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鲜为人知的陕西同治大屠杀]
徐水良文集
·思想和信仰自由的一些基本含义
·人民币的历史性转折
·短评两则:儒家别学洋义和团;关于曲阜教堂问题
·评彭剑许志永等调查报告
·关于民运的派别划分
·再谈中国民运派别问题
·为线人花瓶民运起草《呼怨书》
·关于刘晓波媚共谎言问题
·评“撞死十个八个,看他还敢拦”
·海外一定要比国内调子要高一点
·写给许志永先生
·对许志永先生的一个意见
·支持任不寐先生的言论自由
·香港反对派组织和黄雀行动之谜
·一个水果摊推翻突尼斯强人政权并按语
·陈泱潮吹捧江泽民当皇帝代表作之一原文
·转发别做梦了!慈禧太后再世又怎啦?并按语
·驳李劼对方励之先生的诬蔑攻击
·张三一言批判李劼和余杰反共和谬论
·和平奖颁奖大会上空椅子默默诉说
·总攻前必须扫清外围
·革命前无形组织和革命中急速形成有形组织的重要性
·见好就收、见坏就上是典型的机会主义策略
·中国人,准备上街
·中共特务线人的一个诡计—关于闯关回国问题的总结
·革命,该轮到我们了
·信仰、理性、科学
·说几点外汇储备的问题
·埃及革命的教训究竟是什么?
·儿戏或是演习?
·对革命派朋友们的一个建议
·对中国民主革命的建议
·对中国民主革命三点补充建议
·警惕中共情报机构争夺花季革命主导权
·如何把儿戏变成真戏
·一点看法:魏京生先生说花季革命时机不成熟是不对的
·茉莉花革命以来我的部分内部信件
·为什么要公开我的内部信件?
·没想到高寒像刘刚一样无耻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写在国内茉莉花暂时“三而竭”之后
·中国与埃及的差距及可能的相应对策
·政治和军事的相同规律和不同原则
·“微笑散步”是脱离实际和民众的机会主义策略
·革命派,别气馁
·简单介绍王军涛先生出国以后的表现
·今天笔者在推特上部分发言
·敦促三蟊贼停止冒名争功和诱捕
·南京保梧桐“千人静坐”无人佩戴标识(转发)
·联军对卡扎菲动武的法律依据
·强烈希望西方国家创建新的真正的自由中文广播
·驳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米勒女士
·就米勒女士毁谤性言论致诺贝尔得奖人士公开信
·关于花季革命中的海外作用问题
·中国民主人士给二00九年诺文学奖得主米勒的公开信
·撤离民运圈,去研究和从事真正重要的问题
·“反帝反封建”是20世纪历史大倒退中的反动口号
·“反帝反封建”是反动口号
·再谈一个中国、两个国号、两个政府
·与螺杆商榷关于国家和爱国问题
·直线救共和曲线救共
·什么是爱?最简单介绍
·谈生物性质的爱,兼答春秋冬月
·真假爱国主义
·解决民族问题的根本办法是什么?
·中共“民族自治”的错误性、欺骗性和理论上的荒谬性
·地方自治是民主制度必不可缺少的前提
·谈国家的全民性质
·国家政权是领导管理机器而不是镇压机器
·关于民族自决权问题的初步意见
·中国的种族主义和类种族主义
·答王希哲先生
·谈文化和文明问题的两个帖子
·近日网上讨论帖子四个
·没有信仰的理性不可怕,没有理性的信仰才可怕
·余大郎呀,你和上书房的计谋又破产了
·重新公布赖昌星案四个文件
·我与国凯风格完全不同,但我非常同情国凯
·赖昌星案、中共内斗和民运新论战
·警惕极左极右信仰专制主义和恐怖主义
·孙中山和辛亥革命
·向胡平刘晓波提几个问题,代作初步批驳
·纠正花瓶民运全盘否定民族主义爱国主义错误倾向
·原教旨主义、邪教、理性和信仰
·原教旨主义、邪教、理性和信仰
·对世界和中国前途的思考(一)
·对张三一言先生错误说法的批评
·将被烧死的科学家在火刑架上说“地球仍然在转动!”
·总统宣誓,应该手扶宪法
·关于台湾两党问题答paul先生
·就帝国主义、中美及国际未来走向等问题答胡安宁
·北约应该绕过联合国打击叙利亚独裁者
·政治人物和政党应该注重道德
·对秦晖文章的几点初步评论
·大陆反对派务必吸取民进党的严重教训
·对方励之评傅高义的按语
·简驳谢燕益《选举正在和革命赛跑!》
·简驳王希哲《评马勇文章精到和俗论的所在》
·中国农民是最强烈反对中共的群体
·再驳梁不正
·三评谢燕益并按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鲜为人知的陕西同治大屠杀


