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研韬观察
[主页]->[百家争鸣]->[研韬观察]->[叩问新疆:恐怖何来]
研韬观察
·构建高端学术研究平台,建设西藏对外传播研究中心
·揭秘自由亚洲电台“晋美事件”
·佛教外交的幕后较量
·初识甘南——第四次藏区考察行程
·毕研韬出席西藏对外传播论坛
·毕研韬到西藏民族学院参观交流
·“第二代民族政策”:“国家种族主义”的告白
·RFA“晋美事件”重要文献目录
·流亡藏人的多重困境
·RFA晋美事件重要文献
·自由亚洲电台(藏语部)新主任
·新疆采风行程表
·叩问新疆:恐怖何来
·西方人怎样解读西藏
·谁解雪域风情?
·《圣经》的本质与价值/毕研韬
·上帝也不能塞人耳目/毕研韬
·关于“西藏问题”的国际博弈
·八成港人反对台独藏独/毕研韬
·卫藏、康巴和安多/毕研韬
·神秘的海南黎族文化
·佛教是正教还是邪教?
·毕研韬:我为什么关注西藏
·毕研韬:新疆人抗议境外记者蓄意挑拨
·谁会相信高雄市政府?
·新疆7.5骚乱的三大教训/毕研韬
网络传播
·社交性网站——没有硝烟的战场
文化教育
·给2013级同学的九条建议
·文化的翅膀在哪里?
·如何推动全球华文大融合?/毕研韬
·抢救皮影艺术的民间艺人
·全球视野下的中国教育改革
·记季羡林先生的两次题词
·被学生误解是常态/毕研韬
政治传播
·领导人卡通片是政治传播的可贵突破
·中国亟需政治传播学
·中国的政治传播新纪元
·权力与传媒关系散论
·传媒,权力博弈的舞台
·媒体,客观公正性何在?
·致《胡耀邦史料信息网》的朋友们
·新加坡大众传播业的现状和挑战
·致《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新闻,绊脚石还是垫脚石?
·毕研韬:谁来推进公民的话语权?
·权力运行:阳光下的“阴谋”
·中国媒体是“第N权”?
·试析NGO会议传播
·中国需要传播学吗?
·中国的“王道”与“软实力”
·重新审视美式“宣传”
·谁是真正的“纸老虎”?
·政治传播学在中国的发展
·中国的政治传播学研究
·略论《中华新闻报》的倒闭/毕研韬
·从李肇星写诗看中国政客形象
·美国专家称赞中国信息公开
·传播学视角下的民意与管治
·《多维新闻网》易主的警示/毕研韬
·周恩来陈毅批左派报纸/毕研韬
·毕研韬:民调是新闻的宿敌?
·毕研韬:中国特色的政治传播
国际传播
·自由亚洲电台背景分析
·毕研韬:美国外宣媒体的变革与启示
·新媒体时代的舆论战
·亚太世纪中国媒体的使命
·传播学先驱们的军情背景
·中美关系的真正威胁?/毕研韬
·“微博外交”值得中国探讨
·美国“外宣”理念值得解剖
·中国“外宣”亟需脱胎换骨/毕研韬
·对外宣传与国家软实力
·中国能否收购《新闻周刊》?
·毕研韬:媒体阻碍世界和平?
·国际博弈讲究“期望管理”
·中国媒体进军海外的陷阱
·[书评]美国,以宣传统治世界?
·书评:洞察全球传播的本质
·《用信息颠覆世界》序
·传播的动机是颠覆
·书评:舆论外交时代的危机
·谁会关注中国形象?
·迷雾下的中国国际形象
·剧变中的美国公共外交/毕研韬
·美国公共外交女掌门
·提升中国形象的三大法门
·谁来挽救中国形象?
·毕研韬:影响中国形象的三大要素
·胡锦涛“困惑”了谁?/毕研韬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叩问新疆:恐怖何来

叩问新疆:恐怖何来
   
   毕研韬
   
   2012年8月16-31日,笔者先后到访新疆中南部7个地区(依次为乌鲁木齐市、和田地区、喀什地区、阿克苏地区、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吐鲁番地区、昌吉回族自治州)。此行在新疆境内停留14天,大部分时间都穿梭于南疆各地,亲身领略了南疆风情,收获颇丰。现将新疆之行实录如下,仅供参考。

