶行
·满清比中共容易立宪吗?再论满清性质
·断不能以血统论“正统”
·简论儒家短长
· 只有社民主义才能救中国
·只有社民主义才能救中国
·呼吁国人网上投票评议、罢免中共领导人
·愿你成为中国的昂山素姬——致庞晶的公开信
·对诺奖颁奖前后时局的观察和思考
·腐败和政权的关系——兼论民运的着力点
·从崇祯帝的失败看儒家理学的荒谬性
· 致奥巴马总统的公开信:如何与中国共产党打交道
· 致奥巴马总统的公开信:如何与中国共产党打交道
·中国只能采取共和制政体
·清亡百年感怀
·孙中山的国父地位不可替代
·最适合中国国情的政体:长任期总统制+大选总理制
·冷眼看日本:日本民族为何如此优秀?
·中共窃据中国大陆的三大外因
·埃及革命与中国“六四”运动的最重要区别
·试析苏东革命、埃及革命和八九民运
·就中国民主化前景问题与郭国汀先生商榷
· “计生”政策真是保护环境的需要吗?
·从曼谷到纽约(一)
·呼吁江泽民顺天应时成就旷世伟业
·拉登伏法有感
·我感谢的人(一)
· 我感谢的人(一)
·希特勒是神经病患者的三大证据
·我感谢的人(二)
·胡正日同志,有种你封了腾讯、封了电信
·胡锦涛实施捆绑超限战,中国变天势所难免
·内蒙古戒严是胡锦涛拉萨经验治国的延伸
·我感谢的人(三)——袁红兵先生
·我感谢的人(三)——袁红兵先生
·我感谢的人(四)
·我感谢的人——刘国凯先生
·我感谢的人——刘国凯先生(修正稿)
·顽固派抬出“反腐”铡刀,温家宝已无退路
·评《最後的晚餐—寫在大崩盤前夜》
·时局观察:胡锦涛重用胡春华的信号
·时局观察:薄熙来在扮演刚毅角色
·犹太人是不是上帝的选民?
·胡锦涛“和谐社会”的本质是什么?
·犹太人是不是上帝的选民?
·胡锦涛紧锣密鼓谋继“太上皇”位
·我感谢的人——吴弘达先生
·江泽民“死去活来”反映出什么?
·胡锦涛实施捆绑超限战,中国变天势所难免
·现在礼求胡锦涛极不妥当
·胡锦涛别动队散播新“出身论”为哪般?
· 我感谢的人——梁山桥老先生和阿兰女士
·我感谢的人——梁山桥老先生和阿兰女士
·爱的罗曼史——(一)
·警惕:胡锦涛别动分子要搞垮中国社民党
·胡锦涛正在滴水不漏地筹备着对自己的清算
·金载沣、赵尔丰去,胡锦涛、张德江来
·金复新思想的可取之处
·专制独裁人治(帝制)崇拜癖
·“八一九”事件二十周年的感与问
·中国的“崛起”和西方的衰落探源
·时局观察:赖昌星难圆胡锦涛的太上梦
·纽约州考驾照有感而评
·林彪死于毛泽东的定时炸弹谋杀
·试析中国人的仇日与仇美
·人权死角阴暗中的屈辱与惊惶
·检验温家宝的历史时刻即将来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王立军是张学良式的草包小人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王立军是张学良式的草包小人
      (博讯首发)
   
     笔者在今年二月份王立军投奔成都美领馆时,就判断:王立军犯下愚蠢大错,死定了(详见《王立军死定,薄熙来断尾,胡锦涛难堪》,最近事情的发展越来越接近我的判断,现在王立军的命运越来越明显了:王立军死定了——他即使不被判死,也会象王洪文或赖昌星之兄赖水强那样“病死”狱中。
     王立军案将由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审理的低层次级别,预示着他凶多吉少。当年由陈云定下规矩,自“粉碎四人帮”起,中共红朝(死)刑不上中南海,故中南海二代薄熙来绝对死不了,但没有家奴不死的规矩。昔年林彪的“四大金刚”李作鹏、邱会作、黄永胜、吴法宪,都是有建鼎之功的功勋战将,还差一点被毛泽东枪毙,王立军比起他们算得了什么?


