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沛文集]->[我的洋债主]
徐沛文集
不知中秋是何日
·国家敌人
·不知中秋是何日
·打“虎”英雄的现代版
·在美国漫话“汉语热”
·黄祸与红祸
·纽约法拉盛
人权圣火与自由圣火
·谣言止于智者
·不要做中共的奴才—以人权的名义抵制奥运
·力不从心—辞评委之故
·与评奖相关的想法
·奥运之火可烧共魔—兼谈张艺谋与郎朗(修订版)
·法轮功让我超越苦难 (修订版)
·我的品位与提名(修订版)
修炼之初
·情奇素话(2002)
·人神之间(2002)
·成功功成(2002)
·我看江泽民(2002)
·孔老二是个大草包?
·三座大山
·三个“党代表”
·东土西天我都爱
·三种父亲
·病从口入?
·评李鹏的“母亲颂”
·声援公审江泽民
·黑与白
·透视爱情
红色渗透与德国之声
·德国之声
·德国《白玫瑰》与中共《小花》
·德国之声“丹红门”前后
·特权与女权之我见
·红色不仅渗透德国之声
·红朝“大外宣”的样本 ― 德国之声的“丹红门”事件
·诋毁何清涟的德国之声中文节目的又一伪作
·德国之声中国特派记者泽林(Frank Sieren)的来历
·“德国之声中国特派记者”泽林的来历
·抵制渗透德国之声的五毛
· 德国之声—中共渗透西方的实例  
· 同情心比才能重要 -苏雨桐之我见
天安门一代
·当家做人- 兼祭“六四”
·我看六四
·六四是土 埋葬五四
·生日随想—兼评柴玲
·坦克人与天安门
·天安门下红祸起 —献给六四英灵
·三个女人三台戏 — 我看王容芬与柴玲
·从“五七”到“八九”
·坦克人与洋五毛
·从王若望到艾未未 — 五代人的追求
·相同的时空不同的追求
·六四不忘 茉莉飘香
中华民国
·宝岛台湾
·后笑是蒋介石
·请听采访
·为茉莉花冲洗污垢
·民国百年谈蒋中正与革命
·民国君子 — 陈立夫
·阎锡山与九尾狐狸精
· 邓丽君的“中国梦”
·用邓丽君照照马克思
·共产难民-各有选择
·“文革”岂止五十年?
共产党是制造民族分裂的罪魁祸首
·一本西藏画册
·愿当藏人
·生在藏区
·致达赖喇嘛的公开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的洋债主

   人到中年反省来路,发现我在四川无法出家,也没能出嫁后,到德国留学以来一直在继续偿还前世积攒的情债。
   
   我17岁考上大学后,就在男生的追求和母亲的安排下谈起恋爱来,可谈情说爱这么多年,我不仅孑然一身,还情缘未了。如果我没走上修炼大道,我肯定会去找催眠师,看看我与债主们都有什么因缘。
   1998年,我曾应约给留德华人的杂志写过《乱弹琴》,用三个成语“夫唱妇和”、“清心寡欲”和“沾花惹草”总结了我21岁到32岁的情史。那时我以为已是半老徐娘,不会再招蜂惹蝶,也不知在第三个小标题下提及的“雅皮士”和“锅里落”不是一时的艳遇,而是今生的债主,因为那以后他俩并未从我的生活中消失。
   


   
   退信断痴情
   
   我刚过了46岁生日没多久,就收到被我封为雅皮士的德国恋人的电邮。
   
   1991年7月,我在写硕士论文前,特意给自己放了一个月的假外出访友旅游,最大的心愿是能见到欧力。认识欧力时我才21岁,还在乐山当德语导游。他随团到大陆旅游,我们从此结缘。欧力让我见识了男人的健美和体贴。到德国后他就成了我的梦中情人,可惜当我在友人的鼓励下去找他时,他已经到美国留学去了。我那时的笔记中有如下记载:“昨天很顺利地到达乐城,而且一眼就认出了来火车站接我的欧爸。欧力综合了他父母的优点,眉毛、眼睫毛和体型来自欧爸,精雕细作的五官来自娇小玲珑的欧妈。欧爸妈给我的印象不错,自然希望他们喜欢我。昨夜躺在他的床上,感慨万端……”我在欧力的床上睡了五夜,了结了心愿,留下一封信,带着一首诗而去。
   
   8月,我环游到汉堡,在汉堡大学东张西望时,一个比欧力稍矮,但更热情的德国人走上来向我提供帮助。他象欧力一样与我年龄相仿,其时正在经济系就读,我对他算是一见钟情。我在8月2日的笔记中写到,“西方的星相预测看来还有一定的道理,认识了一个雅皮士,可谓一表人才。临时决定去柏林,听天由命……”雅皮士马上要到柏林实习,邀我去柏林玩,我希望他可以替代欧力,正好还有几天假,于是赶去柏林与他相会。他没有让我失望。我那时的笔记中表示,“在雅皮士面前,我可谓温顺。”从柏林回到杜塞尔多夫后的笔记中则记到,“给雅皮士写了信,大概又进入了写情书的阶段。上次是中文,这次该德文啦!雅皮士的文采能和北大文科研究生的相比吗?等着看吧!”可是雅皮士的文采不错,却不象昔日的北大恋人一样热衷给我写情书。我两个星期后收到他的回音时才破涕为笑。两个月后,我在笔记中写到,“收到雅皮士的信和明信片。我没看错他。如果他要不是我的那一半,还有谁呢?”雅皮士虽然忙着毕业,可两个月内还是到杜塞尔多夫来看过我两次。他第二次走后,我写到,“回想这个星期二跟他在一块儿的情景,还有比愉快二字更好的词来形容吗?他来时阳光灿烂,他一走我的心就跟窗外的天同步下雨。虽然他说得很好,他来的目的不是让我在他走后哭泣。他不能围着我转,我能绕着他旋?这是一个非常棘手的问题。听天由命吧!”
   
