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人子”是耶稣在代表上帝发言]
谢选骏文集
·巴比伦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埃及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印度东方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伊斯兰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达·芬奇密码》面面观
·战略是“生命的适应能力”
·哲学王者/天人三策
·过河拆桥的哲学
·真理就是生命与道路
·哲学之轮
·胜利者
·领袖是无法培养的
·胜利的天才无中生有
·少数人创造的历史
·苦难是少数派战士的伴侣
·悲剧的主轴推动历史
·胜利者的书如何写就
·现代文明的整合者
·秘而不宣的“第三十七计”
·整合者的四个面相
·天子的义务与权力
·整合就是未来世界的方向
·人是不可两全的怪物
·心性修炼的至境
·大改组
·二,无产者、种姓、教族、教会
·民族整合的文明历史经验
·走向全球政府的几步震荡
·礼的精神
·二十世纪是礼崩乐坏的谷底
·圣人是礼的人格化
·“礼乐征伐自天子出”
·“礼表法里”的两道分离
·秩序与理性互为表里
·礼与控制论
·黄金时代
·礼的形式
·中国礼制的起点
·中国礼制的特点
·印度礼制的特点
·礼制是权力中枢的辐射
·礼制不同造成征服的效果
·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
·礼制不同于极权主义
·新文化战
·文化战的最古范本和最新动向
·文化战与军事战的区别
·天下文明超越国际主义
·防止大规模侵战的锁钥
·整合的杠杆是异源的文明
·文明的圈回之“圆”
·摆脱血气,获得文明
·文化战的战略
·战略的失败与成功
·中国文明的战略观念
·新文化战的战略观念
·破坏现存的平衡结构
·中国政略的集成(《书经》)
·“王略”论
·文化战可以借鉴的战略
·文化战可以借鉴的战术
·王道与霸道
·王道与霸道的第一层涵义
·求义与求利是不同的轨道
·怎样克服国际无政府状态
·新的政治原则已经出现
·王道的代言人
· 间接统治
·王霸战略的光谱层次
·国家制度与间接统治
·间接统治的全球政府
·全球政府要奉行王道
·王道的保衡者
·王者的要素“德日新”
·人类动物园如何推行“递进民主”?
·中庸之道
·希腊的中庸与中国的中庸
·《金滕》所阐释的中庸之道
·中庸的政治要超越理想层面
·人格化的政治违背中庸之道
·《吕氏春秋》与融合集团
·中庸之道与虎狼精神
·全球政府的临近
·从美国的911到西班牙的311
·民主国家如何胜任反恐战争?
·民主国家互不交战?
·核武恐怖的幽灵意味
·商业主义和政治精神
·整合全球的力量将告别欧洲
·全球中枢
·世界政治的核心问题
·超越中国的“中国”文明
·“中国”的“保民官”
·“中国”的内在意义
·反恐战争的逻辑结论
·世界和平仅需有限战争
·天下与国家
·氏族宗族民族的主权国家
·天下意识与帝国主义的区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子”是耶稣在代表上帝发言

“人子”的真实含义:《新约》是“神的话语”
   
   谢选骏
   
   (一)“人子”是耶稣在代表上帝发言

   
   世人大都不解“人子”一词的奥秘,因为世人大多忽视了主的神秘:
   
   耶稣受了洗,随即从水里上来。天忽然为他开了,他就看见神的灵,仿佛鸽子降下,落在他身上。(《马太福音》第三章16-17节)
   
   “人子”的真实含义,一言以蔽之曰:就是“耶稣代表上帝发言”,因此耶稣所说的话语就是神的话语了。“人子”的这一含义,在《马可福音》第八章中显现得特别清晰:
   
   “耶稣和门徒出去,往该撒利亚腓立比的村庄去。在路上问门徒说,人说我是谁。他们说,有人说,是施洗的约翰。有人说,是以利亚。又有人说,是先知里的一位。又问他们说,你们说我是谁。彼得回答说,你是基督。耶稣就禁戒他们,不要告诉人。从此他教训他们说,人子必须受许多的苦,被长老祭司长和文士弃绝,并且被杀,过三天复活。耶稣明明地说这话,彼得就拉着他,劝他。耶稣转过来,看着门徒,就责备彼得说,撒但,退我后边去吧。因为你不体贴神的意思,只体贴人的意思。”(《马可福音》第八章27——33节)很明显,耶稣说的“人子必须受许多的苦,被长老祭司长和文士弃绝,并且被杀,过三天复活。”的这一节,是“神的意思”而不是“人的意思”,而不体贴不承认这一意思乃是神的意思的,就是撒但了。
   
