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许之远
[主页]->[大家]->[许之远]->[国画的进程 ]
许之远
·司徒华:平凡而不平凡的一生
·围堵中国、箭靶中国下胡锦涛访美
·「人民最大」的实现
·諍言有据的自述
·有钱没钱,回家过年
·《蒋介石日记》公开,拨开歷史的迷雾
·馬英九勝選對台灣、大陸與世局的影響與展望
·刘晓明大使:中国不是个共產党国家?
·林书豪冒起的模式及联想
·林书豪冒起的模式及联想
·香港选特首成春秋争霸的局面
·从这次特首选举检验香港回归后的管治成败
·从这次特首选举检验香港回归后的管治成败
·从这次特首选举检验香港回归后的管治成败
·致两会:请留一个能生存空间给我们的后代子孙
·致两会:请留一个能生存空间给我们的后代子孙
·总理遗憾、人民遗难;总理无憾、人民无难
·总理遗憾、人民遗难;总理无憾、人民无难
·傷心泪話人頭稅
·薄熙来的殞落:《子產论伊何维政》的现代版
·李登辉的今日与钓鱼臺的明日祸害
·身在江海之上,心在魏闕之下
·对马总统连任的忠告:为政不吃存粮
·韓寒的旋風比《太平洋的風》更感動台灣
·台、港旅中咏怀
·曾荫权的堕落是本质、诱因还是惩罚?
· 当郝柏村与施明德坐在一起 【联合报╱张作锦】
·曾荫权治港七年的总检验:香港向内地行近
·香港贪污风暴已从特首刮起!
·梁振英初任特首的忠告
·马英九的烦恼:包揽全部政治责任
·香港良心能改变香港的命运麼?
·香港良心能改变香港的命运麼?
·香港人对国民教育的疑惧又走上街头
·方宽烈对香港文学最后的贡献
·从个人的生死体悟到人类集体的取向
·书法家张顺华虚芜释法的錯误
·实施肃贪是法治的基本準则
·实施肃贪是法治的基本準则
·《书法、书道精要》的〈前言〉
·中国政府对钓鱼台应有的认识和决断
·国画的进程
·欧巴马VS罗穆尼 第一场辩论及其影响
·面对日本,中国人自救之道
·香港从黯淡到沦落的成因
·欧巴马连任所见、所思
·莫言生死疲劳惯,丰乳高粱酒国蛙
·习近平应以务实掌握十年契机
·近日即事
·法治体制改革第一步:被告无罪推定论
·莫言领奖后的致词与演讲的评论
·习近平的选择:拨乱或沉沦
·半由人事半由天的2013年
·半由人事半由天的2013年
·南周、炎黄事件对习近平的关键考核
·中国人对大凶年(2013)的因应
·从豺狼之国的口中抢回钓鱼岛
·一个默默实践民主政治的马英九
·一个默默实践民主政治的马英九
·虽不能至,然心嚮往之
·虽不能至,然心嚮往之
·李安又得大奖,华裔还有甚麽不可能?
·香港今年:《宜慎小人、凡事不利》
·马英九女儿结婚,民进党也有可駡
·习近平要打破传统政治现状成为全民领袖
·权力来源的差异影响舆论的取向
·中、港、台劳工关心的最低工资与立法
·蒋经国的失误带给林洋一生的遗憾
·雅安地震的赈灾、救灾与检讨
·香港法治最后的防线:廉政公署崩溃?
·母亲节:让我们向天下的母亲致敬
·《东南到处有啼痕》一一〈五四运动、端午节〉感言
·《东南到处有啼痕》一一〈五四运动、端午节〉感言
·奥巴马VS习近平、霸王与崛起的鸿门宴
·奥巴马VS习近平、霸王与崛起的鸿门宴
·沙叶新為艾晓明教授半裸的感触而哭
·台独渠魁、大鱷李登辉的狠毒
·徐志摩当年的杂文和语录对民族性格、社会风气的质疑
·郝柏村出版:《解读蒋公八年抗战日记》
·美国底特律(Detroit)破產与斯诺登(E。Snowden)出走
·香港人為什麼常走上街头
·香港病了!
·香港现状、成因诊断与感言
·香港必須拒絶《黑金政治》
·哀乱(并序) 许之远
·关於李嘉诚:《不要上了美国和日本的当》和它的按语
·关於李嘉诚:《不要上了美国和日本的当》和它的按语
·2017年香港普选特首会兑现吗?
·马英九VS王金平、黄世铭VS柯建铭
·莫言访臺演讲的异议
·《令人憂慮,不閱讀的中國人》 :一位印度工程師的感語
·從王維基事件看普選
·三中全会的前夕、《争朝夕》與《循序渐进》
·国民党第十九届全会、中央评议会及建议
·骆家辉辞职之谜及出路
·美国经济学家:美国会向中国还债么?怎樣还?
·向人类领袖曼德拉(Nelson Mandela)致敬
·金正恩杀张成泽:权不过三代确定
·世界对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成员国的期许
·资讯发达是啟动人類進步的動力
·台湾今年七合一选举,政党再轮替前哨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国画的进程