   

   
   杜君立

   

   【按】自一神教产生以后,信仰专制、冲突、屠杀和战争,就是非常可怕的事情,并且一直到现在都连绵不绝。中国原来是多元文化,只有政治屠杀,一般没有信仰屠杀这个问题。但随着一神教和继承一神教的准宗教马列教进入中国,就发生了可怕的信仰屠杀和战争。中国近代、现代史上,产生了一神教的太平天国和马列教共产党的两次空前大屠杀、大浩劫。本文提供的材料:“长达12年的太平天国战争使中国人口从4.3亿锐减到2.3亿人,几乎造成全国一半人口死亡”,其中直接死于战争的4000万人。而马列教进入中国,至少虐杀了8千万人。两场浩劫死亡的人数,都超过了两次世界大战的总和。这里的陕西同治大屠杀,虽然比上述两次浩劫小,但对于陕西,死亡人口近一半,仍然是一场浩劫。
   
   吸取历史教训,我们一定要防患于未然,提高警惕,小心谨慎,在驱逐马列的同时,坚决预防、驱逐和杜绝其他极权专制的宗教、准宗教信仰冲突和屠杀的浩劫,在中国重现。
   
              ——徐水良2012-9-7日
     在西方炮火和南方农民战争的双重折磨中,无远见、无胆识、无才能、无作为的“四无”皇帝咸丰在他31岁时死去。中国从此成为一个女人的中国,慈禧以她从戏台上学来的阴谋和智慧,竟然统治中国长达近半个世纪,甚至创造了一个号称“封建社会的最后一次回光返照”的“同光中兴”。
     
     “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同光中兴说白了,就是在政治体制不变的前提下进行的经济体制改革。这种中国特色的发展模式如同一个身体巨大的婴儿,貌似成人,实则心智未开。被既得利益集团控制的这场畸形改革,在一场牛逼哄哄的海战后彻底丢掉了“皇帝新装”,吁请改革的六君子血洒菜市口,流氓的专制和专制的流氓带来了中国彻底的崩溃,北京沦陷,伟大领袖慈禧如丧家之犬,逃亡陕西关中……帝国无可挽回地走向它的末日。
     
     同治之前,席卷整个南方的、长达12年的太平天国战争使中国人口从4.3亿锐减到2.3亿人,几乎造成全国一半人口死亡,而其中直接死于战争只有4000万人。苏、浙、皖、赣、闽五省死亡达7000万,这些中国当时最富庶地区的经济受到毁灭性的打击。
     
     “中国特色”的太平天国不仅是中华民族历史上一次无比惨重的灾难,也是人类历史上伤亡最大的战争,远远超过第一次世界大战和第二次世界大战。这场浩劫之后,当中国其它地方开始休养生息的同光中兴时,地处西北的陕西又点燃了另一场浩劫的导火索。从明末农民战争之后,长达200多年的关中稼穑田园一朝之间就沦为人间地狱。
     
     这场席卷陕西,影响整个中国西北乃至中亚政治格局的“同治大屠杀”使富庶的陕西遭遇到前所未有的人道灾难。陕西人口从同治元年(公元1862)的1394万锐减到光绪五年(1879)的772万。短短十余年间,全省人口损失高达622万,有一半左右人口死亡。与太平天国之祸不同的是,同治大屠杀的死难者中绝大多数直接死于战争。
     
