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中共国政治、经济、社会全面崩溃已成定局]
曾节明文集
·就荆楚被抓一事正告中共桂林市“国保”警察
·自由俄国之殇
·自由俄国之殇
·时局分析:警惕中共制造分裂台湾的刺杀事件
·依照中共宪法维权之路是一条死路
·中国即将面临的命运及对策
·“延边人民防空动员”消息的障眼法
·地方独立是瓦解中共政权的最后途径
·俄国民主倒退溯源
·汪洋新政能走多远?
·北京奥运的“泡汤”前景
·演艺人杯葛奥运为何效应大?
·达尔富尔问题为何远比中国人权问题更受国际关注?
·没有新闻出版自由,“解放表达”就是忽悠!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由江泽民的衰病看中国政局的走向
·解放军渐成主宰中国政局的独立力量
·藏独运动的再次高涨是中共国全面危机的催化剂
·解读正义党关于西藏局势的所谓“爆料”
·解读正义党关于西藏局势的所谓“爆料”
·国家主席要借国难“崛起”
·马英九的胜选将中共逼入政治绝境
·李鹏及其腐败家族的前景和出路
·布什为何对中共软弱卑琐?
·中共主动寻求与达赖喇嘛和谈的真实用意及前瞻
·贺卫方和《炎黄春秋》现象是不是中共国政治进步的标识?
·改良派的失策是戊戌变法失败的主要原因
·大地震惊现中共高层的两条路线
·大地震震散了中共的如意算盘
·曾节明:八九民运是中国迄今唯一一次大规模的民主运动
·评胡锦涛慰问四川拒下火车事件
·为什么东欧抓住了一九八九,中国却不能?
·自取灭亡的辱官愚民秀
·“愤青”的概念及愤青问题的严重性
·当代愤青与中国以往仇外民族主义群体的区别
·保钓”运动是不同于愤青运动的爱国运动
·中国大乱仇杀的先兆——简评瓮安事件
·曾节明:后毛时代中共的愚民新手法及其恶毒影响
·我对自由文化运动奖项获奖人选的推荐及点评
·转移术:把中国社会推向“全民经济人”的另一极端
·后毛时代中共愚民新手法及其恶毒影响(三)
·GDP愚民洗脑术
· 营造虚幻的“自由社会”
·营造虚幻的“自由社会”
·中共“计生”政策对年轻一代的另类摧残
·奥运安保暴露中共军管保权的图谋
·为什么专制政权注定祸国殃民?
·没有政治自由作保障的社会自由朝不保夕
·高规格追悼华国锋象征着什么?
·对杨佳案我们能要求什么?
·科学决不能用来指导社会
·毒奶粉是有专制特色的中国畸形市场经济的必然产物
·痴迷于无可救药的当权者误己误人误国
·对抗市场就是对抗上帝
·陈云,红色法西斯政权最阴险狡诈的卫道师
·我们反共,究竟应该反对共产党什么?
·理直气壮高举革命旗帜的时代已经来临
·马英九先生,请不要忘记“国共合作”的惨痛教训
·马英九先生,请不要忘记“国共合作”的惨痛教训
·马英九的大中华民族主义两岸政策刚好落进中共的圈套
·马英九的两岸政策远比“台独”路线更不利于台湾安全
·罔顾程序的歪风邪气是民运之大害
·杨佳复仇为什么是正义的?在什么情况下可取?
·杨佳遇害的沉痛启示
·小布什是民主党大胜的头号功臣
·马英九的真面目
·反专制启蒙的最佳对象
·刘晓波的可贵精神和自我超越
·论中国反对派激进派与温和派的关系
·泰国动乱的启示
·中国文字狱的谱系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曾节明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由放鞭炮的习俗说起,兼谈党文化的界定
·满清和中共统治者选拔官吏为何都重能轻守?
·没有"粉碎四人帮",中国后来会怎样?
·新加坡:假冒宪政的专制王朝
·胡时代的胡闹、胡混与“忽悠”
·崩溃从足球开始
·新加坡的反腐模式中共国为何学不来?
·胡锦涛的“防微杜渐”治国及其前途
·“防微杜渐”是逼民造反的找死折腾
·近平“三不”讲话的性质和影响
· 对镜演戏的胡、温“反腐”新折腾
·“法祖”与亡党
·中、俄再次同处历史拐点
·中共政权的极权性质因为“改革开放”改变了吗?
·神圣寓于平凡,人类的救主在教堂之外
·胡锦涛悄然回归“以阶级斗争为纲”治国
·曾节明:八九民运在中国失败的另类原因
·重操“抓纲治国”政治,胡锦涛逼迫党校反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国政治、经济、社会全面崩溃已成定局