   
   8月16日
   
   晚上抵三亚,夜宿三亚。海口没有直飞乌鲁木齐的航班,只能取道三亚,费时、费钱,又费心。
   
   8月17日
   
   从三亚起飞,经停重庆,傍晚抵达乌鲁木齐。
   
   晚上在住处附近吃烤肉、刀削面。每串烤肉两元,价格适中。服务生是巴郎子,灵活得很。
   
   晚上欣赏乌市夜景,并到卫星广场散步。广场上跳舞者很多,近百人在跳民族舞,但也有人在跳交谊舞、拉丁舞。载歌载舞,一派祥和景象。
   
   8月18日
   
   上午,在友人陪同下参观乌鲁木齐市区。
   
   先到西大桥。新浪微博上曾贴出图片,说西大桥附近有雕塑,含蓄鼓吹汉族对维族的统治。但是,我们在西大桥附近没有找到这座雕塑。先后向在大桥附近散步的路人、在附近促销的旅行社导游打听,都说附近没有这种雕塑。不知网传的这尊雕塑究竟在哪里。
   
   随后去了国际大巴扎。这里的建筑具有鲜明的阿拉伯风格,新鲜而刺激。留影N多。
   
   本想在大巴扎购买极具阳刚之气的男士手镯,遍寻未果。这里的英吉沙小刀价格都在一百乃至数百元之间,听到的最高报价是850元。、
   
   买了两条马鞭。一番讨价还价,双方达成共识,但在我付款后,维族老板反悔了,拒不找我零钱。我坚持成交价,否则全部退款。老板无奈,不耐烦地找给我零钱。这是我第一次和维族商人打交道。
   
   这里有人在卖银镯,自称文物,要价数百元,但我见到的都是高仿品,价值不过几十元。
   
   在大巴扎闲逛一圈后,慕名去了二道桥市场。二道桥附近几乎都是维族人。在此处拍摄了几十张照片。在二道桥购买丝巾N条,因摊主多为维族妇女,都能信守承诺,按商定的价格成交。在这里,议价能力很重要。
   
   在附近吃西瓜、哈密瓜、白兰瓜,每块一元,甜爽。
   
   在二道桥附近从维族餐馆买了两个烤包子,其中一个烤糊了,买时没注意,不能吃。
   
   中午,在附近一家著名维餐馆吃手抓饭,配小菜,味道很好,但太油腻,不宜常吃。据说,当地人只在中午吃手抓饭,而且要喝砖茶。
   
   傍晚时打车回住处。去新疆财经大学,在其后门回民饭馆吃大盘鸡,相当实惠。老板虽只有高中文,但爱读书,善思考。
   
   饭后去人民公园散步。公园白天是收费的,晚上免费。
   
   明天是开斋节,维民饭店下午就已歇业。
   
   8月19日
   
   上午休息,中午去回民餐馆吃刀削面,小菜,茶叶蛋,味美,实惠。
   
   下午一点去机场,准备飞和田。
   
   机场安检级别很高。进机场大厅要首先经过爆破物侦查,领取登机牌后再去安检。安检时要解下腰带、脱下鞋子,笔记本电脑和单反相机要取出来单独安检。最特别的是,要抬起脚来检查脚底,可能是担心脚底下会暗藏凶器。
   
   下午五点到达和田。机上邻居是安徽籍商人,常年住和田。他的员工开车来接他,顺便把我带到市区,还介绍了和田的宾馆情况、社会状况。很不错的商人。
   
   机上另一位邻居在和田开女装店,今年生意不好,想转租出去,但租金太低,心有不甘,只好硬撑下去。
   
   安徽籍老板说,现在在和田的不少汉族老板都把老婆孩子送回老家了,万一这里发生暴乱,一个人容易脱身。
   
   住进某宾馆,标间258元。先看了7楼的两个房间,有异味。准备离开时,前台让我上九楼看房。味道好多了,决定住下。
   
   下午去逛街。一路打听客运站,有汉族人以为我要去客运站,主动提出让我搭他的顺风车,致谢。
   
   到了商业街,与店铺主人闲聊。得知大多数汉人不去维族大巴扎。今年生意不好,大致相当于去年的一半。6.29劫机事件后,外地游客更少了。
   
   汉族店主说,在汉人区较安全,但尽量不要去维人居住区。
   
   一位在和田生活了近三十年的汉人店主说,现在和田有300多家电玩城,有些维人在里面赌博,输光了就回家要,家里没钱了,就去偷、抢。他反复说,电玩城已危及和田社会安定。我注意到,和田城内,电玩城确实很多。
   