   艺术必须有创作才会有变化,有变化才有进步。
   这是国画大家、教育家吕佛庭在其著作《中国绘画思想》,开宗明义对国画进程的概论语。我的理解是:创作是变化的进程;进步是变化的结果。中国画是来自中国的眾多传统艺术的一种,因此创作也是国画求变的进程;在变化中得到进步的结果。其实这个题目,也就是中国画家成长的过程,从平凡到不平凡的阶段或歷程。有志求画艺有成的未来画家,岂可不一读?虽然,这是一个平凡的题目,各位先进都是中国人,对中国画见得多,说不定家裡客厅还掛着国画,在座还有画家,所以对国画有一定的认识。我来讲一个这样的平凡题目,使我想起当年胡适到我们学校来讲〈如何选择科系〉一样的平凡。大学生选择科系都有一定的认识,正如画家来听我讲《国画的进程》一样;但胡适的名气大,很大的讲堂座无虚席。他把自己的经歷,作验证说明,要做社会第一流人才,必须考虑两个条件:你对这个科系有没有兴趣,你的能力对这个科系能不能胜任。因為这个选择还是你未来的専业。所以《兴之所至、力之所能》两者结合,才能造就你的未来的専业,成為社会第一流人才;缺一不可。缺少其一勉强去做,最多只是第二流,甚至第九流;而社会甚至人类只有第一流人才的损失才算损失;其他的太多,不会有损失的。胡适的论点,我终身不忘。我没有胡适的名气和号召;讲这样平凡的题目,亦希望由我引发话题,而各位深入研悟;或者对各位未来绘画,多少还有一些助益。就不辜负出席的时间了。
   
   两岸三地当代《画论》巨擘
   李可染的《画论》,都是叙述他一生可记的国画进程;他点滴的感悟,对后学是有绝对的价值,从这方面的影响,远远超过他的作品在市场破纪录的价值。令我心仪不已。我和吕佛庭有过通信的情谊,那是他的门人黄河先生想到台湾探望他。那时两岸连〈小三通〉还没有,為此事我成他们的信使。进而有和他论画道的机缘;但对李可染就无缘识荆了;同是当代人不免遗憾。吕佛庭和李可染也是同时代的人,两岸把他们分隔了。他们都是勇於创作的人,所以都有各自的艺术面目和风格。李可染及身享受到他艺术的成就,他身后有过一画逾亿元的纪录;那是过去大画家不敢梦想的事。吕佛庭去世较早,台湾的国画市场价格,远不及大陆经济崛起的势头;物质上应有的回报当未及李。但他的成就与李应是当代的楚翘。此外,


   香港的吕寿琨先生,也是当代画论和画艺的杰出人物,是香港艺术界获英国颁O.B.E.勲衔第一人。我和他有多年通信论画。他有许多立论的手稿送给我,真要将它整理和刊出流传下来。
   