中共国政治、经济、社会全面崩溃已成定局
    (郭国汀律师天易网首发)
   
   
     笔者不是经济学者,仅凭直觉和常识来探讨这个问题,经验一再表明:“外行”的直觉判断,往往比经济学家的判断来的更为准确;罗斯福、希特勒、蒋经国都不是经济学家。

     中共国1979年以来的经济大发展,究竟靠什么?御用经济学者拍得马屁翻飞,把邓共吹上云端,西方专家对中国问题的认识,多跟马歇尔差不多,还真以为邓小平有多英明伟大,那个前德国总理施密特就是典型。
   
     其实中共国“改革开放”后的真正经济发展只有二十八年,“十七”大后胡锦涛执政的五年,实际上是经济大衰退、滑向大崩溃的时期。
     中共国后毛时代经济大发展的第一动力,是毛泽东时代形成的“人口红利”,这主要是“六零后”一代人。当时在全球名列前茅丰沛的年轻人口,和劳力的极端廉价,为劳动密集型产业大发展提供了得天独厚的基础。中共国的国有工业体系技术落后且效益低下,中共国要想经济起飞,唯有重走日、韩、台湾发展劳力密集型民企之路。
     刚好在中国在这方面的优势,比日本、韩国、台湾还要优越。中国人虽然政治上极端愚昧,但比较吃苦耐劳,整体上也比非洲人和东南亚人聪明和勤奋,因此,中国年轻人口是做劳力密集型产业劳工的好料子。当时世界第一的年轻劳力,赋予了中共国世界第一的廉价劳力优势。
   
     中共国年轻劳力的优势,主要体现于农民工群体。“改革开放”后二十多年来,世界第一大青壮年劳动力群体,以“六零后”为主体的中共国农民工群体,充当了中共国工业化和城市化的主要劳力。试看看:深圳、北京、上海等众多城市的“经济奇迹”、“城市改造奇迹”,哪一样不是靠了农民工的劳力?
     这就是“改革开放”后中共国经济快速发展的真相。邓小平一伙哪有什么“救世主”之能?哪来的什么英明伟大?不过是被形势逼得走投无路,只得在经济上半吊子松绑,以挽救摇摇欲坠的共产党政权,顺便以发展经济为掩护,带领百官狠狠地捞一把而已。邓矮子“复出”后,已经七老八十了,不下“快速面”不行,所以邓小平时代概括起来就四个字:急功近利。邓小平只在经济上半吊子松绑,中国民众就迸发出这样大的经济创造能力,可见中国民族在经济上并不低劣。
     我实在告诉那些谬赞邓小平的蠢人:如果蒋介石国府在大陆没有垮台,中国经济早就是世界第二了。
   
     从这个真相来看,毛泽东一伙长期压制“计划生育”主张、批判“中国的马尔萨斯”、放纵中国民众生育,倒属歪打正着,因为这客观上为中国经济的后来腾飞提供了最重要的(人)的基础;当然,毛泽东以人身迫害的方式,镇压马寅初等“计划生育”的主张者是错误的。
     倘使毛泽东当初听信了马寅初的谬论,厉行“一胎化”政策,那绝对是灾上加灾,则邓小平“复出”后,不仅面临经济烂摊子,还会面临劳动力严重短缺和巨大的老龄化危机,这才是恶性衰落。张鹤慈等反毛亲邓拥共伪右,以及深受邓共谬论误导的民运异议人士,对此不以为然地说什么:劳动力缺乏的问题可以接受移民解决,德国和美国、加拿大、澳洲不都这样,人家还不是照样发达?问题是:你中共国有什么优势吸引有价值(有相当于国内农民工程度的劳力价值)的移民?
   