   表面上,在新约全书里,“人子”(Son of Man)主要是耶稣用来自称的;但是我们不要忘记:“人子”这个词并不是耶稣自己发明的,而是从旧约全书援引而来的。在旧约里,“人子”这个词汇是上帝用来称呼某些特殊的先知的,如以西结和但以理。新约把“人子”用于耶稣的自称,有两个意味:2、耶稣是先知;1、耶稣自称的话,也就是神从耶稣基督里面发出的话。
   
   “耶稣大声说,信我的,不是信我,乃是信那差我来的。人看见我,就是看见那差我来的。我到世上来,乃是光,叫凡信我的,不住在黑暗里。若有人听见我的话不遵守,我不审判他。我来本不是要审判世界,乃是要拯救世界。弃绝我不领受我话的人,有审判他的。就是我所讲的道,在末日要审判他。因为我没有凭着自己讲。惟有差我来的父,已经给我命令,叫我说什么,讲什么。我也知道他的命令就是永生。故此我所讲的话,正是照着父对我所说的。”(《约翰福音》十二章44-50节)
   
   因此说,1、“凡在人面前认我的,我在我天上的父面前,也必认。凡在人面前不认我的,我在我天上的父面前,也必不认他。”(《马太福音》第十章32-33节)2、“耶稣说,你们说我是谁。西门彼得回答说,你是基督,是永生神的儿子。 耶稣对他说,西门巴约拿,你是有福的。因为这不是属血肉的指示你的,乃是我在天上的父指示的。(《马太福音》十六章15-17节)
   
   以上的道理应该说是十分明了的了。但是,我参考了一些解经书籍对“人子”的意义所进行的解释,发现它们都没有理会“人子意义”的上述这层意思,更没有触及“人子意义”的核心是耶稣用神的口吻在发言;而只是在“人子到底是什么意思”上打转,以至于对“人子的含义”作出了五花八门解释,有些甚至离题万里了。
   
   下面我就陈述一下我认为“‘人子’是耶稣在代表上帝发言”的理由。
   
   
   二、我陈述的理由
   
   在新约全书里,“人子”(Son of Man)是耶稣用来自称的,很不寻常。这个词并不是耶稣自己发明的,而是从旧约全书援引而来但又推陈出新的。
   
   在《旧约》中,出现“人子”一词最多的是《以西结书》(Ezekiel),基本全是耶和华神用来称呼先知以西结的。在第二章出现了四次“人子”:“他对我说,人子阿,你站起来,我要和你说话。他对我说话的时候,灵就进入我里面,使我站起来,我便听见那位对我说话的声。他对我说,人子阿,我差你往悖逆的国民以色列人那里去。他们是悖逆我的,他们和他们的列祖违背我,直到今日。这众子面无羞耻,心里刚硬。我差你往他们那里去,你要对他们说,主耶和华如此说。他们或听,或不听,(他们是悖逆之家),必知道在他们中间有了先知。人子阿,虽有荆棘和蒺藜在你那里,你又住在蝎子中间,总不要怕他们,也不要怕他们的话。他们虽是悖逆之家,还不要怕他们的话,也不要因他们的脸色惊惶。他们或听,或不听,你只管将我的话告诉他们。他们是极其悖逆的。人子阿,要听我对你所说的话,不要悖逆像那悖逆之家,你要开口吃我所赐给你的。我观看,见有一只手向我伸出来,手中有一书卷。他将书卷在我面前展开,内外都写着字,其上所写的有哀号,叹息,悲痛的话。”全都是神用来称呼先知的。
   
   第三章出现了五次“人子”,也是神用来称呼先知的:“他(神)对我说,人子阿,要吃你所得的,要吃这书卷,好去对以色列家讲说。于是我开口,他就使我吃这书卷,又对我说,人子阿,要吃我所赐给你的这书卷,充满你的肚腹。我就吃了,口中觉得其甜如蜜。他对我说,人子阿,你往以色列家那里去,将我的话对他们讲说。你奉差遣不是往那说话深奥,言语难懂的民那里去,乃是往以色列家去。不是往那说话深奥,言语难懂的多国去,他们的话语是你不懂得的。我若差你往他们那里去,他们必听从你。以色列家却不肯听从你,因为他们不肯听从我。原来以色列全家是额坚心硬的人。看哪,我使你的脸硬过他们的脸,使你的额硬过他们的额。我使你的额像金钢钻,比火石更硬。他们虽是悖逆之家,你不要怕他们,也不要因他们的脸色惊惶。他又对我说,人子阿,我对你所说的一切话,要心里领会,耳中听闻。你往你本国被掳的子民那里去,他们或听,或不听,你要对他们讲说,告诉他们这是主耶和华说的。那时,灵将我举起,我就听见在我身后有震动轰轰的声音,说,从耶和华的所在显出来的荣耀是该称颂的。我又听见那活物翅膀相碰,与活物旁边轮子旋转震动轰轰的响声。于是灵将我举起,带我而去。我心中甚苦,灵性忿激,并且耶和华的灵(原文作手)在我身上大有能力。我就来到提勒亚毕,住在迦巴鲁河边被掳的人那里,到他们所住的地方,在他们中间忧忧闷闷地坐了七日。过了七日,耶和华的话临到我说,人子阿,我立你作以色列家守望的人,所以你要听我口中的话,替我警戒他们。”
   