     从授予政敌的把柄来说,王立军浑身都是死罪——叛逃、谋杀、大量致人死命的刑讯逼供、巨额贪腐...哪一条都可以取他项上人头。
     从政敌的动机来说,无论是薄熙来、胡锦涛、习近平,都有杀他的需要,王立军不仅监听薄熙来,也掌握大量九常委的秘密,这个家奴知道得太多了,因此非死不可。胡锦涛欲将王立军秘密处死,以掩盖幕后左王和卑鄙权斗的罪恶嘴脸;薄熙来若得翻身,必杀王立军以儆猴;习近平一旦坐稳,也需要杀王立军灭口。综合来说,薄、胡、习都要杀王立军,不杀王立军,不足以吓阻现今共产党官僚动不动逃奔美国、西方的趋向。
     最近又爆出某家奴级高官(据说是统战部长杜青林的心腹)乘国航逃奔美国,中途被截回事件,这一事件,只会强化了中南海寡头锄掉家奴王立军的决心。
      王立军事件爆发后,张鹤慈、姜维平、刘因全、周亚辉、博讯罗干等一大批反毛拥邓维胡派异议人士欢呼雀跃,为中共胡中央的化险为夷敲锣打鼓,一个个道貌岸然地说什么:王立军的义举,使得中国逃过了回到毛时代极左政变浩劫。一个杀人害人无数、比黑社会还厉害的红色刽子手家奴王立军,经过他们摇唇鼓舌,居然成了救人民于水火、挽狂澜于既倒的大英雄。
     张鹤慈、姜维平辈还眉飞色舞地画饼说:随着薄王事件的发生,中国政改春天即将来临!张鹤慈对中共国现实情况麻木不仁,躲在澳洲倚老卖老地说:现在的氛围与“粉碎四人帮”后何其相似呀;姜维平则睁眼无视薄王事件后中国更加专制、更加黑暗的现实,七歪八邪地说:胡总连任军委主席有利于政改!
     今天,他们吹出的肥皂泡,早已被尖锐的现世戳得粉碎。今天,越来越多的人从张鹤慈、姜维平、牛泪等人的忽悠当中清醒过来,人们终于看出:伪右们吹出来的“大英雄”王立军,原来是与张学良一样混蛋的大狗熊、大混蛋、大草包。
     张学良集不忠、不孝、不仁、不义、无智、无勇于一身,这种脓包,从中华五千年历史垃圾堆里都翻不出第二个人,此公确偏要作慷慨豪迈义气深重态。
     从相上看,张学良短颅低额小头,其面相与天庭饱满的张作霖有如天壤之别,张学良庸才面目,一望可知。主子无能不要紧,有张作霖大帅的余荫、光环护佑,只要宽待信任下属,注重义气的东北将领谁不誓死报效张作霖大帅知遇之恩?刘备死后,诸葛亮、姜维不都一直忠于刘阿斗吗?张学良却生怕自己蠢材无以服众,竟无端枉杀张作霖麾下杨宇霆、常荫槐两大功勋勇将,企图杀人立威,而且杀了人后还给人家扣上“勾结日寇”的汉奸帽子,使得人家的家属多年挣扎于羞辱之中,由此可见,张学良人品实在鄙劣到了极点!