   李可染论中国画的进程
   进程当然有初学阶段:最重要是基本功学习。要成為一个有成就的画家,他付出的代价比其他行业大得多。大部分行业,其基本功训练完成以后,就可以告一个段落,唯画家例外。
    练功当然是指练基本功。当代著名画家如黄宾虹、齐白石、张大千、徐悲鸿等,没有一个不是从苦练基本功走出来的。李可染曾追随黄宾虹、齐白石学画十年;与徐悲鸿為相交好友;他对他们从苦练的身教、言论,是亲身体会,不是道听涂说的;李可染没有说谎的必要,我们可以相信。黄宾虹对墨特别下过苦功,使得他的山水画很厚重,一洗主导传统山水画的《四王》的流滑。活到九十二岁,晚年以写画太勤,双目失明,还是练基本功不停;大概就是成了习惯,像吃饭一样,不吃总觉得空虚、不对劲!齐白石活到九十五岁;李说他亲见一位外国画家去拜访齐,白石老人即时写了一幅虾图送给他,那位外国画家认為了不起,用十餘分鐘能写出这样杰出的作品,令他敬佩不已!其实,据白石老人自己说,人家以為我画虾鬚了得,不知我练了成千上万次才这样细匀。他的画论很精闢,是不断从写画总结的经验中悟出来;可知国画的进程从锻练基本功、突破传统到悟道而创新。张大千到敦煌学壁画线条三年,对掌握线条才到家。每个大家苦练其本工都省不掉。黄胄一年画了二十多刀宣纸;吴冠中一坐下来画画就十小时不休,随便吃点乾粮又再继续;吕寿琨天天在香港小轮画香港狮子,一直画了二十年。徐悲鸿很喜欢荷花,但不敢画。要给他二十刀宣纸,待他画完它,才可以说会画荷花,像徐这样大家,还是那麼认真学习。都说明国画的进程只有不断的勤奋求好,懒散的人最好不要做画家,技艺是练出来的。因此我们可以做第一个国画进程的结论:〈基础在勤〉。
   
   进程二、〈能手在练〉
   李可染在他的《画论》纪录他的进程:五十年代开始,背着沉重的画具出外写生,跋山涉水数万里,希望在山水画中赋予时代精神;在追求、探索而有所突破。‘二十年过去了!我已经成了七十开外的老先生。’可知他希望从写生的经歷,在画艺上有所突破。他有两个总结:〈七十始知己无知〉、〈做一辈子基本功、天天做总结。〉前一句一读便明;后两句的总结是:主要总结自己创作上的缺点。李指出:一个人的进步,当然也就是在国画的进程,不外两条:一是发展自己的长处;二是改正自己的缺点。长处跑不掉,短处不会自动去掉,还紏緾着你。最难画好的地方,就是必须克服的缺点。如果不能克服,缺点等於人的后脚,后脚不能进步,‘你只能永远停留在那个点上。’‘每前进一步,都要付出艰巨的努力。’李可染是这样过来的,这是他自我总结的进程,是没有止境的;要成《全能大家》,真要付出艰巨的努力!我这裡讲的全能大家,与大家还有一些分别,例如山水大画家倪云林、董其昌,不擅写景点人物,所以作品全没有景点人物出现,这两人当然是大家,但不是全能山水大画家。
   李可染没有像吕佛庭概括性说国画的进程,但他从绘画日积月累的经验,他的经验所克服的困难,其过程就是国画的进程;起码是国画进程的一部分。譬如他说:〈千难一易〉。像练基本功要带有强制性才会好:不熟练,要强制去熟练它;不好的习惯,要强制纠正它,这真是千般难。但能这样做,我们就能培养出毅力。强制久了,不但形成克服困难的毅力,而且习惯成自然,可知强制為因,自然為果。从因到果,是‘一个练功的过程,也是能手掌握创作规律的过程。’这当然是国画另一个进程了。
   
   基本功与创作
   基本功是為创作而準备的工夫。如果没有创作的念头,又何必苦练基本功?基本功好,也不一定保证创作好。问题是:但如果基本功不好,可以保证创作不好。所以,好的创作,还是少不了好的基本功。换言之:基本功不等於美术创作,但是美术创作的必备条件。艺术品能自成面目才可贵,国画亦如是,不要依傍门户;齐白石说:〈入乎其内,出乎其外〉。或者说:〈似我者死,学我者生〉。这都是创作的要旨,同样是从基本功到创作的进程。至於克服困难的能手,也是从基本功的基础发展出来的。要将作品发展成自有面目的艺术境界,还一定创作。像李可染能追随名师多年,吸取名师的长处,悟出成功之道;最后还要靠自己跋涉万里、歷二十年写生经验,才悟出、创作出自己独有的艺术面目。所以能创作独特新境界的作品、成就為画坛第一流人才;是最后一个进程:〈创新在悟〉。
   (作者按:在加拿大墨韻琴聲書畫會的演講)
(2012/09/2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