     邓小平在半吊子松绑经济的同时,却祭出“邓计生”(强制一胎化)的大政方针,等于人为地放掉了中国今后发展的动力燃料,并埋下今后中国空前老龄化、社会大危机、全面崩溃的祸根。邓小平错误地以为:人口太多是毛时代搞不去的主要原因之一,并以“就业难”、“乘车难”、国企包袱重、住房压力大等等为据。殊不知毛时代搞不去的根本原因,是专制计划经济窒息社会的活力,“一大二公”的经济体制,堵死了富余人员创业的路子,并使得企业效益低下,这使得经济发展停滞,无能满足人民需求——这才是造成“就业难”、“乘车难”、国企包袱重、住房压力大等等的根本原因!
     邓小平、胡锦涛之流根本不懂、也不想搞懂:计划生育是计划经济的需要,一个市场经济社会,人口可以由市场自发调节——比如,随着工业化城市化的进行,韩国、日本、台湾生育率自然下降了;由于城市化和工业化的影响,现在即使没有“计生”,中国民众的生育意愿也已经很低。
     除了认识错误以外,邓小平、陈云一伙还怀着阴暗的心理,故意把中共国毛时代的一塌糊涂归咎于“中国人生育太多”,以竭力将民众的注意力诱离共产党极权专制的要点。
     访问新加坡回来后,邓小平便迫不及待地强制推行比李光耀“计生”远为极端和残暴的“邓计生”。邓小平之后,江泽民、胡锦涛都继续“邓计生”,“邓计生”在江泽民后期一度松动,但胡锦涛上台后反而强化,胡锦涛一伙甚至以比邓小平更强硬的方式坚持“邓计生”,造成了无数人间悲剧。
   
     “邓计生”使得中共国产业尚未升级,人口红利就已丧失,这才是“邓计生”的真正“功劳”!依靠“人口红利”起飞,要想跻身发达国家之列,就必须完成产业升级,即由劳力密集型经济升级为技术密集型经济,日本和韩国都完成了这种升级。那怕产业未能升级,依靠充足的年轻人口,经济活力也可以继续维持。日本、韩国的生育率下降是工业化、城市化带来的自然下降,日、韩技术优势和移民吸引力完全可以弥补劳力短缺的劣势;而中共国在仍需要大量年轻劳力以持续发展的时候,人为地割断了劳力供应的脐带。所以中共国经济乃至整个社会突然倒下,是必然的事。
   
     邓共的御用学者专家胡吹:中国经济奇迹,计划生育功不可没!这种滥调实在荒谬已极。二十多年的快速发展,明明是毛时代的人口红利造就的,与“邓计生”何干?这就好比不打日军专打国军的毛泽东一伙,抗日胜利后嚎叫:蒋介石摘取人民抗战的果实,中共才是抗日的主力军!一样的荒谬无耻。
   
   
     除了“邓计生”的致命大错外,中共中央在经济路线的连续错误,也延误了中国经济的技术转型,并把中国推向崩溃的深渊:
   
     江泽民、朱镕基推进市场化的大方向是正确的,但朱镕基却大力加强财税集权,终止了“改革开放“后直至1998年前,地方、中央“分灶吃饭”的格局,这无疑是一种倒退:这种集权虽然短时期大幅增进了中央的财政,但却抑制了地方经济的自主性,而且,它还把收入大减的地方政府推上与民争利的贪腐暴政之路(如强迫拆迁、征地),从而大大增高了中国经济发展的成本。如果1996年以前的财政“分灶吃饭”能够继续的话,中国经济和社会将更具活力,其发展将更加健康,也不会产生空前大规模的制度性野蛮拆迁和征地。集权、过份政府主导和高涨的发展成本,使得中国经济发展急功近利,走到了毛时代效益低下的另一极端,这就对技术升级形成阻碍。
   