   整个《以西结书》一共出现了九十三个“人子”,基本都是神对于先知的称呼。
   
   那么,“人子”一词的来历又是如何呢?再回顾搜索一下,在《旧约》中,第一次出现“人子”一词的段落是民数记(Number):“神非人,必不致说谎,也非人子,必不致后悔。他说话岂不照着行呢?他发言岂不要成就呢?”(二十三章19节)这也是先知转述的耶和华神的话语:“耶和华临到巴兰那里,将话传给他。又说,你回到巴勒那里,要如此如此说。他就回到巴勒那里,见他站在燔祭旁边。摩押的使臣也和他在一处。巴勒问他说,耶和华说了什么话呢?巴兰就题诗歌说,巴勒,你起来听。西拨的儿子,你听我言。神非人,必不致说谎,也非人子,必不致后悔。他说话岂不照着行呢?他发言岂不要成就呢?”显然,《民数记》里神所说的“人”和“人子”,已经具有不同的意义。例如人会说谎,人子会后悔,但神却不会,神说话要照着行,神的发言要成就。从此可见,“人子”是人所生的一种特别的人。
   
   那么,人子到底是什么人呢?
   
   从后来的《以西结书》中我们可以知道,“人子”是先知,也就是传递神的话语的人:“人子”是人的儿子,但在神学上,人子已经不仅是人。正如人是动物,但在科学上,人已经不仅是动物。
   
   在《旧约》中,第二次出现“人子”一词的是《诗篇》(Psalms)中的一次:“愿你的手扶持你右边的人,就是你为自己所坚固的人子。”(八十章17节)这是亚萨向“耶和华万军之神”所作的祷告,显然也使用了“神的语言”来说“人子”一词,因为这是和神在说话。
   
   最后出现“人子”一词的,则是《但以理书》(Daniel)两次:
   
   1、“我在夜间的异象中观看,见有一位像人子的,驾着天云而来,被领到亘古常在者面前,得了权柄,荣耀,国度,使各方,各国,各族的人都事奉他。他的权柄是永远的,不能废去。他的国必不败坏。(第七章13-14节)
   
   2、“我又听见乌莱河两岸中有人声呼叫说,加百列阿,要使此人明白这异象。他便来到我所站的地方。他一来,我就惊慌俯伏在地。他对我说,人子阿,你要明白,因为这是关乎末后的异象。”(第八章16-17节)
   
   《但以理书》这两处“人子”的运用,出现晚于《以西结书》,好像都不再是神对先知的直接称呼,因此被后来的基督教视为是对耶稣基督的预表。但是相对于我们即将谈到的福音书,这依然是“他者”(神或是代神发言的人)对人子的称呼,而不是人子的自称。
   
   旧约《但以理书》对“人子”的运用,也为后来的新约《启示录》所沿用,因为两者都是“预言书”。而且,《启示录》运用“人子”也和《但以理书》一样,有两次:
   
   1、“灯台中间,有一位好像人子,身穿长衣,直垂到脚,胸间束着金带。”(第一章13节)
   
   2、“我又观看,见有一片白云,云上坐着一位好像人子,头上戴着金冠冕,手里拿着快镰刀。”(十四章14节)
   
   与《启示录》更与旧约不同的是,对“人子”的新用法,是出现在新约的《福音书》,这时,“人子”是耶稣基督用来称呼自己的。我大致统计了一下:《马太福音》约有三十二次;《马可福音》约有十六次;《路加福音》约有二十八次;《约翰福音》约有十六次。
   
   我认为,《福音书》对“人子”的新运用,也就是耶稣用“人子”来称呼自己,这不仅是表示耶稣具有先知的身份,就像以西结和但以理那样,而且是耶稣用神的口吻说话、在代表神在发言。不止如此,耶稣谈论“人子”的时候,好像不是第一人称(“我”),而是在用第三人称(“他”),也就是采用了一种旁观的立场、客观的态度,这是代表神在称呼自己、描述自己即将成就的大事。
   
   除了《启示录》与《但以理书》的对应外,除了《福音书》中耶稣代表神在称呼自己,新约中只有《使徒行传》提到“人子”一次:“但司提反被圣灵充满,定睛望天,看见神的荣耀,又看见耶稣站在神的右边。就说,我看见天开了,人子站在神的右边。”(第七章55-56节)显然,这有些像《诗篇》八十章17节(“愿你的手扶持你右边的人,就是你为自己所坚固的人子。”)不仅是为神作见证,也是代表圣灵在说话,是在“司提反被圣灵充满”的特殊情况下发生的奇迹。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