   我读《红楼梦》总是自比惜春,但与雅皮士恋爱后,我却变成了林黛玉,这让我对自己十分不满。与此同时,我也发现我难以满足雅皮士对妻子的期待。因为他是父母的独子,乐于要孩子,而我天生就没有当母亲的愿望。在给雅皮士写了不少情书、情诗后,我觉得不能再因他而情绪波动,影响自己的学业,于是在笔记中要求自己“快刀斩乱麻吧!把他的信物退回去得了,没什么话可说。专心写论文吧!”于是,我象黛玉焚稿断痴情一样来了一出退信断痴情,并在一个月后写到“跟他谈什么友谊?沉默吧!”就是说,我拒绝与如意郎君再来往,不是因为不爱,而是因为太爱。既然我做不了惜春,我就宁可当宝玉,也不当黛玉。
   
   2002年我象惜春一样如愿以偿地带发修行后,想起了十年前的荒唐事,心里很愧疚,于是,给他父母打去电话要来他的联系方式。其时他在国外工作,已结婚生子。那之后,他到科隆来看了我一次。他来时我不激动,他走后我不伤感,虽然我们相见甚欢。我以为我已不再欠他。
   
   没料到十年后,昔日的如意郎君再找上门来时已与妻子分居,虽然他们养育了三个孩子。他专程到科隆来邀我共进晚餐后,来邮件表示,“非常感谢一个十分美好的晚上!我们应该尽快重复。”而我至今拒绝和他再见,但是我给他写了不少情书,算是偿还情债。
   
   
   难过美人关
   
   雅皮士的再现让我想起了被我谑称为“锅里落”的德国情人。我之所以这么叫他,是因为我从一开始就对自己无法拒绝他而落入他设置的火锅心不甘情不愿。
   
   1997年5月,我准备陪我今生的大债主到纽约小住,专程去法兰克福办签证,在大学校园里碰到这位小我三岁,但比我早一年获得学位的法学博士。我在当时的笔记里写到,“金发、兰眼的诱惑很大,但我不要情人……守株待兔吧,相信天生我才必有用!”可惜我还是堕入情网,因为他不光才貌双全,而且会讨我欢心。在我妈严词拒绝我今生的大债主后,我很想问我妈是否接受比我年轻的洋女婿。可惜他也是父母的独子,也象雅皮士一样乐于要孩子,而且他18岁时就有一个女友,我既不愿生儿育女,又不愿夺人之爱,所以,只好忍痛割爱。在他2001年1月来科隆见我时,我勇敢地“顶住了小朋友的猛攻,找借口把他赶跑了!不愿在他身上浪费时间和精力,尽管他充满魅力。”同年发表在留德华人报的《八九—七十二变》里记载了我对他的冷嘲热讽和冷若冰霜。
   
   想起他后,我从网上获得他的邮址,给他发去一篇有关我的德文报道和一首为2006年被北京谋杀的德国天主教徒Bernhard Wilden申冤的德文诗。他很快回信希望我们再见,并表示他时不时会去大陆,当月月底就会再去。
   
   他从大陆回德国不久来电邮约我见面。我没有理由不同意,更何况我十分想知道他在大陆的情况和对现状的看法。
   
   他象雅皮士一样十年来外观几无变化,虽然也经历丰富,事业有成。在我惊叹之时,他说在大陆总被人误作不到三十的年轻人。他表示下次去大陆得留上胡子。让他在大陆最受不了的是被迫喝茅台。他说他的大陆经验,我讲我的相关看法。我们相谈甚欢,在他吻我时,我表示拒绝,却没能阻止。
   
   送走他后,我难以理解自己对他的态度,为什么至今还不能过美人关。而他又迷上了我什么?他过去来时送我玫瑰花,这次来送我玫瑰油。他至今还把我当情人,而我却无法拒绝,造了什么孽呢?如何才能偿还?和他有什么因缘?
   
   我象宝玉一样“因空见色,由色生情,传情入色,自色悟空”,而他还迷在情中色中,没有悟空得法。我该怎么办?我给他发去我每天必读的法轮经,请他抽空阅读。我还把下列佛门偈语翻成德文后发送给他、雅皮士、欧力和大债主,因为它点出了我今生与他们说不清也道不明的纠葛。
   
   我爱汝心
   汝怜我色
   以是因缘
   经百千劫
   还是缠缚
   
   我自认天生有佛缘,而没有姻缘,就是因为无论对方是谁,如何爱我,都不能让我心满意足,我总在追寻……现在我独身也满心欢喜,因为我如愿以偿找到真经,满足心愿,但愿我能通过修炼了结情债,善解因缘。
   
   首发《新天地》 http://www.newlandmagazine.com.au/tranquil/
   
   

此文于2014年11月23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