   据说,近日洛浦县某乡镇又发生流血事件。流言无从证实。
   
   去团结广场,发现广场中间有武警驻扎。在广场附近的一个胡同里,花60元买了四块籽料石。到超市打孔,每石2元,穿线,每石3元。
   
   一名维族警察带着一对汉族武警在巡逻,顺便过来买几块小石头。
   
   广场西边的道路在建设中,路边砂石成堆,行走不便。
   
   到广场北部的治安联防值班室参观。该街道现约有100名联防队员,任务之一是保护汉人社区。他们薪水不高,但有“三险”。其中只有一人略懂汉语。队员们都彬彬有礼,给我的印象不错。
   稍后曾向一汉人警察问路,态度也很友好。
   
   在和田城内,社区、政府机关、宾馆门口都设有岗哨、盾牌、木棍,还有“开包检查”的告示。
   
   8月20日
   
   上午参观步行街,冷冷清清。穿过步行街,一路打听着到了和田国际大巴扎。这里几乎清一色都是维人。偶尔遇到两三个汉人,也是外地来的游客。
   
   在一条街上,集中了几十个皮匠铺,主要修理鞋子、皮包、腰带等皮件,整齐划一。
   
   在维民居住区,第一次看到双人、四人荡秋千。据介绍,荡一次秋千,交费20元,但不知时间限制。
   
   遇到一对维族父子,都彬彬有礼。儿子在读会计专业。父亲建议我去乡下走走,说乡下更美。与父亲告辞前合影留念。
   
   在街头吃两串烤肉,每串一元。这是我在新疆期间吃到的最便宜的烤肉。
   
   有三个巴郎子骑着摩托车在街上疾驶,其中一人笑着做出抢我相机的动作。
   
   有个拿水枪的巴郎子两次向我射击。
   
   因为节日缘故,大巴扎停业,只有附近街道上有不少兜售生活用品的。
   
   街上销售食品(烤肉、水果等)的很多,人头攒动。
   
   维族妇女大都内敛害羞,即使小姑娘也会在我拍照时避开镜头。但也有妇女稍微大方些,甚至会在路遇时,很有礼貌地与我交换目光。
   
   在大巴扎附近的商业街上遇到一位巴基斯坦商贩,我们用英语闲聊一会。
   
   我在这个大巴扎孤身一人盘桓数小时,并未觉察到敌意和危险。不明白当地汉人为啥不敢来。
   下午又买一块籽料,有人说是产自内蒙古。
   
   下午乘小车去叶城县城,每人100元。南疆有的小车经批准后,可从事长途运输。一般这类车上会有明显标志。这类车一般拉四位客人。一位出差的汉人小伙愿意出两人的车资,所以我们的车子只拉了三位客人。
   