     1
     
     陕西号称三秦,全省习惯上分为关中、陕南和陕北3个不同的地理板块。以泾、渭为中心的关中盆地传统文化积淀最为深厚,经济最为发达,人口分布也最为稠密。面积仅占全省30%的关中(西安、同州、乾州、邠州、凤翔等三府两州),人口就占了全省的56%;而占全省面积44%的陕北陕南(延安、榆林、商州、鄜州、绥德三府两州),人口只占全省的21%。
     
     作为中国传统文化和农业文明的发祥地,关中历经周秦汉唐,始终为中国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作为丝绸之路的出处,关中不仅是汉文化的标本,而且是中国穆斯林文化的重要历史舞台。相比陕北陕南,关中穆斯林传统历史久远,其先民可以远溯至汉唐时期来自中亚及西亚等地的阿拉伯人和波斯人。近代的西北诸省是我国回族人口分布最集中的地区,而同治元年(1862年)以前,陕西省又是西北诸省中回族人口分布最集中的省份之一。《秦陇回务纪略》卷一中有“陕则民七回三,甘则民三回七”的说法。
     
     根据“民七回三”推算,1862年以前陕西的回族人口大约有150万到200万。乾隆四十六年(1781年)署理陕西巡抚毕沅在奏折中谈到陕西回民情形时道:“查陕西各属地方,回回居住较他省为多,而西安府城及本属之长安、渭南、临潼、高陵、咸阳及同州府属之大荔、华州,汉中府属之南郑等州县回民不下数千家,俱在巡抚衙门前后左右居住,城内礼拜寺共有7座,其最大者系唐时建立。西安回民大半耕种、畜牧暨贸易经营,颇多家道殷实,较其他处回民稍为体面”。
     
     以凤翔府下辖的岐山县为例,当时有回民28坊,共6.3万人,平均每坊回民0.225万,1861年岐山县共有20.8万人左右 ,回民比例约为30.3%。回民聚居以清真寺为中心,“凡有回民之处所亦各有礼拜寺”。而一个以清真寺为中心的回民聚居区就叫做“一坊”,整个凤翔府共有回民36坊。1861年,陕西全省共有7府5州90个州、县、厅,总人口1382万,保守估计,陕西回族人口的峰值数不会低于170万,约占全省人口总数的12.2%,他们大多集中在富庶繁华的关中一带。也就是说,关中地区的回民比例要远远高于北边的黄土高原和南部的陕南山区,“民七回三”的说法应当是事实,甚至一些县区回汉人口在伯仲之间。
     
     2
     
     关中地区的西安、同州、乾州等府州既是全省回、汉人口最为集中的地区,也是回、汉矛盾最为激化的地区。“回汉杂居,俗尚各别,睚眦小忿,本人情所不能无。”“龃龉相仇杀,视为固然者久矣。”同治初年,随着太平军残部入陕,矛盾随之激化,战争爆发了。
     
     从1862年初到1869年底,这场战争整整持续了7年之久,整个陕西省,尤其是人口稠密、富甲一方的关中地区成为双方厮杀的主战场。其间除了清军与回军之间的镇压与反镇压外,更有回汉之间的民族大仇杀,大批回民与汉人因此而丧生。
     
     据杨毓秀的《平回志》记载,同治元年(1862年)4月,渭南县回民与汉民之间因纠纷发生械斗,汉民称“回回造反”,回民说“汉人灭回”,一场残酷剧烈的民族冲突迅速蔓延。随着事态失控,周边大荔及华州等处回民群起响应。关中各县,有的是回民先起来反抗汉民,有的是汉民团练起来洗劫回民。如渭北的耀州、富平、高陵、同官,是汉民先向回民开刀;而临潼、渭南、同州、大荔、华州、华阴一带,则是回民占了上风。三原、富平、华县、兴平等地汉人均遭到残酷屠杀,死亡总数约有100万余人。陕西西安、凤翔二府,及其它州县的回民被成县成乡成村的遭到屠杀。有些县城内,所有回民无一幸免。同样,回军所到之处也是烧杀抢掠生灵涂炭。整个八百里秦川淹没在腥风血雨之中……
     