     其实蠢材张学良立威的目的根本没达到,奉军功勋勇将无端被杀,导致奉军高层离心离德,因此在“918”事变后,出现多名高级将领投降日军的情况。张学良大混蛋此是一例。
     “918”事变时,驻满洲的日本关东军仅六千多人,而张学良东北军有六十万人,光沈阳驻军就有三十万之众,以当时东北军陆军的装备,与日军差距其实并不大,东北老百姓普遍痛恨倭人,张学良如果身先士卒、拿出平时伪慷慨激昂的气度真的放手一搏,即使不能把关东军赶下海,也能把日本人牢牢拖在辽东半岛。在那个关键时刻,张学良也必须把殊死抵抗关东军,因为自己的地盘丢不得,作为军阀,丢了地盘就大势去矣,今后只有做寓公的命;再说,从兵家策略上讲,“能战方能言和”,张学良想求日本人罢兵和谈,怎么也先得顶住关东军的攻势才行。如果当年不是因为南下的女真铁骑,先后被宋军岳飞、韩世忠、吴阶部打得晕头转向,金国愿与宋朝言和吗?
     张学良却于存亡之际打起保存实力的小算盘,企图以“不抵抗”让太君息怒,既全然误判了关东军挑起事端,吞并满洲的企图,也瞎眼于日本人服硬不服软、得寸进尺的民族性格。结果沈阳一放弃,日军气焰更甚攻势更猛,奉军却收势不住,方寸大乱,奉军中的政敌和满奸乘机倒戈相向,张少帅兵败如山倒;但奉军毕竟兵多,危难之时,如果调遣组织得当,阻滞日军的进攻仍有可能,但张学良却被日本人吓破了胆,只顾逃命、无心恋战,很快又把锦州和黑、吉两省给丢了,张学良吓得赶紧率五十万东北军披星戴月地逃进关内,辎重给养及满洲八千里锦绣河山尽入日本人之手。
     看看,这就是中共多年来所宣传的、“血气方刚”的张少帅真面目!地地道道一个大蠢材、大草包。东北大帅张作霖白手起家苦心经营十九年的白山黑水,在张学良手里仅三年就弄丢了!此实在世上无能第一,不肖不孝无双。
     张学良以不抵抗的方式丢失东北,深怕追究罪责,就重使枉杀杨宇霆、常荫槐而后栽赃的故技,唆使纵容他人造谣说:蒋介石下令“绝对不抵抗”,仿佛自己受了莫大的委屈。毛泽东、周恩来闻听大喜过望,立即开动党宣机器,诱骗全国愚民铺天盖地声讨蒋介石“不抵抗”之汉奸罪行,张学良却从不出来辟谣,其诿罪于蒋介石之心是很明显的;直到中共坐稳了江山、蒋介石死去多年,张学良才伪豪爽地对外界承认:不抵抗命令是他自己下的。
     张学良之大混蛋此又是一例。
     张学良虽然坐失东北,拜把大哥蒋介石不仅没有追究他失土之责,还让他坐镇陕西,委以剿共的重任。老蒋可谓仁尽义至,岂料这张少帅竟因丢了地盘,心生怨毒气不顺,居然打起了勾结国际共产势力以自肥的主意。和李大钊一样,张学良那满洲化的扁颅小头,不知断了那根弦,居然对地球上最低劣垃圾——列疯子、斯大林一伙羡慕得了不得,背着老蒋偷偷摸摸加入了国际共产。
     张学良坐镇西北之时,恰逢中共残余武装逃窜至陕北,毛泽东一伙蓬头垢面、穷途末路,连弹药都快完了,张学良只需用一点力,毛泽东、周恩来一伙只有流亡北蒙古的命。张骚帅却奉国际共产之命,把延安及整个陕北送给毛共,还送给毛共大批粮饷弹药,救了中共的急。张骚帅还一不做二不休,把脑筋突然短路、极端莽撞地飞到西安督战的拜把大哥蒋介石扣了起来,准备枪毙...一度让整个日本关东军都笑翻了,最终让毛共绝处逢生。
     中国反共反苏的先知先觉张作霖,若于九泉下得知儿子是这么个混账东西、是这么个无信无情无义的烂货加蠢材,一定会气得在坟墓里坐起来。 
   