   在洛克公安检查站,大小车全部接受检查,乘客全部下车。道路完全被封锁,特警、武警、交警的障碍物拦断了公路。这里可以进行身份识别、指纹鉴定、抽血取样。
   
   到叶城后,我在客运站门口拍了几张照片。一武警过来查看我的相机,说不准拍摄武警执勤。这是第一次被检查相机。
   
   我乘维人的摩的去找宾馆。从客运站到幸福路西口,摩的只收两元钱。摩的司机会说很有限的汉语,感觉很朴实。
   
   我从幸福路步行街西头纵穿过去。步行街两头驻扎着武警,中间有警察驻守。
   
   今年2月28日,这里曾发生砍人事件,13名路人被砍伤,7名暴徒被当场击毙。对此,我听到了一些说法,但此处不便谈及。
   
   据传,6.29劫机的暴徒在实施犯罪前,曾在叶城接受集训。无从核实。关于6.29劫机事件,也有一些媒体不曾报道的传闻。
   
   路人推荐了两家稍好些的宾馆,其中一家的房间异味太大,幸好另一家还可以。
   
   下午与住处附近的几名车主聊天,被告知这里维汉之间隔阂较深。有些汉族司机拒载维族人,也有维族司机拒载汉人。汉人尽量不去维人居住区。
   
   有些维人和汉人会给对方起绰号,譬如有维人称汉人为“黑XX”,而汉人则称维人为“皮帽子”、“毛XX”。
   
   据说,维族人很容易申请到低保救助。维族贫困户的孩子上学期间,每月会得到1000-1500元的补助,而且食宿全免。汉族人则很难申请到低保救助。未核实。
   
   汉人对司法偏袒维人强烈不满。如汉人受到攻击,可否还手?动辄以防卫过当打压汉人,只能使局势更加恶化。
   
   下午去吃烤肉,已售光。这里的烤肉12元一串,虽然肉多些,但这是我在新疆遇到的最贵的烤肉。
   
   去不远处的一汉人餐厅吃饭,很卫生,但只有我一名食客。我问,在这里开餐馆,担心吗?答:没办法,得生活啊。
   
   晚上去超市买些零食,价格不低。
   
   8月21日
   
   上午先乘维人的的士去叶城客运站,再乘维人小车去泽普。车上只有我一位汉人,每人60元。司机很细心。我坐在副驾驶的位子上。路上睡觉时,司机把遮阳板拉了下来。
   
   抵达泽普县城客运站后,立即寻找去金湖杨国家森林公园的车。没有大巴,只能乘的士,单程60元。因公园在城外戈壁滩上,回来没出租车。我向公园管理人员求助,一名汉族小伙子答应帮我找车。
   
   风景区内天然胡杨林面积达1.8万亩,最佳观赏季节为10月中下旬到11月下旬。胡杨有“生而千年不死,死而千年不倒,倒而千年不朽”之美誉。
   
   在公园里与两位来自喀什的小伙同行,其中一人会讲汉语,另一位不会。
   
   在参观中,会讲汉语的维族青年问我,到汉地开维族餐馆的可能性。
   
   我搭他们的小车去喀什。一路经过莎车县、英吉沙县、疏勒县,傍晚时到达喀什市区。
   
   在路上,我接电话时,那位不会讲汉话的司机立即关上了音响。很细心。
   
   到喀什市区后,那位会讲汉语的维人收我一百元。
   
   在街上打听宾馆,路人很热心。一位在当地工作的汉族妇女仔细向我介绍宾馆情况。我按其所示,找到了水文大酒店。新酒店,无异味,180元一晚,是我在新疆期间最满意的酒店。
   
   晚上吃山东水饺,很实惠。
   
   饭后在街上闲逛,与一位自称行署官员的路人聊天。我问:极端维人是如何被洗脑的?答:三种途径:口口相传,收听境外电台,组织化宣传鼓动。
   
   该官员称,我多次下乡,感觉大多数维人很朴实,也很宽容。汉族官员太狂妄,维族官员很能忍。
   从和田到喀什,我一直是沿着塔克拉玛干沙漠和昆仑山的交汇线行走。
   
   有人称喀什为“疆独大本营”,现在已是经济特区,拥有五个国家一级口岸、一个国家二级口岸,与八个国家接壤毗邻,故有“五口通八国”之说。据说,从喀什到八个邻国的首都都比到乌鲁木齐近。
   
   8月22日
   
   白天参加喀什一日游,某旅行社的产品。先后参观喀什老城、香妃墓、艾提尕尔清真寺、国际大巴扎。
   
   同行的还有来自南方某地的社科专家数人。有人对新疆历史颇为熟悉。
   
   因《还珠格格》热播,香妃墓在汉人中名气很大,但这里是否有香妃墓,争议很大。我倾向认为,这里没有香妃墓,原因很简单,维族人在辞世后需在两三天内埋葬。从北京到喀什,路途遥远,乾隆皇帝不会对自己的爱妃如此残忍。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