     朱镕基还大搞既不明智、也不讲道德的“抓大放小”:一方面在高技术领域死保效益低下的国企,拒绝民营,这使得更具活力和竞争力的民企无法进入技术领域,对产业结构转型造成巨大障碍;另一方面胡乱抛弃中小企业,不要游戏规则,把拿了几十年超低工资巨量国企职工,当“包袱”甩掉,这就极大地激化了社会矛盾,增加了发展的社会成本;而且,被下岗的中年人好些是熟练的技能人员,这就造成极大的浪费;朱镕基及其继任者温家宝高唱“发展外向型经济”,主导中国走上了一条殖民经济的道路——就是放弃民族品牌,充当西方发达国家的加工工厂和污染排放地。日、韩虽然也曾经做美国的加工工厂,但那是积累资本、技术以打造自己的民族品牌的权宜之计,朱、温的经济路线,客观上却是要搞垮自己的民族工业(尤其是民企),坐稳发达国家的经济殖民地,这是根本不同于日、韩腾飞的卖国路线。
     这些,都在顽固地阻碍着中国经济的技术升级。
   
   
     胡锦涛、温家宝上台后,非但不纠正江泽民、朱镕基的经济错误,反而施行比江泽民、朱镕基更加极端、更加荒谬的“新政”:
   
     胡锦涛上台伊始,就高度赏识学棍帮闲温铁军所谓“加强集权以防政权崩溃”的鬼话献言。胡锦涛政治上学朝鲜,厉行超法西斯特务“维稳”暴政统治,侵犯人权比江泽民、邓小平都十倍过之而无不及,经济上胡锦涛大搞“国进民退”,胡锦涛、温家宝都拼命加强经济上的集权,美其名曰:“宏观调控”。
   
     胡、温上任伊始,就把土地出让权收归政府部门垄断,施行土地出让竞标制,纵容各级政府大炒地皮,导致朱镕基时期长期平实的房价,于2004年后暴涨;胡、温旋即以“平抑房价”为名,一再追加房地产税费,导致房地产业的成本里,政府税费居然占了百分之七十!这才是中共国房价虚高不下的真正原因。可惜愚民们在官媒的误导下,许多人现在还以为房产商和温州炒房团是祸首。这些人也不想想:为什么以前房价好好的,胡、温来了以后,越是“调控”,房价越是疯涨?
   
     正是胡、温,一手把中共国推上了“土地财政”的轨道!从此以后,由政府主导的土地经济绑架了中国经济,中国经济也就更无能力实现产业转型(技术升级)了。胡、温一面高喊“产业升级”,一面却竭力反其道而行之:2008年中共国经济大滑坡,胡、温为保房产泡沫不破,以把烂摊子推给下任,不惜投入两万亿给房地产业输血,而对真正关系到经济转型的制造业一毛不拔。
   
     非但如此,胡锦涛从毛共辅导员的思维出发,反倒认为民营企业是“落后生产力”,国企才是先进生产力;胡锦涛甚至认为:民企繁荣,会危机“国家经济安全”,因而授意在广东、江浙大搞“腾笼换鸟”(国进民退),以政府行为,把珠三角、长三角的制造业搞得哀鸿遍野。这种违背经济规律的“拔苗助长”,只能使产业升级更无可能。
   
     明事理的人都知道:新鸟到手之后,才能把旧鸟腾除去,胡锦涛却认为:腾走旧鸟,才会有新鸟来,结果这一腾,什么鸟都没有了。
   
     眼见自己十年来一无是处,胡锦涛就孤注一掷地把拉动内需的另外两万个亿投入高铁建设,妄图以“高铁大跃进”,以中国制造产业升级的假象,顺便让胡太子海峰的安检设备公司——威视集团再次捞足肥水。结果胡锦涛的“高铁大跃进”,却换得个2011年“七二三”动车惨案——号称技术超日赶欧的“和谐”号车毁人亡,举世哗然,胡锦涛预备再投入五万个亿的“高铁大跃进”不得不灰溜溜收场。
   
     江泽民、朱镕基虽有错误,但好歹引进和普及了电话、互联网、手机,推进了市场化,加入了世贸组织,朱镕基虽然从不唱政改,但实在地作出了村级选举、政务公开、政府减员增效等一系列政治开明化的努力,温家宝大唱特唱“政改”,但试看十年来温影帝做过一件实事吗?有人说他废除了收容所,但收容所真废除了吗?现在非法关押、遣送访民的黑监狱,是什么“所”?有人说温家宝废除了农业税,但农业税废除后,有多出十几种税费...其真正是:温家宝作秀无数,但涉及到强拆、计生、劳教等实在的事物,他连一根指头也不愿碰,真的是:干大事而惜身,作小秀而忘命。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