     王立军与张学良何其相似,都是假慷慨伪豪爽,实则愚蠢混账不忠不孝无仁无义到了极点劣等垃圾货色。薄熙来确实不是东西,但中共里要混出个名堂,能做好人吗?试问今日之中南海内,谁是东西?薄熙来虽然是坏人,却非胡锦涛等只知“维稳”虐民的庸劣恶棍,也非贾庆林等只知闷声贪腐的庸碌贪官。薄熙来的野心和才干,能够搅乱中共中央,撕开专制的缝隙,带来新的气象;薄熙来管治能力,客观上的确给老百姓带来了治安和民生的实惠(虽然是人治的结果,但总比胡锦涛的“维稳”暴政强吧)。
     但王立军那李大钊式的满洲化扁颅不知短了那根弦,竟然认为胡锦涛中央放纵强拆截访“被自杀”的拉萨经验高压暴政是不能触犯的“正统”,而试图搅乱推翻胡河蟹当权派的薄熙来倒是大逆不道。关键时刻竟向政治太监胡锦涛下跪乞降,并以逃奔美领馆的曲线方式,企图“立功赎罪”,不料反被美国人卖了。我在《王立军死定,薄熙来断尾,胡锦涛难堪》中就道出:王立军逃奔美领馆是最愚蠢的下着,他也不想想:比起美国在华的利益,你王立军算个逑!王立军曲线乞降于胡锦涛,他也不想想:阴毒成性的胡锦涛,连自己父亲乳母都不认,会饶得了你这个背主之贼吗?
     王立军逃奔美领馆救了胡河蟹;张学良“兵谏”蒋介石救了毛泽东。王立军之愚蠢,堪比张学良也。
     从辽宁到重庆,王立军谋杀、黑打、刑讯逼供、贪赃枉法、监控骚扰...无不奋勇当先,效尽犬马之劳,但到了该为主人做点夺权上台、扬名立万的正事时,立马吓得两股颤颤,慌不迭地出卖主人、向政治太监下跪乞降。作为专制政治政客,王立军谋杀、黑打、刑讯逼供、贪赃枉法、监控骚扰、男盗女娼、乱搞警花...样样奋勇当先,轮到发动政变这样真正丈夫事业时,却吓成缩头乌龟,如惊弓之鸟般地出卖主人,向比主人更为猥琐的垃圾对手投降乞怜,此乃十足的“干大事而惜身,见小利而忘命”的庸劣小人行为。
     王立军之草包,堪比张学良。
     尤其恶心的是:王立军居然把自己“干大事而惜身,见小利而忘命”的草包秉性说成是成吉思汗后裔的“血性”!倘若一代天骄成吉思汗九泉下有知,听到伪蒙王立军如此亵渎蒙古民族和黄金家族的屁话,只怕气得在坟墓里打滚,再次吐血而亡。
     俗话说:“盗亦有道”,吃黑社会的饭,也得守规矩。共产党就是超级黑社会,王立军既然签字画押表忠做了薄熙来的家奴,就应该讲职业道德,背主卖主之奴,无论在哪里都是最为可鄙的,而不嫌家贫之忠狗,无论下场如何,多少令对手尊敬。当年在斯大林格勒的德国第六集团军将士,明知道败局已定,仍然恪尽职守战斗到最后,德国人宁愿穿着一身制服倒下,也不愿向对手摇尾乞降;在荷兰阿纳姆,德国残军在完全失去制空权的劣势情况下,居然大破英国“红魔”军团,令英国陆军的傲气扫地以尽...即使在绝境当中,德军也没有放烂打“超限战”。德国军人的职业素养,令盟军名将朱可夫和巴顿都赞叹不已,认为他们是军人中的楷模。为什么呢?因为德国人认为自己既然向元首宣了誓(做了奴)、而且国家的命运已无可挽回,就应当有始有终,轻易投降,只会让对手更加轻蔑。
     可见,王立军连黑社会的操守都没有:他为臣而卖主,为子而不孝,为夫而不忠,为父而无操,为友而无义,为士而无勇...才具人品上几乎一无是处,整一个张学良式的蠢材烂货;薄熙来以这种东西为股肱之臣,也是瞎了眼。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