     据孔易昭的《平定关陇纪略》记载,从1862年初太平军入陕至1867年底捻军自壶口渡河,这场战争前后共持续了将近6年。陕西全省无一处不受到战争的摧残,由于回汉之间的民族仇杀贯穿战争的始终,因此,战争中的人口死亡尤为惊人。回族巨堡羌白镇被攻破时“堡中老弱妇女哭声震天,尽屠杀无遗。”“长安县属之六村堡,著名富足,居民万余,避难之民附之,又添数千余口,墙厚壕深,可资守御。……被贼攻破,堡中尽被屠戮殆尽。”
     
     因为穆斯林民兵不杀基督徒,当时陕西甚至一度出现大批汉人改信基督教的情况。
     
     
     3
     
     号称“回民十八大营”陕西回民军攻占渭南县城,围攻同州府城,接着又连陷高陵、华州、华阴,包围省城西安。从1862年10月,西安已被围困了15个月,“粮米穷蹙”。慈禧急调胜保从京师出3万精锐驰援陕西。胜保见回军势大不敢出战,被慈禧赐死。多隆阿接替后,身先士卒苦战一年,终于解围西安,并逼迫10余万回军撤出关中。至1864年底,凤翔以东至西安纵横数百里范围内,回民村堡尽被荡平。值得一提的是,西安城中的回民因为拒绝参加这场“圣战”而免去杀戮之灾,成为唯一幸存的回民部落。
     
     多隆阿在与太平军的周至战役中战死后,形势发生逆转。1867年1月,西捻军在西安附近大败清军。沙俄支持建立了新疆阿古柏汗国,“捻回合势”逼迫清政府不得不派出重臣左宗棠率湘军西进平叛。
     
     左宗棠挥军西进,大败各路回民军,十余万回民军屡战屡败。最为骁勇善战的十八大营元帅之一白彦虎逃至新疆的“阿古柏汗国”。“阿古柏汗国”被左宗棠剿灭后,白彦虎率残部背着锅灶瓢盆,赶着牛羊畜口,于1877年12月翻过天山进入沙俄,总算逃出了清军的追剿。
     
     这些半难民半民兵的“陕西回回”在今天哈萨克斯坦阿拉木图西边约200公里的楚河岸边扎下“营盘”,播种从陕西老家带来的麦种和菜籽,在此繁衍生息。他们自称“东干人”。“东干”为陕西方言“东岸”,意思是东方。100多年后的今天,东干人还固守着家乡的传统,说陕西方言、沿袭晚清陕西的风俗习惯,甚至还唱秦腔。这些“陕西村”里的老汉们对陕西感情更深,遇见有从西安来访古的记者,都能说出一些关中地名,有的甚至问这些从“清国”来的人:左宗棠的人还在不?来的时候,陕西衙门批准不?
     
     与成吉思汗类似,白彦虎被东干族敬奉为“东干人之父”,却被很多汉人斥为“屠夫”。据说,1864年10月,白彦虎在屠杀了合水的汉人之后,曾大举进攻陕北,企图捣毁黄帝陵,但遭到当地反清武装董福祥部的顽强抵抗。1869年白彦虎再度奔袭黄帝陵,被北路清军击退。
     
     1871年左宗棠进军甘肃,当地回军首领马占鳌投降,被左宗棠编入清军。这就是后来的西北五马的由来。马占鳌的后代有马步青、马步芳、马鸿逵、马安国等。这个盘踞西北长达70多年马家军曾经成功阻击全歼了2万多西路军,直到1949年在西北失势。
     
     4
     
     据说在户县有这样的一个故事,1867年冬天,回军围困了该村牛东乡马家村,从西往东开始挨家杀,杀完人开始放火烧房子,等杀了村子中间,一看有一家店铺,上面写着“马家当铺”,他们以为是错杀了同族兄弟,这才放过了村东人家离去,使得该村半数人家侥幸逃生。当年户县东部临近沣河岸边的地区和长安、兴平、泾阳、三原、渭南等地一样,是汉回大仇杀的重灾区,汉族的人口损失近半,这个回回聚集区在叛乱后已经完全失去了回回踪迹。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